妖孽特种兵王第315章 水姐儿乱了,妖孽特种兵王第315章 水姐儿乱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315章 水姐儿乱了
<!--内容开始-->    第315章水姐儿乱了
  
      左龙赶紧把耳朵凑到了江天道嘴边。
  
      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江天道在左龙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左龙的脸上顿时现出惊喜的神色,不住地点着头:“好,道哥,我这辈子都记得你的恩情。”
  
      李家的人一头的雾水,不知道江天道对左龙说了什么,竟然让他如此感恩涕零。
  
      话说完,左龙双手抱拳:“多谢道哥赏识,这辈子左某誓死追随道哥,马前鞍后,永不反悔!”
  
      然而扭身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左龙带人走了,李家的人还有很多事要忙。
  
      李启喜的葬礼一切从简,没有人愿意为他的死兴师动众。
  
      而安葬了李启喜之后,当家人的人选问题再次摆上日程。
  
      自从老爷子不在以后,家里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要是有个当家人在的话,事情就会完全不一样。
  
      按照惯例的话,这个人选应该是从李启明和李启海当中产生,毕竟他们两个是老爷子的亲儿子,而且这一辈中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可是李启喜下葬的当天,大家就发现李启海不辞而别,只留下了一封信。
  
      信上说,他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现在大仇已报,他不会继续留在这里,更不会当什么当家人。
  
      当家人的位置非李婉莫属,相信她身边有江天道的辅佐,一定会让李家走上辉煌。
  
      信很简短,但信里字里行间都透着以中国看破红尘似的超脱。
  
      李启明看了信,半晌都没有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
  
      李家五子,死的死,走的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可以想象他心里的落寞。
  
      李家当家人的位置于是责无旁贷的落到了李婉的头上。
  
      李婉也没有推辞,因为她知道,尽管自己这一辈的哥哥弟弟们不少,但他们没有一个能挑起这个大梁的。
  
      为了不让爷爷死不瞑目,她必须站出来,把李家重新带上正轨,才能对得起爷爷。
  
      一切完毕之后,接下来当然就是狼牙的开拍了。
  
      砾石已经已经恢复了正常,而辉煌影业在股市的一跌再跌,也给了砾石机会。
  
      李婉一鼓作气,干脆收购了辉煌影业,使得砾石一下子成为影坛毫无争议的霸主。
  
      而现在,马上开拍狼牙自然是这个影坛霸主第一件要做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江天道却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这个电话让他马上就准备离开。
  
      “对不起,李婉,电影恐怕我是拍不了了,我必须回去了。”江天道歉意的对李婉说。
  
      李婉怀疑的看着他:“老江,你该不会是又找借口想要甩掉我吧?”
  
      江天道摇摇头:“当然不是,这次是真的有要事,必须要我去。”
  
      李婉看着他的眼睛,看他不像是说谎,只好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回去吧!”
  
      江天道有点意外,今天李婉怎么答应的这么痛快。
  
      不过他也来不及多想,马上就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让他意外的是,开车送他去机场的竟然是水真。
  
      看着江天道吃惊的样子,水真哼了一声:“上车不上?不上自己打车!”
  
      说着就发动了车子,江天道想也没想就跳上了副驾驶位。
  
      “水姐儿,今天怎么回事?”江天道坐在车上,还是盯着水真怀疑的问。
  
      “什么怎么回事,我不能送你吗?”水真看都不看他一眼,哼了一声说。
  
      “能,当然能。”江天道说:“就是觉得有点不太正常,你不是很害怕我吗?怎么还会主动给送我去机场?”
  
      水真脸一红,却看起来更加的娇艳。
  
      江天道又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水姐儿,你化妆了?”
  
      他这时候才发现,水真今天居然画了淡妆,看起来比平常更加的水嫩动人了。
  
      要知道,水真平日里野惯了,从小就喜欢男儿装,根本没有画过妆容。
  
      今天不但开车送他去机场,而且居然还画了淡妆,实在是太过异常了。
  
      水真的脸更红了,哼了一句:“哼!我就不能化妆了?”
  
      当然能,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化妆当然能了。
  
      但如果是第一次就有点引人遐想了。
  
      江天道忍不住有点想入非非。
  
      而水真却赶紧岔开了话题:“喂!姓江的,你真的不打算拍这个电影了吗?”
  
      江天道点点头:“对啊,也省的你看见我就堵得慌。”
  
      水真脸一红,嘴里嘟囔了一句。
  
      “什么?”江天道没有听清,就问了一句。
  
      “没什么。”水真支吾了过去。
  
      江天道也没在意,自己又摇摇头说:“我不是演戏的料,打架斗殴还可以,拍戏,我不行,所以还是别在这里占坑,再把人家的大片给毁了。”
  
      水真嘎的停住了车:“那你为什么让我来拍?我也没拍过戏的好不好?”
  
      江天道摇摇头:“你不一样,你虽然也没拍过戏,但谁都知道,你有成为明星的一切条件。无论容貌,身材,还有这种天然的气质,你不能浪费自己。”
  
      水真被他说得有些害羞了,红着脸说:“我有你说得那么好吗?”
  
      “当然有,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好。”江天道接着说:“而且,你是个女孩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应该有自己的事业,不应该整天在男人堆里胡混。”
  
      水真越发的害羞了:“你,你是我什么人,为什么替我想这么多?”
  
      江天道两只眼睛看着她。
  
      水真把脸低了下去。
  
      可江天道把身子探了过去。
  
      水真一下子紧张起来,紧张的呼吸都要停止了,但却没有勇气把江天道从自己面前推开。
  
      然而江天道看了半天,却一伸手,把安全带拉了下来,帮她系在安全扣里。
  
      “记住,一个女孩子任何时候都要学会保护自己。”江天道说完,把身子收了回去。
  
      “好了,水姐儿,我们该走了,要不飞机要晚点了。”
  
      水真这才如梦初醒,慌忙的打火,起步。
  
      可是她看起来太慌乱了,刚一起步就又灭了火。
  
      然后弄了好几次,也没把车子起步成功。
  
      江天道把嘴又凑了过来:“水姐儿,心乱了吗?”<!--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