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378章 我就是狼牙,妖孽特种兵王第378章 我就是狼牙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378章 我就是狼牙
第378章我就是狼牙
  
  林森走了,黑蛇雇佣军也成为了一个故事。
  
  就连T国边境困扰几国政府的毒品一事,也得到了暂时的解决。
  
  边境线上的纷争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而江天道的特别行动队的使命也宣告结束,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返回军区了。
  
  但在返回之前,江天道却还有事要做。
  
  “晓曼,我想了解一下你刚研究出来的新狼血,可以吗?”江天道把辛晓曼拉到一边问。
  
  辛晓曼诧异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不行,亲爱的,虽然你是我最亲爱的男人,是我心里的唯一,但这东西是国家的机密,不能让任何人接近的。”
  
  她认真的劲儿,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严谨古板的老科学家,而和刚才还依偎在江天道的怀里撒娇的小女人大相径庭。
  
  江天道淡淡一笑:“你知道你的狼血是给什么人用的吗?”
  
  “当然知道。”辛晓曼说:“当初总参谋长说过,是给一支叫做狼牙的特种部队战士们使用的,怎么了?”
  
  江天道笑笑:“你还记得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辛晓曼一愣,脸一红:“你就像一头牛,怎么都不知道疲倦。”
  
  江天道大囧,这妞怎么想到那里去了。
  
  “不是,我说的是我身上有什么标记,你还记得吗?”
  
  辛晓曼这才明白自己想歪了,红着脸想了想:“弹孔,枪伤,你身上到处都是枪伤。”
  
  “还有呢?”江天道又问。
  
  “还有?”辛晓曼想了半天,最后眼睛一亮:“你的胸口还有一个纹身!”
  
  江天道点点头:“还记得是什么纹身吗?”
  
  辛晓曼摇了摇头,那天晚上只顾疯了,又是在大海上,小船摇荡,哪里能分辨的出来。
  
  “你就没有想过,我们军人是不允许纹身的,为什么我身上会有纹身?”江天道说。
  
  辛晓曼愣了一下,这个她确实没想过,现在江天道一说,她也觉得奇怪了。
  
  江天道没有往下说,而是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衣扣,然后把自己的胸膛暴露在了辛晓曼的面前。
  
  辛晓曼当然不会害羞,好奇的睁大眼睛看过去。
  
  这一次,她看得很清楚。
  
  在江天道的胸口,清清楚楚的纹着一只狼头!
  
  狼牙凛利!
  
  辛晓曼吃惊的看着江天道:“难道……”
  
  江天道点点头:“没错,我就是狼牙的一员!”
  
  辛晓曼惊呆了,眼中现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不对,他们说过,上次的意外中,狼牙的战士们全军覆没……”
  
  江天道摇摇头:“有一个幸存者,那就是我。”
  
  辛晓曼完全惊呆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心上人,竟然在一开始就和自己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更没想到他会亲身经历那场浩劫。
  
  她颤抖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个狼头,眼睛里含着泪花:“天道,我……”
  
  “现在你可以让我看看你的新狼血了吗?”江天道笑着问。
  
  “当然,当然可以。”辛晓曼擦干自己的眼泪,看着他说:“因为新狼血就是为你而开发的。”
  
  没错,就是在上次的狼血事故之后,中央首长大发雷霆,不但要彻查这次事故的责任人,更要求她们这些科研人员,一定要改进狼血,决不允许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每一个狼牙战士也是有血有肉的,他们都是国家的骄傲,不应该就这么轻易被牺牲。
  
  所以,辛晓曼才会在回国之后没有一刻的休息,也没有去找江天道,就投入了紧张的新狼血研制中。
  
  现在,新狼血刚刚研制出来,还没有来得及上报上去,却遭到这毒蛇雇佣军的突然袭击。如果不是特别行动队的到来,新狼血说不定就要落到别有用心的人手里了。
  
  “走,我现在就带你去看新狼血。”辛晓曼抓着江天道的手就往外走。
  
  秘密科研所里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秩序,门口也驻扎了新的警卫,那些毒蛇雇佣军士兵的尸体早已经被清理干净,剩下的科学家和助手们已经开始了新狼血的重复性测试。
  
  “天道,你来看,这就是我们刚刚研制出来的新狼血。”辛晓曼把江天道带到实验室里,面前是一堆淡蓝色的细碎晶体。
  
  “当然,这还是晶体,接下来我们还要对它进行溶解,然后进行人体溶解性测试,确定它可以和人体基因完美的结合以后,才会交给狼牙战士们使用。”辛晓曼说:“这次,绝对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江天道低头看着这些晶体,现在它毫无疑问还是一个半成品,所以从视觉上根本无法和原来的狼血进行比较。
  
  不过在他心里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国家没有忘记狼牙,而且一定还会再次组建新的狼牙部队。
  
  而新狼血,也必将全方位提升每一个狼牙战士的战斗力和体质。
  
  辛晓曼站在身边悄悄地观察着江天道,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天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你们最后一次服用狼血以后,到底出现了什么症状?”辛晓曼小心地问。
  
  她知道,那次行动将是江天道最不愿意回首的往事,但她必须搞清楚那晚上发生了什么,才能让战士们的鲜血不再白流!
  
  江天道闭上眼,那晚上的一幕再次在眼前浮现。
  
  战斗打响,当他跳出战壕向着敌人冲杀过去的时候,却突然四肢无力,一下子栽倒在了深沟里。
  
  然后,他就只能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敌人屠杀,却没有一点还手的力气和机会。
  
  而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甚至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
  
  江天道的眼泪在眼角慢慢流出。
  
  “你是说,浑身没有力气,但是有知觉?”辛晓曼惊讶的问。
  
  江天道点点头,正是他亲眼目睹了这一惨剧,才会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被噩梦所困扰,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那个画面。
  
  辛晓曼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那么,你知道你们那天服用的狼血,后来有封存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