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379章 跟你回去,妖孽特种兵王第379章 跟你回去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379章 跟你回去
第379章跟你回去
  
  江天道点点头:“应该有封存的,我给老牛说过,他说会对那些狼血进行封存,然后进行检验的。”
  
  辛晓曼眉头紧皱,感觉有些奇怪。
  
  “那后来军区对狼血的来源进行调查了吗?”
  
  江天道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事情发生以后,我就因为失职被勒令从部队退伍了。不过,我后来找到了为我们供应狼血的林氏集团,他们却有证据表明,我们最后服用的那批狼血,并不是他们的产品。”
  
  “什么?”辛晓曼眉头一皱:“这不可能,狼血这种高机密的军用品,原则上只能由一个单位进行秘密生产,怎么可能会被别人假冒?”
  
  江天道说:“可是我拿去的包装,和他们生产的包装确实有一些细微的差别,少了他们特有的秘记。”
  
  辛晓曼的眉头越皱越紧了,她还是觉得有问题:“那你看过你们以前服用的狼血的包装了吗?”
  
  江天道一愣,这个问题他还从来没有想过,离开部队的时候也只是拿了自己那天服用的狼血的包装盒。而得到林长海的否定之后,也从来没有想过和以前的包装比较。
  
  现在辛晓曼这么一问,他的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
  
  而且,他心里更一直纠结着一个问题,为什么林长海还在秘密生产着狼血,而这些狼血生产出来以后又弄到了哪里呢?
  
  “晓曼,如果你看到狼血的话,能不能认出真假来?”江天道试着问。
  
  “当然能,它就像是我的一个孩子,孩子就算离开母亲太久,做母亲的也都会一眼认出自己的骨肉的。”辛晓曼想都没有想就说。
  
  江天道点点头:“那么,你能陪我回池州吗?”
  
  辛晓曼一愣,随之就激动的点点头:“当然可以,我现在正好有几个月的假期,可以陪你回家一趟。”
  
  两个人正在这里说着,身后传来郭壮志洪亮的声音:“喂!你们两口子在那里叽叽咕咕的干什么呢?老江,还不过来陪老子喝酒?!”
  
  一扭头,就见郭壮志两只手里提着两个酒瓶,在那里招呼着。
  
  “喝酒就喝酒,谁怕谁?!”江天道没有一点犹豫,应了一声就大步走了过去。
  
  两个人都是酒量如牛,郭壮志的酒量可是在这里冠绝全营,有时候酒瘾发作的时候拉着自己的手下就开始喝,一直喝到酒桌上只剩下了他一个。
  
  弄得那些兵们看到郭营长拿酒,就赶紧想办法躲开。
  
  现在,他们吃惊的发现,这世上居然还有比郭营长更能喝酒的家伙。
  
  这两个人遇到一起,喝酒就不是用酒杯碰的事儿了,五十六度的二锅头,两个人直接对瓶吹!
  
  而且中间不带歇气儿的!
  
  两个人一个人手里捏着一瓶二锅头,仰着脖子一边大口大口的往里灌,一边还用眼睛瞟着对方,生怕自己喝的比对方慢了。
  
  最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把酒瓶往桌子上一磕:“再来一瓶!”
  
  乖乖!一瓶都吹完了?!大家吃惊的看到那一斤装的二锅头里边竟然空了!
  
  这俩人,简直就是酒桶啊!
  
  “嫂子,还,还上不?”罗烈结结巴巴的问辛晓曼。
  
  在这些兵的心里,辛晓曼无疑就是他们的嫂子了。
  
  而让老大喝酒,无疑要看看嫂子的脸色怎么样。
  
  要不然老大酒喝得多了,晚上没有战斗力,被嫂子踹下床怎么办?
  
  辛晓曼脸一红,竟然为嫂子这个职称而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她想都没想就说:“上!怕什么,再来两瓶也没事!”
  
  是啊,辛晓曼是见识过江天道的酒量的,还在M国的时候,他和邓一山那一次就是喝的天昏地暗的。
  
  战士们放心了,直接搬了一件酒上来,大家一起陪着两个老大喝。
  
  这一场酒喝得,荡气回肠。
  
  最后,酒桌上趴倒了一片,只有郭壮志还捋着自己发硬的舌头,在那里叫着:“喝,人呢?接着喝!今天晚上不喝趴下谁也不许走!”
  
  江天道则是抬起胳膊叫着:“上酒!人呢?快上酒!”
  
  没有人应声,除了外边站岗的哨兵,其他的人全都给喝趴下了。
  
  没办法,江天道只好自己站了起来:“老郭你等着,我去拿酒!”
  
  说着晃晃悠悠的朝着旁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叫:“酒呢?酒呢!”
  
  一拐弯,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竟然噗通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这时候,一直坐在远处看着的辛晓曼终于忍不住了,摇摇头走了过去。
  
  江天道明显喝得大了,趴在地上乱摸,一摸就摸到一双手。
  
  一抬头,辛晓曼笑眯眯的蹲在面前。
  
  用一根白葱似的手指在他脑门上捣了一下:“傻样儿,这才几天不见,你就这么怂了?”
  
  “谁怂了?”江天道最怕别人说自己怂,尤其是被女人说怂,脸上挂不住。
  
  “那你怎么就趴下了?”辛晓曼脸上带着讥讽的笑。
  
  “老子这是不小心绊倒了而已。”江天道说着按着地爬了起来。
  
  “没用就是没用,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辛晓曼一脸鄙夷,扭身要走。
  
  可是刚一扭身,手就被江天道拉住了。
  
  “你说谁没用?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了你?!”江天道满嘴的酒气,直愣愣的说。
  
  辛晓曼鄙夷的白了他一眼:“别吹了,就你这样儿?还不知道谁收拾谁呢!”
  
  靠!还反了你了!
  
  江天道最受不了被女人嘲讽,尤其是怀疑自己的战斗力,这还了得?
  
  他手一拉,一把就把辛晓曼的身子拉了过来:“小样儿,现在老子就收拾一个给你看!”
  
  说着拦腰就把她抱起来,然后抗在自己的肩膀上,大步走到一个营房门口,砰的一脚踢开门,就把辛晓曼扔到了床上。
  
  辛晓曼刚要爬起来,江天道就已经抓住她的两条长腿拽了过来。
  
  “小样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辛晓曼象征性的用拳头锤了两下,很快就伸出手臂搂住了江天道的脖子,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屋内,顿时风雨大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