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395章 那你呢,妖孽特种兵王第395章 那你呢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395章 那你呢
    第395章那你呢
  
      江天道皱着眉头,看着转过身来的这个男子。
  
      这是一个中年人,看起来应该在四五十岁的样子,可是江天道总是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而且好像还曾经非常熟悉的样子。
  
      可他到底是谁呢?江天道却一点也想不起来。
  
      就见那个老郭拿着钱千恩万谢的出去了,而那个中年人则是从桌上拿起了那个布包。
  
      正是江天道让扎西放进邮箱里的那只。
  
      他小心的把盒子从里边掏出来,并没有急于打开,而是对着盒子左看右看,甚至翻过来连底部都检查了一遍,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是并没有发现打开的痕迹。
  
      这时候,他才终于从身上取出一个钥匙,小心的打开了盒子,然后从里边拿出了假钞模板。
  
      假钞模板拿在手里,他的眼睛里顿时就放出光芒来,一种贪婪的光芒。
  
      而这一刻,江天道突然想起来了。
  
      这个男人怪不得那么熟悉。
  
      他,是叶清的那个薄情老爹叶宇斌!
  
      对,没错!当江天道和叶清还小的时候,叶清的妈妈也还在世,那时候两家的关系很好,经常来往,叶宇斌也经常来江家。
  
      最后一次见面是叶清妈妈去世的葬礼上,这一别已经二十多年,叶宇斌的模样并没有改变多少,而且头发还好像更黑了,肚子也稍微大了一点。
  
      可是眼睛里的贪婪却是和以前没有一点改变!
  
      看到叶宇斌,江天道差点忍不住冲进去,揪住他狠狠地揍一顿!
  
      如果不是他绝情无义,为了讨后妻的欢心把叶清送到外公家的话,叶清何至于受这么多的苦?!
  
      这家伙根本就不配当人父!
  
      现在居然又干起了印刷假钞的勾当,这是想要寻死吗?!
  
      江天道嘴角泛出了冷笑:叶宇斌!你就等着报应吧!
  
      不过他转念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把叶宇斌举报入狱的话,这可是重罪,有可能要判死刑的。
  
      这家伙死有余辜,可是叶清呢?
  
      她已经没有母亲,难道自己还要让她也失去父亲吗?
  
      想到这里,江天道顿时为了难,看来,这件事还是暂时压一下的好,等回去看看叶清什么意思再说。
  
      想到这里,江天道悄悄的退了出去,然后慢慢的从原路溜出了院子。
  
      外边辛晓曼早已经等得心焦了,有心想让扎西他们进去看看,却又怕他们坏了事,惊动了里边的人,反倒害了江天道。
  
      正在这里担心的时候,江天道出来了。
  
      辛晓曼终于松了一口气,等江天道一上车她就连忙问道:“天道,你总算出来了,里边是什么情况?”
  
      江天道面色沉重:“走吧!”
  
      扎西连忙发动车子,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回到旅店,扎西几个人离开以后,两个人回到房间,江天道依旧面色沉重。
  
      辛晓曼心里有点发毛:“天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江天道这才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辛晓曼顿时就警惕起来,冷笑着问道:“你说他的女儿和你有婚约?那是不是打算为你的未来老丈人开脱啊?”
  
      江天道点点头:“是啊,这还不是我为难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当初为了讨后妻的欢心,抛弃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的家伙我真想把他送进监狱,枪毙了他。可是却又怕这样会让那个可怜的女孩失去了母亲,再失去自己的父亲。”
  
      “那倒是,这女孩是够可怜的。”辛晓曼忍不住也叹了口气,为叶清的遭遇而难过。
  
      不过她随即就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你还有个未婚妻?那你那个女朋友又是怎么回事,你到底还有几个女人?!”
  
      江天道没想到这么快就引火烧身,尴尬的不知如何回应。
  
      辛晓曼气哼哼的哼了一声,把身子扭了过去。
  
      这一夜,夜难眠,江天道几次试着从后边去接近辛晓曼,都被她一脚踹开了。
  
      第二天,两个人踏上返回池州的火车,辛晓曼依然把脸扭到一边,一副陌生人的架势,江天道也不去招惹她,只顾想着回去以后该怎么跟叶清说起这件事。
  
      路途遥远,回到池州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将黑了。
  
      怎么安顿辛晓曼是一个问题,江天道当然不会傻到把她带到林家,更不会把她带到老牛那里。
  
      你是去执行任务保护专家的,没见过执行完了任务把人家专家带到自己床上保护起来的。
  
      他想了一下,最后决定把辛晓曼安排在湖州饭店住下。
  
      火车站,他给白步山打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白步山开着两辆车就赶到了。
  
      “白老大,这是辛博士,今天晚上给辛博士在饭店里开个房间让她住下。”
  
      江天道指着背着身站在一边的辛晓曼对白步山说。
  
      “你放心吧,道哥,人交给我我一定帮你照顾好。”白步山很豪爽的就应了下来。
  
      “那你呢?”辛晓曼听他这口气,好像把自己安顿在那里,而他却不去,就马上转过身来质问道。
  
      她这一扭脸,白步山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他这才发现,道哥交给自己的这个专家,竟然是一个天香国色的大美女!
  
      乖乖,道哥这流弊啊,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一个大美女,还让她住在湖州饭店,就不怕玫瑰姐吃醋吗?
  
      江天道尴尬的说:“这个,我得去找老牛复命,还不知道那些兄弟们都回来了没有呢。”
  
      “那完了呢?难道你准备跟你说的老牛住一起?”辛晓曼不傻,抓住他话里的漏洞追问道。
  
      “这……当然不会……”江天道才不会和老牛住一起呢,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稀罕的,那呼噜打得比自己的还响。
  
      “那是要回你的大小姐身边,做你的东床快婿咯。”辛晓曼嘲讽道。
  
      白步山一听,感情这位连江天道的老底都知道啊!
  
      他同情的看着江天道:道哥,我看你要头疼咯。
  
      江天道连忙摇头:“不是……”
  
      “那是要去找你的青梅竹马未婚妻咯?”
  
      “……”
  
      江天道彻底败了,没办法,只好无奈的说:“我待会也去饭店……”
  
      辛晓曼这才满意的一扭头:“白老大,我们走吧!”
  
      白步山同情的看了江天道一眼,然后准备开车。
  
      江天道刚松了一口气,辛晓曼却又扭回头说了句:“亲爱的,我等你到十点,要是等不到的话,我可是会去找你的老牛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