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20章 事情败露,妖孽特种兵王第420章 事情败露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420章 事情败露
    第420章事情败露
  
      阿忠汗如雨下:“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林冰倩已经没有耐心给他说什么了,走到一边掏出电话想要给林长海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
  
      可是掏出电话以后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信号,打不出去。
  
      于是她直接拿着电话到上边打电话去了。
  
      “爸,这里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仓库里会有几天前生前的狼血?我们这里不是早就已经被封了吗?为什么还在生产?生产出来的狼血有没有流出去?”林冰倩气愤的问。
  
      电话那头的林长海眉头皱紧了,他没想到这些手下办事如此的没用,竟然把狼血都让他们看到了。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办成这样了,只能想办法自圆其说了。
  
      “什么?有这种事?这些家伙怎么回事?小倩,你和天道好好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林长海很愤怒的说。
  
      “爸,我就知道这件事你一定也是蒙在鼓里的。”林冰倩很单纯,两句话就把她蒙骗了过去。
  
      回到地下工厂里,辛晓曼正在那里仔细的拿着那一盒一盒的狼血察看,看完又对那些原材料一一查看。
  
      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这些都是按照配方和工艺严格要求制造生产出来的真狼血,如假包换。
  
      “忠叔,这些狼血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库存?而且不是已经不让生产了吗?为什么你们一直在偷偷的生产?”
  
      辛晓曼把阿忠叫过来,生气的指责道。
  
      阿忠满脸大汗,脸上更是囧的满脸通红:“大小姐,不是,这些……”
  
      “这些什么?一直是你在这里看场子,你不要说什么都不知道!”林冰倩愤怒的说:“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怎么解释?阿忠眼神闪烁,难道要我告诉你,这些其实老爷都知道,而且还都是他授意的?
  
      那样恐怕自己的下场会更可怕!
  
      想到这里,阿忠支支吾吾:“大小姐,这些日期应该是保质期吧?是不是日期印错了?我们到那边看看包装日期到底是怎么印的。”说着往门口走。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撒开腿就跑!
  
      而这一会儿江天道正在一边勘查那些机器,他在机器上发现了很多细小的微粒,这一切都说明这些机器最近还生产过,绝不是像阿忠说的已经停产很久的样子。
  
      这时候就听见林冰倩叫了一声:“你去哪里?”
  
      江天道连忙抬头,就见阿忠惊慌的跑了出去。
  
      江天道想都没有想,就连忙追了上去。
  
      可是没等他追过去,阿忠已经逃出了车间,接着就听到咔嚓一声响,一道卷闸门从天而降,把车间的大门挡的严严实实。
  
      林冰倩顿时就慌了,跑到卷闸门跟前使劲的拍着,一边拍一边大声叫:“阿忠!阿忠,你要干什么?快开门!”
  
      可是外边根本没有回应,林冰倩和辛晓曼两个女子都惊慌了。
  
      而江天道并没有慌张,他左右查看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启动卷闸门的机关。
  
      卷闸门慢慢升了起来,可是外边早已经没有了阿忠的影子。
  
      江天道追到外边也不见了踪影。
  
      而且,他们开过来的车子也不见了,而坐在车上的司机则是倒在了地上。
  
      他的肚子上被扎了一刀,正用手捂着不让血流出来。
  
      看到江天道追出来,他艰难的说道:“姑……姑爷,阿……阿忠抢了车……”
  
      江天道点点头:“别说了,我都知道了。”赶紧察看司机的伤势。
  
      幸好这一刀并没有伤到要害,江天道把刀拔了下来,然后用衣服撕成一绺布包扎住了伤口。
  
      这时候林冰倩和辛晓曼也从下边追了上来。
  
      “阿忠呢?”林冰倩生气的问。
  
      “阿忠抢了我们的车跑了,还扎伤了司机。”江天道说。
  
      “这个混蛋!”林冰倩难得的骂人,她红着脸骂了一句,马上掏出电话来给父亲打电话。
  
      但林长海的电话一直占线,打了半天才终于接通。
  
      “爸,你找的好人!”林冰倩气愤的说:“那个阿忠背着我们私造狼血,现在事情败露以后,还抢了我们的车跑了!”
  
      “什么?!这个混蛋!亏我那么信任他!”电话那头的林长海也显得很是愤怒,好像还摔了一个杯子。
  
      “爸,你赶快报警吧,让警察赶快把这个阿忠抓住。他既然一直瞒着我们在这里偷偷生产狼血,那么一定也卖出去了不少,我们一定要找出他把那些狼血都卖给了谁。”林冰倩焦急的说。
  
      “你说得对,小倩,我们不能让这个老鼠屎坏了我们林家的名声,更不能损害国家的利益,我现在就报警,一定要把这家伙给抓住!”林长海也是气愤的说。
  
      “对了,我们现在没车子了,你让人再给我们送两辆车吧,另外带点药,司机受了伤的。”林冰倩又说。
  
      “好,你们要小心,注意安全。”林长海又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林长海气恼的差点把手里的电话给摔了。
  
      但最后,他还是气呼呼的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是阿忠惶恐的声音:“老爷,我,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现在还在这边的一个山沟里躲着。”
  
      林长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你躲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回来?”
  
      阿忠惶恐的说:“老爷,我,我办砸了你交给我的事,不敢见你。”
  
      “不敢见我?那你是想被警察抓了?!”林长海恼怒的说。
  
      “不,老爷,我不想坐牢,不想让警察抓我,老爷,我可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啊,老爷,你可不能不管我。”阿忠惊慌的说。
  
      “那好,既然不想坐牢那就赶紧回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然后给我打电话,我让人给你送钱,你马上离开这里!”林长海说。
  
      “好,我马上回去,老爷,你,你可不能杀我,我可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办的。只是那个姓江的太狡猾了,所以才露了馅的,不怪我。”阿忠结结巴巴的说。
  
      “不怪你,我不怪你的,你忠心耿耿为我做事,我怎么能杀你呢?”林长海的眼神越来越冷:“你赶紧回来,我送你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