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32章 林长海死了,妖孽特种兵王第432章 林长海死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432章 林长海死了
    第432章林长海死了
  
      就在江天道为难的时候,林长海却开了口:“小洁,不要怪你姐夫,都是爸的错。”
  
      林冰洁愣住了,扭回头看着林长海:“爸……”
  
      众目睽睽之下,林长海突然用手一按轮椅的扶手站了起来。
  
      林冰洁惊讶的看着他:“爸,你,你的腿好了?”
  
      林冰倩也是吃惊的看着,不过她心里此刻却是彻底凉了。
  
      父亲真的有很多事情在瞒着自己和妹妹!
  
      难道,江天道的怀疑都是真的?!
  
      林长海慢慢走到江天道的面前:“天道。”
  
      江天道扭回头看着他。
  
      “天道,答应我一件事,照顾好小倩,还有小洁。还有,照顾好公司,不要让别人把它抢走!”
  
      林长海说完,把手伸到了郑爽的面前:“警官,我们走吧!”
  
      “爸!”林冰洁叫了一声,还想要扑过去的时候,却被林冰倩拦住了,她死死地抱住了林冰洁。
  
      林长海老泪纵横,一狠心,抬腿走出了客厅。
  
      郑爽看了江天道一眼,然后和何万龙一起跟了出去。
  
      外边的军人也跟着离开了。
  
      林长海面临的不但是刑事审判,还有军事法庭的审判,需要军警双方的协作。
  
      林长海走了,客厅里只剩下了江天道和林氏姐妹俩,还有一个辛晓曼的“外人”。
  
      辛晓曼知道,此时自己留在这里是多余的,就低声说了句:“我先回宾馆了。”就自己一个人走了。
  
      江天道抬头看了看,林冰洁正两只眼睛怒视着自己,眼睛都是红的。
  
      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缠在他身边的小女儿情状,而就像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
  
      而林冰倩也是把脸转到一边,看都不看他一眼。
  
      江天道走过去,刚说了一句:“小倩,小洁……”
  
      林冰洁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他:“姓江的,不要叫的这么亲热,你把我爸送进了监狱,还想娶我姐做我姐夫?做梦!”
  
      说着站起身,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冰倩也是看了他一眼,眼睛红红的:“你先走吧,我们都需要静一静。”
  
      江天道知道,今天自己说什么都没用,这姐妹俩心里肯定都恨透了自己。
  
      于是他点了点头:“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便扭头走出了林府。
  
      走出林府以后,他并没有马上回宾馆,而是径直先去了部队驻地。
  
      在那里,他见到了老牛。
  
      老牛最近一段时间都留在池州驻军,目的当然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查清狼血事情的真相。
  
      现在,这件事似乎是该有一个结尾的时候了。
  
      可是现在,他不想和老牛说狼血的事,只想好好地喝一场,醉一场。
  
      老牛很是善解人意,马上就让勤务兵出去买了几个小菜,拿了几瓶二锅头。
  
      “来吧,臭小子,有没有胆量和我吹一次?!”老牛把两瓶二锅头瓶盖打开,直接拿着瓶挑衅江天道。
  
      江天道想都没有想,就抓起了酒瓶,仰起脖子咕咚咚喝了一大口。
  
      “小子!你还真吹啊!那可不行!”老牛连忙拦住:“咱老哥俩也好多天没有痛痛快快的喝一回了,可不能就这么喝翻了,得慢慢来!”
  
      江天道摇摇头:“老牛,你真是越老越不行了,连喝酒都这么娘们。”
  
      牛长义一听就瞪圆了眼珠:“小兔崽子,你真是翅膀骨硬了,敢说老子娘们?好,喝酒喝,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说着也像江天道一样,把酒瓶对到嘴上,仰起脖子咕咚咚就是一通猛灌。
  
      “这还差不多,这才是我认识的老牛。”
  
      江天道说着,把酒瓶子往牛长义手里的酒瓶上一磕:“来,老牛,咱们先一个人吹一瓶再说话。”
  
      牛长义一听不干了,一把拉住了他的酒瓶:“那不行,小道子,酒咱有的是时间喝,今天咱爷俩不醉不归。但喝酒之前我得先问你几件事,你个小兔崽子可得老老实实的给我说!”
  
      “说什么?!”江天道不耐烦的翻了他一眼:“老子把未来老丈人都给你抓来了,你还有什么说的?”
  
      牛长义摇摇头:“当然要说,我们还有很多事要说呢,臭小子,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呢,恐怕你听了以后就没心思喝酒了。”
  
      江天道看了牛长义一眼,冷笑着说:“现在就是天塌下来,也没人能挡住我要喝酒!”
  
      “是吗?”牛长义笑了笑,然后收了笑容,低声说道:“刚才,从警局传来消息,林长海死了。”
  
      !!!
  
      江天道正把酒瓶对到了嘴边准备喝酒,听到这句话顿时一愣,酒水顺着脖子流了下来,灌了他一胸膛。
  
      他顾不上擦身上的酒水,一把就抓住了牛长义的衣领:“你说什么?老牛,你别跟我开玩笑!”
  
      牛长义苦笑了一下:“你觉得我会跟你开玩笑吗?就在你刚进门的时候,霍参谋告诉我的。”
  
      江天道震惊的看着牛长义的脸,发现他不像是在说谎,就激动地说:“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死?那些警察都是干什么的?!”
  
      牛长义摇摇头,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衣领上拽了下去,然后说:“听霍参谋说,在车上的时候林长海的情绪还算正常,可是进了警局以后就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而在他们对他进行审讯的时候,就突然服毒自尽了!”
  
      “服毒自尽?他哪来的毒?”江天道吃惊的问。
  
      “毒就藏在他的一颗假牙里边,所以……”牛长义说。
  
      江天道完全惊呆了,这个消息把他炸的完全不知所措。
  
      把林长海送进监狱,他已经无法面对林冰清了。现在林长海又自杀了,他该怎么对林冰清交代?
  
      还有,林冰洁还不得吃了他?!
  
      “靠!”
  
      半天,江天道才从嘴里吐出这么一个字,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老牛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半天才开口说道:“小道子,林长海死了,这件事你还往下查吗?”
  
      江天道一愣:“什么意思?”
  
      “林长海虽然死了,可是他把那些狼血到底弄到了哪里?另外,那次的假狼血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些,难道你不想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