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46章 拍戏的艰难,妖孽特种兵王第446章 拍戏的艰难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446章 拍戏的艰难
第446章拍戏的艰难
  
  牛长义听了以后,眉头紧锁,最后苦笑着说:“小道子,这个人找着谈何容易啊!”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这个人的姓氏里边带了F的字母,名字带了X,是个两个字的名字,这难道还不好找吗?”江天道不满的说。
  
  “你以为姓里带F的就好找了吗?光带F的姓氏有方,范,冯,傅好多个,而带X的名字就更多了,这个人是那么容易找的吗?”老牛说。“这样的人我光在军区就能找出几十个来,况且还不能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在军区里!”
  
  “几十个又怎么了?你一个一个的筛选,我就不信这个人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走!”江天道打断他的话说:“老牛,好不容易有机会找到这个幕后黑手,难道你就因为不好找就不找了吗?”
  
  牛长义被说的哑口无言。
  
  “小道子,我不是这个意思,老牛我是那种害怕麻烦的人吗?我的意思是让你有个思想准备,这件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的。”牛长义说。
  
  “我当然有这个思想准备,不管需要多久,我都不会放弃的。”江天道说。
  
  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顺利,尤其是有时候还会反其道而行之。
  
  牛长义还没来得及开始调查这个FX呢,那边许紫林却又传来一个消息。
  
  许紫林死了!
  
  这个消息让牛长义和江天道两个都是懊恼万分,因为根据各种情况表明,许紫林的死和林长海并不一样。
  
  林长海是死于自杀,而许紫林则是他杀!
  
  看来,许紫林的存在已经危及到了某些人的安全,所以他必须被人除掉。
  
  根据看守许紫林的战士说,当天晚上来了一个军官,手里拿着军区的特别手谕,要对许紫林进行特别审讯。
  
  然而当这个军官离开之后,他们却发现许紫林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走上去一看,这才发现许紫林已经断了气。
  
  再去寻找那个军官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军区也没有签过那张所谓的特别手谕!
  
  也就是说,是有人冒充军区里的人,混进来杀死了许紫林!
  
  牛长义暴跳如雷,好不容易揪出来的一条蛀虫,而且还是挖出背后黑手的一个重要线索,居然就这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给人杀了!
  
  难道部队的看守都是形同虚设的吗?
  
  可是看守也十分的委屈,因为那张特别手谕怎么看都像是真的,上边军区的大印也是如假包换的,他们只是一个看守,又怎么敢阻拦军区下来的首长呢?
  
  “蛀虫!一定有蛀虫!查!一定要查!”牛长义气的摔了几个杯子。
  
  许紫林死了,江天道的那个代码就成了最后的线索。
  
  就算再难,也必须把握住了。
  
  “小道子,你放心,我现在就在全军区盘查,在所有名字里带FX的军官里进行盘查,一定要把这个害群之马给揪出来!”牛长义说着,眼睛都是红的,牙齿更是咬得咯嘣响。
  
  而江天道,这几天却没有时间去陪着牛长义去查,因为他现在有一项重要的事情必须做。
  
  那就是拍电影。
  
  《狼牙》已经正式开拍,他这个做主演的当然就开始忙了。
  
  虽然告诫自己要离李婉远一点,可是自己既然承诺了的事情就必须做到。
  
  既然答应了做这个主演,就要尽快把电影拍了,要不然人家数十亿的大制作,总不能拖个几年拍不完吧?
  
  以前江天道总看不起那些拍电影的家伙们,总觉得他们什么都不做,就在那里泡泡妞做做样子就能赚到大钱。可是现在自己拍了片子以后才知道,原来拍电影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
  
  因为要想把电影拍好,首先必须要花很大的精力来研究自己要演的人物,理解人物的情感,这样才能真正演绎好这个人物。
  
  江天道为此就被宁导训斥了好几次。
  
  宁导能成为一名成功的导演绝不是靠着运气,他对着自己的作品有着常人难有的苛刻。
  
  而江天道虽然形象和气质和剧中人物特别的吻合,但他对于表演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门外汉,所以在演绎角色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流于肤浅和生硬。
  
  而苛刻的宁导一旦发现他的表演不到位,就会马上喊停,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进行一番呵斥,然后当众对他进行指点。
  
  平日里我行我素,天地任逍遥的老江什么时候吃过这种瘪啊,当着这么多人实在有些丢面儿。
  
  而李婉李大小姐偏偏还是每天都不落空,搬张椅子坐在拍摄现场,两眼不眨的盯着他。
  
  尤其是当宁导训斥他的时候,李婉则是乐得前仰后合,好像看着他挨训就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一样。
  
  而受到她情绪的感染,周围的人也是跟着偷笑。
  
  尤其是白步山还带了一帮小弟来为他们的道哥银幕处女作捧场,结果捧场变成了笑场。
  
  就连一旁的辛晓曼都是笑得肚子都疼了。
  
  江天道没想到,自己大明星还没做成,先成了大家的笑料了。
  
  而和他的命运差不多,水真也没少被宁导呵斥。
  
  不过水真看来天生就是演戏的料,虽然以前也没有接触过表演,也同样都是第一次。
  
  但她被宁导呵斥了几次之后,似乎很快就进入了角色,甚至还反过来得到了宁导的夸奖。
  
  而江天道就比较倒霉了,不但宁导教训的更厉害了,甚至还被拿来与水真进行比较。
  
  平日里威风八面的道哥狼狈不堪,李婉高兴的乐不可支,而水真则是红着脸偷笑不已。
  
  几天下来,胶片浪费了不少,也把江天道累得筋疲力尽的,可真正有用的却没有拍多少。
  
  江天道叫苦不迭,找到李婉主动请辞:“我的大小姐,你还是饶了我吧,我真不是拍戏的那块料,你还是请别人来拍吧!”
  
  李婉坐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看着他:“我海报都贴出去了,发布会也都开了,全世界都知道我这片子的男主演叫江天道。现在你想撂挑子不干了?行啊,那你给我找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兄弟来就行!”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