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48章 蹊跷,妖孽特种兵王第448章 蹊跷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内容开始-->    第448章蹊跷
  
      任扬吓得脸色煞白,差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两条腿一个劲的打着战。
  
      这还不算完,江天道推开车门跳了下来,还没等他开口,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衣领。
  
      “啪!”
  
      “啪!”
  
      “啪!”
  
      三记耳光!
  
      直接抽在了任扬的脸上,把他白净的小脸抽得肿了起来。
  
      任扬完全蒙了,他从来没想过有人会这么抽自己,直到江天道抽完了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呆呆的看着对方。
  
      而旁边的保安也傻了,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忘了阻拦。
  
      江天道打的快,走得也快,三记耳光抽晕了任扬,然后砰的又是一脚:“滚开!”
  
      一下子把任扬踹出去老远。
  
      然后一拉呆住的叶清:“走!”
  
      叶清这才回过神来,跟着江天道就跳上了车。
  
      不等任扬回过神来,两个人就已经像一阵风一样无影无踪了。
  
      而这时候,校门口的两个保安才终于回过神来,连忙跑到了任扬的跟前:“任校董,你没事吧?”
  
      任扬刚要站起来,突然觉得喉咙一甜,一张嘴,哇的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两个保安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住:“任校董,任校董”
  
      任扬咬着牙,恨恨的看着远去的车影:“那个人是谁?!”
  
      两个保安互相看了一眼:“好像,好像是叶老师的未婚夫。”
  
      “是他?!”任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辣:“姓江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任家的人,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好欺负!”
  
      他的话江天道根本没有听见,就是听见了也不会当回事。
  
      一个任家的少爷而已,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更不会放在心上。
  
      而叶清却不一样,她痴痴地看着开车的江天道,刚才的一幕让她心醉。
  
      这是自己的男人,在自己受到欺负的时候,能够毫不犹豫的站出来保护自己。
  
      他根本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不管对方是什么权贵,也不管他有什么势力,就好不犹豫的用最直接的手段来保护自己!
  
      “叶叔叔走的时候留下什么没有?”江天道一边开车一边问了一句。
  
      这一句让叶清回到了现实中,她这才想起,江天道是来陪自己做什么的。
  
      她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摇摇头:“没,什么也没有,他的衣服甚至还留在那里,所以我认为他不是不辞而别,应该是被迫离开的。”
  
      江天道点点头:“那外公说没说过这两天有什么异常的事发生没有?”
  
      叶清摇摇头:“没,外公有些慌,只是让我赶紧回去,说我爸突然不见了。”
  
      江天道心情沉重,路上一个劲的加油门,风驰电掣的来到了坡头镇。
  
      外公早就急得满头大汗。
  
      看到江天道和叶清一起过来,他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天道,你总算是来了,外公心里这个慌啊。”
  
      “外公,你不要急,好好想想,这两天有没有什么陌生人来找过叶叔叔?”江天道耐心的问。
  
      在江天道面前,外公看起来冷静了不少,他静下心来认真的回忆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头:“没,这几天他根本没出过门,也没有什么陌生人来过家里。”
  
      “叶叔叔真的没出过门?”江天道皱着眉头问,如果说他没出过门,也没有生人来过的话,这就有点奇怪了。
  
      外公使劲的点头:“没,绝对没出过门。”
  
      这就奇怪了。
  
      江天道和叶清在院子里外仔细察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譬如什么打斗挣扎的痕迹。
  
      看来叶宇斌是自愿离开的,并不是被人挟持带走,也不会受什么伤。
  
      这让江天道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过到底是原因,让叶宇斌突然不辞而别呢?
  
      江天道试着又问:“外公,那这两天家里来过什么熟人没有?”
  
      外公想了一下说道:“家里一般也是很少来人的,不过昨天金旺来过,还在这里喝了一碗茶才走。”
  
      “顾金旺?”江天道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仗势欺人的四兄弟,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啊!
  
      而且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说和叶宇斌的不辞而别有联系?
  
      想到这里,江天道连忙追问道:“那他们有没有说话呢?”
  
      “说了,以前他们就认识的,所以小叶就陪着金旺说了几句话。”外公说。
  
      “那他们都说什么了?”
  
      外公想了想:“好像也没说什么,就是金旺问他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来过,小清肯定特想他什么了。”
  
      “别的没说什么?”
  
      外公摇摇头:“好像没说什么了。”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后来我出去了一趟,中间他们不知道说了什么,等我回来以后,金旺就起身回家了。”
  
      江天道一皱眉,难道是这个顾金旺跟叶宇斌说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站起了身,对叶清说:“你知道这个顾金旺家住在哪里吗?”
  
      叶清连连点头:“知道,知道,我带你去!”说着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觉得我爸的离开和顾金旺有关系?”
  
      江天道点点头:“还不知道,我们得先找他问问看。”
  
      两个人匆匆出了门,来到离外公家不远的一个大院子前边停住了脚。
  
      “天道,这就是那个顾金旺的家。”叶清说。
  
      这个院子看起来盖得十分气派,院子里盖了三层小楼,还清一色的贴了瓷砖,红瓦顶,一看就花了不少钱。
  
      江天道点点头,走到跟前敲了敲门。
  
      半天,门终于开了,一个胖女人走了出来:“谁啊?”
  
      等她看到站在江天道身边的叶清的时候,脸色顿时有些紧张:“小清,你怎么来了?”
  
      江天道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而叶清问道:“二婶,金旺叔在家吗?”
  
      金旺婆姨神色有些慌张,尴尬的笑笑,摇摇头:“没,这个死鬼一天都没在家了。”
  
      听说顾金旺不在家,叶清顿时有些失望,扭头看了看江天道。
  
      而江天道这时候却没有说话,突然一伸手,推开了门,抬腿就往里走。
  
      金旺婆姨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就去阻挡,一边阻挡还一边叫:“你这人怎么回事,都说了人不在了,怎么还往里闯?”<!--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