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65章 抓奸现场,妖孽特种兵王第465章 抓奸现场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465章 抓奸现场
    第465章抓奸现场
  
      “亲爱的莫尔茨,别怪我用这种手段对你,谁让你这么不听话呢?”詹纳一边笑着,一边弯腰把昏迷的莫尔茨抱了起来。
  
      此时的莫尔茨,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尽管头脑还算情形,但四肢却没有一点力气。
  
      只能被詹纳轻轻地抱起,却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只能两眼冒火的怒视着詹纳,被他抱到了里屋的床上。
  
      詹纳把莫尔茨放到床上,两只眼睛贪婪的上下扫着她那浑圆的胸部,修长的大腿,早就有些按耐不住了。
  
      “宝贝儿,别怪我,谁让你这么迷人呢?”
  
      詹纳说着,就准备爬上去撕扯莫尔茨的衣服,然后好好享用这个自己窥伺了几年的尤物。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突然皱住了眉毛,停了下来。
  
      侧耳倾听。
  
      外边似乎有人来了。
  
      詹纳犹豫了一下,还是扯过被子盖在了莫尔茨的身上,然后躲了起来。
  
      这时候,外边的门支扭响了一下,有人进来了。
  
      走到这个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莫尔茨躺在那里,想要喊叫,但却发不出声音。
  
      想要挣扎,想从床上跳下去跑出去,可是没有一点力气。
  
      “小洋马,你那两个同伙呢?怎么有点不太对劲?”
  
      是江天道的声音。
  
      他怎么回来了!
  
      莫尔茨听到江天道的声音,心里不知道是惊是喜。
  
      她真想提醒江天道,不要进来。
  
      可是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而詹纳的眼中则是杀意陡现,已经把枪拿在了手里,轻轻打开保险,居高临下对着门口。
  
      没错,外边来的正是江天道。
  
      江天道把叶宇斌带回去以后,突然发觉有些不太对劲,就特意折了回来。
  
      一进门,就觉得屋子里有股奇怪的味道,地上还有一些黄色的液体,而那两个倒霉的杀手却不见了。
  
      他心里越发奇怪。
  
      走到莫尔茨的房间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笃笃。”敲了两下。
  
      “小洋马,你还在里边吗?”
  
      莫尔茨说不出话,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开始燥热起来。
  
      而詹纳则是屏住了呼吸,就等着门一打开就开枪。
  
      可是江天道却并没有进门,而是站在了那里,似乎还点了一根烟。
  
      詹纳皱了一下眉头,他嗅到了江天道的烟味。
  
      他对烟味过敏。
  
      所以有种要打喷嚏的冲动。
  
      本来想等着江天道进来以后下手,可是现在看来是等不下去了。
  
      詹纳屏住了呼吸,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飞蝗石,啪的一下把床头的镜子打碎。
  
      果然,江天道一下子就沉不住气了,他推开了门。
  
      一眼就看到莫尔茨钻在被窝里,香肩微露,脸色微醺,眼神迷离。
  
      分外诱人。
  
      江天道的眼睛顿时就直了:“小洋马,你这是在干什么?大白天的就想上床了?”
  
      莫尔茨此刻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是燥热不已,头脑都有些迷糊起来,她眼神迷离。
  
      她知道,詹纳给自己的酒瓶一定是下了药了。
  
      要不然,自己的身体怎么越来越热,而且,怎么总是往那事上面想呢?
  
      不见莫尔茨回答,只见她眼神迷离,身子在那里扭动不已。
  
      被子已经被她蹬开,白生生的身子露了出来。
  
      江天道只觉得口干舌燥,虽然早就知道小洋马身材傲人,而且西洋女人的胸都是以大出名,可是没想到是这么完美协调,而且这扭动起来诱惑抵挡不住。
  
      江天道的控制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尤其是遇到这种人间尤物的时候。
  
      但就在他准备放弃抵抗,向诱惑低头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意外的声音。
  
      一个被压抑着的低咳声。
  
      尽管詹纳已经在尽力克制自己咳嗽的**了,但江天道那呛人的烟味还是让他发出了一声咳嗽。
  
      这一声咳嗽,马上就改变了战局。
  
      眼看就要进入詹纳枪口范围里的江天道马上就把脚缩了回去。
  
      莫尔茨的房间里居然有别人!
  
      而且还是个男人!
  
      再看看莫尔茨的样子,他很快就明白了。
  
      敌人这是在用莫尔茨做诱饵,引诱自己上钩呢!
  
      可是,明知山有虎,他也要偏向虎山行!
  
      他猛地一踢门板!然后趁着门板摇晃的瞬间,突然一个翻滚。
  
      滚进房间的同时,他的手一扬,一把锋利的飞刀就朝着屋顶飞去。
  
      与此同时。
  
      “砰!”的一声枪响,埋伏在屋顶的詹纳也已经开了枪。
  
      砰!不知道是子弹打中了飞刀,还是飞刀正好切中了子弹。
  
      子弹和飞刀都改变了方向,折射了出去。
  
      而江天道的身子,也已经趁机滚进了床下边。
  
      这下,局势就有些尴尬了,两个人谁都不敢动。
  
      只能听到莫尔茨在床上扭动身子,嘴里发出呢喃的声音。
  
      一个惹火的大美女几乎脱光了衣服在那里扭来扭去,而房间里的两个男人却谁也不敢乱动。
  
      屋子里形成了一幅滑稽的场面。
  
      最先忍不住的还是江天道,被人堵在床下的感觉并不好受,有种被人抓奸的感觉。
  
      可是他也清楚对手的危险,刚才如果不是自己飞刀幸运的话,说不定自己已经中枪了。
  
      现在要是贸然出去的话,肯定就没那么幸运了。
  
      怎么办?
  
      江天道突然心里一动,他想起了刚才的一幕。
  
      本来自己就要毫无防备的走进来了,却突然听到了对方忍不住的咳嗽声。
  
      一个优秀的杀手自然不会在最关键的关头咳嗽,除非他忍不住。
  
      江天道仔细回忆刚才的一幕,他很快就笑了。
  
      摸了摸口袋,还有一根烟,不过这一根烟已经够了。
  
      他把嘴叼在了嘴上,然后啪嗒一声点燃了香烟。
  
      一股辛辣呛人的香烟味顿时从床下冒了出来。
  
      烟往上边跑,把身子贴在房顶的詹纳顿时狼狈万分。
  
      他竭力想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咳嗽出来。
  
      可那呛人的烟味一个劲的往他的鼻孔里飘。
  
      终于,他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就在这当口,江天道动了,他突然从床下又滚了出来,一扬手臂。
  
      刷!一道白光朝着屋顶的詹纳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