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66章 帮我做件事,妖孽特种兵王第466章 帮我做件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466章 帮我做件事
    第466章帮我做件事
  
      詹纳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之后,就知道坏了。
  
      两个高手对垒,根本容不得半点的疏忽。
  
      而这咳嗽的瞬间,就是神也会有半秒钟的恍惚。
  
      就在他恍惚的这半秒钟里,江天道出手了,一枚飞刀朝着他发声的地方就射了过去。
  
      詹纳感觉到一道寒气袭来,本能的一闪,飞刀擦着他的咽喉射了过去,钉在头顶的屋梁上。
  
      而没等他做出还击,江天道也已经趁机从床下钻了出来,蹭的一下就朝房顶上的詹纳扑了过去。
  
      根本没有开枪的时间,距离太近,来的太快,詹纳狼狈不堪,索性扔了手枪,朝着扑上来的江天道就一拳砸了上去。
  
      “砰!”两拳相接,詹纳觉得自己的手臂都被震得发麻,身子更是在屋梁上摇晃了一下,幸亏另一只手抓住了房梁,这才差点没有掉下来。
  
      而江天道,身子也是震了一震,但他反应很快,马上就一番手腕,啪的一下抓住了詹纳的手腕。
  
      詹纳大惊,没想到江天道会抓住自己手腕,他本能的甩了一下,想把对方甩出去。
  
      可是没想到,江天道竟然借着他一甩的力道,身子腾空而起,就像一只大鹏鸟一样飞了起来。
  
      “下去!”江天道一声喝,身在半空,一拳就朝着詹纳轰了过去。
  
      詹纳想都没有想,就又跟着一拳轰过去,想要再对一拳。
  
      不过这一次没有那么好运了。
  
      这次两拳相接,詹纳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记重锤狠狠地锤了一下,力道比刚才不知道要猛了几倍不止。
  
      这一拳,打得他五脏六腑都是翻江倒海,手臂更是咔嚓一声。
  
      “砰!”詹纳真的下来了,砰地一声就跌在了地上。
  
      而他的那只手臂,已经无力的垂了下来。
  
      满头大汗,脸色煞白。
  
      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
  
      江天道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想不想再来一拳?”江天道冷笑着说。
  
      詹纳不说话,头上的冷汗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手臂已经被对方震断了,怎么再来一拳?
  
      江天道冷哼一声:“不说话?那就是要咯?!”
  
      说着眼中精光四射,捏着拳头又要一拳轰出!
  
      对于这个暗中偷袭的小人,他没有一点仁慈之心。
  
      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
  
      詹纳惊恐的看着那只拳头,他根本躲不开。
  
      而且这一拳看起来比刚才那一拳更快更猛更有力,如果被砸上,恐怕就不是断臂那么简单了。
  
      詹纳惊恐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身后床上的莫尔茨突然哼了一声。
  
      这一哼,**断肠。
  
      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心猿意马。
  
      江天道一怔,硬生生的收住了拳头,一把抓住了詹纳的衣领:“说,你给她喝了什么?”
  
      詹纳哼了一声,咬着牙不说话。
  
      江天道正准备下手,突然觉得身上一沉。
  
      接着一个柔软的身子就已经趴在了他的后背上,那让人心猿意马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
  
      江天道一把把詹纳推到在地上,然后一扭头,把趴在自己身上的莫尔茨扛在肩膀上,重重的扔在了床上。
  
      但莫尔茨已经是烈火焚身,再次扑了上来。
  
      江天道大感头痛。
  
      而这时,詹纳趁机爬起来就逃了出去。
  
      江天道根本没有机会追赶,因为莫尔茨再次抱住了他。
  
      这女人看来中毒太深,可哪里去找解药呢?
  
      看来,只能自己来做这个解药了。
  
      ……
  
      两个小时以后,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耗尽了所有力气的莫尔茨静静的拱在江天道的怀里,就像一只安静的小猫一样。
  
      而江天道的身上,到处都是被她的长指甲抓出来的痕迹。
  
      脸上,则全是她口红的颜色。
  
      江天道躺在那里,也是觉得老腰酸痛,小洋马果然野性难驯,他也是拼了老命上上下下,才算终于驯服。
  
      他低头看看莫尔茨,似乎还在沉睡未醒的样子。
  
      但江天道知道,她其实一直没有睡,只是在故意假睡而已。
  
      毕竟,两个人的关系突然变成这样,谁都觉得尴尬。
  
      前一秒钟还是杀手和目标的关系,后一秒钟他就成了她的解药。
  
      “小洋马,该醒醒了……”江天道终于先打破了沉默。
  
      刚叫了一声,莫尔茨就抬起了头,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再叫我一声小洋马试试?”
  
      “……”
  
      江天道咽了咽唾沫,艰难的说:“可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莫尔茨,贝蒂莫尔茨,别人叫我莫尔茨,你可以叫我贝蒂,或者用你们华夏人喜欢叫的贝贝。”莫尔茨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的眼睛说。
  
      “那好吧,我还是叫你贝蒂吧。”江天道说:“贝蒂,我,刚才,不是……”
  
      江天道想说,刚才可不是我强迫你的,我也是学雷锋做好事。
  
      莫尔茨打断他的话:“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江天道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到底是西洋女人,这方面就是开放一点。要是华夏的女人的话,恐怕就要把老子当成这辈子的依靠,死死地看住不放了。
  
      可这小洋马呢,多善解人意。
  
      像这样的小洋马,多来几匹多好。
  
      好是好,就是恐怕会要了老命啊!想到刚才小洋马疯狂的样子,江天道心有余悸。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江天道问。
  
      莫尔茨趴在他的胸膛上:“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江天道好奇地问。
  
      “帮我杀了詹纳!”莫尔茨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话里杀意盎然。
  
      “詹纳?”江天道皱了一下眉毛。
  
      “就是刚才和你交手的那个家伙,我们黑魅的头号杀手。”莫尔茨说。
  
      “哦,是他给你下了药?”江天道明白了。
  
      莫尔茨点点头:“只要你帮我杀了他,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什么时候需要我,我就什么时候给你。”
  
      江天道连忙说:“那倒不用,我替你杀他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过我很好奇,如果杀了他的话,那你以后怎么回黑魅?”
  
      莫尔茨冷笑一声:“我早就回不去了,我也没打算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