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70章 有没有兴趣,妖孽特种兵王第470章 有没有兴趣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470章 有没有兴趣
<!--内容开始-->    第470章有没有兴趣
  
      叶清看着江天道身上的伤口,心痛不已。
  
      但江天道只是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上,发现没有受伤,就松了一口气,帮她撕开嘴上的胶带,解开身上捆绑的绳子:“待会躲在这里别乱动,别给我添乱,知道吗?!”
  
      叶清一个劲的点头。
  
      江天道抬头看了一眼还趴在墙头上的莫尔茨,朝她眨了眨眼睛,表示感谢。
  
      莫尔茨却感觉有些懊恼,刚才大好的机会自己却没有射中。
  
      江天道似乎知道她的想法,用手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意思是不要紧,后边就交给我了。
  
      而此刻,詹纳却是进退两难。
  
      现在,他面对的可是两个强敌,而且身边已经没有了可以依仗的人质。
  
      更重要的是,自己一只手臂是废的,他甚至连爬起来都非常困难。
  
      现在,他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露头就会被人当头一枪。
  
      但他不露头并不代表自己安全了,江天道自然不会让他在这里躺一辈子的。
  
      不出来?江天道自然有办法让你出来。
  
      他站起身,从厨房里还燃着的灶膛里拿出一根冒着烟的干柴,啪的一声就扔到了詹纳藏身的地方。
  
      然后对莫尔茨一招手:“下来吧!”
  
      莫尔茨疑惑的跳了下来。
  
      烟雾缭绕,发出呛人的气味。
  
      这正是詹纳的死穴,没多一会儿功夫,詹纳就咳咳的干咳起来。
  
      不一会儿,他就狼狈的从里边爬了出来,一出来,莫尔茨的枪口就对在了他的头上。
  
      “不要,莫尔茨,你不能这样对我。”詹纳惊恐的看着莫尔茨,哀求说。
  
      “你这个人渣,居然对我下药!”莫尔茨此刻已经恨透了詹纳,根本没有心思和他多说,一扣扳机,砰的一枪就打在了他的脑门上。
  
      詹纳死不瞑目,两只眼睛瞪得溜圆,但却再也没有了身材。
  
      “外公……”叶清在抱着外公的尸体嚎啕大哭,让所有人为之动容。
  
      一直躲在外边的叶宇斌也走了回来,跪在了面前:“爸,我对不起你,都是我害了你啊!”
  
      江天道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个老人家辛苦了一辈子,把无父无母的外孙女拉扯大了,最后还没来得及享福却死于非难。
  
      说到底还是因为叶宇斌,如果不是因为他,也许现在老人家应该和孙女一起颐养天年呢。
  
      可是看着叶宇斌痛哭流涕的样子,又有谁能去怪罪他呢?
  
      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詹纳虽然死了,但到底是谁雇的杀手?
  
      江天道拉起了叶宇斌:“难道你现在还不愿意说出那个人到底是谁吗?”
  
      叶宇斌脸上的表情在不断地变换着,却始终没有开口。
  
      江天道气恼的一把把他推到了地上,走到跟前安慰叶清,叶清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这时候,被冷落了的莫尔茨突然开了口:“江,或许我可以帮你。”
  
      江天道一愣,扭头看着她。
  
      而叶清也是疑惑的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女杀手,心里充满了疑惑。
  
      莫尔茨看着江天道,又重复了一遍:“江,或许我可以帮你。”
  
      江天道惊喜的点点头,之前他曾经问过莫尔茨雇主的姓名,但莫尔茨没有说,现在她居然主动开口了。
  
      莫尔茨说:“不过我知道的也很有限,只是知道这个老板原来也是池州人,但现在在省城发展,而他发的悬赏任务用的名字是丁老板,至于这个丁是不是他真的姓我就不知道了。”
  
      江天道点点头,知道莫尔茨不会对他说谎,她一个杀手能知道这么多已经是不错的了。
  
      省城?是个好地方。
  
      安葬好了外公,江天道先把叶清送回了学校。
  
      然后,他打通了郑爽的电话。
  
      “大胸姐,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江天道开门见山的说。
  
      郑爽感到很是意外,这个家伙居然要自己帮他的忙?
  
      这可是头一回。
  
      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兴奋的。
  
      “说吧,什么事,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帮不帮可是要看姑奶奶我的心情的。”
  
      郑爽傲娇的说。
  
      江天道一笑:“好吧,那么大胸姐,我现在请你喝个咖啡可以吗?”
  
      “这个当然可以,不过宴无好宴……”
  
      话没说完,江天道就打断她的话说:“我在蓝鸟咖啡厅等你,二十分钟。”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郑爽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半天,才恨恨的把电话往桌子上一扔。
  
      “靠!搞没搞错?是你要找我帮忙的好不好?还给我限定时间?”
  
      “信不信姑奶奶我不去?”
  
      可是没多一会儿,她还是捡起电话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蓝鸟咖啡厅,其实就在对面,只隔了一条马路。
  
      走出警局,郑爽就看到大玻璃窗户后边,江天道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
  
      郑爽气的想扭头回去,可是最终还是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喂!姓江的,你到底有什么事?”郑爽走进去,站在江天道的座位跟前恶狠狠的看着他说。
  
      江天道看了她一眼:“大胸姐,不坐下吗?这里可是咖啡厅,你见过谁站着喝咖啡的?”
  
      郑爽扭头看了一下,所有人都看着她。
  
      自己穿着一身警服,绷着脸站在这里,实在与这里的气氛不太融洽。
  
      咬咬牙,坐在了对面。
  
      “说吧,什么事?”和一个男人坐在咖啡厅里,郑爽感觉就像是身上长了刺一样浑身不舒服。
  
      尤其是此刻对面有个同事看到了自己,在那里吃惊的大惊小怪,好多警察都远远地张望着。
  
      就好像看见她和人相亲一样。
  
      “先喝咖啡。”江天道说。
  
      郑爽翻了个白眼:“不喝,先说事。”
  
      “好吧。”江天道没有坚持:“你帮我查个人。”
  
      “什么人?”郑爽警惕的问。
  
      “一个姓丁的人,原本是池州人,现在在省城,应该有个不小的产业。”江天道说。
  
      郑爽一皱眉:“那你应该找省城的警察来查,我这里恐怕查不到。”
  
      江天道看着她:“我知道,可我不认识省城的警察。”
  
      郑爽没好气的说:“可我没兴趣。”
  
      江天道笑了:“如果我要是送给你一个功劳呢?你有没有兴趣?”<!--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