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492章 可怕,妖孽特种兵王第492章 可怕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492章可怕
  
  此时,审讯室外的王哲心里焦急如焚的在那里走来走去。
  
  虽然狠狠心走出了审讯室,准备装一回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心里却还是憋的难受。
  
  毕竟是自己带回来的当事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最终还是要落到自己头上的啊!
  
  你能指望郭昊天最后出了事,真的和你没关系?
  
  别逗了!
  
  想到这里,王哲心里越发的急了,有心想找队长汇报这件事,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上哪找领导去?
  
  难道真的要把领导从被窝里拉出来?
  
  王哲急得在外边走来走去,真想把门踢开闯进去把郭昊天从里边拉出去。
  
  可是他不敢,万一因此得罪了郭局怎么办?
  
  他急得在外边团团转。
  
  就在这时,里边突然传来一个惨叫的声音。
  
  王哲的心里更是一抽,不用说,这个叫做江天道的家伙肯定倒霉了。
  
  怎么办?
  
  正在王哲心急火燎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看到有个熟悉的人影匆匆从外边走了进来。
  
  看见这个身影,王哲越发的头疼了。
  
  他硬着头皮走了上去:“丁队,你怎么来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刑警队长丁树森。
  
  丁树森抬头看了一眼:“哦,王哲啊,你值班?”
  
  “是。”
  
  丁树森点了一下头,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准备进去。
  
  王哲急得满头大汗,不知道该不该说。
  
  丁树森进了办公室,随手就要关门,一抬头却发现王哲还站在那里,而且神色看起来有点不对。
  
  “怎么了?王哲,有什么事吗?”丁树森疑惑的问了一句。
  
  王哲吞吞吐吐:“丁队,有点事给你汇报一下。”
  
  丁树森一皱眉:“有事就说,别婆婆妈妈的,没一点男人的利索劲儿,这样子怎么找女朋友?!”
  
  王哲一狠心,脱口而出:“丁队,我刚才出警,处理了一件斗殴案,带回来一个当事人。可是,可是小郭却来了,他非要审问那个当事人,还让我出来了。”
  
  丁树森一愣:“郭昊天?他不是不值班吗?”
  
  王哲点点头。
  
  丁树森的脸黑了下来,他本能的就想到了一些事情,顿时就黑了脸:“胡闹!他来瞎掺和什么?这件事和他有关系吗?”
  
  王哲不敢说话。
  
  丁树森也不问了,直接走出来就大步朝着审讯室走去。
  
  走到审讯室门口,丁树森推了一下门。
  
  竟然没有推开。
  
  门被从里边插上了。
  
  丁树森的脸色更难看了,咚咚的就用拳头砸了两下门:“郭昊天,开门!”
  
  王哲吐了吐舌头,这个郭昊天看来是真的在里边刑讯逼供了。
  
  幸亏有丁队来了,要不然恐怕事情要闹大了。
  
  可是这样一来,郭昊天会不会记恨自己?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审讯室的门终于吱扭一声开了。
  
  “郭昊天,你搞什么……”
  
  丁树森话没说完,突然愣住了,吃惊的看着开门的人:“你是谁?”
  
  开门的竟然不是郭昊天,而是一个陌生的青年。
  
  再朝他身后一看,丁树森的眼睛一下子瞪了个溜圆。
  
  在江天道身后的地板上,静静地躺着一个人,翻着白眼,嘴里还吐着白沫。
  
  不是郭昊天是谁?
  
  丁树森大吃一惊,来不及想事情怎么翻了个个儿,马上就一把把江天道推开到一边,扑了进去:“小郭,你怎么了?”
  
  身后的王哲更是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冲着江天道大喝一声:“不许动!把手举过头顶蹲下去!”
  
  江天道倒很是配合,照着王哲要求的那样,把手举过头顶朝着墙蹲了下去。
  
  王哲从地上捡起手铐,咔的铐在江天道的一只手腕上,另一只手则是铐在暖气片上,这才赶紧也跑到了郭昊天的跟前。
  
  郭昊天此时脸色乌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嘴里还有一些白沫朝外边翻着。
  
  丁树森是真吓坏了,尽管非常的讨厌这个郭昊天,但他毕竟是上司的宝贝儿子,要是在这里出什么事的话,自己还有什么脸见郭局长?
  
  他吓得趴到郭昊天的跟前,又是按压胸口又是用指甲掐人中,忙的满头大汗。
  
  不过还好,忙活了一通之后,郭昊天终于悠悠然的睁开了眼睛。
  
  丁树森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才想起来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郭昊天明显是惊魂未定,坐在地上两只眼睛捉摸不定,无论问他什么都是一个劲的摇头,神色十分的惊慌。
  
  丁树森看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干脆也不问了,让王哲和另一个值班的警察把他赶紧送到了医院,先检查检查有没有什么事。
  
  然后他来到了监控室,调出了刚才审讯室里的录像。
  
  一看不要紧,丁树森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他亲眼看到在郭昊天用脚去踢江天道屁股下边的椅子腿的时候,江天道是怎么如同狐魅一样,把铐在自己手腕上的手铐快速的脱下,然后砸在了郭昊天的脚脖上。
  
  然后又亲眼看到郭昊天恼羞成怒,摘下墙上的电警棍想要去捅江天道。
  
  结果却被江天道劈手夺了过去,最后反被他用电警棍捅的身体痉挛,口吐白沫。
  
  然后江天道像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抽起了烟。
  
  丁树森觉得背心都是凉的。
  
  郭昊天确实可恶,滥用权力私设公堂刑讯逼供,他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已经触犯了警务人员的准则。
  
  可是这个叫做江天道的家伙呢?他的身手到底有多恐怖,他摘手铐的速度快的简直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还有夺电警棍的动作,那都是快的惊人,别说郭昊天躲不过去,就是换了自己,恐怕也只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把电警棍从自己手里夺走而什么都做不了。
  
  但让丁树森感到心惊的,还不是江天道妖孽的身手,而是他可怕的心理素质。
  
  要是换了别人,在这警局的审讯室里早就吓得两腿稀软了,警察要做什么还不得吓得哆嗦成一团。
  
  而他,夺下警察手里的电警棍不说,居然还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家伙,如果真的是罪犯的话,那将是全体警察的梦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