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524章 又是你?,妖孽特种兵王第524章 又是你?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524章 又是你?
    第524章又是你?
  
      温方刚顿时瞪圆了眼珠:“多少?!”
  
      温柔嘿嘿一笑,抱住了他的胳膊,狡黠的撒着娇说:“爹地,你刚才可是说了,为了我再高的佣金也是值得的,怎么这么快就不算话了?”
  
      温方刚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自己的女儿给下了套了,他苦笑了一下说:“对,对,只要他能保护得了我女儿,二十万又算得了什么呢?这二十万,我出!”
  
      温柔顿时笑逐颜开,抱住温方刚就亲了两口:“爹地,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温方刚哭笑不得:“好了好了,别闹了,我们赶紧走吧!”
  
      温柔嗯嗯的点着头,扭头对丁树森说:“丁队,你赶紧给你的人说,别对我保镖胡来,我可知道你们那里经常刑讯逼供的哦。”
  
      丁树森一脸的尴尬。
  
      看着温家的直升机盘旋升空,丁树森扭回身,对着那些同样愣鄂的手下一瞪眼:“都愣着干什么?搜完了没有?!”
  
      “报告丁队!都搜完了,没有发现有其他人!”
  
      丁树森一皱眉:“没人?那他们说的真正的绑匪到哪里去了?”
  
      手下摇摇头。
  
      丁树森头大了,如果说温柔说的是真的,刚才那个人不是绑匪的话,那么绑匪呢?
  
      跑了?
  
      跑哪里去了?
  
      “队长,怎么办?还找吗?”手下看着丁树森,小心地问。
  
      丁树森胡乱的一摆手:“找什么找?撤!”
  
      几个小时后,丁树森带着自己的手下终于返回到了市局。
  
      这里已经乱了,温柔和温方刚早已经到了。
  
      温柔在吵着让赶紧放人,可是没有丁树森的话谁敢乱放人?
  
      电话已经打到了局长郭宝方那里,郭宝方不敢怠慢,也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赶到了局里。
  
      不过他虽然是局长,但人是丁树森从绑架人质的窝点带回来的,丁树森不回来,他也不敢贸然放人。
  
      “温董,温小姐既然没事,那我们还有什么紧张的呢?难道这个人在我们这里你还不放心,还怕他也被绑架了吗?”郭宝方哈哈笑着,亲热的搂着温方刚的肩膀说。
  
      温方刚也觉得自己女儿太急躁了,呵呵笑着说:“郭局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有什么可害怕的?来来,郭局,我们先去你办公室里喝杯茶,慢慢等丁队回来再说。”
  
      温柔可急了:“爹地,老江可还关在里边呢。”
  
      温方刚瞪了她一眼,温柔只好不说话了,噘着嘴站到了一边。
  
      他们都是乘坐直升飞机回来的,而丁树森和他的队员们则是步行下山,然后开车回来。
  
      所以等丁树森他们回到局里,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看到丁树森一出现在警局门口,温柔就连忙上前拉住了他:“快,丁队长,快让他们把老江给放了,他可不是什么绑匪,你答应了我的!”
  
      丁树森满头大汗都没来得及擦一下:“温小姐,你先别急,你这位保镖我们肯定会放的,不过我们是不是先录一下口供?虽然你没事了,但这案子总得破不是?毕竟绑匪还没有抓到,我们要根据你们的口供和描述,对绑匪搜捕的。”
  
      温柔一愣,这点是她考虑不周全的:“还要录口供?我不是没事了吗?还要抓绑匪?”
  
      “那当然了,温小姐,你虽然现在没事了,但是绑匪和幕后指使者可都还没找到。这才短短几个月的功夫,你就被绑架了两次,这绝不是偶然的,我们必须要破这个案子,必须把这个绑匪和幕后指使者找出来才行!”丁树森坚定的说。
  
      温柔有些傻眼,要是警方这样执着的破案的话,万一找到了贺牛,或者从江天道那里知道了实情,那自己是不是麻烦了?
  
      就在温柔傻眼的这一会儿功夫,丁树森赶紧脱了身,走进了审讯室里。
  
      “人呢?”
  
      “丁队,在这里呢。”先回来的手下指着蹲在墙角里的江天道说。
  
      “带过来!”丁树森走到桌子后边坐下,准备录取口供。
  
      可是手下把江天道带到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的时候,丁树森一下子瞪圆了眼珠子,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你,你,又是你?!”
  
      江天道笑了笑:“丁队,我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
  
      手下吃惊的看看丁树森,再看看江天道。
  
      “丁队,你,你认识?”
  
      丁树森无语的看着江天道,挥了挥手:“好了,一场误会而已,赶紧给人家的手铐解了啊!”
  
      手下连忙去解江天道的手铐,江天道笑笑:“不用麻烦兄弟们了。”说着手腕一抖,手铐就落了下来。
  
      手下顿时眼睛瞪了个溜圆。
  
      丁树森苦笑了一下,摆了摆手:“好了,没你们的事了,都下去吧,我和他说几句话。”
  
      手下疑惑的退了出去,丁树森一直等到只剩下了自己和江天道两个人,这才苦笑着说:“兄弟,怎么又是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天道嘿嘿一笑:“丁队,看来你是不太乐意看到我啊。”
  
      丁树森苦笑着说:“你说呢?兄弟,你让我把局长公子的公职都给撸了,我能不头疼吗?”
  
      江天道耸耸肩:“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放我走呗,放我走了就不用看到我了。”
  
      丁树森摇摇头:“那可不行,还没录口供呢。”说着皱着眉头走到江天道跟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绑架的温二小姐,绑匪到哪里去了,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绑架现场呢?”
  
      江天道想起温柔搞的恶作剧,也是苦笑了一下:“你问我,我倒想问你呢。”
  
      丁树森一愣:“什么意思?”
  
      江天道没有多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二小姐没事就好了。对了,你们是不是抓了两个绑匪?”
  
      丁树森点点头:“对啊,你都知道?”
  
      他们先是赶到了指挥中心通知的案发地点,在那里发现了被江天道打得面部骨折狼狈不堪的贺浩,然后根据贺浩的供述追到了青峰山,在青峰山又发现了被打晕的贺坤。
  
      现在他赫然发现,这一切居然江天道都了如指掌。
  
      江天道挠挠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温柔的任性之举。
  
      最后干脆说道:“丁队,我看你也不用查了,查到底也没有什么用。”
  
      “什么意思?”丁树森越来越糊涂了。
  
      可江天道已经不想解释了,直接站起身拉开门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