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564章 釜底抽薪,妖孽特种兵王第564章 釜底抽薪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564章 釜底抽薪
    第564章釜底抽薪
  
      刘三可不敢得罪侯爷,明知道这一千万是超越了权力界限,但他却不敢不给。
  
      于是一挥手,一千万的筹码拿上来摆在了侯爷面前。
  
      侯爷有些肉疼,要是再输了自己可就完了。
  
      可是如果不赌一把的话,自己连机会也没有。
  
      侯爷一狠心,一咬牙,把面前的筹码全都推了进去。
  
      这一下,桌子上堆了两千多万的筹码,小山一样的堆在那里,让人看了分外眼红。
  
      但大家也都清楚,赢了的话自然是好,要是输了的话那可就是要跳楼的节奏啊!
  
      “开始吧。”侯爷红着眼睛说。
  
      这次换了一个荷官,是个男的,刚才的女荷官关键时候发不出侯爷要的牌,已经被换了下去。
  
      这个男的名叫鑫哥,三十多岁,在赌场里呆了却有二十多年,是洛爷专门从澳门请来的发牌高手。
  
      侯爷之前有很多次经典的逆转牌局,就是这位荷官的杰作。
  
      所以看到他站在那里,侯爷自己心里就好像有了底气一样。
  
      而江天道自然不知道这些,他依然吊儿郎当的坐在那里看着荷官洗牌。
  
      鑫哥很会掩饰自己,他并没有在洗牌的时候使出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招数,相反他的手法表现的有点笨拙,几次都差点把牌掉在地上。
  
      但江天道可不会被他这蹩脚的演技所蒙骗,就算不知道他的身份,江天道也明白一个道理。
  
      在这价值几千万的赌局里,侯爷当然不可能用一个连洗牌都不会的菜鸟来为他发牌。
  
      他越是表现的稚嫩,就越说明这里边有问题,他这是欲盖弥彰。
  
      但江天道并没有声张,而是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的表演。
  
      表演总有结束的时候,鑫哥在那里卖力的洗了半天牌之后,终于把牌放在了桌面上,然后装作不经意的看了侯爷一眼。
  
      眼神虽然波澜不惊,但侯爷还是注意到他的右手食指微微动了一下,顿时心里一颗石头落了地。
  
      那意思是告诉自己,他已经把最大的牌放在了自己常抽的位置上。
  
      侯爷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鑫哥洗牌的技术那绝对是超一流的,不管洗多少下,他都能准确的把牌洗成自己想要的位置。
  
      现在看到鑫哥发出这个讯号,侯爷就明白,自己这一局赢定了。只要自己待一会儿开始抽牌的时候,抽到自己习惯的那个位置,到时候抽出来的一定是最大的那一张。
  
      也就是黑桃A!
  
      鑫哥放下手里的牌,朝着侯爷和江天道微微一笑:“侯爷,江爷,牌洗好了,可以开始了。”
  
      说着用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后退一步,把舞台留给了他们俩。
  
      侯爷笑眯眯的看着江天道:“江先生,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他当然想自己先抽,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可是过场还是要走的,他要让对方输的无话可说才行。而且他也相信,自己这样谦让一下,对方肯定会让自己先来,到时候就不用客气,直接抽出那张黑桃A就好了。
  
      而事情好像也就像他想象的那样发展着,江天道点了点头:“客随主便,当然不能欺主。当然是侯爷您先来了。”
  
      侯爷要的就是他这句话,于是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伸出自己的手臂,大手在那搓开的一溜牌背上空晃了一下,就准备抽取那张自己早就看好的黑桃A。
  
      然而就在这时,江天道却突然叫了一声:“等等。”
  
      侯爷的心咯噔一下,手臂僵在了那里,两只眼睛狐疑的看着对方,心里猜测着他要作什么。
  
      周围的人也都疑惑的看着江天道。
  
      而鑫哥的心里则是紧了一下,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自己好像要在这里翻船了。
  
      江天道叫住了侯爷,笑着说:“侯爷,我有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能不能切一下牌?”
  
      ……
  
      !!!
  
      侯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个要求确实并不大,也不算无理,大家玩的时候也经常会要求切一下牌。
  
      所以说江天道提出这个要求,他没有任何理由反驳或者拒绝。
  
      但问题是,鑫哥已经洗好的牌,如果再让他这么一切的话,那自己想要的牌还会在原处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果切了牌还能保持原样的话,那还能叫做切牌吗?
  
      侯爷此时的脸色很难看。
  
      而鑫哥的脸色更难看。
  
      他明白,自己刚才做的一切迷惑性动作全都白做了,因为人家根本不相信他!
  
      而他玩了半天做好的一切功课,现在就要被人家一个小小的要求给毁了。
  
      偏偏他们还没有任何理由来拒绝。
  
      侯爷的表情僵了一下,而温柔马上就在一边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怎么?还不让切牌了吗?难道你们洗的牌里边有古怪?”
  
      ……
  
      所有人都看着侯爷。
  
      侯爷脸上挤出一丝强笑:“温小姐说笑了,我们帝豪国际的场子从来都是光明磊落,怎么可能有什么猫腻。不就是切牌吗?当然可以切了。”说着把手缩了回来,强笑着对江天道说道:“江先生,请。”
  
      江天道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身子微微前倾,对旁边站着的一个赌徒说道:“劳驾。”
  
      那个赌徒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江天道笑笑:“能不能麻烦一下,劳驾用你的贵手帮我们切一下牌。”
  
      鑫哥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切牌不用他,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信不过他呗。
  
      可现在就算再愤怒也没办法,根本没有他说话的地方。
  
      他要是强出头的话,只会让人更怀疑。
  
      那个赌徒顿时喜形于色,能在这么一场重要的赌局上为双方切牌,那是无上的荣耀啊。
  
      他惊喜的连连点头,末了突然意识到还没征求侯爷的意见呢,连忙扭头看向侯爷。
  
      侯爷这当会儿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出了,只能强笑着点点头:“既然江先生看得起你,那你就来切好了,不过你可要悠着点,这可是关系到两千多万的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