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第一高手第074章:酒鬼坟,玄门第一高手第74章:酒鬼坟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门第一高手 > 第074章:酒鬼坟

  说着,周小龙在百度搜索条上敲了“赵公山”三个字,按了一下搜索,结果,还真搜到了一条信息。
  “白师叔啊,你快看看,真的搜到了呢?”
  “是吗?!”
  胖鸟白子墨从床上跳了起来,又飞到了周小龙的肩膀上,两个人一起盯着手机屏幕看。
  网上的确有一条关于赵公山的信息,点开了一看,居然是一条网店发布的信息。
  大概的意思是,该网店里出售一种赵公山制作的罗盘,标价还很高,居然要好几万块钱。
  似乎这个赵公山,就像是乔治阿玛尼一样的一种品牌,只不过,阿玛尼卖的是衣服和包,赵公山买的是法器。
  “嘿,小龙啊,你看这网店的名字,怎么好像以前听你说过呢?”
  周小龙点开了那个网店的95996868九五至尊vi,网店主要的颜色只有黑色和白色,看起来阴气沉沉的,但是最上面店铺的名称,却非常的醒目,写着四个大字“歪门邪道”,在往下面一看,店主的昵称果然叫做“不化骨”。
  “这不就是罗太平开的网店吗?!”周小龙惊呼了一声。
  “店主在线了,你问问那个店主吧!”白子墨催促说。
  周小龙开始给店主发信息,周小龙问店主,店主你好,请问赵公山这个人,是什么人啊?
  等了好半天,店主才回复说,瞎问什么,想买就直接下单,不买就去死!
  “卧槽,这特么什么服务态度啊?!”白子墨看到店主的回复,气得要命。
  “这个罗太平的脾气就是很臭很臭,师叔,你不要生气,这上面有他的电话号码,我打给他,直接问他……”
  歪门邪道法器店上面写着店主的电话,周小龙直接拨打了过去,又等了好半天,对方才接通电话,一上来,语气就很冷。
  “谁啊,买东西直接下单,保证二十四小时内发货,不打折也不还价……”
  “是我啊!”
  “你谁啊?!”
  “我是周小龙啊!”
  “周小龙,哦,你是那个玄门弟子周小龙吗?”还好,似乎罗太平并没有忘记周小龙。
  “是啊,罗老板,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刚才在网站上留言的,不会就是你吧?”
  “是啊,我就想问问你,赵公山是个什么人?”
  “赵公山,他这个人……”罗太平停顿了一下,“你先告诉我,你打听赵公山干什么啊?”
  “我……”周小龙一时间语塞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古东平遇刺的事情说给罗太平知道。
  “好吧,我不问了,”罗太平这人很是奸诈,笑了笑说,“你想打听赵公山,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也得帮我一个忙,咱们人情换人情,怎么样啊?”
  “呃……好吧,你先说让我帮你做什么吧?”周小龙小心地问。
  “前几天,我在网上接了一单生意,是一个大活儿,本以为很简单就能处理了,可是没想到会有那么麻烦,周小龙,你不是玄门弟子吗,能不能跟我一起去做这单生意,放心,如果你帮我这个忙,不但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而且还会分给你一部分酬劳,好不好啊?”
  “罗老板,到底是什么生意啊?!”
  “我一会儿加你微信,咱们在微信里细说吧!”说完了,罗太平就挂了电话。
  周小龙借用这点儿时间,把打电话的经过告诉了白子墨,白子墨提醒周小龙,罗太平这个人比较难缠,最好不要被他给利用了。
  这时候,罗太平已经加了周小龙的微信,在微信上,罗太平简单的说了事情的经过。
  围绕在津海市四周的郊区有好多小村子,侯家村就是其中一个。
  侯家村子很小,几十户人家,就在这一年的夏天,侯家村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好长时间都不下雨。
  现在是大夏天,非常的热,家里装了冷气机,人虽然不会被热死,但是外面不下雨,农作物可受不了。
  侯家村盛产甜瓜,村后种植了很大面积的甜瓜和香瓜,村民种植的甜瓜成熟后,会卖给城市里的水果店,种瓜是村里主要的经济来源。
  如果整整一个夏天都不下雨,那么侯家村的甜瓜就长不大,这一年也就没有什么经济效益了。
  不过,距离侯家村不远的两个小村子,却并不干旱,总是下雨。
  诡异的是,周围都会下雨,唯独侯家村的瓜地不下雨,就好像,天空上有一个看不见的罩子,把侯家村一带给遮住了,雨水就是落不下来。
  侯家村的村长很焦心,不知怎么,就跟罗太平联系上了,处理疑难杂症或者灵异事件,罗太平就是吃这碗饭的。
  罗太平想要赚这个钱,就必须帮着侯家村解决这件奇怪的事。
  侯家村局部干旱的情况,在古代很多见,很多古籍里也都有记载。
  如果有大旱的情况出现,过去的人们会认为,这个村里十有八九是因为出现了“旱魃”。
  什么是旱魃?!
  旱魃,传说中能引起旱灾的怪物。
  乡村怪谈中认为,旱魃是死后一百天内的尸体所变。
  变为旱魃的死人尸体不腐烂,坟上不长草,坟头渗水,只有吧尸体挖出来,烧了旱魃,天才会下雨。
  在古时候在农村,每年遇干旱,把新埋的尸体当旱魃打的风俗十分普遍。
  周小龙记得,师父曾经给他讲过一个故事,据说,在清嘉庆九年,某地久旱不雨,有人发现年初病故的村民李某人坟土潮湿,便纷传其死后变成了旱魃。
  各村民众不顾李家阻拦,刨坟开棺,见李某人的尸体尚未腐烂,更加确信李某人就是旱魃,不由分说将其尸体烧毁。
  李家将掘墓者告上公堂,此案无成例可循,最后刑部将领头人以“发冢开棺见尸律”判了个“拟绞监候”罪,相当于现代在的死缓,才将此案了结。
  继续说罗太平接手的这单生意。
  前两天,罗太平就去了侯家村,他先到了村长的家里,了解了一下情况。
  侯家村只有五十户人家,但凡红白大事,村长不可能不知道。
  村长说:“一个月前,村里有个酒鬼,喝醉了,掉到了猪圈里,被猪给拱死了。”
  罗太平心头一激灵,急忙说:“快带我去那酒鬼的坟前看一看!”
  村长不敢怠慢,领着罗太平一路上山,一刻钟后,来到坟前。
  那酒鬼坟,果然就在瓜地的附近,而且坟土潮湿,用手一摸,土里面含有的水分很大,用鼻子一闻,湿土里还有一股子难闻的臭味儿。
  罗太平用邪门歪道的法术测了一下,就看出这酒鬼的尸首十有八九变成了旱魃。
  罗太平嘀咕着说:“这坟不对劲儿,果然有蹊跷,哎呀不好,快,掘坟开棺,我要看个究竟!”
  村长立刻面露难色,“这个酒鬼家中没什么亲人,倒是没人来管闲事,可是妄自掘坟……这事如果让村里人知道,这……不好吧?!”
  罗太平怒道:“不开棺,旱魃一旦成形,你们全村人就都要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