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第一高手第095章:邪屋煞,玄门第一高手第95章:邪屋煞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门第一高手 > 第095章:邪屋煞

  这栋双层楼房盖好以后,虽然不是薛刚搬进去住,但毕竟是亲戚,薛刚也很上心。
  而且,薛刚是了解周小龙的,周小龙可不是那种骗钱的江湖骗子,既然,周小龙说了这毛坯房有可能存在问题,薛刚还是非常相信的。
  “薛队长,你别着急,问题应该不是特别大,”周小龙安慰薛刚说,“让我进去看一看吧!”
  “好好好。”
  薛刚带着周小龙从门洞里走进去,周小龙先走到一楼的厅堂这个位置,他闭目感应了一番,良久,脸色慢慢的沉了下来。
  因为,这毛坯房里,的确有一煞,主要是由于选址出现了问题,玄门风水理论中,称之为“邪屋煞”。
  邪屋煞,属于家宅风水范畴,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居住在这种房子里,会导致家宅主人身体不适,财运流走,长期居住其中,更是会家宅不宁,有血光之灾。
  邪屋煞如果得不到破解,时间一长,很容易破财败家。
  如果新房盖好了,住进这样的屋子,恐怕薛刚大舅一家人,搬进去,住不了几年,家里就要出事的。
  此刻,周小龙站在屋内,根据八卦方位亲身体验了一番,已经能百分百确定这正是邪屋煞了。
  没进来之前,周小龙便已经察觉这房屋的选址极其不好,可是,房子都已经盖了起来,到了这个程度,总不能推到重新选址。
  在不改变方位的情况下,遇到煞气,只能采取“化煞”这一种方法。
  其实,化煞法很多,但是归纳起来不外乎有两种:镇法和化法。
  所谓的镇法,通常采用一些特殊物质,比如泰山石、桃木、宝剑等,强制改变气场,对于煞气也只是镇压而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煞气越加凝聚,最后终是会反复。
  化法就比较妥善,随着时间的推移,煞气可以慢慢化解减弱,是一种比较温和的化煞方法,一般会用太极图或一些比较有法力的符箓。
  这双层小楼已经基本建成,最适合的只有化法,周小龙现在只能先想办法把这煞给压制住,等日后再慢慢化解掉。
  “小周队长,到底严不严重啊?你说句话啊?!”薛刚已经等得心焦,忍不住追问。
  “我要画一道镇宅符,等到新房入住的那一天,贴在最粗的那一根房梁上,就可以解决这屋内不好的煞气了。”
  “好好好,那么,需要什么东西吗?”薛刚听到有办法,总算是呼出一口气。
  “的确需要一些东西……”周小龙想了想。
  “嗯嗯,你说你说!”薛刚点点头。
  “我现在要一只狼豪笔,一些黄纸,还要一些公鸡血和朱砂!”周小龙要镇压住煞气,自然需要借助道具。
  “好好,没问题,我这就去准备……”
  薛刚先带着周小龙来到了大舅家,也就是村里的老房子,薛刚大舅一家目前都住在这里。
  薛刚的大舅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胖男人,虽然一见周小龙只不过是个小年轻,脸上有些不自然,但是这个胖男人毕竟是村里的干部,见多识广,知道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
  随后,薛刚大舅对周小龙也是一番款待,很是客气。
  周小龙画符需要一些物品,薛刚去村里准备,这些东西在农村很多见,没多久,就找齐了。
  接下来,周小龙就可以画符了。
  薛刚让大舅找了一个安静的小房间给周小龙,因为周小龙说,画符需要安静。
  真正的符箓必须是用狼豪笔来画,狼豪就是黄鼠狼尾巴上最好的毛,本身就具有破煞的作用。
  画符之前必先洗手,洗干净手,周小龙才在桌上铺开黄纸,狼毫笔沾满朱砂,心中默想着符箓的模样,一笔提起,笔走游龙般画了起来。
  画符讲究的是一笔勾成,可是,周小龙已经好久没画过了,很是生疏。
  “唉,好久没画过了,画错了好几笔。”周小龙叹口气说。
  还好,这间屋子里只有周小龙一个人,他收住笔,看着桌上自己画出的符箓又参照脑海中的符箓,摇了摇头,看来这画符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周小龙屏息凝神,重换一张黄纸,继续画起。
  一张,两张,三张……
  桌面上已经堆放了一叠失败品,周小龙的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这画符还真是很费精气神,就这么一会儿,周小龙就感觉真气消耗,身体都感觉有点儿虚脱了。
  直到黄纸只剩下最后一张,周小龙才找到了以前的感觉。
  一股清爽的气息透体而入,汇聚到手臂和手指,最后流入狼毫笔的笔尖处……
  来了灵感和神力,周小龙不敢耽搁,吸纳一口真气,一笔画下,笔迹龙凤飞舞,一道肉眼可见的微黄光芒,随着狼毫毛笔的笔尖,在纸上游动。
  周小龙手里的毛笔在最后一点落下,整张黄纸光芒一现,不过旋即又恢复如常。
  一个特殊的图案在黄纸上形成,与脑海中,当年师父画的镇宅符的笔法一模一样。
  画成这张镇宅符,周小龙抬头向窗外望去,发觉天色已经变黑,看来这次画符,花了不少时辰。
  刚才过于聚精会神的画符,周小龙已经忘记了此次同行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师叔白子墨。
  想到这里,周小龙又开始担心,他走到窗户边,抬头看向天空,天空已经发暗,周围的树枝也没有胖鸟的身影。
  “师叔啊,白师叔,你飞到哪里了?是不是迷路了啊?!”
  周小龙用传音术对白子墨说了好多话,可是,问了好半天,也没得到白子墨的回答。
  虽然,这种法术叫做千里传音术,但是也有极大的夸张成分在里面,不可能真的把心里想的东西传递到千里之外,只有近距离,才可以。
  沟通不上白子墨,周小龙也没办法,他只好打开门,薛刚正等在门口。
  周小龙将画好的镇宅符交给薛刚,对他说:“薛队长,等到这房子上梁的时候,将这道符贴在房梁上,三年过后,这房子就没事了。”
  “小周队长啊,你别客气,那画这个符要花多少钱啊?”
  “薛刚队长,不用了,这些天我在保安队上班,总是迟到早退的,你也没少关照我,我只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这一次,周小龙来薛刚亲戚家帮忙看风水,并没有想要赚薛刚家的钱。
  虽然周小龙答应崔教授,要去大学里读书学习,但是夏雪和钱多多依旧每天还会出现在龙腾大厦,也依旧需要薛刚的帮助和照顾。
  周小龙执意不收钱,薛刚很感动,连夜让大舅家做了一桌菜,都是荤菜,非常丰盛。
  于是,到了晚饭的时间,薛家一家人,陪着周小龙大吃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