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第一高手第227章:冯总的苦恼,玄门第一高手第227章:冯总的苦恼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门第一高手 > 第227章:冯总的苦恼
冯总想了想才说:“整件事情啊,说复杂也不复杂,就是不知从何处讲起……”
  史超是个闲人,干他们这行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有大把的闲散时间需要打发。
  闲人大多有两个嗜好,一是凑热闹,二是喜欢听人扯闲篇儿。
  这时候,整条文化街也没有人走动,如果在漫长的一个下午可以听到一个精彩的故事打发时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史超点燃一根烟,用力地吸了一口,就开始催促冯总说:“您看我这店里也不忙,有的是时间,要想把事情说明白,还是从源头讲起最好,慢慢讲,不怕长……”
  冯总又看了一眼周小龙,周小龙没有欧阳磊那么急躁,他对着冯总点点头,“可以慢慢讲,不要着急,即便发生了什么,也不要太着急。”
  冯总这才松了口气,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手串,“这串念珠陪伴我也有五六年的光景了,也许你们也能看出这个物件儿很老了,也很特别,根本不是我祖上所传,我佩戴了这么多年,也不知它对我的生活是有利还是有弊,要是从头说起,事情的发展,多多少少也跟这串念珠有些因缘,二位请听我慢慢道来……”
  冯总这个人做生意很多年了,人明显很健谈,他居然从手串的来历说起,这似乎也证明了周小龙的推测,他最近遇到的事情,一定跟这看起来十分可疑的人骨手串有关系……
  那是在五六年前,冯总以前的老板来找冯总借钱,此人姓孙,称呼其为孙老板,因为孙老板对刚刚出道时的冯总有所关照过,所以冯总也不好拒绝。
  那时候冯总还在南方做一些服装批发的买卖,经营的规模很小,钱也赚的不多。
  孙老板做餐饮业,本来是比冯总做的大很多,有钱得多,可孙老板的儿子不争气,算是娇生惯养的富二代。
  孙老板借钱的原因就是因为儿子与一群人发生争斗,闹出了人命官司,要判刑,需要很多钱上下打点。
  有钱也架不住败家子,孙老板把自家的店铺都顶出去了,官司打了半年,钱花光了却仍旧没个下文,孙老板只好求到了冯总。
  冯总也很慷慨,拿出了五十万,这些钱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当时的冯总来说,可谓是自身财产的半壁江山了。
  从此处看,似乎冯总此人还是很念旧,很讲义气的。
  拿出五十万这么大的数目借了人,搁谁心里不忐忑,不过冯总对孙老板的人品那是完全信得过的。
  可是人命官司非同小可,就像个无底洞,丢多少钱进去也是石沉大海。
  过了小半年,也不见孙老板主动来还钱,冯总实在受不了了,他就去孙老板家,一见孙老板那落魄的样子,连冯总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索债了。
  孙老板诚恳地说,他做人一向光明磊落,借钱必须得还,可是现在他儿子进了局子,干一辈子不就是为了儿子能过上好日子吗?
  孙老板的希望没了,他连砸锅卖铁的兴致也没了,他说现在手里真没钱了,如果以后能有钱,一定加倍还给冯总。
  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二人以前还有交情在,冯总还能怎么样,就算把孙老板告上法庭,那五十万也够呛回得来,做人还是不要斩尽杀绝的好。
  冯总安慰了孙老板几句就要离开,临出门时孙老板叫住冯总,他进里屋好一阵翻找,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孙老板把盒子交给冯总说,这个东西是他做生意风生水起的时候从香江一个大型拍卖会拍的,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孙老板把这东西送给了冯总,不算是抵债,如果日后发达了,五十万一分不少依旧还给冯总。
  但是说句不好听的,如果孙老板从此一蹶不振,那么就只能算冯总倒霉了。
  冯总打开盒子一看,只是一串陈旧的手串,冯总有些不以为意,权当是孙老板留给自己的一个纪念品,欠债还钱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至于到现在孙老板是否已经发迹了,冯总也没说,周小龙和史超也没问。
  总之,这就是人骨手串的来历,之后的话题,主要集中在了这串手串上。
  在冯总得到了这手串之初,他并不了解这件东西的奇特之处,只是能看出表面散发出的那种温润光滑的包浆,似玉非玉,应该时间很老了。
  冯总没怎么多想,就将念珠带在了手腕上,算是一件老朋友送给他的装饰品吧,总之是没怎么当回事儿。
  借给孙老板的那些钱冯总也清楚,一时半会儿也是要不回来了。
  冯总想起当初跟孙老板合作的时候,对方确实也帮了他不少,人总是要感恩,这么一想,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
  从此,冯总安安分分地继续做起了服装生意。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反过来也可以说成,有失必有得。
  短短两年时间,冯总的生意越做越红火,接了好几笔国外的大订单,自己还开办了服装加工厂,总之是生意不断,财源滚滚。
  说这话的时候,冯总下意识的笑了,那笑容很美好。
  冯总对周小龙说,那几年真的是很顺,做什么都顺心如意,赚到了很多钱,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受到了手串的保佑。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每逢初一十五的晚上做梦,冯总都会梦到,有一位身穿白衣白裤的人出现在他的梦里,每次都是同意的装扮。
  那人总是站在一处非常高的地方,背对着冯总,即便是做梦,冯总也从未看过那个白衣人的真面目,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完全不知道。
  因为这样的梦不是什么恐怖的噩梦,冯总也没有上心过,日子照常过着。
  又过了一两年,时间很快,冯总成为了当地知名的一位民营企业家。
  有钱了,身份变了,接触的人和事也发生了改变,冯总结交了不少文化圈儿里的朋友。
  与朋友聊天中,有行家看出冯总的手串不凡,还说那手串很可能是一种叫做嘎巴拉的秘宝,冯总也没有多么当真,不过他自己的确觉得这串念珠给他转变了财运。
  听到这里,欧阳磊忍不住问:“冯总啊,你说了这么半天,不是都挺好的吗?”
  冯总叹口气,脸上出现了一片阴霾,“是啊,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事情的转折点,就在今年的年初,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全都乱了,可以说是怪事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