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第一高手第256章:过阴桥,玄门第一高手第256章:过阴桥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门第一高手 > 第256章:过阴桥
在赵家村,办白事的时候,还有一个风俗,重要的风俗,当地俗称“过阴桥”。
  
  听村里的多嘴的婆娘说,这过阴桥是很有看头的,等到晚上的时候,全村人都会过来看热闹。
  
  周小龙虽然是个玄门弟子,他也并不知道“过阴桥”这种风俗为何物?
  
  听着这个名字就挺怪的,似乎是把阳间的灵体送到灵界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因为觉得赵家祖母死的有些蹊跷,周小龙就一直站在赵家祖宅里,看来看去,里里外外有很多人在忙碌,也没有人去管他。
  
  那个火居道士,也挺忙的,像是个大将军一样指挥着赵家人干这干那的,大概是在准备夜里过阴桥的事情。
  
  欧阳磊这个小胖子忍受不住饥渴,偷偷的跑去厨房觅食去了,薛刚也去跟着赵家人瞎忙乎,周小龙则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那个中年道士。
  
  只见那火居道士用纸和稻草扎了一个人头,又让人拿来一把有靠背的木头椅子,椅子上面套了一件赵家祖母经常穿的衣服,而后把那纸扎人头固定在了椅子靠背上。
  
  那纸扎的人头上还画上了眼睛鼻子和嘴巴,然后用一块黑布系在那纸人头上面,看着很像是狼外婆的造型,但是比狼外婆可要惊悚很多。
  
  周小龙猜测,这其实就是个道具,这椅子大概就代表了死去的赵家祖母。
  
  那火居道士又让人拿来四张长方形的桌子,看起来就是小学校的那种长条课桌。
  
  把桌子拼在一起,形成一个长方形的平面,两边搭上木板,就弄成了一座桥的形状。
  
  基本准备好这些之后,天也完全黑了,有人在门口放了一阵炮仗,似乎过阴桥就要开始了。
  
  过阴桥的时候,需要孝子捧着牌位跪地以迎亡灵,那火居道士开始诵经,众亲友则扶着亡灵,其实那亡灵就是指的那把椅子。
  
  在众亲友的帮助下,孝子背着那个道具椅子,从桌子搭起来的小桥走过去,这就叫做过阴桥了。
  
  说起来简单,但是,要是在现场观看,这气氛真的够阴森的!!!
  
  赵家最有出息的孝子,自然就是赵增喜了。
  
  过阴桥正式开始,赵增喜捧着灵位走在最后面,前面有两个亲属,那个道士在最前面带路。
  
  那火居道士挺像那么回事儿的,闭着眼睛,边走边摇铃,手里还洒着纸钱。
  
  用桌子和木板搭起来的那座桥是呈拱形的,第一次走也是摇摇晃晃的感觉不安全,火居道士轻车熟路,很快就走了过去,两个亲戚也走了过去。
  
  就在大家等着赵增喜背着椅子过去的时候,他却在桥的中心处,摔了一跤,双膝跪倒在了桌面上。
  
  一开始,大家是以为桌面比较滑,那个道士看见了,他也是经验丰富,他连忙圆场说:“赵家祖母还不想走啊,那是留恋大家,那就让孝子再重新走一次吧!”
  
  村里的老百姓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多走几次也没关系。
  
  可是,当赵增喜背着椅子二次过桥的时候,还是走到同一个位置,再次跪倒了。
  
  那火居道士也看不下去了,又找来了三个亲戚帮着赵增喜一起扶着椅子走,可是这第三次,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赵增喜依旧跌倒在同一个位置上……
  
  这过阴桥要是走不过去的话,按照迷信的说法是,这就意味着,人的魂魄去不到幽府,也就是不能轮回了。
  
  因此,这可急坏了赵家的所有人。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赵增喜背着椅子总是摔跤,为什么不换个人背椅子过桥呢?
  
  换人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时候要是换了别人,就说明背椅子的孝子不够孝顺。
  
  赵增喜在赵家村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连这么点儿小事儿都做不了,那样岂不是丢人丢到了老家去了,不只是非常尴尬的问题了。
  
  这个场面或许也是那火居道士平生第一次遇到,他也是慌了神,凑过来跟赵增喜一商量,只好用了特别的办法。
  
  火居道士用绳子将椅子绑在赵增喜的身上,这样总算是牢固了。
  
  而且,为了万无一失,火居道士还让四个亲戚,四个方向一边站一位,一起抱着赵增喜和那把椅子。
  
  五个人就算是绑在了一起,这样一起过桥,总该不会摔跤了吧?
  
  赵家村的村民今晚算是看到热闹了,从来没看过这么大阵势的过阴桥,但是,奇怪的事情却再一次的发生了,而且,这次还是无法挽回的失败。
  
  在那桌子搭起来的小桥上,也许是人站上去的太多了,算那道士加在一起一共有六个人。
  
  第四次过桥时,桌子终于承受不了那么大的重量,整座桥“哗啦”一声倒了,上面包括道士在内的所有人,全部摔在了地上,连那把椅子也给摔坏了。
  
  站在下面围观的亲戚赶紧过去扶起了赵增喜,除了椅子之外,人倒是没事,唯独那个道士,脑门子摔到了桌子角上,还流了不少血。
  
  于是乎,现场乱作了一团……
  
  今天,周小龙本来是抱着来看热闹吃酒席的心态来赵家村的,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乱子?!
  
  欧阳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回来了,悄悄走到周小龙的身边,他满嘴满手都是油,也不知道偷吃了什么好东西。
  
  虽然是吃饱了,但是过阴桥那些怪事,欧阳磊都没看见,因此,错过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师父啊,徒弟我回来了,”欧阳磊乐呵呵地说,“咦,师父啊,怎么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大对头呢?!”
  
  “大磊,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嘴上油汪汪的?”周小龙看了一眼欧阳磊问。
  
  “我去后厨了,掀开一个大碗,嘿,里面一只清蒸大肥鸡,我就把两个鸡腿揪下来吃了,可香了,师父,我现在带你去吃怎么样啊?”
  
  “现在我哪还有没胃口啊……”
  
  “师父啊,这里怎么那么诡异,难道出什么情况了么?!”
  
  这时,薛刚从人群后面挤了过来,他对周小龙说:“小龙啊,刚才过阴桥你都看见了吧,感觉不太对头啊?!!”
  
  欧阳磊问薛刚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头啊?!”
  
  薛刚根本没理会欧阳磊,有对周小龙说:“跟我一起去看看赵总吧,估计他那一下子摔得不轻……”
  
  欧阳磊站在后面对薛刚吹牛说:“有我师父在,你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