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第一高手第358章:墓碑上的文字,玄门第一高手第358章:墓碑上的文字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门第一高手 > 第358章:墓碑上的文字
<!--内容开始-->    看到九叔那紧张的样子,徐贵就连忙解释说:“你们不用担心,现在小儿的手脚都被锁在了床上,他即便是醒了,也伤不到你们的……”
  
      说着,徐贵轻轻掀起那被子的一角,九叔和白子墨就看到,那少年腿上被皮带条捆得死死的,紧紧地固定在了床上。
  
      白子墨觉得那少年的病情真的是很严重,心里也有恻隐之心,他想了想问徐贵道:“贵公子中邪与一般的中邪不同,一般的中邪,都是其魂魄被勾走,或者邪物上身所致,可贵公子中邪却非这两种,徐居士,你且告诉我,你儿子在出事之前有没有去过什么阴晦的地方,比如坟地、灵堂或是传言闹鬼的地方……”
  
      白子墨这么一说,徐贵就愣了一下,他点点头道:“在出事儿前,也就是今年的清明节,我们一家人回乡下扫墓祭祖,上坟的时候,小儿无聊,就在坟地边发现了一块白色骨头,小儿当时贪玩,就捡起来给扔得远远的……从那回来之后,他就开始发烧,后来我请了一些先生给看了一些,还用了一些符水给他擦拭身体,可惜,依旧没有显著的效果……”
  
      白子墨深吸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徐贵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我没说……”
  
      九叔立刻问:“什么事?!”
  
      徐贵就说,在清明节之前,徐贵的父亲时常托梦告诉他,总有一些厉害的孤魂野鬼去祖坟附近滋事,欺负徐贵的父亲和先祖的尸身,诈骗他们的骸骨,扰得他们无法安息……
  
      基本情况已经摸清了,白子墨就对九叔和徐贵说:“既然这样,明日本尊就亲自去一趟徐家的坟地,实地观望一下……”
  
      次日清晨,天还没亮九叔就和白子墨出发了,九叔雇了一辆马车,是一种高级的马车,可以在马车上睡觉和吃早饭。
  
      在马车上,九叔告诉白子墨,他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就在城墙西面的一个小村子的后山上,而且路面也很好走。
  
      马车一路往西,因为九叔前不久跟另外一个先生去过那里一次,在那里发现了一些情况,似乎很的不妙。
  
      白子墨手拿折扇,一边扇扇子,一边欣赏附近的风景。
  
      听九叔话里有话,九叔转头问九叔说:“阿九啊,你发现了什么情况,速速道来。”
  
      九叔停了几秒钟才说,当日他去了徐贵家的祖坟,发现在坟头的墓碑上,有很多蜗牛正沿着墓碑往上爬,这似乎是一种异象……
  
      白子墨听到这里,眉头就下意识的皱了一下。
  
      因为白子墨知道,如果蜗牛出现在坟头周围,那就预示着,这坟的主人遭了很大的困难。
  
      似乎是在说,墓主人每日步履维艰,拼命努力却只能像蜗牛一样缓慢地生存,而且稍微受到惊吓就会缩到壳里去,止步不前,是一种很不吉利的征兆。
  
      见白子墨没搭话,九叔接着说:“没错,就是蜗牛,还不止,更加诡异的是,那些蜗牛还在爬过的墓碑上,用自己的体液留下了四个字……”
  
      白子墨登时就瞪大了眼睛,看着九叔问:“是些什么字啊???!!!”
  
      九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欺、尸、诈、骨!!!”
  
      马车跑的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地方。
  
      来到徐贵家的坟地,白子墨和九叔发现,祖坟上上立着的是一个大理石的黑灰色石碑,上面刻着很多碑文,在那石碑的背面,很清楚地看到许多只蜗牛,和蜗牛留下的痕迹。
  
      好在这些天没有下雨,这时候看,那些字还越发的清晰了。
  
      九叔摸着下巴说:“这些字,不会是巧合吧?!”
  
      正在九叔心中泛起疑虑的时候,白子墨却摇摇头道:“不是巧合,我打开了阴阳眼,探查到了那些蜗牛周边的路线,那些痕迹有着很浓重的阴气,因此我可以断定,那些蜗牛很有可能是被墓主人操控了……”
  
      九叔又问白子墨,“欺、尸、诈、骨”这四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白子墨解释说,“欺、尸、诈、骨”这四个字,可以分化为,“欺诈”和“尸骨”两部分。
  
      既然提到了“尸骨”,那么就说明,坟里的尸骨现在正遭受着可怕的磨难,而控制蜗牛在墓碑上写出这四个字的人,或许就是墓下的墓主人……
  
      ……
  
      故事讲到了这里,九叔忽然不继续讲了,让周小龙、欧阳磊和小童三个听故事的人,非常气愤。
  
      “后面的事情啊,”九叔挠挠头,用力地眨了眨眼睛,“那么多年都过去了,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是费了一番周折……”
  
      “哎呦我去,我说小胡子,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说话不着调也就算了,讲个故事也是这么虎头蛇尾的,之前铺垫的挺多,怎么后面就全忘记了,你这个人太不靠谱了……”欧阳磊愤愤不平地说。
  
      “好像是因为那山里有一只山精野怪,把徐贵家的祖坟给挖了一个洞,把徐贵的父亲的遗骨给偷走了,那只妖怪在偷走骨头的时候,不慎掉下了一块骨头,结果还被徐贵那倒霉儿子给看见了,不但没有好好收起来,结果还手欠给扔了……”九叔回忆着说。
  
      “啊,原来是这样,欺尸诈骨的意思,就是欺骗尸体,盗走骨头的意思吧?”小童总结说。
  
      “差不多,你们说,你要是徐贵的先人,你能不生气吗?”九叔摇着头叹口气,“结果徐贵那儿子就被徐贵家的先人给缠上了,生了怪病,后来还是白子墨给慢慢化解了,那徐贵那儿子才算是好了……”
  
      “那盗走尸骨的是什么妖怪,九叔,你知道吗?!”周小龙好奇地问。
  
      “好像听白子墨说过,好像是……是……一只野猫精,对,是一只大黑猫妖……”九叔回忆着说。
  
      “什么,又是黑色猫妖……”周小龙听到这里,全身猛然一震。
  
      “怎么了,小龙,你怎么这么激动啊?!”九叔不解地问。
  
      “啊,没……没什么,或许……或许只是一种巧合吧!!!”周小龙只好敷衍地说。<!--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