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第一高手第456章:九根白蜡烛,玄门第一高手第456章:9根白蜡烛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门第一高手 > 第456章:九根白蜡烛
    “嗯,都在车里,多亏老郑帮忙……”罗太平对周小龙说。
  
      说着,老郑从车里抱了一个男孩儿出来,周小龙低头一看,那孩子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脸白的如同一张纸。
  
      周小龙伸手试了试,那孩子的气息特别微弱,如果要是过了今晚,或许这孩子这条命,还真是够呛?
  
      “应该费了不少波折才把人从医院里带出来的吧?!”周小龙问老郑。
  
      “孩子还好,在一间单独的病房里,我趁那亲属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把孩子偷了出来,那女人就比较费劲了……”
  
      “也是偷出来的?”周小龙问。
  
      “女人是直接抢出来的……”老郑摇头苦笑着说。
  
      原来,葛老板的老婆自从发疯后住在医院里,二十四小时被医生和护士轮流看护着。
  
      老郑和罗太平无论怎么解释,那女人的主治医生就是不肯相信,一直磨到了晚上,实在是没办法了,老郑利用多年做刑侦的手段,避开了摄像头,可是最后没成功,被护工发现了。
  
      医院里的护工和家属哪里是老郑和罗太平的对手,几个壮汉三两下就被老郑放倒在地,罗太平一把抱起了那女人就往外面跑。
  
      医院里的人都被吓呆了,没一个人敢阻拦的,人就是这么给硬抢出来的。
  
      那女人也不老实,在路上又哭又闹,罗太平无奈,只得用**香将她搞昏迷了。
  
      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突然,黑沉沉的天空上发出了一阵不耐烦的声音。
  
      “行了,时间快到了,那个老刑侦,别让他跟着进来,凡人一个,跟着也是添乱!”
  
      这个声音来自于白子墨,此时,正有一只胖鸟站在高高的树杈上,低着头俯瞰着下面。
  
      “谁……谁在说话?!”老郑没经历过这个,被那声音着实吓得不轻。
  
      “没事,老郑,你就别跟着进去了,在外面等着我们……”罗太平对老郑说。
  
      老郑留在车里等着,周小龙抱着孩子,罗太平背着那女人,几个人一起走进了那老宅的院子里,不知不觉,气氛重新又凝重起来。
  
      “鸟大师,是不是把她们母子弄到这院子里,以后她们就不会有事了?!”罗太平抬头问。
  
      “难说。”白子墨一边拍打着吃吧,一边摇了摇头。
  
      “可是……”罗太平心里也犯嘀咕,可是,他又不敢多问。
  
      “别废话了,依言照做听指挥,现在几点了?”白子墨问。
  
      “差一刻十一点。”周小龙回答说。
  
      “嗯,时间还不晚……”白子墨点点头。
  
      说完以后,白子墨那只胖鸟就朝着一面旧墙飞了过去,周小龙也跟了过去,用手轻轻捶了捶墙壁,似乎在试探什么。
  
      这面墙虽然老旧,但是,看起来倒也挺坚固的。
  
      “师叔,你要干什么?!”周小龙不解地问。
  
      正疑惑时,只见白子墨朝后退着飞了几米远,深吸一口气,猛的就冲了出去,用肚皮去撞墙,就听轰隆一声巨响,那墙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尘土飞扬,足足一分钟,周小龙和罗太平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鸟大师,好神力啊!!!”罗太平惊呼了一声喊道。
  
      “师叔,那墙上有个小门啊,你何必非要撞墙啊?!”周小龙低声说。
  
      “小龙,你懂个毛啊,本尊破的这个是整个院子的死门,是为了把那东西引进来……”
  
      “什么东西?!”罗太平紧张地问,“是葛老板的鬼魂还是水缸里的那东西?!”
  
      “是水缸里那已经化煞的东西!”白子墨说。
  
      本来,周小龙也有无数疑问憋在心里,他正要开口时,师叔白子墨却指着他怀里的那孩子说:“你们把那母子二人放在地上,让他们坐着……”
  
      周小龙把那孩子放在地上,罗太平也把背着的女人放了下来,并且在那女人的人中上掐了一下,葛老板的老婆就像大喘气一样醒了过来,然后,她就开始拼命挣扎。
  
      “按着她,别让她乱动!”白子墨对罗太平说。
  
      说也奇怪,那女人看着不魁梧,却力大无比,罗太平都使出浑身的力气才将她给制住。
  
      在白子墨的指挥下,周小龙取出了提前准备好的九根白蜡烛,围着那对母子摆了一圈儿,而后拿出打火机迅速点燃。
  
      此时院中无风,烛火微微摇曳,映着所有人的脸,气氛十足的诡异。
  
      那女人还在罗太平怀里拼命挣扎着,周小龙走进蜡烛圈,猛然伸出食指,点住她的头顶,而后,那女人就像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好了,放开她吧!”周小龙对罗太平说。
  
      这一切搞定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到午夜十二点了。
  
      白子墨慢慢地飞了下来,用小翅膀分别试探了一下那对母子二人的气息,这才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咱们没白忙一场,看来她们的命暂时是保住了……”
  
      罗太平盯着墙角死门处的那窟窿,悄声问白子墨,“鸟大师,你说的那东西,今晚也会出现是么?!那究竟会是个什么东西啊?!”
  
      “现在本尊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但本尊可以肯定,那东西想要借用葛老板一家人的命数,重生……”
  
      “……重生?!”周小龙和罗太平一起问。
  
      “没错,也就是再生,”白子墨点点头,“现在,葛老板已经死了,他老婆和孩子的命劫就在今晚,如果二人也都死去了,那东西就会再生……”
  
      “为什么要这样呢?”周小龙皱着眉毛问白子墨,“葛老板一家到底跟那水缸里的东西有什么因果吗?!”
  
      “现在还不好说,葛老板一家人之前一定来过这处宅院,并且触犯了什么,才被那东西给缠上了……”白子墨仰头看了看天空,很郑重地说,“如果我们能在天亮前引来那个东西,并且将之消灭掉,只有这样,才能唤醒这对母子,如果他们能醒的话,到时候问问这二人,不也就知道了……”
  
      “嗯嗯,鸟大师说得对,说得对啊!”罗太平连忙拍鸟屁说。
  
      “师叔,等下怎么引来那东西,你有什么高见呢?!”周小龙问白子墨说。
  
      “哎呀,糟糕!!!”白子墨突然睁开眼睛说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