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第一高手第530章:大结局,玄门第一高手第530章:大结局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门第一高手 > 第530章:大结局
    忙碌的日子告一段落,冬去春来,周小龙眼看就要在考古系毕业了。
  
      毕业之后,崔教授想要把周小龙留在考古系里,做崔教授的接班人。
  
      周小龙倒是没怎么推辞,在大学里做个老师其实也挺好的,生活会很惬意的。
  
      这是周小龙的打算,古方和钱多多的父亲,已经给周小龙在静海某豪华地段,租下了一栋很高大上的独立别墅,想要请周小龙入住,在这里开一家玄门风水事务所。
  
      津海这地方,还没有一个像样的事务所,就跟许何平在京城开的那家差不多,只不过,比许老师的更加的豪华和气派。
  
      毕竟花费了巨资,周小龙也不好推辞,何况,他也有把玄门发扬光大这样的一个愿望。
  
      因为这个事务所太大了,需要很多人手,因此,很多熟悉的人都被周小龙招来了作为了自己的员工。
  
      比如罗太平和老郑,比如薛刚队长,还有最初的两个小保安张龙和赵虎。
  
      成员之中,自然少不了欧阳磊和齐东强,这两个奇葩室友也毕业了。
  
      齐东强不擅长外出做任务,他留在家里做了后勤,欧阳磊自然还跟着周小龙到处出任务,总之,这个生意,周小龙搞得是风生水起。
  
      一边还要去考古系给学生们上课,一边还要管事务所里面的工作,周小龙更忙了。
  
      唯一轻松的,或许只有胖鸟师叔白子墨。
  
      这只胖鸟,每天依旧很悠闲,高兴的时候就在屋子里飞来飞去,看谁都不顺眼,批评一下这个,又批评一下那个,搞得自己跟老大一样。
  
      如果,生活就这样平淡地过下去也挺好的,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一天晚上,九叔出现了。
  
      九叔对周小龙说,邪灵会的人居然要发起总攻了,他的线人说,皮蛋带着一众匪徒,投靠了一个更加邪恶的组织。
  
      两个组织合并在了一起,名字就叫做“邪灵真理会”。
  
      邪灵真理会,说是要做一场毁天灭地的大行动,因此,九叔召集所有的能人异士,准备集合在一起,去对抗邪灵真理会的反扑。
  
      周小龙自然在九叔的考虑范围之内。
  
      就这么,新的战斗即将开始了……
  
      新书发布成功,在灵异频道,正好最近有一个有奖征文活动,书名《古董店主有阴阳眼》,玄门第一高手班人马,故事相互关联。
  
      因为这本是都市书,有一些灵异的话题不好写,本来想写得很长,很多坑还需要填,但是修改太麻烦,不如开本新书继续我们的故事。
  
      玄门第一高手这个故事没有结束,会在新书中继续,请大家关注《古董店主有阴阳眼》,感谢大家的支持!!!
  
      ……
  
      新书简介:
  
      我是古董店的小老板,冒险做了一单生意,本想小赚一笔,却得到了难以想象的神通。从此,恐怖事件接踵而来,一时间,熟悉的都市风云突变,各种妖魔鬼怪纷纷出现:尸蛮子、猥琐道人、僵尸警察、蛇妖、将军墓、南洋降头术、白骨夫人、东瀛阴阳家族……
  
      我不得不踏上征途,行走于天地间各个阴暗的角落,一路除魔卫道,爱恨情仇,实现自我救赎!
  
      一部现代都市背景下超乎想像的魔幻灵异大剧,即将上演……
  
      新书试读:
  
      我叫马瑞林,是一家古董店的小老板。
  
      仗着有些祖传的手艺和眼力,在津海的古文化一条街上开了一间小店,店名叫做麒麟阁。
  
      我这家小店,马马虎虎,最近半年生意更是难做,还拖欠了三个月的房租一直没给,房东隔三差五的就来店里催债。
  
      我光棍儿一个人,平时就住在店里。
  
      如果因为交不起房租而被房东扫地出门的话,我也就无家可归了。
  
      因此,必须想办法,在短时间内搞到一笔钱。
  
      听同行说,最近市面上有一伙儿人,手里有不少黑货,急于出手。
  
      所谓黑货,在古董圈里,指的是来路不明的古玩字画。
  
      就是因为见不得光,所以价格很便宜。
  
      只要是有眼力的行家,或许就能从那些黑货里面挑出不少好物件,低进高出,不就有赚头了吗?
  
      于是,这一天晚上,我也想跟着去碰碰运气。
  
      黑货交易,是需要秘密进行的,地点和具体时间都不能提前说。
  
      按照规矩,我站在一个约定好的十字路口等着,十分钟后,开来了一辆灰色的面包车。
  
      司机朝我招招手,问:“东南角新华书店怎么走?”
  
      这是约定好的暗号,其实,新华书店就在古文化街斜对面,傻子都知道。
  
      我回了一句:“中午吃的炸酱面。”
  
      得嘞,这暗号算是对上了。
  
      开车的司机看着挺凶的,他让我先把手机交给他再上车。
  
      交出手机,我拉开车门一抬头,就看见车厢里已经坐着五个人了。
  
      是男的,头上都蒙着黑布,气氛相当诡异,跟要一起上刑场一样。
  
      司机也递给了我一块黑布,让我套在脑袋上。
  
      我照做,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在一个空座位上。
  
      那司机沙哑着声音,用警告的口气对大家说:“各位爷,咱们可都是为了求财,不能乱看,更不能交头接耳,谁要是坏了规矩,别怪我心狠手辣不客气……”
  
      车里的所有乘客都没回答,算我在内。
  
      司机干笑了一声,发动了车子,也不知道朝着哪个方向开去了。
  
      大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车子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而后,车轱辘颠簸了两下,减速滑行。
  
      没多久,车就停了。
  
      我心里想:难道是地方到了?!
  
      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用耳朵去听,感觉车子好像是开进了一个车库里,因为周围鸦雀无声。
  
      为什么会这么安静?!
  
      为什么其他五个乘客连呼吸声也听不见?!
  
      我开始紧张了,紧张的时候,时间就过得更加的缓慢,额头上的汗珠开始从鬓角滚下来,我的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
  
      到底还要等多久啊?!
  
      实在忍不住这种压抑,我低声咳嗽了一下,很希望坐在我身边的那几位也发出一些声音,跟我互动一下,这样我才能心安。
  
      可是,没有,完没有。
  
      当我咳嗽了一声之后,回应我的,仍旧是一片死寂。
  
      又等了一会儿,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把心一横,爱咋咋地,抬手把脸上的黑布给抓了下来。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心立刻咯噔了一下!!!
  
      因为,整个面包车的车厢里,竟然只坐着我一个人……
  
      天啊,这……怎么可能?!
  
      就算同行的那五个人都下了车,我起码也能听见一点儿动静,怎么可能人都走光了,我却丝毫没察觉。
  
      而且,奇怪的是,现在看,车门都还是关的好好的?!
  
      镇定了一下,我慢慢从座位里站起来,弓着身子朝驾驶室里面看了一眼。
  
      那个满脸横肉的司机也不见了,驾驶室的车门,似乎也没有打开过的痕迹。
  
      我伸手去口袋里摸手机,却摸了一空。
  
      这才想起来,手机在上车之前就被那司机给收走了。
  
      好在我手腕上戴着一块腕表,一看时间,指针居然停止不动了。
  
      我去,手表怎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坏了?!
  
      我感觉这车厢里很压抑,想要马上离开这个狭小的空间。
  
      拉开面包车的车门,我就跳下车。
  
      车头灯很亮,只能照出不远处的一面墙,其他地方却是漆黑一片。
  
      这么黑,我不敢到处乱摸。
  
      谁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走到车头,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在所有能放东西的地方一阵翻找,也没找到我自己的手机,只找到了一串车钥匙。
  
      庆幸的是,钥匙环上面挂着一个很小的手电筒。
  
      这个手电筒很袖珍,也就适合照一下门上的钥匙孔。
  
      没办法,现在只能将就用这个东西照明了。
  
      我先是照了照脚下,地面是平整的水泥路面。
  
      走了几步,发现路面上还有一些黄线,似乎是划分出的停车区域,并且还有编号。
  
      因此,我推测,这里很可能是停车场,是一处废弃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既然是停车场,就肯定有一个比较大的入口,要不然车也开不进来不是吗?
  
      我心稍安,举着手电筒,加快脚步找出口。
  
      可就在我精神放松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双脚……
  
      那是悬空的一双脚,高度正好跟我的眼睛齐平,就出现在了不远处。
  
      我吓了一哆嗦,好险没撞上。
  
      难道,这里面还有上吊的人?!
  
      因为太黑了,手电筒的光线只能照亮很小的一片区域,我咬紧牙关,抬手一照。
  
      果不其然,前面三四米的地方,有一个人吊在半空中,直挺挺地脚尖,一动也不动……
  
      我举起手电筒朝上面照去,那的确是一个人,背对着我。
  
      当光线照到那人的头顶上时,我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本来,我以为这是一个吊死在这里的人。
  
      既然是上吊,起码也要有根绳子吧?
  
      结果,我并没有看见任何的绳子。
  
      眼前那具尸体,头顶死死地顶在天花板上,就好像是一枚小铁钉吸在了吸铁石上那样。
  
      这……未免也太诡异了?!
  
      我下意识地连忙朝后面退了好几步,又感觉有双脚踢了我的后脑一下。
  
      我顾不得害怕,立刻转身用手电筒去照。
  
      没想到,这后面又是一个人,不,是一具尸体,跟刚才吸在天花板上的尸体的动作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人的脸却对着我,睁着一双无比惊恐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我看……
  
      登时我就崩溃了,不是因为那张脸有多可怕,而是我认出了这张脸。
  
      这个人,不就是那个满脸横肉的司机吗?!
  
      刚刚此人还飞扬跋扈的,怎么转眼间会死在了这里?!
  
      我……是在做梦吗?!
  
      这下子我可是真慌了,后悔来这里买什么黑货了,一门心思只想赶快找到出口,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能做的,只能加快脚步,到处摸索。
  
      可惜,今天运气实在是不好,我认定的方向是错的,面前没有出口,只有一堵墙。
  
      不过,墙上有一个开关,好像是应急灯的开关。
  
      我不知道这地方荒废了多久,这应急灯还有没有电,但是,我也只有试一试了。
  
      用力将开关推上去,沉默了一两秒钟。
  
      只听周围传来了一阵咔嚓声,有两三处的应急灯,真的亮了。
  
      显然是电量不足,光线蓝幽幽的很昏暗,并且有两个灯泡还拼命闪烁着,也许很快就没电了。
  
      我顾不了这么多,赶快放眼四望,想要找到出口,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
  
      然而,令我无法想像的是,我居然看到了六个人。
  
      他们都是悬空的,双脚和双手直挺挺的,头顶死死地贴着天花板。
  
      更加恐怖的是,那些人的脸,都在慢慢地转向我。
  
      并不是脖子在转,而是从头顶为圆心,整个身子齐刷刷地转了过来……
  
      我不敢跟那些人对视,用眼睛快速地找出口,距离我一百米左右,还真有一扇小门。
  
      我毫不犹豫地飞跑过去,可当我跑到一半的时候,所有的应急灯,一下子灭了。
  
      尽管实际距离也就只剩下四五十米远,可我还是感觉漫长的没有尽头,尤其感觉,身后好像有很多东西在追我。
  
      经过了那个小门之后,却不是出口,因为我撞在了一辆公交车上面……
  
      我大口喘着气,举起手电筒照了照身后,好在那些尸体并没有追过来,也许只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
  
      面前的确是有一辆公交车,白色的车顶,暗红色的车身,七八十年代的老样式。
  
      可是,这里为什么会有一辆公交车呢?!
  
      那车门,也许是被我撞了一下,开关坏了,竟然“咯吱”一声,开了。
  
      由于好奇,我探头往里面看,没有人。
  
      然而悲催的是,我并没有抬头注意这辆老旧公交车的车顶。
  
      突然,我感到有一些微妙暧昧的光线似乎从上面射了下来,抬头一看,结果……
  
      我的老天爷啊?!
  
      真的很难去用语言形容,只能形容成,极度恐怖至极的画面……
  
      “……啊!!!”
  
      我忍不住,只有大声地吼叫了起来。
  
      因为,就在那公交车的车顶上,正贴着一个人体,像一只巨大的壁虎一样,脸朝下,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似乎在沉睡着。
  
      而就在那个人的身体四周,围绕着一个光球,如同乒乓球大小。
  
      光球散发着微微的光线,还在慢慢变换着颜色,像是萤火虫那样的生物光。
  
      光球不停的旋转着,有时候会进入那个人的口中,然后又被吐出来,如此循环。
  
      不知为什么,这场面让我想起了聊斋里老狐狸炼丹的场景!
  
      当我借着光球的光线,仔细观察那人的身体时,又被吓了一跳。
  
      他身不着衣物,而他身上的皮肤,就像是爬满了很多条类似蚯蚓的粉色虫子。
  
      无数的虫子在不停的蠕动着,好像是正在修复着那具人体的皮肤和肌肉组织。
  
      从头到脚,那些虫子蠕动过后,被修复好了的地方,呈现出了一种婴儿肌肤般的粉嫩。
  
      也许,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那个人的双眼,突然大大地睁开了!
  
      黑洞洞的双眼,似乎怀有极大的怒意。
  
      一对眼珠子都是黑色的,根本没有眼白。
  
      那个围绕在诡异人体四周的光球,似乎也发现了我,因为它悬在半空,也已经停止不动了。
  
      糟糕,被发现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之际,一股子强大的力量朝着我的身体冲击了过来!
  
      我本来也没站稳,一下子就仰面摔倒在了地上。
  
      真的非常紧张,我只想立刻逃跑。
  
      可越是这样,那光球却以人眼看不清的速度朝我扑来。
  
      我想躲,可是根本也躲不开,眼睁睁地看着那光球撞击在了我的脑门上,发出了“砰”地一声巨响。
  
      砰……
  
      当时我的感觉,就好似被一股强大的高压电流击中,我的身体被远远地击飞了出去,身瞬间失去了知觉……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