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道士恐怖的队友,重生道士恐怖的队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道士 > 恐怖的队友

      面对着十多位与自己同等级甚至比自己修为高的修者的同时进攻,颜迷糊眯着眼睛站着。一柄长枪迎面刺来,他身形一闪,躲到一边,才刚落地,后边一阵破风声响起,数十根银针同时飞来,前边正好也有三人拎着大刀冲了上来,他纵身一跃,下方传来几声惨叫,那银针刺中了冲来的三人。只见三人脸色迅速变黑,最终瘫软在地面,无了生息。剩余的修士看到颜迷糊正在半空,于是同时出手要将其在空中击杀。方才用银针的人再次拔出数根银针,往颜迷糊甩来。颜迷糊趁着自己在空中,把七孔开山刃握在手中,往身后一竖。
  
      “叮叮叮”银针击在刀上,顺势而落,然后,颜迷糊举起开山刃,淡淡说道:“开吧!移山填海式!”方才还停留在空中的七把开山刃极速抖动起来,然后一阵阵刀锋破空而出,被击中的修者当场分尸,死的不能再死了。他转身看着那用银针的人,冷冷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甄箜的大弟子,我的师侄,肖耀生!说,为何助纣为虐,害我颜王殿兄弟!”
  
      听到颜迷糊的这句话,这肖耀生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哭着道:“师叔饶命啊,都怪这陈东华,都是他,上阴山找师尊,说要找颜王殿报仇,还递上了他父亲陈延的亲笔书,让师尊派遣高手助他杀人。方才师叔所杀,乃是我鹰门精锐呀!”说完,便恶狠狠地盯着陈东华,如果不是这货,鹰门就不会损失这么多精锐。更倒霉的是,一群后辈竟然还在前辈面前舞刀弄枪。“嘭”,颜迷糊一掌把旁边的小山轰为碎渣,怒道:“什么!甄箜竟然派出我鹰门精锐帮助外人行此等勾当!”
  
      “师叔息怒,师尊也是迫不得已,被那陈延掌握着痛处才出此下策的。”肖耀生立刻在旁劝道,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师尊也拖下水,不然回去他也是死路一条。然而,他不说还好,一说,颜迷糊算是彻底怒了。
  
      “好,真是好啊!一代鹰门尊主,竟让外人掌有痛处,真是我鹰门骄傲呀!师尊啊,这就是你的好徒弟啊!”说完一掌将肖耀生拍成肉泥,他自己则痛哭流涕。这肖耀生死前一刻还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安全,没想到颜迷糊压根就不吃这一套。
  
      看到这一切,不仅陈东华,就连颜王殿的众人都是深深的吞了一口唾沫,这还不是颜迷糊的真正实力啊,他的鲤鱼踏浪图都还没使用,就能单挑数十位的三级修者,从战斗开始到他取得胜利竟还不到一刻钟。
  
      远处正赶过来的颜天成也看到了这边的状况,心中很是震惊,这就是自己家的兄弟,没有丝毫的犹豫,兄弟有难,果断出手,不管最终是否能赢,战了再说,输了最多也只是一死,若不战,那便是一辈子的不忠不义。他也不打扰颜迷糊,他知道他此刻心中一定不好受,需要静静。随心自在两人也看到这一幕,也是震惊不已,这颜王殿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如果他们能去南郡救人,那么郡王就有救了。
  
      颜天成落到地面上,将念力珠释放,逐个为兄弟们疗伤,这一战,一共有十三位兄弟战死,被打残的有二十一位。“将死去的兄弟的尸体火化,厚葬。我们为他们守墓半月,不可吃荤,不可喝酒,祭他们在天之灵。有什么事半月后再议!”“是,大哥!”“至于陈东华,兄弟们,将他千刀万剐,在死去的兄弟坟前执行,不可一刀致命,必须一小块肉一小块肉割下,害死我颜王殿数十生命,直接杀了太便宜你了。”听到这话,那陈东华直接吓尿晕过去了。
  
      半月后
  
      “兄弟们,如今我们先不急着去那地狱沼泽,爱谁谁去,玛德,我们拼命赶路,他古家镇就来赶命。我们如今有两条路,第一,到南郡就郡王,报答随心与自在二位兄台连日来的相助,第二杀回古家镇,将那陈家灭族!”
  
      “大哥,我们还是先去南郡吧,毕竟救人要紧。这陈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迟早回来找他算账。”湮晨凑上来说道。
  
      “嗯,既然这样,我们便早日出发,前往南郡,拯救郡王。兄弟们,出发!”
  
      这次出发,他们不再像之前一样的乐观开朗,兄弟的死去还萦绕在他们心中,他们不愿去接受,但不得不接受。或许,以后的某一场战斗中,自己身边的兄弟会离去,或者跟自己有矛盾的兄弟会离去,但那都是兄弟,都颜王殿的人,谁都会伤心,都会落泪。由于心态还未调整,众人也就不善于闲聊之类的了。
  
      “颜兄,前面是死亡沙漠,到时候兄弟们记住跟紧我二人,稍有差错,就永远被困在沙漠了。”随心严肃道。
  
      “哦?随风兄弟,不知这死亡沙漠有何来历?”颜天成问道。
  
      “听郡里的老人说,这沙漠以前是一个国家,名为千宇国,他们的国王招贤纳士,贤才多了,他们国家自然也很强大,但是,后来有个恶人途径此处,看不惯这里的繁华,于是下了一道阵法,使得这里一年到头狂沙飞舞,导致这个国家最终衰落,变成现在的死亡沙漠。他们说那个恶人的阵法如今仍然存在,一旦踏错,便陷入阵法之中,永远都出不来。”自在说道。
  
      “就连你们两位的合击之力也不能破掉这阵法吗?”
  
      “要是我们这点实力都能将它破除,那这个阵法当初就不会令到一个强盛的帝国走向灭亡了。”随心苦笑道。
  
      突然,颜天成觉得身后变得模糊起来,兄弟们的身影慢慢消失。“糟糕!时间流乱了,我们麻烦了!”随心咬着牙说道。
  
      “颜兄,不好意思连累你们了。唉,都怪我兄弟俩疏忽大意。”自在也自责地说。
  
      “无碍,两位兄弟,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我颜王殿的兄弟或许能借助这次机会历练一番,至于结果,我也不会太乐观,也不算太悲观。毕竟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颜天成心中毫无波澜,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