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道士商量,重生道士商量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两位前辈,由于我的个人原因,让您二位操心了,我在此向您们表示抱歉。”
  
      “这有什么?不过,小子,还真是佩服你的心大,这才几天,就完全恢复了。唉!”阴怪环抱双手,说道。
  
      “毕竟师尊的心愿是还这个世界一份安宁,如果再继续堕落,想必没法完成他的夙愿。”颜天成眼神黯淡了不少,说道。
  
      “慢着!”青衣男子忽的一句,喊停了队伍的脚步。
  
      “小兄弟,请问还有什么事?”
  
      “给你们钱,主要是报答你们对我陪读的帮助。但,前提是你们不是贩卖人口!”
  
      “这……”
  
      “你说说,你可是自愿的?”
  
      “是。”紫宸脸色不变,冷淡答道。
  
      荒漠茫茫,如果没有这帮人,自己还真就不知道如何出来,而他们并未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青衣男子意外看了紫宸一眼,又撇了公鸭嗓等人一眼,陪笑道:“各位,抱歉,误会你们了。”
  
      “那,没事我们先走了!”听到紫宸的回答,队伍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逃似的离开。
  
      “走,我们也走吧,吃完午饭就去上课。”男子掏出一个令牌,给看门的弟子检查。
  
      紫宸看见,银色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罗字。
  
      “好了,强叔,您先回去吧,我到了。”
  
      “那小……公子你万事小心,老朽先回去了!”老头狠狠瞪着紫宸,似是警告,然后才不舍离开。
  
      紫宸一脸的莫名其妙,这老头怎么脾气这么火爆,这青衣男子又不是什么美女,怎么每个靠近他的人都被警告了个遍?
  
      ……
  
      “废物!要你们有什么用!”
  
      枯死的树林深处,一座阴森的小型宫殿孤独伫立,黑漆漆的外表,顶上趴着几只面目狰狞的灵兽,发出令人发怵的声音。
  
      漆黑的宫殿里面,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斗篷人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桌子,呵斥下方跪着的一群黑衣人。
  
      “雇主给我再三叮嘱,紫傲天一家子必须死,结果,全逃了,连一个没有修为的废物都杀不了,要你们何用!”
  
      声音沙哑,面具人越说越激动,随手抓起一个手下,用力一捏,那人的头颅竟被活生生捏断了。
  
      “门主饶命,请门主再给属下等人一次机会,我们必取他们人头回来!”下方几人吓得直哆嗦,只希望门主能再给一次机会。
  
      “罢了,夜疯,你过去看看吧,我觉着,这事不简单!”面具人长叹道。
  
      “属下遵命!”黑暗中走出一个戴着绿色面具的人,恭敬说道。
  
      “哼,薛门主,地狱门啥时候变得无人可用了,杀个废物都要派四大阎罗卫的绿阎罗出马?”
  
      面具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肥胖的中年捧着自己的大肚子缓缓走来。
  
      “老陈,你这话何意?没有我地狱门,你陈家能灭紫家满门?”面具人冷哼道。
  
      “灭门?哼,我陈家可是付出一大笔酬劳的,没欠你啥!而且,你连主要目标都没杀掉,按照你地狱门的规矩,这笔钱得十倍奉还的!”胖子也不甘示弱,厉声道。
  
      “你!”面具人恼怒,恨不得当场撕碎了这胖子。但,转念一想,这陈家主可是出了名的滑溜,既然敢独闯龙潭,必有后路,万一杀了他,引起各大宗门联合讨伐,那地狱门就被动了。
  
      “那你想怎样?”无奈之下,面具人只能妥协。
  
      “呵呵,简单,薛门主是聪明人,相信已经发觉那废物没死,定有蹊跷!”
  
      “你是说……”
  
      “没错,我需要你派出四大阎罗卫围剿紫宸,夺取他身上的宝物,那紫傲天夫妇杀不杀也无妨了。我们的交易便算完成,你看如何啊?”胖子从容笑道。
  
      “行!夜疯,夜羽,夜魔,夜鬼,你们都去吧,按雇主说的,尽早完成任务,早日归来!”
  
      “遵命!”红,绿,紫,黑四个面具人化为一道残影,冲出了宫殿。
  
      ……
  
      东庭,乃天焱国最高学府,更是占地广阔,位于三郡交界之处,毗邻迷雾森林,其院长的修为更是媲美一国之君的玄元境。
  
      一眼望去,紫宸应接不暇,这里的风景自然无瑕疵,峰峦高耸,银瀑飞流,绿树成荫……
  
      “怎么样,还行吧!”青衣男子见紫宸发呆,用手臂捅了捅他,道。
  
      “额……行!”紫宸疑惑地看着男子,这人怎么这么别扭,明明胸肌发达,但从方才看来,这人的手臂比自己的还要纤细,这是咋回事呢?
  
      “对了,我都带你进来了,你都没给我说谢谢呢,连名字都不知道!”男子有些埋怨道。
  
      “啊,谢……谢谢!我叫紫宸。”
  
      “紫宸……紫……宸……好名字!我叫吕漫,请多指教!”吕漫异常热情。
  
      “额……”紫宸一阵愕然,随即问道:“对了,今日不是除夕么,为何学院还得上课?”
  
      “唉,以前倒是能回家,但后来陛下下令,未修有所成者,不得有假期。结果,苦逼的生活开始了。”
  
      原来如此,紫宸终于明白,为什么别的地方都密锣紧鼓地筹备过年,学院跟没事人似的。
  
      “走,听课去,我顺便给你讲一些关于东庭的事!”边走,吕漫一直给紫宸介绍东庭的格局,老师,学生……等等,听得紫宸有些出神。
  
      “人有三急,我先离开一会,你在这等我,别走开!”吕漫捧着肚子,飞快离开。
  
      就在吕漫离开不久,迎面走来一群学生模样的前面,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哟,这是新人嘛!”其中一个绿色衣服的少年带着嘲弄般的眼神说道。
  
      “你们好。”紫宸淡然说道。
  
      “好?小子,你不会连规矩都不懂吧?新生入学都得找庇荫,才能茁壮成长,而庇荫,是得缴费的,按你修为的高低收取!”
  
      紫宸眉头一皱,这些家伙原来是来收保护费的,没钱,不交!
  
      “小子,我看看你的修为……”一个屎黄色少年瞳孔闪过一道绿光,然后眼神中透出浓浓的轻视。
  
      “飞哥,这小子是个废物!”屎黄色少年也不避讳,当众说了出来。
  
      “怎么说?”被称为飞哥的是个火红衣服的高瘦少年,问道。
  
      “他没有修为!”
  
      “啥?没修为跑学院干啥?”众人都愣住了,东庭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连没有修为的废物都能进来了!
  
      “小子,你最好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溜进来的!”一群人弄得指关节咯咯作响,一副教训紫宸的模样。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滚!”紫宸冷声低喝道。
  
      “哟,还挺有脾气的,不过待会挨揍的时候看你还能呈口舌之强不!”飞哥一脚踹过来。
  
      紫宸往左边一个侧身,闪过攻击之后,双手扯住飞哥的脚,左手弯曲,手肘全力击下。
  
      “啊!”杀猪般的惨叫声传遍了四周,飞哥倒地,抱着被重击的腿嚎啕大哭,怨恨地盯着紫宸。
  
      “飞哥!”屎黄色胖子带头冲向前,查看飞哥的伤势,随后面目狰狞道:“小子,你摊大事了,等着蹲监狱吧你!”
  
      所有人都用可怜的目光看着紫宸,一副副猫哭耗子的模样。
  
      “喂,你们干什么呢?”
  
      “卧槽,这变态来了,快溜!”屎黄色胖子扛起飞哥,然后他指着紫宸说:“小子,给我记着,我们一定回来的!”
  
      说完,赶忙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