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道士只剩你一个了,重生道士只剩你1个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道士 > 只剩你一个了

      "颜天成恢复了体力,抹去嘴角的血迹,搀扶着小槐,而其他人,也是相互搀扶着,尽数露出笑容,这场大战,虽然还有一个真正恐怖的还没解决,但如今,也只剩这一个万年鬼帝了。
  
      “好意心领了,这剑对我也有特殊意义,就不换了。”紫宸紧紧握着玄青剑,想到父亲杀死族长的那一幕,他眼睛通红,内心又重复着那句话:父亲,如果真是你屠的紫家,即便背负不孝之名,我也要为族人讨回公道!
  
      “行,那走吧,给你换一套衣服去。”
  
      说完,三人往学院外的武陵城走去,为紫宸定制衣服。
  
      “其实,我疑惑,相比于东庭,西谷的条件不是更好吗?而且以甘家的势力,要想安排你到那里学习,应该也并非难事,为什么偏偏留在这呢?”走着走着,吕漫问道。
  
      “西谷却是比东庭好上许多,但,你们就以为,我老甘家,就没有更优秀的老师?”甘虢反问一句,一下子就把两人问傻了。
  
      情况的确就像甘虢说的这样,以甘家的财势,肯定能请到顶尖的教育大师帮助族中晚辈修炼,何必煞费苦心送到学院学习呢?
  
      “其实,作为下一任族长的候选人,我父亲给我和弟弟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他被安排进西谷,而我则是被安排到东庭。”
  
      “你们也许听说过,甘家向来喜欢招揽江湖豪杰作为门客,以礼相待。而我们比试的内容,就是看招揽的人数和质量。”
  
      “采取五对五的车轮战,双方各自从招揽的人才中挑选出五名武修和五名谋士与对方挑选的人进行较量,若胜负难分,则看代表人选中有无多方向修者。好比武修的同时,又是丹师至于更详细的内容,到时候我邀请你们去,便能一探究竟。”
  
      甘虢抬头看看蓝天,炯目在阳光的映照下,更显神采,他轻叹一口气,“走吧,我们的正事儿是买衣服!”转眼,他又化为无事人,推着紫宸的后背继续向前。
  
      “喂,我都把老底给你们说了,你们就不打算给我说说你们的身份?”
  
      “我”
  
      吕漫刚想解释什么,就被甘虢打断了,“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了,你的底子我一清二楚。紫宸,你呢?”
  
      “我?”
  
      “对啊,我预言不到你的过去,自然不知道你的背景,给我说说咧。”
  
      “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卦诶?”吕漫在一旁哼唧道。
  
      “你懂什么,紫宸现在是我甘家的人,我肯定得知道他的底细啊,万一是魔鬼的奸细,那我岂不是亏死?”甘虢开了一句玩笑。
  
      “哦,我是莽山外紫家的人。”
  
      “莽山?紫家?”甘虢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没过多久便打了一个响指,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那里!”
  
      “你知道?”
  
      “不知道,你以为我是神啊?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
  
      听到这里,吕漫和紫宸差点没一脚将他踹飞,你不知道装个毛线,那一副恍然大悟的嘴脸,看着就欠揍难道不知道吗?
  
      “莽山,是风凌和天焱的交界,聚集着两国战犯,更是强大的灵兽禽妖聚集地。而紫家,乃是莽山下,武陵郡的三大家族之首”紫宸将大概讲了出来,至于莽山遇袭和家族遭到屠灭的内容,他只字未提,只是以家族让他出来寻找恢复修炼的方法将二人搪塞过去。
  
      “毫无修为,你家族也不派遣护卫护送,任凭你一人走在茫茫的荒漠之中?”两人听了紫宸的介绍,都觉着紫家有些过分了。
  
      “一直都在的。”不知为何,紫宸想起了紫峰死前的那一句话,内心一阵苦涩。
  
      夜卫,一直对紫家忠心耿耿,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却受到家族牵连,到死还在牵挂着家族的安危,这样的护卫,还有什么值得挑剔的?
  
      见紫宸眼眶有些发红,两人还以为他在紫家遭到不好的待遇,再联想到这个世界的规则,没有修为,就会收到欺凌,他们就为紫宸感到不公。
  
      “放心,我让人把紫家都踏平,让他们敢欺负你!”甘虢义不容辞道。
  
      听到这句话,紫宸惊醒,冷漠的脸上居然露出些许慌张:“不,紫家待我很好,只是我觉着对不起他们而已。”
  
      “也罢,反正,如今你是我甘家的人,以后有谁敢欺负你,就是跟我老甘家过不去,我玩死他!”甘虢想到沈飞,咬着牙恶狠狠道。
  
      帮紫宸定好了衣服,回到东庭门口,却被几个青年弟子挡住了去路:“几位,去哪啊!”说话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他双眼凹陷得厉害,陪着邪笑的表情,看起来更是狰狞可怖。
  
      “秦寿,跟他们废话什么,打就得了!”后面一个一身绿的青年催道。
  
      “禽兽?好名字,果然是人如其名!”甘虢也不避讳,直接就大笑出声。
  
      默默拿起时隔一年的“锄头”,我觉得时间确实可以用飞逝来形容,去年的出演还好像只是昨日一般,没想已经过去万重山,再回过去看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影子了。
  
      随着鼓声釵声响起,我熟练地将拿手的“露田”从头到尾地表演了一遍,不过,缺少了我的搭档,真心感觉这其中的乐趣少了很多。
  
      两年前,他去当兵,作为朋友,我为他感到骄傲,后来可以有一点玩手机的时间空隙,他询问我的意见,是留队好还是退役。作为他最好的兄弟,我当然乐意为他分析每条路的长短,回到家虽然可以每天见到家人,是好,不过,人看的是远方,而不是咫尺,在军队努力刻苦,换来的不仅是荣耀,更是将来更好的生活,因为每个人的将来并不是靠父母养活,相反的,还要赡养父母,子女。
  
      看着作为观众的众人笑得合不拢嘴,我心满意足,还好自己的底蕴还在,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失。轻轻地放下锄头,略喘大气地走到教头身旁,打了声招呼,蓦然感觉,以前的师父真的老了,没有过去那样老当益壮,甚至已经是满头的银发。
  
      他微笑地看着我,似乎是对我能力的肯定,而我知道,从以前开始,他便对我很重视,知道对于他所教的,我都非常勤奋地去学,去不断地磨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