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道士不过如此,重生道士不过如此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鬼星之王,也罢了!”
  
  颜天成半蹲着身子,右手拭去嘴边淡淡的血渍,轻轻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
  
  “死要面子!小子,本王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对付我?”
  
  那鬼星之王敞开黑气弥漫的斗篷,身体化作一片虚无,快速地接近颜天成。
  
  颜天成不退反进,虽然没有看清鬼星之王的动作,但经过前面的一系列动作,他大概摸清了对方的套路,而今正愁着它会突然就不进攻了,还好,对方性子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以为吃定了颜天成。
  
  “吃一堑长一智,没想到你这毛头小子似乎是被打傻了,明知道要败了还硬要如此!真不知说你勇,还是莽!”
  
  鬼星之王冷笑着说道,那仅剩的半个脑袋晃来晃去,白花花的脑浆看着就叫人恶心,也难得颜天成有心情跟其战斗……
  
  颜天成重重点头,跟在熊芈身后,头像个雷达一样观察着四周的一切。走了不到半里路,颜天成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前辈,这个地方有点不对劲啊。”
  
  “确实,我们都走了有半里路了吧,刚开始我们看见的不远处那棵树还是离我们这么远,似乎没有拉近过……”
  
  “是幻境吗?我感觉不到啊!”
  
  “不像!我当了道士起码都有五十多年了,对幻境还是比较敏感的,由于是虚假的存在,多少都有一些破绽,但这个我是真的看不出来……”才刚说完,异变突生,一阵破风声响起,定睛一看,几根手指般粗的树枝如离弦的箭矢极速向着熊芈射来。
  
  熊芈冷笑一声:“雕虫小技!”他右手往前伸出,两只手指呈v型,眼看着几根树枝同时击中他,他手指一夹,然后一个后空翻,就在他整个身体凌空的时候,余下的树枝“唒唒唒”地冲过,不知所踪。
  
  “何方鼠辈,竟敢偷袭老子!嗯?”熊芈心中窝火,怒骂了一句,然后眉头一皱,“原来不是活人,怪不得这么目中无人!”
  
  因为四周没有其他人,而颜天成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他没有隐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把桃木剑,向着虚空笔画了几下,口中念道:“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
  
  就在无头鬼要回答的时候,那棵古怪的树传来了动静,一道黑影飞速闪过,准备堵住这些鬼怪的嘴。但熊芈一直注意着它的行动,哪里会给它得逞的机会,只见他大步踏出,手指同时掐着不同的手诀,“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急急如律令!”
  
  灭鬼咒一出,那飞速冲来的鬼怪退得更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把它打得七荤八素。本以为颜天成才是老大,没想到这老头的实力更加恐怖。熊芈丝毫不给它喘息的机会,上前锁住了它的鬼体,防止它钻入地底逃脱,然后对颜天成点点头,示意他这边已经搞定。
  
  “你竟然还有这种操作?”熊芈感兴趣地看着槐树精。
  
  “驱”字一出,熊芈手中桃木剑脱手而出,凌空飞舞,宛如有人拿着它前进一般。不知道打在什么东西上,落地以后,桃木剑轨迹突变,往另一个方向继续刺去,这样持续了五分钟之后,原本空寂的四周全都躺满了惨叫蹦哒的鬼怪。
  
  “说吧,前面一波人哪去了!”熊芈没有跟它们客气,这种随便害人的鬼怪就应该魂飞魄散,到炼狱去尝尝折磨的滋味。
  
  大伙凝重地点点头,小歘歘接过八卦镜之后,成为了新的领头人,“各位,我们走吧。”说着,一脚踏入烟雾之中,整个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众人见此,不再逗留,跟着步入鬼林第二层的空间。
  
  颜天成在眼缝中看到了众人都离开了,淡淡开口:“熊前辈,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像你这么强大的人,哪里会因为个人的感情萎靡这么久?就算是我也不会!”
  
  “年轻人,观察得很仔细啊!不错,那老头虽然曾经和我情同手足,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既然选择邪修这条路,也就注定了我们不死不休的局面。你虽然天资不咋地,但是其他方面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老夫可以考虑收你为徒,传你我毕生所学,铜钱娃娃就是一个捧着大块铜钱的小孩,它们都是穿着红肚兜,肥嘟嘟的,但样子花花绿绿的,跟你看鬼片里的布娃娃的脸一个样。如何?”
  
  槐树精带着他们一路行走,一直走到一片坟地前,“各位,这里就是第二层的入口了。”
  
  “你唬谁呢?这哪里有什么入口!”慧深怒道。
  
  “不,慧深大师,这里的确是入口,我们看到的坟地,不过是幻妖制作出来的幻境,而我的归魂符品质不佳,只能隐隐感觉到空间有点波动而已。”
  
  “没错,这幻境是第四层的主宰布置的,它是个鬼王,能在敌人无意识的情况下置之于死地!”槐树精面露恐惧,好像那幻妖就在它眼前似的。
  
  大伙一听,吓了一跳,这完全不是11>2什么的那么简单,说它们是立方叠加都一点不夸张。“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鬼东西存在!”萧紫萱骂道。
  
  “行了,各位,过了这层烟雾,就可以进入第二层了,我留在这里等熊大爷,就不和你们一起进去了,大家万事小心,一旦遇到铜钱娃娃,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绝对不能暴露,因为很可能是它们的阴谋。”然后他就把八卦镜扔回给小歘歘,盘腿坐下,安心修炼。
  
  “你有没有见过它?”颜天成眉头紧锁,声音低沉地问道。对付起鬼煞来,他和熊芈合力一起都显得十分吃力,见到鬼王的话,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但是我以前无意间听到捉我的那个道士说过,第四层的那个幻妖是他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手的,有它震着鬼林,阴巢的形成就有保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