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道士三方联合作战,重生道士3方联合作战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道士 > 三方联合作战
“来了!”老头眼疾手快,感觉到自己身后的阴风比四周的浓郁了些许,瞬间转过身体,手中的雷击桃木剑已经出手,向着空无一物的虚空刺去。“哧~”的腐蚀声伴随着一阵白烟的升腾和一阵锥心的惨叫,老头的周围彻底失去了动静。老头双手合十,轻闭双眼,心里默默给被自己打散的女鬼祈祷!
  
  由于反应不及时,杀马特青年被偷了一个正着,双肩的阳火摇晃了几下就熄灭了,就在女鬼要进行下一步行动,上身的时候,一把被阳火覆盖的剑刃刺穿了女鬼的头颅,还没来得及哼叫一声就魂飞魄散了。
  
  没过多久,杀马特青年匆忙地走了回来,却给颜天成一种异样的感觉,但一时半会又想不出。“我回来了,走吧。”没了方才的感激语气,多了一分冷淡。
  
  颜天成没有多在意,只是觉得人都是善变的动物,就没大惊小怪,静静往前走了。老头走在最前面带路。直到到了一处山洞的外围,他才停下脚步,扭头笑嘻嘻地对着颜天成说:“小伙子,你找不到是正常的,为了防止他逃走,牢笼的地方非常隐蔽,更令人惊讶的一点是,鬼怪是无法穿过其中的墙壁的。进来吧!”然后,老头俯下身子钻进了洞中。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豁然开朗的大型洞穴,上面倒挂着的钟乳石闪闪发亮,给洞穴增添亮光的同时,还多出了几分梦幻的味道。
  
  颜天成深深看了杀马特青年一眼,发现自从撒尿回来,他就变得不爱出声了,而且,身上总有一种让人感觉别扭的感觉。
  
  老头的声音打断了颜天成的继续思考:“小伙子,看见前面的木质牢笼了吗?那里面坐着的就是小“大伙准备战斗吧,这怨灵怨念已经深入骨髓了,不会听任何的解释的,只能在消灭她们之后再找阴阳师算账,为他们讨回公道!”见声音还是恶毒的言语,老头摆出了战斗姿态,随时进入和怨灵的战斗。
  
  其他人也不再说话,纷纷取出自己的战斗法器,有桃木剑的,有八卦镜的,有握着糯米的,有拎着符咒的,时刻准备和女鬼进行生死搏斗。
  
  随着阴风的猛烈吹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身前都站着一个见不到的恐怖存在,随时都可能偷袭他们最薄弱的地方。
  
  周!”
  
  挖了大约十分钟,却没有那几只鬼怪回来的踪迹,老头眉头紧锁,心里担心道:“难道底下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还没等他从沉思中恢复过来,杀马特青年就发出了一声惊呼:“卧槽,这是死了多少人,出了多少冤魂啊!”
  
  “什么!”老头反应过来,往他们挖开的坑里看去,绕是他见多识广也没能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只见坑里横七竖八地躺着起码上百具骷髅。他一把将杀马特青年推开,蹲下身子对这些无缘无故出现的骷髅进行勘测,“从骨盆看来,这些遗骸呈现出扁平状,全都为女性,从牙齿的磨损程度来看,她们大都是妙龄少女!”越说,老头的心揪得越紧,上百个妙龄少女的遗骸被集体埋掉……
  
  “张伯,我听说过一个传说,只是一个传说,我也没有见过。就是岛国那边有一种惨绝人寰的阵法,叫献祭,为了能够让式神或者鬼怪的修为短时间之内提升,阴阳师们会在暗中诱拐一些人,由于反抗能力极差,而且天性属阴,女性就会被视为献祭的最佳对象!而且,岛国入侵时间,国中随处可见集体的尸骸。我怀疑,这就是献祭的残留物!”中年妇女脸色十分难看,沉声说道。
  
  “献祭吗?特么的又是那该死的阴阳师,他们这群畜生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来以这种惨绝人寰的方式提高自己的实力。难道……”老头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沫,继续道:“难道他们知道鬼门在m市出现的事?”
  
  颜天成眼神中闪过一阵异样的不易被察觉的目光,然后缓缓地走近牢笼。
  
  “说吧,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然你会知道炼狱的滋味!”
  
  “哼!少骗人了,就你们几个喽啰,有什么能耐能够让我屈服!”小周的脸上满是不屑和嘲笑。
  
  “哦?你真的自我感觉那么良好吗?那就让你来见识一下吧。老伯,把他放出来,然后找个地方吊起来,嗯……”向着四周看了一眼,寻找可以作为支撑的点,然后他指着一个洞壁上一块突出来的石头说道:“就那块吧,比较结实,不怕一下子就掉下来摔死!”
  
  没一会的功夫,一个倒吊着的小周在众人面前晃来晃去,看得众人有种看马戏表演的乐趣。
  
  “听说鬼子的香港脚特别严重,老伯,您介意把他的袜子脱下,往他鼻孔里塞吗?”
  
  老头听了,顿时就乐了,一拍脑袋,“对啊,为什么我就没想到这个办法呢?”爬到洞壁上把小周的鞋子和袜子都脱了,洞中顿时就飘着一股垃圾场的恶臭,一种恶心的感觉萦绕在众人心里。
  
  “这特么是估计一年都没洗脚了吧,好端端的袜子都给他糟蹋了,可惜可惜!”老头单手攀着洞壁,另一只手迅速把鞋子往下一扔,把袜子尝试塞到小周鼻孔,却发现塞不进去,于是改到嘴里,然后捂着鼻子吐槽道。
  
  看着这还没人高而且狭窄的洞穴,颜天成纳闷老头等人是如何把小周押解进去的。不过山人自有妙计,一次次的意外,是他对这神秘的老头多了一份信任,而非防备。二话不说就紧跟着钻了进去。
  
  这是一个小型的钟乳洞穴,动力乌漆嘛黑的,要不是利用手机的手电筒,众人根本就看不清前面有人。这里没有下垂的尖刺,似乎已经被前人弄走了。
  
  “老伯,还得有多久啊,弯着身体走路都走了十多分钟了,很不舒服的你知道吗?。”那黑大汉有点埋怨道,似乎在说你个老不死的当初就不应该跟着你走进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