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一代皇者破绽与行动,末世之一代皇者破绽与行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破绽与行动

不一会。古风。罗刚。以及其他的一些战士便来到高高的城墙之上。虽然还不到六点。但因为是冬天。又是雨天。天空已经有些暗了。阴沉的乌云悬在天际。让一众人等的心情很是不舒服。
  
  “大仙……”就在大家对着外边密密麻麻的丧尸头痛的时候。一个猥琐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什么事。胖子?”不用回头。古风也知道是胖子在说话。
  
  “大仙。我想问一下。”在众人注视之下。胖子有些扭捏的说道:“你说那些活死人要不要睡觉啊?”
  
  一个有些滑稽。有些高深。有些艺术的问题从胖子那猥琐的嘴里问了出来。
  
  “呃……”古风楞了。罗刚楞了。其他战士也跟着楞
  
  就在这莫名而压抑的气氛之中。古风托着下巴。既像是思考。又像是叙述。既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其他人说着:
  
  “丧尸从正午十二点开始亮出西边那条大路。让幸存者们可以从那里出去。也就是说那个神秘的杀人魔是从十二点开始蹲点的。同理。五点钟那条大路关闭之后也就意味着西边那个杀人魔已经离开了。
  
  既然杀人魔和这些活死人是一伙的。或者说那个杀人魔本身就是活死人中的一员。那么杀人魔去休息了。这些活死这些丧尸为什么在活死人不在的情况还不乱走。可能是别的某种原因……”
  
  古风喃喃说着。突然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已经快六点了。顿时扭过头来问道:“话筒呢?借我用一下。”
  
  明显眼前这个“大仙”是想起了什么东西。罗刚也不罗嗦。直接把话筒递了过去。
  
  古风拿着话筒。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外边的丧尸群大声喊道:“活死人!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吃饭了。吃饭了。吃
  
  一句颇为无厘头的话语在高性能喇叭的帮助下。在荒野上回荡不已。在周围那阴森恐怖的背景衬托下。要多杀风景有多杀风景。旁边的战士们笑的差点没从墙上掉下去。
  
  不过古风可没笑。旁边的罗刚也没笑。待声音落定之后。印象中那十几个声腔合成地声音依旧没有出现。一个笑容渐渐在古风苍白的脸上绽放出来。
  
  “让小子们都给我集合起来!开工了!”同时反应过来地还有罗刚。扭过身来带着狂喜的神情对着后面喊道。
  
  不一会。八架直升机冲天而起。向着不同的方向飞了出去。其中的七架全都越过丧尸群。向着荒野深处飞去。还有一架则在那三百米外的那条线上停了下来。这架直升机里便载着罗刚。古风。胖子还有其他几个战士。胖子现在风光了。毫不客气地将所有功劳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仿佛斗胜地公鸡一般挺着胸昂着头。不可一视到了极点。连看人的时候用的都是俯视。
  
  “我怎么就这么聪明呢?”胖子学着古风的样子拖着下巴。摆出一副思考者地架势。
  
  虽然几乎可以肯定那些活死人都已经休息去了。但是谁敢保证人家是不是在丧尸群里打盹。以至于没有听到古风地调戏之言呢?所以一行人还是以小心为第一原则。
  
  直升机缓缓地落下。缓缓靠近眼前的丧尸。不过并没有真地落到地上。只是悬浮在半空中。与丧尸之间处于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距离。
  
  “喂。喂……”蹲在舱门口的古风仿佛逗小狗一样。对着前面不足十米的丧尸招手。
  
  “呜呜…….”丧尸们也不会瞎子和聋子。被古风勾引立刻蹒跚着朝这边走来。但是才走了没两步。就好象突然失去了兴趣一样。幽幽的转过身来。迈着僵尸步离开了。
  
  “限制还在。”古风坐回椅子上。低着头沉思着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罗刚已经从之前的兴奋中退了出去。有的只是深深的凝重。活死人的限制明明还在。但为什竟是活死人还在里面但没有说话;还是说只要活死人下了命令。哪怕人已经离开了。命令依然会起作用?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说到底还是他们对于活死人的了解太少了。少到根本无法判断眼前这个局面究竟是机会还是陷阱。
  
  “不能冒险。”罗刚轻声说道。
  
  古风摇了摇头。“不冒险不行。这是唯一的机会。”不知不觉间。古风已经有了和罗刚讨价还价的资格。
  
  “万一是陷阱呢?”罗刚拧着眉毛说道。
  
  “万一不是陷阱呢?”古风托着下巴。和胖子摆成一对思考者。“你又不肯把这里的人全部带走。错过这次机会。除非我们可以找出那些活死人。否则整个避难营的人绝对是死路一条。”
  
  “疯子……”罗刚摸着脑门叹了口气。微不可闻的自言自语道:“全他妈疯了。”
  
  与此同时。在监狱避难所内。所有人员都被调动起来。该收拾的收拾。该处理的处理。雨具。粮食。保暖设备都是重中之重。无论如何都要被带走。除此之外。能不带的尽量不带。毕竟这可不是搬家。而是逃命。至于能不能逃出去。刚才那群当兵的已经说了。只有五成把握。不想搬的可以不搬。留在这监狱之中也没人管。这里等死?昨天死了那么多人。今天又死了那么多人。说不定明天就轮到自己了。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呢?
  
  整个监狱避难营都处于忙碌之中。却只有一个地方格外的冷清。偶尔有人从这里路过。也都会神情复杂的朝里面看上一眼。
  
  在这间冷清的仿佛要结冰的办公室内。张夫人正楞楞的坐在办公桌后。桌子上是一杯已经彻底冷掉的茶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张夫人就这样静静的靠在椅子里。眼睛甚至都没有眨过。若不是偶尔还有点声音从她的嘴里出。恐怕和一个死人也就没什么两样。
  
  曾经的她何其地风光。在她玲珑的手腕控制下。整个避难营所有人都得听她地话。然而一次背叛。因为恐惧于死亡的威胁。她背叛了她的族人。她的族人也背叛了她。她就像一个路人。被彻底遗忘在了角落里面。
  
  “武力!”到了这个时候。她也终于知道了这个词汇的真正魔力。一力降十会。在真正地乱世面前。在厉害地手腕也不如强大的武力好用。弱者依附强者。在这一刻是如此简单的一个道理。
  
  张夫人嘴角挂着一个“大彻大悟”式的笑容。有些解脱。有些冷然。不过她真正在想地东西却不是这些。今天十几个活死人满是怨毒和癫狂地声音响起来地时候。她就已经有了觉悟。
  
  伸出手来拉开桌子最底下那个柜子。缓缓取出一个东
  
  “真的是你吗?真地是你回来了吗?”
  
  监狱避难所外
  
  “报告队长。猎物已经打好了。”一个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
  
  “知道了。”罗刚轻声说道。声音里有些疲惫。不过却依旧坚定。“到指定地点集合。等待其他人回来。”
  
  “是。队长。”
  
  “不用担心。事情不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坐在旁边的古风安慰着说道。
  
  罗刚难得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废话!所有人全部死光。确实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了。”
  
  “哈哈……”古风笑了起来:“想开了吧?想开了其实也就这么回事儿。”
  
  “疯子!”罗刚摇了摇头。复又问道:“难道你就没有碰到过必死的局面?”
  
  想起那个无数次在睡梦中出现的白色中午。古风打了冷战:“有。”
  
  “哦?”罗刚顿时来了兴趣。他真的想知道连丧尸海都不怕的疯子会有什么样的绝境。“什么样的局面?怎么活过来的?”
  
  “那是两年半前生化瘟疫刚刚出现时的事情了。我都以然活下来了。”古风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回忆笑道:“还真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罗刚同样摇了摇头。听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的好奇心并不是太重。也就没接着问。
  
  待到晚上七点半。天空已经完全黑下来之后。另外七架直升机全都回来了。罗刚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对着话筒说道:“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五分钟后照计划行事。再说一遍。五分钟后照计划行事。”
  
  “是。队长!”确认所有小队都已经准备妥当之后。罗刚所在的直升机也飞到了监狱北门。在这里集中着近四百名幸存者。这已经是避难营目前全部的人数了。最早的时候。这里可是有八百多人的。现在竟然少了一半还多!
  
  看着那一张张疲倦中夹杂着恐惧和不安的面孔。罗刚也不禁有些感叹。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吧。
  
  “出。”罗刚大手一挥。驾驶着直升机向着北方飞了过去。在他后面。那些已经全部准备妥当的幸存者们纷纷拖起货物朝着前面走去。
  
  当这批幸存者们距离那些丧尸群还有一百米。有的人已经不敢再往前走的时候。前面军方的行动终于开始了。
  
  除了罗刚那架。七架直升机分成三四两组。机尾相对。悬停在丧尸组成的“圆环”的北端。待时间一到。直升机前端的灯光顿时大亮。在漆黑夜中显得甚是夺目。受光线刺激。丧尸们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向了天上。就在这时直升机的舱门大开。一只只刚死没多久的野兽被拖到门口。随后被战士们抽出军刀一刀斩掉头颅。汩汩的鲜血顿时从里面喷射出来。如同一条条小型瀑布悬挂在机舱门口。华丽而血腥!
  
  虽说是暴雨天气。血腥味消散的远比平时要快。但即便如此。依然引得丧尸们暴躁不已。几乎一瞬间。周围所有的丧尸全都狂暴的朝直升机。朝血水扑了过去。
  
  两组直升机也沿着相反的方向缓缓飞驰而去。而他们所走的路线也和丧尸的分布情况完全一致。只是沿着圆环的轨迹向两边飞去。并没有进入三百米那条线。丧尸们在这样赤果果的勾引下。咆哮着。拥挤着。朝着两边奔去。从天空上来看。就好象一双手自巨大“圆环”的最北端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条缝隙。而这条缝隙也随着丧尸们的渐渐远行而越来越大……
  
  当这个缺口已经扩张到近一百五十米的时候,幸存者终于来到了缺口处,看着眼前由七架直升机硬生生撕的通道,大家眼中终于露出惊喜的表情,死里逃生的感觉指的大概就是这个吧。
  
  这个时候不用谁再来催促,幸存者顿时快速的朝通道里面突进而去,丧尸们被直升机和鲜血所引开的通道有近七八十米长,两边全是密密麻麻的丧尸。
  
  因为天空已经黑了下来,再加上有暴雨的阻隔,丧尸们微弱的视力和听力受到了极大的干扰,嗅觉也全被周围的血腥味干扰了,因此并没有注意到在它们眼皮底下就是近四百幸存者正在悄悄开溜。
  
  通道里,一众幸存者正在小心而又快速的朝前走着,一双眼睛不时的扫向旁边的丧尸,要是这个时候丧尸们突然反应过来的话,恐怕他们会连骨头都剩不下来。每个人都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孩子们都被母亲紧紧的搂在怀里,生怕他们突然发出什么声响,惊扰到了两边的丧尸。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在暗中求神拜佛,希望老天爷不要在这个时候突然劈下几道雷电,
  
  而此时尚在直升机上的罗刚同样紧张,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边闹哄哄的丧尸群,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一切都还在他们的控制之中,看样子那些活死人真的不里,丧尸们除了不能越过三百米那条线之外,一切都是自由的。
  
  “队长!”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来。
  
  “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罗刚的心脏猛的一紧,赶忙拿起话筒询问道。
  
  “这里好个丧尸有点诡异,你快点过来看看。”话筒那条的声音有点紧张,显然发现了什么不寻常不事情。
  
  罗刚与古风他们所在的这架直升机并没有参与到勾引丧尸的行动中,闻言立刻朝通道右边飞去。
  
  “队长。就在你左前方五十米地地方。”话筒那头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个时候即便他不说,罗刚还有古风等人也都发现了问题所在,脸上不禁露出怪异的表情。
  
  此刻,由直升机组成的勾引大队已经像一只大手。把这边地丧尸群拉出了很远,罗刚等人此时所在的地方只是一片废土,除了不远处那仅有的一个丧尸。
  
  这个丧尸从表面看和其他丧尸并什么什么区别,依旧是一副惨白而腐烂的面孔和一双血红的眼睛,只不过它却像是被人钉在了地上一样,一动不动。就连眼睛都没有丝毫的转动。
  
  “怎么回事?”罗刚不由地问道。
  
  “我哪知道。”古风也难道这个丧尸已经死了?但是死人哪里会站的这么稳啊?任它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我去看看。”古风所完就站了起来,看着直升机离地面也不高。就直接跳了下去。在这个过程中罗刚等人却是丝毫没有阻拦,大家都知道这个“大仙”是个视丧尸如无物的疯子,根本就没把丧尸的獠牙放在眼里。这个探察工作由他做自然最好。
  
  此时直升机地灯光已经完全照在这个诡异的丧尸身上,古风快步跑到丧尸旁边。丝毫不介意的把手放在丧尸眼前晃了两下。虽然大家已经知道“大仙”对丧尸没有丝毫惧意,但是这番动作依然看得众人心惊肉跳。心里想你倒是把武器拿出来再去啊!万一那丧尸突然醒了你也好有个防范地机会不是?
  
  “疯子!”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说出这次词。但是众人还是齐声骂了出来。
  
  那个傻呼呼的丧尸在古风地挑逗之下依然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让古风怀疑它是不是真地已经死了。
  
  这样想着。古风也就这样做了,伸出手来在丧尸的肩膀上推了一下。丧尸被推地后退了两步,却依然没有别的动静,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这一系列过程看得众人匝舌不已,这丧尸竟然真的是活不动?
  
  “该不会是活死人吧?”胖子探着脑袋试探着问道。
  
  直升机上的众人眼皮子猛的一抖,连直升机都跟着一抖……
  
  “难道活死人在睡觉?”古风喃喃说道,他对活死人这种神奇的生物也不是很了解,只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为自己找了一个最有利的情况。他却不知道,此时直升机上的众人也都是这样想的。
  
  古风神情怪异的取出骨刺,架在已经被他标上了“活死人”标牌的丧尸脖子上。
  
  “喂,你已经被俘虏了,识相的赶快吱一声,不数五下,你要是不说话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直升机上的众人面色诡异的看着古风一个人在那儿演独角戏,心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些刺激,有些紧张,还有些兴奋,就好象一个接触到了新大陆的小孩子一样,目不转睛,两眼放光。
  
  这可能就是活死人啊!究竟是怎么神奇的生命体啊……我靠!
  
  在众人惊恐的眼神底下,古风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骨刺,然后狠狠的劈了下去。
  
  一瞬间,仿佛那把骨刺劈到了自己头顶上一样,直升机上的众人惊的差点没叫出来。但是下一刻,古风的骨刺却停在了丧尸的头顶上……着眼前的丧尸眼睛都没眨一下,不禁疑惑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身后的直升机已经开始慢慢的落地了,罗刚的脸色一片铁青,看样子不把古风揍一顿他是不会甘心的了。
  
  但是,又是一个但是,古风的行动再一次严重打击了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古风低下头来,仿佛抬木桩一样将丧尸抗了起来,然后跨步朝监狱地方向走了过去。
  
  直升机“咣”的一下重重的掉在地上。驾驶员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地失误差点没把平时宝贝不已的直升机给报销了。事实上其他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感觉到已经出了三百米那条线。古风这才将丧尸放下,然后转身向直升机走去。
  
  “那些幸存者们走的怎么样了?”古风低着头走进了直升机里面,似乎在思考什么,却根本就没注意到众人的表情。
  
  直到几秒钟之后,现场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古风这才抬起头来。却见众人一副“你不是人”地表情看着他。
  
  “喂,你们没事吧?”
  
  “大仙!”胖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扑过去一把搂住古风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您就是活神仙,大仙,你一定要收我当弟子啊……”恨恨的说道。
  
  “我是说正经的。”古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些幸存者到底怎么样
  
  “差不多已经离开通道了。”罗刚火气未消的说道。
  
  “好。”古风眼睛一亮,“让大家集合起来。”
  
  “干嘛?”罗刚不解的问道。
  
  古风指了指那边仿佛木头一般动也不动地丧尸。“我们去找一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丧尸。”
  
  “大仙你知道这种丧尸是什么了?”胖子一脸梨花带雨地问道。
  
  “不知道。”古风很干脆的摇了摇头。就在众人有些失望地时候,又补了一句。“不过我有个猜测。”
  
  “什么猜测?”
  
  “还是最开始那个问题。”古风眼睛冒光的说道:“那些活死人是不是已经和那个神秘地杀人魔休息去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地推断应该是对的。活死人确实都不在这里,那他们又是怎么约束这些丧尸的呢?”
  
  “难道就是那种丧尸?”诸人的眼睛一亮。
  
  古风点了点头。“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们全部找出来,然后……”
  
  “然后怎么样?”
  
  “然后再说。”
  
  “切!”,所有七架直升机全都集合在了一起,沿着丧尸们组成的“圆环”的直径方向排成一排,然后缓缓了飞了过去。只留下罗刚他们所在的这一架直升机停在那个“木桩”丧尸旁边。
  
  这一次众人的目的可不再是引开丧尸那么简单,为了能够找到丧尸群中那些“不会动”的丧尸,直升机开的并不太快,隔不多远就会丢一大块兽肉下去,将丧尸们挑拨的甚是火爆,形成一个又一个丧尸堆。要不是之前捕杀的野兽够多,还真禁不住这样的消耗。
  
  看着几架直升机渐渐远去,罗刚伸手捏了捏眉心,有些疲倦的说道:“把这些木桩子都找出来之后该怎么办?那些活死人又不会死。”
  
  不知不觉间,罗刚以及其他人都开始听取古风的意见。不是因为古风智商有多高,而是因为他是最冷静的一个。受潜意识里对丧尸的畏惧,众人的思路都有些展不开,只有眼前这个“大仙”可以视丧尸于无物,他的意见自然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我想活死人和这些木桩子之间应该有某种精神上的联系才对,”古风托着下巴,慢慢的说道:“可能我们行动的那一刻起,活死人就已经知道了,也有可能在木桩被移动的时候才知道,当然还有可能这些木桩被杀掉的时候,他们才些谁也说不清楚,说不定那些活死人现在已经在前往这里来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