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天途第四十章 治愈眼疾,成王天途第40章 治愈眼疾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成王天途 > 第四十章 治愈眼疾

  “呼,终于可以了。”扎完最后一针,赵子铭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在他面前,立着一樽有普通人一半大小的人形雕塑,雕塑的脑袋上,前后左右共插有十二枚银针。
  雕塑通体由一种奇特的细砂黄泥雕刻揉制而成,软硬与人的皮肤相差无几,兼弹性奇佳,是学习金针之术的绝佳之物。
  这十多天的时间里,赵子铭每日勤习那药方上的下针之法,直到今日方才彻底成功了一次。
  揉揉有些酸涩的眼睛,赵子铭拔下银针,待雕塑上的针孔依靠自身弹性复原之后,拿起银针又开始练习。
  或许是因为成功了一次的缘故,赵子铭下起针来远没有之前的艰涩,虽然不是每次都能把针扎到指定位置,但成功率已经大幅提升。
  两天后,有了十足把握的赵子铭走出药堂,往山下走去,准备通知云图,给柴静静治眼。
  至于缺少的那两味药材,也不知云图用什么方法得到了,早在十天前的过年那天就送到了药堂。
  通往山下的路上,时不时有孤狼帮的帮众走过,不管实力强弱、地位高地,凡是认识赵子铭的,都会笑着唤他一声“千铭执事”,赵子铭当然也微笑点头回应。
  忽然,一阵鸭公嗓般的笑声从前面传来,其间夹杂的话语让赵子铭的眉毛不经意地挑了挑,向那拨人行去。
  七八个人围绕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站在路旁,正听后者唾沫横飞地说着,时而爆发一阵惊叹,让汉子很是受用。
  赵子铭寻着空挡插话,“这位兄弟,你刚才说龙三执事在福田镇上那啥的是什么事啊?”
  龙三是龙汉钦的别称,因为排行第三,
  汉子瞟了他一眼,好像不认识他,炫耀式地反问:“你连这都不知道?好,站过来,大哥我仔细给你们说道说道。”
  赵子铭连忙笑着靠近了些,“谢谢大哥。”
  汉子很满意他的态度,清了清嗓子,声音还是鸭子打鸣似的难听,“要说起龙三执事的趣闻啊,就得说说前些日子我帮打败排帮的事了,你知道我帮为什么能胜吗?”
  “因为帮主下发了一批秘密武器!”人群中一个帮众抢先回答了。
  赵子铭笑而不语,绝命弩之名自然不能让下面的人知道,所以木子靖统一了口径,说是从一个私人朋友那里借了一批秘密武器,上缴之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汉子瞪了那个抢话之人一眼,不过还是接过话头,“那些秘密武器只有堂主和长老们才有,而且用过之后就马上上交了,龙三执事和成渊执事却在这之前离开了九黎山,去福田镇的春花秋月楼找乐子去了……嘿嘿。”
  说到这里,汉子猥琐的笑了几声,见旁边的人一脸不解,补充道:“春花秋月楼是福田镇最大的窑子,里面有最漂亮的姑娘。”
  这下那些人都明白了,嘿嘿的淫笑声此起彼伏,赵子铭耐着性子,也随着他们扯了一下嘴角。
  汉子接着说道:“两位执事逍遥了好些天才准备回来,龙三执事运气不好,不知怎的惹上了在镇上晃悠的疯癫大仙胡八尺,被那疯子胖揍一顿,还给扒光衣服扔到了大街上,弄得全镇皆知,这脸啊,算是丢尽了。”
  汉子咽了口唾沫润润喉咙,“这还没完,两位执事一回来,成渊执事还好,交了秘密武器,帮主没追究什么,可龙三执事的衣物都让胡八尺卷走了,拿什么上交?帮主一怒之下,罚了他五十重鞭,由三长老亲自执行……诶诶!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说完呢。”
  赵子铭双眉微皱,心里快速思量着。徐闻与他私下里说过,绝命弩是万万不能流入江湖的,上次使用都已犯了大离律法,如果不是北蒙突然进犯,恐怕早已有钦差大臣前来问罪。
  徐闻本来打算待朝廷钦差到来,将所有的绝命弩连同床弩一并上交,以平息皇室怒火,现在龙汉钦失落一把,无疑是将计划全部打乱了,这样一来,孤狼帮弄不好就将面临灭顶之灾。
  当时赵子铭问了一个问题,“皇室真的这么可怕?”
  徐闻看着他,面色从未有过的凝重,“千铭,希望你记住先生的话,永远不要低估皇室的力量,一个人,如何敌得过千万人?”
  赵子铭还不知道,龙汉钦苦心孤诣,宁受众人嘲笑之辱,遭重鞭加身之罚,设计这一切,只为取他性命。
  他也不知道,此刻,也许有一个最顶级的杀手,正在一旁环伺,随时准备完成任务,割掉他的项上人头。
  见到云图,赵子铭压下思绪,说明来意,两人朝九黎山后山而去。
  柴静静抱着小黄坐在老松树下,听见脚步声,起身对着院门方向甜甜一笑,“云图哥哥,千铭哥哥,你们来了。”
  赵子铭还没有说话,云图就急忙说道:“静静,千铭已经做好准备,可以为你医眼了!”
  柴静静眨眨眼睛,连眉毛都渗出了笑意,“太好了!”
  赵子铭这么多天的苦练没有白费,治疗过程相当顺利,虽然有些紧张,但十二针下去,每一针都分毫不差。
  云图端来他亲手熬制的药汤喂柴静静服下后,第一阶段的治疗就到此为止,接下来的两天,还需要每天重复一次。
  云图寸步不离地守着暂时陷入昏迷状态的柴静静,猴子小黄也安静的蹲在床头,赵子铭左右无事,走到院子里往老松树下一坐,掏出一本古黄的小册子细细揣摩起来。
  练针的那十多天里,他把游天步仔细地看了一遍,这门步法不愧是号称江湖第一轻功的秘笈,口诀深玄晦涩,想要读懂弄通,颇不简单,亏得赵子铭浅有文墨,不然即便秘笈在手,也只能干瞪眼。
  凡是武学,粗浅低劣者,只重身体肌肉骨骼的发力,而那些上乘的,则要讲究内力与身体的协调配合了。
  一般来说,内力运转路线越复杂,武学就越精妙,威力也成倍增长,当然,修习难度同样如此。
  游天步所涉及的经脉运行路线相较于赵子铭见过的那些武库中的武学,要复杂得多,若用常人的眼光看,确实是修习难度一等一的武学了,但在赵子铭看来,却不过如此。
  他得自神秘图卷上的无名功法,仅第一层的内力运行路线,就要比这个复杂了,所以对于这部闻名江湖的轻功,赵子铭看过之后,并没有抱有太多的敬畏。
  不过他也知道,不是游天步不够精妙,而是无名功法太过强悍,高深到了一般武学难以企及的地步。
  每每想到这里,赵子铭又深感庆幸,如果没有意外得到无名功法,他想要报仇的愿望,也许穷尽一生都无法实现。
  把秘笈中的几个难点再回顾一遍,赵子铭收好小册子,站了起来。
  双眼微闭,心神一动,丹田里的内力流淌而出,往经脉中奔涌而去,直行,左拐,下沉,上冲,按顺序流经经脉、窍******力运转一周,回归丹田,一股清凉的气息自赵子铭后脑处升起,他只觉身子一轻,下意识向前迈开脚步。
  耳边轻风骤起,赵子铭的身影出现在三丈之外,他睁大眼睛,犹不敢相信一般,实在是太快了!
  如果卯足了劲发力狂奔,赵子铭可以达到甚至超过这种速度,可刚才他只是抬脚轻飘飘的走了两步,就有此等效果,游天步法,的确名不虚传。
  赵子铭再抬脚,却只跨出了三尺远,原来刚才他一激动,内力行转中断,步法也就用不出来了。
  淡淡一笑,赵子铭收敛心神,便在院子里修习起了步法。
  次日清晨,赵子铭醒得很晚,实在是昨天练习游天步内力消耗过大。推门出去,云图和柴静静已经在院里了。
  小黄蹦跳着过来,捧着一个大大的果子举得老高,对他吱吱叫了两声。
  柴静静扑哧一笑,“千铭哥哥,拿着吧,小黄特意给你摘的。”
  赵子铭接过果子就啃了一口,满嘴甘甜,含糊着道:“真好吃,谢谢小黄。”小黄没理他,转身走了。
  云图走过来,脸上洋溢着压制不住的喜悦,“药方有效,静静说她可以感觉到朦胧的光亮了!”
  今天和昨天差不多,赵子铭下针,云图熬药喂服,而后赵子铭一个人呆在院子里练习游天步。
  步法的内力运行赵子铭已经能比较轻松的做到了,难就难在奔行过程中要维持内力运行不中断。
  一天下来,比起昨天自然是进步不小,却还谈不上掌握了,赵子铭也不着急,他现在的进度,已经算是极快,相信用不了多少天,就能达至小成的地步。
  又是两天过去了,这天清晨,云图扶着柴静静出来,轻轻的取下了她头上蒙住双眼的纱巾。
  柴静静慢慢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云图,一动也不动。
  云图举起左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急声问道:“静静,能看见了吗?”
  两行泪水忽然从柴静静的眼睛里流出,她猛地扑到云图怀里,“云图哥哥,我看见你了!我能看见你了!”
  赵子铭嘴角微掀,脚下一动,如风般无声地退出了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