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天途第六十六章 趁乱逃,成王天途第66章 趁乱逃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成王天途 > 第六十六章 趁乱逃

  前路已尽,赵子铭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双足牢牢嵌入雪地,身体前倾,收敛了所有情绪,两只眼睛死死盯着雪冥虎。
  雪冥虎亦停了下来,没有似之前一样立刻发动攻击,而是同样凝视着猎物,缓缓的左右走动,此刻,天生的灵觉让它从眼前这个猎物的身上嗅到了一种不寻常的味道,淡薄却致命。
  一人一虎就这样对峙着,都在等对方露出破绽,好发动雷霆一击,结束战斗,只是赵子铭是为生存而战,雪冥虎却是为兽王的尊严而战,它看上的猎物,还从未失手过。
  寒风不住地吹着,越过山头,穿过峡谷,发出如怨妇哭泣般的细细的呜咽声,像一个调皮搞怪的吹笛牧童,总喜欢吹一些不合时宜的曲调。
  忽然,赵子铭冷硬漠然的脸庞微微的动了动,只是目光依然留在雪冥虎身上,后者却开始低声咆哮起来,后退了一点,时不时往身后看去。
  轻微而整齐的脚步声随风而至,不多时,数十道身影赫然出现在这片雪地的入口处,一道慵懒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呵,真是上好的猎物啊。”
  四十名兵士踏着齐整的步伐,呈半圆形将赵子铭和雪冥虎围了起来,每人都取出一物拿在手上,对准了一人一虎。
  “绝命弩。”赵子铭瞧见那些巴掌大的小方盒子,瞳孔猛缩,身子不着痕迹的横移了一点,尽量躲在雪冥虎身后。
  中间位置的兵士往两边退开,李应、厉长老还有那蒙面女子走了出来,李应看都没看雪冥虎一眼,而是上上下下的将赵子铭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
  “内外兼修,如此年龄就能有这等本事,倒确实是个天才俊彦,我这铁卫营还缺个首领,你可愿意追随本太子?”
  原来,之前赵子铭被雪冥虎追逐奔逃时,李应他们身在高处,看了个一清二楚,见赵子铭的身手极为不凡,李应生出了招揽之心,欲将其收作贴身侍卫。
  赵子铭听得李应自称太子,即刻就知道了后者的身份,心里不由得一沉。他素来不喜拘束,自然不愿向某个人臣服,但李应这种皇家贵胄,他若拒绝其要求,恐怕又要招致大祸,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雪冥虎忽然咆哮两声,冲边缘位置的兵士冲了过去。
  李应漠然地举起右手,“厉长老。”
  厉长老答应一声,身形一动,闪至雪冥虎身前,手中的软剑舞成一团银光,一道道白色的剑芒激射而出,朝雪冥虎当头打去。
  雪冥虎兀自前冲,剑芒落在它的头上身上,刮出道道血痕,它尝了厉害,赶忙痛嚎着后退。
  赵子铭见到这一幕,心中一凛,看了那厉长老一眼,没想到此人看似垂垂老矣,竟然是一个打通玄关,且能将内力化作剑芒的高手。
  李应又问道:“你可愿意追随本太子?”
  赵子铭默然片刻,忽然觉得眼前一个恍惚,一道有些清冷的女子声音就直接在他脑海中响起,“答应他。”
  赵子铭眉毛一挑,目光扫了一眼那个蒙面女子,明白了她的意思,若他不答应,只怕这位帝国太子还真是不会放过他。
  就在这时,被厉长老逼退的雪冥虎转移了目标,直扑李应而来。
  李应见赵子铭迟迟不回答,已将他内心的想法猜了个七七八八,唇角微掀,勾起一道略带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射。”
  细微而尖利的嗖嗖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一支支微型弩箭激射向雪冥虎,眨眼之间就射入了其皮肉骨骼之中。
  雪冥虎吃痛不已,骨子里的凶性反而被彻底激发出来,不退反进,咆哮着以更快的速度朝李应扑去。
  李应嘴角的嘲讽之意愈发浓郁,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偏头看了一眼赵子铭,轻声道:“愚昧的畜牲。”
  他这些铁卫手中的绝命弩,可是专门针对猛兽而制造的,不仅穿透力更强,而且弩箭上还涂抹有特制的迷药。
  一旦中箭,除非是巨猛象那样的庞然大物,能少受些影响,体型稍小的人和兽类,片刻功夫就会被迷药侵蚀得筋酥骨软。
  果然,李应话音未落,雪冥虎的前扑之势顿止,颤颤巍巍地站在地上,两只虎目凶芒尽褪,半开半闭似乎下一刻就要睡去。
  厉长老趁机一抖手中的软剑,将浑厚的内力灌入其中,而后清啸一声,几个起落便靠近了雪冥虎,使出对付巨猛象的那招,脚尖一点地面,身形拔地而起,再倒刺而下。
  赵子铭望着这一剑的声势,但觉遍体生寒,自忖若无重刀在手,万万不是这个厉长老的对手。当然,如果手持重刀,形势就该对转了。
  在他心念转动的这眨眼功夫里,场上再起变化。
  就在厉长老的长剑即将刺入雪冥虎的后颈之时,原本摇摇欲坠的雪冥虎骤然扬起头颅,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一跃而起,张开大嘴,一口叼住了厉长老持剑的右臂,狠狠一撕。
  惨叫声骤起,鲜血飞洒间,厉长老被甩飞出去,右手处空荡荡的,却是断了一臂。雪冥虎落地,一扭头颅,吐掉嘴里的残肢,咆哮一声,依旧冲向李应。
  “保护殿下!”
  所有铁卫齐齐抽出兵器,急速合拢,在李应身前组成了一道人墙。
  此时的雪冥虎状若疯狂,双目血红,全身毛发如钢针般根根炸起,面对指向自己的数十柄利器,张嘴又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竟还是猛冲过去。
  李应因赵子铭之事,本就心中不悦,此刻见雪冥虎对他不依不挠,更添怒意,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眼中寒芒闪动。
  “都给本太子让开!”
  一干铁卫虽不明其意,但遵守太子的命令,是他们成为铁卫后的最高准则,故而他们依言向两边散了开来。
  李应望着奔驰而来的雪冥虎,冷哼一声,右手往怀里一伸,再探出时,食中二指间已多出一张淡黄色的符箓,符上画着一柄小剑。
  李应催动内力,双指一紧,符箓蓬地一下,化作了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火焰一燃即灭,刹那之后,一柄三尺长的光剑浮现而出。
  光剑通体呈黄色,微有些透明,看上去不甚锋利,但一出现,场间诸人只觉被一股无形的恐怖气势所笼罩,胸口发闷,头皮发麻。
  连疯狂的雪冥虎都硬生生止住了身形,四只爪子在雪地上划出了极深的痕迹,眼睛死死盯着光剑。
  李应一把握住光剑,倒拖于身后,脚步一动,笔直地冲向了雪冥虎,临近之际,一跃而起,手中的光剑怒斩而下!
  赵子铭瞧见这一幕,抿紧了嘴唇,脸上的线条愈发冷峻。
  李应此刻所展现出来的速度,不过与九层高手相仿,但他手中的那柄光剑,却太过恐怖,赵子铭甚至生不出抵抗的念头!
  光剑落在雪冥虎的头上,从那个黑色王字的正中,势如破竹地切开厚厚的皮毛、血肉,直到触碰到了头骨,才被阻了下来,仍在一点点地深入。
  雪冥虎的四只虎爪深深地陷入雪地,身子被这一剑之力压制得难以动弹,光剑又在缓慢而坚定地破开它的头颅,生死关头,它血脉中沉寂的某种本能,苏醒了。
  一圈肉眼不可见的神秘波动从雪冥虎身上散发出来,与周围天地产生了某种奇妙的沟通。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瞬,接着,雪地上空寒风吹动的方向为之一变,竟朝雪冥虎汇聚而来。
  风声愈紧,寒意愈浓,雪冥虎的身上,缓缓腾起了一股莫名的威压,它被光剑压低的头颅一点点地往上抬了起来,每抬一分,李应的脸色就苍白一分,且其身子亦随之升起。
  李应咬牙轻喝一声,左手也搭上剑柄,双手狠狠向下使力,然而却不见多大效果,慌乱开始自他心底滋生而出。
  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从雪冥虎身上浮现,往外扩散,切入它头骨中的光剑竟被逼了出来,雪冥虎彻底抬起了头颅,两只血色瞳孔此时也已经化成炽白,显得诡异而神秘。
  白芒持续扩散,围绕雪冥虎体表,形成了一个椭球形的白色光罩,尖端位置便是手持光剑的李应。
  被雪冥虎的目光凝视,李应只觉一股寒意沿脊椎逆冲而上,直入脑际,本能地想要转身而逃。
  但他却强行压下了这个想法,他现在只要稍有松懈,来自白色光罩的反震力就会将光剑反弹回来,把他劈作两半。
  就在李应快支撑不住的时候,那个蒙面女子忽然越众而出,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结了几个特别的手印,而后十指相扣,两只中指合并,蓦然指向雪冥虎。
  雪冥虎体表的光罩犹如被风吹过的湖面,一阵波动,随后竟慢慢回缩,尖端位置更是深深地凹陷,似要被光剑斩破一般。
  赵子铭心中纳罕,为何这蒙面女子并没有外放内力,但雪冥虎却受到了攻击。
  正在这时,他的精神又一个恍惚,那微有些清冷的女子声音再度在他脑中响起。
  “趁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