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天途第一一四章 远行,成王天途第114章 远行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成王天途 > 第一一四章 远行

第一一四章 远行


  尽管掌握了玉华国政权,但天机门依然遵循着以前的传统,各个分部没有固定,而是四处游移,隐藏在幕后,常人若想进入,自是万难。
  赵子铭手中有一枚万事通以前为他特制的令牌,他随意找到一处天机门分部,亮出令牌,那部中管事,便立刻诚惶诚恐地联系了上级分部,并亲自送他前往。
  上级的大管事同样如此反应,于是,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赵子铭便来到了位于玉华城皇宫里的总部。
  接待赵子铭的并非万事通万金,而是他的二弟万银。
  万银向他恭恭敬敬地拱手一拜,“见过公子。”
  赵子铭见他头戴金龙冠,身着紫色龙纹衫,分明是皇帝装扮,饶有兴趣地问道:“怎么?万事通自己不做皇帝,把位置让给你了?”
  万银苦笑道:“说来怕公子笑话,大哥生性散漫,当了几天皇帝,过了把瘾,便嫌弃国事繁杂,难以处理,硬要我代替了他。”
  “这倒是个妙人。”赵子铭轻笑一声,又问道:“他现在在哪儿?”
  万银道:“大哥前日去城外的万梅山赏梅了,我已经派人通知去了,想必一个时辰就能回来,烦请公子稍等。”
  赵子铭想了想,说道:“我有事在身,不便久留,既然你们兄弟情谊深厚,那此事我托付于你也是一样。”
  万银道:“公子何事?但请吩咐,我兄弟二人必定竭力完成。”
  赵子铭从怀里拿出一张对折好的纸,“我马上要离开此地,远游他乡,回来的机会恐怕不多了,这纸上记载之人,你帮我暗中照顾一二吧。”
  万银接过那张纸,打开看过一遍,郑重地道:“公子放心,只要我万家尚存,就一定会保证他们的安全。”
  赵子铭道:“既如此,就麻烦你们了。”
  万银道:“公子不必客气,对了,公子,我们还为您准备了一点东西。”似乎怕赵子铭拒绝一般,他又补充道:“此物只对元境强者方才有用。”
  说完,他唤一声“来人”,门外走进一个青年侍卫,他对侍卫说道:“你带人去库房,把给公子准备的东西取来。”
  侍卫领命而退,不多时,和另外三名侍卫抬来了一只大木箱。
  万银屏退他们,自腰间取下一串钥匙,打开了木箱。箱子里装满了核桃大小的,散发着莹润光泽的矿石,赫然是元石。
  万银说道:“公子应该知道此乃何物,这是自李家收缴而来,我后来又派人专门审讯了一个李家之人,问明了此物的出处,可惜那道矿脉埋藏得太深,已非人力所能开采,否则,还能为公子多准备一些的。”
  赵子铭俯身拿起一颗矿石,感受着其中蕴含的丰沛元气,点了点头,微喜道:“这的确是元石,刚好对我颇为有用,你们有心了。”
  他急需补充大量元气,恢复元力之漩,但空气中的元气浓度太低,根本无法满足需求,而有了这些元石的话,恢复速度就能加快许多了。
  赵子铭调动丹田里不多的几丝元力,打开乾坤袋,把元石连同木箱都装入了其中。
  万银望着这一幕,面露羡慕之色。一踏足元境,武者就迈进了另一方天地,不说超凡脱俗的武力,便是其他手段,也玄妙得远非常人能够想象。
  收好元石,赵子铭沉吟片刻,道:“以你们如今的情况,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帮的了,有几句话,你若愿听,兴许能有些用处。”
  万银一愣,旋即拱手道:“请公子赐教。”
  赵子铭缓缓说道:“我走之后,元石矿脉一事,万勿泄露,否则,必有大祸临头。”
  万银也是聪明之人,稍加思量,便理解了此话的意思,肃容道:“公子放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银知道该如何做了。”
  赵子铭又道:“武力才是立国之本,若以后真有元境强者欲入主玉华,夺你万家皇位,你可以报我之名加以震慑,但这并非让你死守皇位不让,而是给你一个主动退位、保全血脉的机会,你可明白?”
  万银低头沉思少顷,抬头之时,赵子铭已不见了踪影,房内门窗俱闭,方才也无一丝响动,如此身手,让万银心中一寒,隐有所悟,却还是不完全懂赵子铭先前之语的深意,他不由得眉头紧皱。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万事通的声音,“公子,万事通求见。”
  万银打开门,道:“公子已经走了。”说完,将万事通让进屋里,一边给他倒茶,一边问道:“大哥,怎么回得这么快?”
  “走了?”万事通睁大眼睛,接过茶一口喝完,抹了把嘴,喘着粗气说道:“我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你派去通知我的人,就紧赶着回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难怪你一副喘不过气的模样。”万银又给他满上一杯茶,“公子是来辞行的,他要远游,以后应该不回玉华了。”
  “辞行远游?不回来了?”万事通放下茶杯,“怎么回事?你给我仔细说说。”
  万银便把赵子铭所托之事,还有劝诫之言一一道来,而后拿出后者给他的那张纸,道:“事情就是这样。”
  万事通接过纸,打开看完,良久,才长叹一声,道:“金鳞岂是池中物,虽然我早已料到会有这天,却不想来得如此之早,公子将来,怕是会成为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万银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大哥,公子最后那句话,做何解释?”
  万事通望着他,“你是想不明白,公子为何要你直接让出皇位吧?”
  万银点点头,道:“如果真有元境强者来袭,我们说出公子的存在,按照常理来说,对方应该不至于为了我们这区区一府之国而大动干戈才是。”
  万事通语重心长地道:“二弟,你心思缜密,谋略过人,就是思维有些僵化,你并非元境强者,又如何能知晓对方会因忌惮公子的存在而不动手?规则与常理,只属于我们普通人,对于元境强者而言,恐怕武力才是唯一的真理。”
  他顿了顿,又道:“你还没收到三妹传来的消息吧?就在几天前,太子李应身殒,大离左相李煜之趁机发动兵变,皇帝李桓被擒,大离国,完了。而李应,正是公子所杀。”
  “什么?”万银大惊失色,“公子……他杀了李应?李应不也是元境强者吗?”
  “哼。”万事通蔑然一笑,“元境强者又如何?他们既不是普通人,同时也是普通人,亦有七情六欲,更有强弱之分,李应想和公子抢女人,偏偏没那本事,死了又有什么奇怪的?”
  见万银若有所思,万事通接着道:“公子正是知道我们与元境强者的差距,故而才会那般劝诫,二弟,不是所有的大象,都愿意和蝼蚁友好相处的。”
  万银长舒一口气,道:“多谢大哥提点。”
  万事通摆了摆手,道:“你明白了就好,人无远患,必有近忧,我万家如今也算屹立于世俗巅峰,凡事更需未雨绸缪啊。”
  万银问道:“大哥可是有了定计?”
  万事通沉声道:“钱权易得,一子难求,从今以后,我们要利用所有能用的手段,不计代价地培养下一代,若能出一个像公子一般的人物,何愁我万家不兴?”
  万银苦着脸道:“大哥,你与三妹皆无子嗣,我那臭小子又天赋平平,这……”
  万事通眼睛一瞪,“你不会生?非但是你,辉儿那小子也不许闲着,多娶几房,如果年底还没有动静,你也不用叫我大哥了。”
  ……
  赵家老庄,祖坟。
  寒冬未尽,枯草覆满坟头,干瘪的茎叶随风摆动,平添几分荒凉与凄冷。
  赵子铭注视了一会面前的三块墓碑,然后俯下身,开始拔除乱草,宁小虞也默默地蹲下,跟着他一起扫墓。
  清理完毕,赵子铭牵着宁小虞的手,两人在墓前跪下,前者伏地磕了三个响头,道:“爹,娘,三叔,这是小虞,是孩儿的妻子,我带她来看你们了。”
  宁小虞温柔地望了赵子铭一眼,随即也恭恭敬敬地行了磕头之礼,道:“小虞拜见爹,娘,三叔。”语罢,脸上升起淡淡的红晕。
  ……
  无名小村,溪畔。
  赵子铭抓着一坛酒,倾倒在药老怪的墓前,“师父,我已除了傅丹青,为您报得大仇,您……安息吧。”
  ……
  暮色苍茫,玉华国南部山区的某条废弃官道上,一匹雄健的黑马飞驰而过,消失在两山的拐角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