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天途章十三 地阶高等武学,成王天途章13 地阶高等武学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成王天途 > 章十三 地阶高等武学

章十三 地阶高等武学


  一番交谈,在郑璐璐有意无意的“配合”下,柴逊自以为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准备开始把话题往计划好的方向引。
  他半开玩笑似的说道:“没想到璐璐姑娘竟是来自放逐之城,柴某惭愧,还没有去过呢,倒真想跟随姑娘,去见识一下放逐第一城的风采。”
  郑璐璐捏着一绺头发在指间缠绕,随口应道:“行啊,再过个七八天,我就要走了,只要你的实力还说得过去,到时候来找我,我有办法免费带你一程。”
  柴逊叹息一声,摇头说道:“璐璐姑娘好意,柴某心领了,只是我有不小的麻烦在身,不便在大城市露面。”
  郑璐璐好像来了兴趣,身子往前凑了凑,好奇地道:“麻烦?不能在大城市现身?莫非你是被哪方大势力通缉了?”
  柴逊没想到对方一语中的,脸色一变,心中一惊,继而苦笑着说道:“璐璐姑娘不愧是来自放逐之城,见多识广,柴某……的确被通缉了。”
  郑璐璐更加兴奋,“能上城市通缉榜,看来柴公子也是个厉害人物啊,璐璐佩服。”
  赵子铭埋头大吃的同时,也留心着两人的谈话,听到这里,他抬起头问道:“城市通缉榜是什么?”
  “那可是个有趣的玩意儿。”郑璐璐站了起来,眉飞色舞地说道:“简单来说,城市通缉榜就是一张被放逐之地三十座大城共同承认的悬赏榜,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发布通缉悬赏令,赏金越高,被通缉的人排名越高,当然,实力也越强,好像榜上有名的,最弱的也是四窍强者。”
  忽然,她睁着乌黑的大眼睛问道:“柴公子,你的赏金是多少?”
  此言一出,包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赵子铭缓缓地放下筷子,体内的元力开始悄然运转。
  柴逊沉默片刻,忽而笑了起来,看了赵子铭一眼,说道:“小兄弟,别紧张,璐璐姑娘有此一问,只是出于好奇而已,你没有修炼望气之术,但璐璐姑娘岂会感应不出我的实力?真要动起手来,恐怕柴某还不是璐璐姑娘的对手呢。”
  他把视线转向郑璐璐,双手一摊,说道:“以璐璐姑娘的身家,应该不缺我这两万块元石吧。”
  郑璐璐坐回座位,似笑非笑的道:“那可未必哦,柴公子,本姑娘是穷苦人家,哪有你说的这般视元石如粪土?”
  柴逊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下,手里拿着空杯,身体往椅背上一靠,道:“璐璐姑娘别说笑了,柴某这些年浪迹天涯,虽然修为没多大长进,但自问看人的眼光还是有了几分的。”
  郑璐璐不置可否,她眼珠儿一转,说道:“柴公子,这场交易会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这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就不怕碰上猎人?他们可不像我一个弱质女流,不敢对你下手,而且,两万元石的悬赏,不少了。”
  见终于要进入正题,柴逊心里泛起一丝激动,脸上却流露出迟疑的神色,犹豫了片刻,才说道:“不瞒璐璐姑娘,柴某此次兵行险招,也是迫不得已,我想趁着交易会,出手一样东西,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
  郑璐璐暗道一声“来了”,饶有兴趣的问道:“哦?柴公子要出手什么东西?让你甘冒如此大的风险。”
  柴逊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这……”
  郑璐璐又挑起一绺头发在手中把玩着,脸上似多了几分冷意,“柴公子要是不方便透露,就算了,我和一家大商行的管事有些关系,看在今天这顿饭的面子上,你若需要,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
  柴逊觉得火候已到,“璐璐姑娘别介意,并非柴某小气,而是……”
  他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算了,既然璐璐姑娘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柴某要是再藏着掖着,就不够意思了。”
  “柴某想出手的,是一部地阶高等的武学。”
  ……
  古铜都城东南。
  一个小山丘上,林木茂盛,郁郁葱葱,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一直延伸至山丘顶部。在小道尽头,有一座破旧的庄园。
  柴逊踏上台阶,握住锈迹斑斑的门环,敲了三下。一会儿后,伴随着悠长暗哑的“嘎吱”声,朱漆褪尽的大门缓缓开启。
  柴逊侧身向台阶下的郑璐璐和赵子铭做了个请的手势,“居处破陋,仅作临时藏身之用,不便之处,还望二位见谅。”
  进了大门,抬眼望去,庄园内一派荒凉景象,地上铺着厚厚一层落叶,花圃里的低矮苗木枝丫横生,杂乱无章,显然多年无人打理。
  院中栽植的不知名乔木,最小的那株也有两人合抱那么大,几顶浓密阔大的树冠,竟是将大半个庭院遮掩在下,密不透光。
  现在已是入夜十分,外面飞鸟投林,山虫鸣唱,叽喳啁啾,好不热闹,却衬得庄园里愈发寂静,叫人心口发紧。
  郑璐璐依然是一副天真活泼的样子,双手背负,东张西望个不停。
  一只萤火虫从她面前飞过,她右手一拂,将之握在了掌心,再张开五指,任由惊慌失措的虫子飞离,消失在黑暗中,她则开心地笑出了声。
  柴逊看到这一幕,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掠过一抹温柔之色,但随即隐去,恢复了一贯的微笑表情,只是垂在身侧的右手,缓缓握成了拳头。
  自庭院到前方亮着微光的大厅,距离大概有十余丈远,走到一半的时候,郑璐璐忽然放慢了速度,看似不经意地问道:“柴公子,你不打算介绍一下带路的这位兄台吗?”
  一直默不作声的赵子铭目光一闪,看向了柴逊。
  负责开门引路的,是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男子,看起来比郑璐璐大不了几岁,表情木讷,从开门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
  但先前赵子铭在刚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心中就警兆大起,能让他产生这般反应,说明这年轻男子的实力,绝对远远超过了柴逊,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
  而郑璐璐有此一问,明显也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柴逊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声调低沉地说道:“他是柴某的亲弟弟柴谦,小时候因为一次变故,失去了听说之能,且从那以后,性情大变,再没有和除我之外的任何人交流过,柴某介绍与否,并无区别,希望两位不要误会,我不是想故意隐瞒什么。”
  郑璐璐一反先前的随意态度,紧接着问道:“既然他听觉已失,那又是如何听到柴公子的敲门声的呢?”
  柴逊的嘴角掀起一弯弧度,“璐璐姑娘还真是心细如针哪,不过,你真的以为,我弟弟是听到了敲门声才来开的门吗?”
  郑璐璐眸光冰冷,“不然呢?”
  “看来不解释清楚,璐璐姑娘是不会相信了。”柴逊摇了摇头,右手轻挥,只见他的掌心亮起了微弱的红芒。
  接着,一道极是细长的红色光线,如水波一般横掠而出,眨眼便扫过了郑璐璐二人的身体,而后一个回转,没入了走在最前方的柴谦的体内。
  柴谦回过头来,见柴逊竖起右手做了个示意没事的手势,他便重新转过头去,在前面引路。
  郑璐璐神色稍霁,“原来是元力凝波传信之术,璐璐明白了,多谢柴公子解惑。”
  无怪她忽然间变得如此小心,就在刚才,她无意中感应到柴谦泄露的一丝气息,竟生出了无法匹敌的感觉!
  而她修炼的望气之术,在判断武者的实力方面,颇有几分玄妙,极少出现感应出错的情况,柴谦此人,恐怕的确不是她能对付的。
  这就由不得她不谨慎了。
  一直以来,在明知道柴逊是钓手的情况下,郑璐璐还表现得有恃无恐,甚至主动打起了对方的主意,就是因为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但现在柴逊多出一个实力犹在她之上的弟弟,形势对她就大为不利了。
  当然,郑璐璐谨慎归谨慎,要说惧怕,倒还不至于,因为她相信,如果动起手来,她即便不敌,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她嘴唇微动,干脆给赵子铭传音说道:“那个叫柴谦的家伙,我好像打不过,咱俩还是跑路吧,大厅里可能被他们动了手脚,不能进去。”
  两人同时止步,此刻距离大厅已只有丈许之遥,柴家兄弟都先后进入了里面。
  柴逊察觉到两人的动作,转过身来,脸上的微笑渐渐敛去,神色变得淡漠,“怎么?都到了此处,二位不进来坐坐?”。
  郑璐璐淡淡地道:“柴公子,先前你说那册武学典籍没有随身携带,让我们和你一起来取,现在我们到了,你是不是该取出典籍,让我们查验一下真伪了?至于进去坐坐,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就在这里交易,如何?”
  柴逊盯着她看了半晌,忽而叹了口气,说道:“璐璐姑娘,你以为,不踏进大厅,你就能全身而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