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天道神偷第19章:一模一样的画 新,最强天道神偷第19章:1模1样的画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最强天道神偷 > 第19章:一模一样的画 新

第19章:一模一样的画 新


  翌日。
  何沉拿着叶羽天昨夜通宵画的三十幅《王城飞雪图》出门。
  昨日事实上就有客户因为没有购买到而惋惜,于是预定了几幅。
  原本以为这三十幅画一个上午就能卖完了,结果直到太阳下山,居然还剩四幅。
  叶羽天这才起床,洗漱之后,才看到何沉回府。
  “怎么回事?”叶羽天问道。
  按照昨天的热度来说,三十幅《王城飞雪图》,不应该卖到现在才是。
  “老爷,今早墨竹阁出了一幅新画,不少达官贵人的目光已经被转移了,来买我们画的人便少了许多。”何沉说道。
  “什么新画?”
  “《凤栖梧桐图》。”何沉道:“这幅画也是画尊亲传弟子柳初晴所绘。”
  画尊名为黄尘,其名号在王城可是非常响亮的,可谓是东玄国画道第一人,修为深不可测。
  不过,他的画早已不会放在这世俗中贩卖,东玄国唯有国王的御书房里才挂了一幅。
  此外,墨竹阁画道弟子不少,但亲传弟子只有一人,那便是柳初晴。
  一般每隔三两个月的时间,柳初晴都会创作一幅画作,然后拿到钱家商会的拍卖会所中拍卖。
  只不过,《王城飞雪图》是上半个月出现的,结果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又出了一幅《凤栖梧桐图》,让不少人感到惊讶。
  据说此画非同一般,胜过《王城飞雪图》,不少人已经开始准备银两,似要将其拿下了。
  所以,间接的导致叶羽天所临摹出来的《王城飞雪图》,逐渐无人问津。
  “难道是那个画尊亲传弟子故意这么做的?”叶羽天心中怀疑道。
  “老爷,那您还继续作画吗?”
  “既然都不赚钱,那就不画了。”叶羽天摇了摇头。
  虽然《王城飞雪图》还是能卖点钱,不过,他却对那幅《凤栖梧桐图》更加有兴趣了。
  “《凤栖梧桐图》什么时候开始拍卖?”
  “好像是明天。”何沉回答。
  钱家商会的拍卖会所,一般在获得某样不错的拍卖品后,都会提前一天造势,为了引人注目。
  “那咱们也去钱家商会的拍卖会所看看。”
  钱家商会所涉及的产业有很多,其中最为有名的,自然是拍卖会所。
  而拍卖会所这种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叶羽天身为当今驸马,自然有资格入内。
  ……
  第二天。
  在拍卖前,首先会举行展品会,就是将此次所要拍卖的物品,先拿到展厅给大家瞧一瞧。
  若是有人瞧上眼,那么自然也就会买了,这也等于是拍卖前的一个宣传。
  “请问《凤栖梧桐图》在哪?”叶羽天随便找了一位工作人员问道。
  “请跟我来。”接待的工作人员很有礼貌的微笑带路。
  随后,一幅精美的作品呈现在了眼前。
  一只火红色的神鸟,屹立枝头,那可参天大树,名为梧桐。
  叶羽天看着这幅画,顿时有种错觉,仿佛那神鸟凤凰的双眸正注视着自己,似要从画中飞出。
  “厉害。”叶羽天心中称赞。
  他偷取了《王城飞雪图》的画技,如今对画道已经有了几分了解。
  此时看到《凤栖梧桐图》之后,顿时惊叹不已。
  心想这位名叫柳初晴的女子,果然画道精深。
  “叮!发现《凤栖梧桐图》,是否偷取?”
  这个时候,叶羽天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偷!”
  一共花了20点经验值。
  这都是叶羽天辛辛苦苦赚来的,如今经验值还剩20点。
  没有继续留在拍卖会所,叶羽天火速赶回家中。
  不多时,一幅《凤栖梧桐图》完成,与那拍卖会所的真迹,可谓一模一样。
  随即,便让何沉将画拿去市场上卖了。
  结果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柳初晴挂在钱家商会拍卖的《凤栖梧桐图》还没有被人买走,然而市场上却出现了另一幅《凤栖梧桐图》。
  叶羽天明码标价,只卖1000两。
  而钱家商会那边的起拍价是1500两,但最终成交价格,肯定远在这个数字之上。
  ……
  朝中的吏部尚书是王城出了名的书画爱好者,上一次错过了《王城飞雪图》,已经让他懊悔不已,这一次,《凤栖梧桐图》他绝对不会再错过。
  钱家商会的拍卖现场,最终,吏部尚书以2700两的价格获得《凤栖梧桐图》。
  看着这精美的画作,吏部尚书眼睛都不想挪开。
  当然了,好东西光是自己独享,却也无趣。
  于是,当天下午便邀请了一群同样是书画爱好者的朋友,来家里参观与鉴赏这幅佳作。
  “诸位觉得,这幅《凤栖梧桐图》如何?”吏部尚书一脸得意的笑道。
  “妙极妙极!”
  “不愧是墨竹阁画尊弟子的的佳作,这画技简直是登峰造极。”
  “画道修士,以画为兵,据说他们所画出的东西,可以活过来。”
  “我看这神鸟凤凰便是有几分活意,栩栩如生,就仿佛是真的一样。”
  众人看着《凤栖梧桐图》,纷纷赞不绝口。
  此外,更是一脸羡慕的看着这幅画的拥有者。
  吏部尚书很是得意,脸上笑容甚浓。
  结果这时却有人道:“这画我好像在哪见过?”
  闻言,众人目光望向那人。
  “不可能,《凤栖梧桐图》是画尊弟子柳初晴所绘,今天是第一次拿出来拍卖,怎么会有第二幅?”
  “不错,别说是这王城,即便是整个东玄国,能画出如此作品之人,也不超过三个。”
  那人尴尬一笑:“可我确实在今天还看过一幅,而且是一模一样。你们若是不信,可以去打听打听,这《凤栖梧桐图》现在起码有十幅以上了,而且只卖一千两。”
  吏部尚书起初自然是不相信的。
  可随后派人去外面一打听,这才发现,那位好友所言竟是真的。
  当然,他手里的这幅《凤栖梧桐图》肯定是柳初晴的真迹。
  于是,为了确认市场所那些只卖1000两的《凤栖梧桐图》是假画,便又专门买了一幅回来。
  结果反复鉴定后,得出一个结果。
  特么这两幅压根一模一样!!
  当然了,有一位书画鉴定师告诉他,纸张和印上去的墨水,倒是稍有不同。
  但可以肯定的是,两幅画的品质无差别,都是罕见的佳作。
  “我多花了1700两,就特么笔墨纸张好一点?”
  此时,吏部尚书内心真是哔了狗了。
  这不坑爹吗?
  于是当天下午,便去了钱家商会的拍卖会所,要求退款。
  可拍卖会所只是一个中介,真正卖画的卖家,是墨竹阁的柳初晴。。
  吏部尚书欲哭无泪,他可没有胆子直接杀进墨竹阁找麻烦。
  要知道,墨竹阁的阁主,可是连东玄国王见了都要行礼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