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处处开外挂第十七章 貂蝉任红昌 新,三国处处开外挂第17章 貂蝉任红昌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十七章 貂蝉任红昌 新

第十七章 貂蝉任红昌 新


  第十七章貂蝉任红昌
  富态男子看见典韦顿时没了脾气,实在是典韦的身材与那张像有点凶神恶煞,看着就不是好惹的人。
  而且手里还拿着武器。
  接着四周的便有人议论道:
  “这不是闯过英雄楼的两位英雄吗?”
  “没错,就是数日前双双闯过去的二人,对了这年轻的是不是沛国焦县的许定,好像他还造了什么天下第一纸,当今陛下封他做了东莱太守!”
  “真的假的,这么年轻就当了太守,果然厉害!”
  “当然是真的,不信去看布告……”
  富态男子听着四周的议论,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向许定赔礼道:“小子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府君,还请府君见晾。”
  许定没心思为难道,只道:“你走吧!”
  像赶苍蝇一般,富态男子闻言如蒙大赦,钻进人群立马溜了。
  “大家别这样看着,要是谁好想收留这位小姑娘的,大可征得她的同意带回去好生照顾,如果有其它他歪念的那就别怪许某丑话说在前头,对其不客气了。”许定朝着四周的人群扫视一眼,每一句都帮着小姑娘壮胆。
  “这……!”
  看热闹的人顿时少了一半,纷纷离开。
  这哪是买丫头,这分明是请个祖宗。
  当然也不是全都走了,还有几个表示可以,顺便交好许定,套些熟络。
  但是都被小姑娘摇头拒绝了。
  许定有些不解了,低下身问道:“小妹妹别怕,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跟他们走吗?我看得出来这几位可是诚心诚心,不会为难刻薄你的。”
  放定自然明白,还留着没走的是相跟他套关系。
  目的吗?他也猜出了大概。
  果然那几人听许定这样说,拍着胸脯表示一定会善待小姑娘,表示他们家不差钱,多养一个人不在呼。
  但是小姑娘还是摇头,然后伸出手指着许定,用低蚊的声道:“我跟你走!”
  “呃!”
  许定脸色一愣,没想到小姑娘是这个意思。
  一时苦笑不得。
  “小妹妹这恐怕不行,我不住洛阳,过几天就要离开这里去遥远的青州东莱。”许定现在可没有想过收个奴仆之类的。
  他们一群大男人,带着个女的也不方便,所以第一时间他委婉的拒绝了。
  就在许定起身的时候,小姑娘伸手抓住许定的衣服又道:“远我不怕,我愿意去那里,在苦在累都可以。”
  “这……!”许定还是有些为难,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姑娘了。
  四下的人道:“许府君,看来这位是准备跟着你了,要不你就带着他吧,跟着府君大人,日后也不会受人欺负,我看这姑娘心明着呢,知道你对她好。”
  其它人也起哄表示让许定收下她。
  连典韦也道:“主公,要不就带上她!”
  显然典韦也看着小姑娘怪可怜的,动了恻隐之心。
  许定无奈只好道:“那好吧,你起来吧,以后就跟着我吧。”
  “真的吗?”小姑娘激动人的问道。
  许定点头回了一声,然后又对典韦道:“伏虎,你去找辆马车。”
  “是主公!”典韦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突然要找辆马车,不过还是领命照做去了。
  许定这才带着小姑娘回了客栈。
  郭嘉三人见了不由有些疑惑,许定怎么拐了个小姑娘回来。
  郭嘉嘴快问道:“主公,你这是……是不是太小了点?”
  “噗!”
  许定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郭嘉这脑袋竟想啥。
  不由瞪眼道:“奉孝莫瞎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郭嘉咪着眼,用男人都可以意会的表情说道:“我懂!我懂!”
  接着许定把经过简单一说,然后让客栈准备好热水,给小姑娘洗澡。
  然后让郭嘉给去帮着买来小姑娘能穿的衣服外套过来,谁让郭嘉这家伙最了解女人呢。
  小姑娘洗漱一翻,又穿上新衣服,走出房间的时候,许定等人都傻眼了。
  灰姑娘秒变成了天鹅。
  原本脏兮兮,蓬头垢面,看起来灰黑的人,洗完之后,露出了真面目。
  肌肤赛雪白皙,脸若桃花精致,俨然就是一个小美人。
  长大了肯定是一个祸国殃民般的存在。
  郭嘉对女人最有心德,悄悄冲许定竖起大拇指低沉说道:“主公你的眼光真厉害,嘉佩服。”
  佩服个什么?我也不知道她长这么好看呐。
  小姑娘走上前冲着许定行礼道:“民女任红昌多谢主公!”
  “等等!你刚才说你叫什么?”许定瞪大的眼睛,以为听错了。
  小姑娘又道:“主公,民女姓任,贱民红昌,本为并州人氏,因家乡战乱,遂流落到洛阳,多谢主公收留。”
  任红昌的声调一直都不高,而且一句三羞,低着头,捏着衣角。
  任红昌!原来真的有貂蝉。
  世人一直以为貂蝉是虚构的,现在看到才十岁的任红昌就有了勾人的资本,许定敢说,罗大炮这事总算没有虚构了。
  心里虽然有些小激动,不过许定也只是嗯了一声,这才道:“你一个人从并州流落到京城,想来也受了很多苦楚吧,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主公!”任红昌转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接着又听到许定道:
  “等等!以后别叫我主公了,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为许大哥,毕竟我只是收留你,你并非家奴家臣,不用刻意降低自己的。”
  闻言任红昌的眼睛有些润湿,内心有些激动,点点头轻嗯了一声,然后小跑着回了房间。
  “主公你以后有福了。”郭嘉见任红昌回去了,冲许定挤眉弄眼道。
  许定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奉孝,我说你能不能正经一些,别吓坏了貂蝉妹妹,我可不想让人以为我跟你是一丘之貉。”
  戏志才二人闻言哈哈大笑,话说郭嘉这家伙的嘴真的有点欠匾。
  许定是该好好收拾这家伙了。
  “主公都是男人何必呢,还有这貂蝉……主公真会起女子闺名……”郭嘉还要在说,但是看到许定要动脚了,连忙跑出了客栈。
  “貂蝉吗?这是他给我起的,真好听。”郭嘉嬉闹的时候,任红昌靠在房门上,倾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小脸蛋不由的瞬间红了起来,眼中好似闪现出许定那挺拔英俊而修才的身影。
  “夷!奉孝先生你怎么这般狼狈,看你惊慌的样子,莫非有人要打杀你。”
  郭嘉跑出客栈门,直接就撞在了典韦的怀里,典韦一把提溜起郭嘉,好奇的问道。
  郭嘉挣脱典韦的手,这才正正声道:“哦!伏虎你说得对,里面有人在追杀我,快快帮我挡下,下次喝花酒我叫上你。”。
  典韦离言憨厚傻笑,也不答话,算是默认了,不过一扭头看见许定有些杀气的模样走出来,瞬间伸手把要溜的郭嘉给提拿住了。
  “哎!伏虎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你不能出卖队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