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至尊进化第二章 朋友且喝酒,末世之至尊进化第2章 朋友且喝酒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世之至尊进化 > 第二章 朋友且喝酒

第二章 朋友且喝酒


  车途路漫漫学业心中盼
  新生新朋友生死共患难
  火车看起来很笨重,但一旦驱动开来,却是速度惊人。千里之遥,却也是毫不含糊,这也是火车至今最大的贡献了吧!
  一晚上路途虽然有些倦乏,却也无法掩盖大学开学的兴奋。
  刘俊朋一下火车就看到学校设立的接待处,得!省事儿了,直接跟着走吧!
  火车站离学校并不太远,加上早上天刚亮人还不多,道上还没有热闹起来,却也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时间不长,就看到学校的风光展现眼前。
  这一看,差点没有吐血三升……“什么……什么情况?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学吗?……我的妈呀!……这也太委婉了点吧!比我们高中都大不了多少!”刘俊朋看到这座小院似的大学,紧密挨挤的小楼,来来往往的男子汉们!!顿时不知道银河怎么落九天了!
  “坑!……你能再坑点吗?……小爷这一路奔波劳累容易吗?妈蛋,说好的高楼大厦呢?说好的美女呢?都他妈去哪儿啦?我就那个……”不在憋屈中毁灭就必然在憋屈中爆发乃至爆炸,刘俊朋只想问候老天爷他老母!
  不过还是厚颜无耻的毅然决然的走进学校,办了手续,爬进了宿舍。他娘的,早把钱交了伙计们!还能退回来吗???
  当年关二爷错走麦城的心情也不过如此了。
  进了宿舍一看还能入眼,是下桌上铺的样式,还挺洋气儿!嘿嘿,还是六人间,凑合着住吧,人不论在什么样的困境都是可以克服的,住啥不是住啊?对不对?刘俊朋不停的不断的安慰自己,一定要淡定下来。
  不知是什么时候流传下来一句老话,说大学的同学比较靠谱,所以大学一定要多交朋友,建立自己的交际圈,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很多人都这么想,刘俊朋也不例外!
  当然大学的意义也非常深奥,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学习和交际那么单调与简单,如果大学只学习不如去开个书店,当然比喻的并不恰当。
  这时刘俊朋才刚放下行李,坐下来喘口气,向四周扫了一眼,巧了,就差自己了,这下六个人满了。自己是一号床,但是肯定不是老大的意思,因为自己早已不做大哥好多年…………
  宿舍里没人说话,几个人都在各自玩手机,气氛有点过不去。他妈的,大好的日子等着我们呢,马上走起!
  刘俊朋长身而起,伸了个腰,往兜里一摸,摸出一盒石家庄。这可是绿石啊,十块钱的!但是该发还得发不是?
  一人发了根烟互相认识了一下。二号床是东北人,叫宛大成,是个胖子。三号床王通,中段身材。四号床刘雄博,长得高高瘦瘦。五号床李豪,性格内向不怎么说话。六号床张振宇,一表人才。
  等到都点着了烟,刘俊朋开始发起牢骚来,愤世嫉俗的说道:“兄弟们,不瞒大家,这么多年了,风风雨雨都过来了,高考考了二百五十分都没那么生气,单单就刚才看到这么个憋屈学校差点没把我气过去……”
  他这话还没说完呢,对铺二号床“嗷唠”一嗓子,带着一股东北味说道:“可不是嘛,真是太逆天了,学校小也就算了,关键妹子也少的可怜,可怜我宛大成不知泡了多少妹子,谁知得渴死在这里。”东北人一向豪爽不羁,有啥说啥,大家也都不在乎,话不聊不开嘛!
  得!这哥们是泡妞高手,不过到了这里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看来高手果然是寂寞呀!
  “不错,我这人喜欢打球,喜欢玩儿,可是看见那小院儿操场,顿时觉得这就是个坑。唉,没办法来了就来了,凑合着过吧。……”高高瘦瘦的刘雄博接了话茬,无奈的说到。
  看来大家都比较不满意。可能这是每个大学生入学的心态吧,背井离乡,千里迢迢的去求学,看到学校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啰嗦几句也没什么。
  王通说道:“咱们也不能这么说,咱们这个学校吧,小是小了点,不过有实力啊,咱们学校出去的不愁找不着工作,你说现在这社会找个像样的工作多不容易!是不是?咱们既然都这样了,其他的都先撂一边啥也别说了,人都来齐了,喝点去?”
  一说喝酒,都来了劲,喝!必须得喝!说着你拉我我拉你,六人都扯扯拉拉就要出去喝酒。看来都热这一口!
  刘俊朋本不想去喝酒,昨天熬了一晚上,在车上也没怎么睡,这会正头晕眼乏的时候,想休息一会,但是盛情难却,不好拒绝,索性跟着凑个热闹!
  这说起喝酒可就有趣了,往往不会喝的喝不多的人他吆喝的越大声,越是会喝的懂行的越不说话。这不一群逗比都没有酒量,就是你推过来我推过去,没喝几个就说不清东南西北了,刘俊朋也乐得自在。
  推杯换盏之下,都敞开了心怀,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李豪和张振宇,也扯得天昏地暗,这时候张振宇一脸神秘的说:“我给大家说个怪事,我家在南方嘛,在我来之前听说出现了一种怪病,你猜怎么着?得了这种病啊,就会像疯狗一样乱咬人,据说还传染呢!你说玄乎不玄乎!”说完还一脸后怕的样子,似乎就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得咧吧伙计,还咬人?还传染?你以为是生化危机啊?那个电影我看过,确实不错。不过老兄,那可是演电影,当真不得,我看你真是喝多了......来来来!......接着喝......”李豪是一百个不相信,只当他是酒后疯言疯语,说着嘟嘟囔囔非要把张振宇灌醉不可,非要不醉不归,其实都有了醉意,但就是谁也不服谁。
  “哈哈哈哈!我跟你说,老张,这大白天的,你说这些也唬不了我。咱们不要说没有那玩意儿,倘若真有也不必担心,哥们儿我从小在东北就是打架砍人长大的,我罩着你!怕他娘的什么?神来杀神,鬼来杀鬼,统统打倒,来来来!!别愣着,继续喝呀。”宛大成东北来的就是能吹,不过就是酒量也不咋的,早就说话没有逻辑了,大家谁都不以为真。
  “嘿!我勒个去,我骗你干嘛,是真的!不敢说什么世界末日,那就太夸张了,但得了这种病绝对没得救,我们那里根本没有办法救治,据说因为这种病没发作之前使人非常痛苦,慢慢的丧失理智而不能自拔,医院只能提前安乐死!”张振宇一看没人相信,索性一下子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说的一套一套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众人这时,酒足饭饱,醉意微然,谁还理那档子事。
  “哎!如果是真的话,那这事也算大事。那我们怎么不知道啊,至少媒体应该报道吧,网上应该爆料吧,一点消息也没有啊,这也不正常吧。”刘俊朋对这事还真感兴趣,他巴不得世界末日呢,世界末日至少不用在学校里整天憋着了。
  “哎呀!你不知道,这种事国家肯定不会不知道,如果有解决办法,早就见效了。而现在呢,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事情都被政府压着呢,国家一句话哪个媒体敢说话啊,你说是不是?这更加说明情况很遭,正因为这样,我爸妈才把我安排的远远地,想等风平浪静了再说。唉,无奈啊......”张振宇怅然说道。
  “得了,咱们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了。只要碍不着咱们就行,咱们的大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可不能整天都唉声叹气的。来来来!再喝一个,酒到就行,能够在此认识大家,这是缘分啊,就凭这份缘分,我高兴,咱们必须喝了这个酒。”说着王通笑呵呵地站起来,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爽快!是爷们儿!来!干了!兄弟们!”刘俊朋豪气顿生,也没什么酒量,红着脸摇着头,吆喝着把酒喝掉。
  气氛再次燃起,这次必须喝个大醉!!这大白天的,六人不管不顾,大声吆喝着,完全扯着喝开了!
  酒是个令人解脱的东西,因为总有人借酒消愁;酒也是个令人非常高兴的东西,因为总有人喝酒助兴。酒能够使人想起很多东西,酒也可以使人想起很多东西,所以酒真是个好东西,所以朋友且喝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