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19章绮花成精做娘娘,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19章绮花成精做娘娘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世之至尊进化 > 第119章绮花成精做娘娘

第119章绮花成精做娘娘

“完全是寻死的节奏!”
  
  但小小固执,唐奇想么劝她也没用的,自己总不能去告发她,不让她跑出村的,那样她更会恨死自己的!
  
  小小收拾好东西,背起行囊,就下得树屋,大门是出不出去,族长离村,次次是严禁村民出入的,连门外的树林都不让人去!
  
  小小上了唐奇的树屋,小小以前和唐奇从此出过一次村,但也就是出过一次,才离木墙几十米,两人就碰到只燎牙峭猪。
  
  那猪头两牙就似两矛头一样,为了保护小小,唐奇的屁股还给顶了一下,躺了一个多月才下床!
  
  给活吸了三年没了魑龙神坠的唐奇现在就是普通血肉的躯体,完全不经顶的!
  
  以后两人就再没偷出去过了。
  
  小小上到树顶,绑好兽筋绳子,看了看四周,寻了个没人注意的时机,招出幻甲,一荡就进入了村外的林子!
  
  唐奇不能看着小小就这样去送死。
  
  忙的着好装甲,把那小刀和骨刺一边一把都插在腰间,昨天那包吃喝都没动,把那兽皮包往的肩上一挎,唐奇提起盾和长刺也跟着去了!
  
  唐奇把蛛蛛也带上了,无望森林虽说东去才几十里的,但来去怎的也要三四天!唐奇不放心把蛛蛛独自放在家中。
  
  此主来了就没消停啊,要放它一个没了管束完全是翻天的节奏!
  
  唐奇着地,就向东而去!
  
  小小并没走多远,一会唐奇就见着了!
  
  小小给一群野蛮盗龙的幼崽围住了,这群小龙幼崽常在村子周边的密林中游荡,主要以抢夺翼狼食物为生!
  
  滢村位在林侧,有神灵和神树相护,村子周边,相比于其它地方,要安全许多,是各类幼崽常年游荡躲藏的所在。
  
  这群幼崽似狗大小,有数十只,绿绿斑纹与森林一色,极其敏捷,牙尖爪利,能上树,善偷袭,小小连射几箭,都没射中。
  
  这群盗龙极是机智,大部在前详攻,小部趁机潜伏绕后,不大一会,一只盗龙以然出现的小小身后树上,小小浑然不觉,还一心射击着面前的小龙。
  
  此机智盗龙抓着小小出箭时机,从树上一纵而下,举爪直拍小小脖子,盗龙那爪子似镰刀一样,力道凶猛,这一爪下去,小小就给拍扑在地,好在小小有幻甲相护,脖子并没断成两截!
  
  在密林之中,用弓箭去对付这种近距偷袭的盗龙,那是一点优势都没,就算有甲相护,但这一爪爪拍在身上,摔在地上也是够呛!
  
  要是伤盗龙不到,这群调皮而凶残的小龙,能活活的将你玩死,更何况小小的这身幻甲,唐奇知道也得靠元气供能,每受一次打击都需要相应的元气能量去化解,这要其存元气耗尽,就会消散!
  
  而恐龙在这大陆不过是弱势族群,在夹缝中生存的物种,这样的小龙小小都打不过,面前方更强大的生灵,小小如何能应付!
  
  小小刚爬起,另一条就从地上窜来,举爪直扫小腿,见小小倒地,双腿跳起连登,盗龙两腿力大无比,脚手之上有一脚趾似刃,开膛破肚专用,这是盗龙杀着!
  
  唐奇见状,加速直冲到小小身侧,那小龙见有人前来,一闪,就入树丛不见!
  
  唐奇弯身提盾护着小小,握刺朝前,警惕四周!
  
  “小小,你没事吧?”
  
  “没事!小崽子力不大,伤不到我的!”
  
  小小也立马起身爬起,她这幻甲,这群小龙根本刺穿不了!
  
  这群小龙,一见唐奇,停顿一下,立马隐于丛林,消失不见了!
  
  唐奇想这定是自己这身巨兽之甲,威武气味犹存,吓着这君小龙不敢近身了!
  
  “我就知道哥哥不会不理我的!”
  
  小小乐乐说道,似是从心底早盼着唐奇前来,也知道唐奇会来。
  
  小小摔了两跤,点伤没受,小姑娘的心情,就像天上的云,唐奇琢磨不了!
  
  见着唐奇前来,小小胆壮不少,抱着唐奇一下,前嫌尽弃,一点都不怪唐奇的蛛蛛咬了她的威威了!
  
  小小这才注意上唐奇这身怪怪的装备!
  
  小小围绕着唐奇转着好几圈,仔细研究着唐奇这身奇怪战甲,通红长刺!
  
  唐奇自得把来历跟小小说了,小小听着惊奇不已!但对萧媚有些不屑,好在那次萧媚跟黑蛇打斗,表现一般,唐奇并没说的太神!
  
  唐奇吹牛,一般这吹自己,不长他人威风!
  
  唐奇发现自己这甲,果是如萧媚所说,虽不方便,但极是实用,两人一路穿林东去!百兽避让。
  
  两人行到几里就到了一黑土林地,那林中有一圈圈的黑色浮土,这林是食人蚓的领地!
  
  食人蚓通体褐红,突的从地洞窜食人,竖起可达十丈,一般都有三人粗细,头顶嘴开如血菊,三角利齿排排倒生在内,达一人之长。
  
  此主食人都是当头猛吞,嘴一合,齿一绞就缩入地底,有时刚听着些身后动静,回头一看,后面的人就没了,你再前看,发现走你前面的人那也没了,然后你就见着一张血盆大口如袋从天罩下,眼前一黑,你也没了!
  
  小小这低级幻甲根本没用,这东西都是一口吞了拖到地底,人给那齿锁的紧紧,动不了,一会就能把你闷死在体内!
  
  “还去吗?”
  
  唐奇希望小小放弃,能到止,她也尽力了,这蚓林没人过得去!族长来了都一样要给拖入地下,到时就算能剖蚓肚而出,也要活埋在这林中地下!
  
  村上人狩猎,一般就行到止,不在向前!
  
  “绕一下看吧!”
  
  小小也知这蚓吓人,这才走着几里,十分之一的路还没到呢!
  
  要绕,这能向北行去十多里,沿着那万里大山边缘攀爬而过,村上人有时去采药找些稀奇的东西,就会从那绕过去的,这蚓林无人敢过!
  
  要攀那山崖,得备长长的绳索,得是经验老道的高手才成!
  
  “绳子带够了吗?”
  
  唐奇一句,就问的小小哑口无言!
  
  小小一个小姑娘,一时冲动而来,那会想到这么多的!
  
  小小极度失落,抱着威威跪地失声痛哭,而蛛蛛这时似的也明白自己吃错东西了,藏进唐奇背包内根本就不露头!
  
  “我试试吧!”
  
  这个天天来缠自己,要自已哄,要自己夸,长点本事就要在自己面前得意神气一下的小姑娘,她的喜怒哀乐,唐奇现在都能感同身受了。
  
  唐奇知道小小一直把自己当她最亲近在意的的人才这样的,正因如此,自己随便夸她一句,她都会那么的快乐!
  
  唐奇实不忍小小这样伤心,特别是这伤心还和自己有关,唐奇决定冒险一试,过过这蚓林!
  
  唐奇想着自己这身盔甲有黑魔雕之味,这黑魔雕可是这食人蚓的天敌之一,食人蚓无耳无眼,这靠气味和震动识物,指不定能骗过它们的。
  
  唐奇走向黑土边缘,林侧一洞,举盾刺于头顶,那刺头有两雕爪如托相对,跟个三角叉一样。
  
  唐奇让小小在身后跳,自已也跳,但那蚓不上当,那蚓喜欢从后面偷袭,人不进黑地,唐奇想它们是不会出来的。
  
  唐奇前走!要去林中。
  
  “哥,算了吧!我们回去吧!”
  
  小小不想让唐奇为了自己战兽送命。
  
  “没事,我就在边缘试一下!”
  
  唐奇多次听说这食人蚓食人的故事,知道它们都是本能动物,喜欢从后面偷袭,从头直吞!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唐奇可是个有战斗经验的存在。
  
  唐奇想让小小明了知识经验也是力量,决定小试身手,展示一番。
  
  唐奇放下背包,背包一放,蛛蛛就露出头来,蛛蛛本能意识到这林中危险,在那袋中进进出出,就是不敢跟着。
  
  唐奇摸了摸蛛蛛,让蛛蛛呆在袋中别动,蛛蛛还真就不动了,这露着两眼盯着唐奇看。
  
  唐奇蹲下慢慢后退,把那刺高高举起,那盾挡头,如个矮脚魔菇一样,打着手式,让小小盯着自己背后,一步步的退着进入这食人蚓林。
  
  唐奇一直进到林中十多米,过着四五个蚓坑也没见着有食人蚓出来,这林子静的瘆人!
  
  突的唐奇见着小小表情定格,蛛蛛也给吓的一下钻入袋中,小小一只手抖抖的指着自己左侧,然后又是右侧。
  
  但唐奇两边都没去看,因为自己的眼前一只食人蚓正无声无息的从地下冒起,唐奇还是第一次见着这传说中的怪兽,周身褐褐粘粘,极是光滑,就如个放大了的平常小蚓一般!
  
  但此主大啊,那身子如柱,唐奇想自己三人都抱不过的。
  
  那蚓一会就出地数米,圆柱一样的蚓头慢慢弯向唐奇,头顶菊花慢慢绽放,血口洞开,排排尖齿,森森吓人,圆圆通通,如个绞肉磨盘,滴着腥臭的汗水!
  
  再看左右两只,也张口朝着自己,那两只略小一些,似是来帮这只大的打酱油的存在!
  
  它们都没进攻,这是合围,它们那身子不停在那慢慢扭着,如草随风,那血口在唐奇面前晃来晃去,像在瞄准!
  
  唐奇慢慢抱刺卷起身子,整个人全的贴地,藏在盾下,高举着那长刺朝天。
  
  这三蚓似的在研究这东西是什么,唐奇这样子,定不似它们以前捕食过的东西。
  
  这东西能不能吃的?
  
  蚓蚓也许如此在想。
  
  唐奇见着长刺入蚓嘴,一抖那刺,那长刺上的雕爪就扎入蚓嘴内侧,那雕爪尖锐无比。
  
  而那蚓冲劲又大,雕爪如刃一样,竟从内划开那蚓嘴,那蚓虽是一触而退,但它那嘴如袋而破,一分为二,想是很长一段时间,这嘴都没法吞食了!
  
  一股黑色带绿的浓汁从那伤口落下,趺在盾上,溅了唐奇一身,一头都是,目不能视物!
  
  那汁虽不是大毒,但也能腐蚀,碰着地下草木,那色立即就黑当即就萎!
  
  还好萧媚高见,帮唐奇头盔加了两眼罩,要不这些浓汁,定的会从眼孔而入,沾的唐奇一脸,那后果真难想像!
  
  那进攻之蚓直缩入地下,不再出来,别外两蚓似的明白这东东不是吃的,会吃破嘴,很危险,身子竟的慢慢也退入地下!
  
  成功了!
  
  唐奇慢慢站起,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当然那刺还得高举头顶,唐奇想这些本能动物,认定着不能吃,可能就不会来吃了,这危险的信号,指不定整个蚓群都知道了!
  
  更何况自己还粘了它们一身体液,它们靠味识物,指不定把自己当成同类不会来进攻了!
  
  那食人蚓的体液极是恶心难闻。
  
  “知识就是力量啊,涂上涂涂!”
  
  但再恶心,这了保险安全,唐奇还是帮小小全身幻甲上涂上一层!
  
  “好恶心,好恶心!”
  
  小小报怨,但为了威威,还是忍了!
  
  “我再去确定一次!”
  
  知道长刺能克这食人蚓,唐奇胆壮不少。
  
  然后唐奇再蹲着前行了几十米,见着没事就站起走了回来,没有食人蚓再来攻击!
  
  “过来,背对背!”
  
  确认无误,唐奇这才招手小小前进。
  
  两人背贴着背,藏在盾下,高举长刺,就开始慢慢穿这食人蚓林,那蚓太吓人了,攻击无声音无息,这林中有一丝动静,就会搞的两人紧张不行!
  
  但直到过林也再没见一只蚓出来!
  
  这蚓林这有两里多宽,一过蚓林就是猛兽妖物出没的丛林,一片若大的山谷林地直通着无望森林!
  
  这山谷村上人称它有巨兽山谷!
  
  但这林过的人实是紧张,一过蚓林,两人如同虚脱,找了个溪边大石上起就躺下动不了身子了!
  
  “休息一晚,明天再走吧!”
  
  虽说太阳才刚偏西,但小小实在走不动了样的!
  
  “好吧!”
  
  唐奇也没劲动了,这身上一层食人蚓的粘液,两人都不敢去洗,想着这蚓也是这地界的猛物,多少能驱驱野兽的,而且回来还要用的!
  
  小小放下背包,看了看威威,威威昏睡不醒,气息依是微弱!
  
  唐奇取出些峭猪肉干,两人默默分吃了,唐奇递了块给蛛蛛,蛛蛛不喜欢,唐奇见着那溪内水虽不深,但大鱼成群,那刺本就三叉,刚好捕鱼,喜上眉稍。
  
  而此地的鱼似从没给人捕过,对这刺来根本无防备之心,不过唐奇也这是叉了一条够蛛蛛吃就行。
  
  一刺下去,大鱼就手。
  
  新鲜的大鱼!
  
  蛛蛛很是喜欢,一会的功夫就把那鱼吸成了个皮囊!吃完过来缠着唐奇吱叫打转。
  
  “知足常乐啊!”
  
  唐奇严肃批评索取无度的蛛蛛。
  
  但蛛蛛就是无度,绕转叫唤转圈不停来烦。
  
  唐奇无法,这能帮着蛛蛛再叉一条,叉一条大大的,让蛛蛛慢慢的去吸!
  
  这蛛蛛真是只奇怪的蜘蛛,人家小小虽小,但好歹还能长点个的,但这蛛蛛吃的这么多,个子却是一点都不长!
  
  两人吃好,休息了好会,体力恢复不少,唐奇见着小小一直盯着威威极是担心不安,就道:“我们走吧!”
  
  “好!”
  
  小小极是迅速的收拾起来!
  
  过溪就是巨兽山谷,其内全是参天的大树,那树上全的长满了老藤,挂满了菌丝,长达数米的蜻蜓,牛大的各色虫子随处可见。
  
  人大的蚂蚁在这都这是普通的生物!巨兽山谷,什么个物儿就比别的地大!
  
  两人一路行去,见着这谷地之中并无什么真正凶猛妖物巨兽。
  
  唐奇觉得极是奇怪,这地的环境,随便个虫子都跟牛样大的,怎的都能养出不少吓人的妖物巨兽出来!
  
  这名字都叫巨兽山谷的!
  
  但行着太阳西去,唐奇也就见着几条腰粗的蛇,还是常见的猛兽,不是妖物,两人根本不怕,而它们也似没见过人族,不把人族当食,或是不动,或是避开!
  
  能不避开吗,唐奇身上现在可是有四大猛兽的味儿,这味对食人蚓没用,但对这些普通猛兽来说还是挺有用的!
  
  他们光闻个味就怕的抖抖。
  
  但也有些不寻常的东西,如比自己人还高的蛋,比蜈刺还长的羽毛,在地上也见着些比钢还硬的碎鳞甲!
  
  蛛蛛倒是很喜欢此地,一入山谷就窜上树去,挂着丝儿在那荡来荡去,但这一荡,却引来无数虫鸟来捕食。
  
  虽都是普通之物,不是蛛蛛这妖蛛的对手,但它们前仆后继,干倒一只又来一只,蛛蛛应接不来,烦不胜烦,这好老实的钻回包中呆着!
  
  虽说这地界月亮晚晚浑圆不落,由西而升,光照大地!
  
  夜路不行,是两人打小的学规矩,两人在太阳落山前选着颗有绮花的大树,扯藤就爬了上去!
  
  那绮花巨大无比,纯白如玉,在树之高处,向阳而生,日出而开,日落而闭,金黄花蕊如丝般柔软,唐奇用刀切片白玉一样的花瓣,铺上花蕊,就够两睡了!
  
  绮花是一种巨大的藤蔓,专附大树而生,在这妖孽丛林,凡年限长点的树都能捕虫食肉,能吸取天地间的元气,生长速度惊人!
  
  所以林中到处是参天大树,一棵占地几亩地的随地可见,而这绮花也就到处可见!
  
  魅族人外出,一般都寻绮花,在花中而眠!
  
  太阳落山,花苞慢合,就如个小花房子一样,蚊虫不侵,内生淡淡花香,香气袭人,让人极是舒服。
  
  唐奇和小小吃了一些东西,走着一天的路,都累坏了,倒在那花瓣上,小两一会就睡着了!
  
  但次日,日上三杆,那花苞却都不开,两人根本出不来,绮花是魅族圣花,魅族人都不伤绮花,唐奇不能挥刀去剖!
  
  “是不是绮花娘娘生气了?”
  
  小小见着花苞不开问着唐奇。
  
  魅族从不白睡绮花,魅族出门都会带一块带毛的白虎皮,上面都沾了上次睡过的那绮花的粉,魅族都会帮着绮花授粉,进花时还会供上一块鲜肉!平常在山中打猎,带不回来多出的肉也大都会供奉绮花!
  
  但唐奇和小小以前从没外出过夜,没那花粉虎皮,不过肉是供了,从蛛蛛毒死的大虫子上割了大块白白的腿肉!
  
  “是不是我们没白虎皮,没帮绮花娘娘授粉她生气了?”
  
  唐奇也拿不准这能猜。
  
  “绮花娘娘真是生气,肉都没收!”
  
  小小爬到花蕊外侧,抬眼看了看蕊下昨晚供的那肉还在没给吸收!
  
  “你们两个小鬼,搞的我昨晚兴奋了一晚,以会等着几百年总算等到有人来帮我受个粉了,但你们却让我大为失望!”
  
  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从天上而来。
  
  “绮花娘娘,我们第一次出来,没那沾粉的虎皮啊,但我供了肉你啊,供着好大一块啊!”
  
  唐奇抬头循声,向那绮花娘娘解释道。
  
  虽说这地界妖物不少,但这花草会说话的,两人还是第一次碰上,村中神树虽是古老,但也不会出这人声的!
  
  小两对视一眼,极是惊奇,睁目四处寻找,想看看声音是什么所发,但四寻不见!
  
  “你还好意思说那肉,人家供的都是猛兽鲜肉,你却供我天天吃的到的虫子肉,你供虫子肉也算了,你还给我块带毒的,你当我傻啊!”
  
  听绮花娘娘娘语气,好像很是生气的样子!
  
  “那娘娘说要怎么办啊,这附近你看娘娘喜欢那朵花的?我帮你取粉去,娘娘喜欢什么肉的我帮你打去?”
  
  唐奇和这绮花商量着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毕竟两族都合作了成千年的,不能因为这一次没授粉就翻脸吗?
  
  “这附近的花都是我一家的,要着没用,你要我放你们也成,你们去无望丛林帮我做个代表,去抢夺些治愈之泉来,你答应了我就放你们出去!”
  
  那绮花娘娘竟的要治愈之泉,传说原来是真的,那林中真有治愈之泉!
  
  “娘娘也你受伤了?”,小小听着忙问。
  
  “没!”
  
  “没受伤,你要治愈之泉水有什么用啊?”
  
  唐奇见着这绮花娘娘似的好说话的,就起身从花瓣上取着些雾水来洗脸,边洗边问着。
  
  “这治愈之泉作用可大了,你没看到这若大山谷凡有点本事的妖兽都不在了,它们全的去无望森林抢夺这治愈之泉去了,可惜我是个小花妖,元神级别不够,脱不了这藤身,想去看看那热闹都不成!”,绮花娘娘有些无奈,恨铁不成钢!
  
  “抢夺?”
  
  “是啊,这无望森林平常是没有生灵能进的,这森林是一群强大的异界收割者的元气牧场,林中的那些树木都是经他们改造,用来吸起我们这星球和进入林间万物的元气的,不论什么东西进去,那可都是有去无回,走不了多远,就会昏去,身上的元气就会给那些树吸干,想不死都难!”
  
  “人都进不去,怎么抢啊?”
  
  唐奇想难怪着没人能过这无望森林的,原是这些树木古怪,能吸人元气于无形!
  
  “今晚就能进了啊,那些异界收割者每隔百年就会回来一次,他们会关闭这林中树木吸起元气的能力,这一百年收集的元气给无望森林中的树木精粹出翠绿如水的样子,从林中的一眼小泉慢慢涌出,要出半晚,供那些异界收割者提起!”
  
  “这绿色元气能乱吸收的?元神级别不够一吸不要自爆啊!”
  
  唐奇想着这妖孽丛林妖魔怪兽虽是不少,但达到绿元级别的还真没几个,元气粹精成液体,还是绿色的,那能量得多强大!
  
  他们去能有什么作用的,个个一吸还不都爆了!
  
  “那泉叫治愈之泉,就是因为那泉水出来的这元气之水极是奇怪,不但经过了精粹,似的还经过了改良,品质十分稳,能让元气干枯的各级元神恢复活力,充满能量,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而且各级别的元神都能吸收它的能量,你这要吸了,它会一直在你体内慢慢滋养你的元神,直至泉中所拥元气完全耗尽,完全不伤身子,怎吸也不会爆炸!”
  
  绮花娘娘解释起来语气倒是平和了许多。
  
  “那我们怎么才能抢的到啊?”
  
  这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唐奇没想到自己会赶上这百年一遇的盛事,难怪的魅族传说每隔百年,妖物就会大减,原来他们每百年就来此一趟啊!
  
  唐奇听着萧媚说过这异界来的收割很多的,他们不同种类,来自不同的地方,这收割者不过是对这外来者的统称!
  
  他们中很多相互碰到了也一样开打的!随便来一个萧媚都要藏,而今天这万千妖兽都冲着去的这收割者,人家可是把元气直接提纯到绿色液体的种族,那定更是厉害!
  
  “那些收割者强大的很,没他们充许谁也进不了那林子,但他们在最后总会留下一些治愈之泉,封在一个水晶球内,让这地界的妖兽去争夺,他们也会留给你足够的时间进去,时间到了那水晶才会破,你才能吸收那治愈之泉的元气!”
  
  “那有人抢到过吗?”
  
  唐奇听着极是好奇,这传说村上可没人说过。
  
  “一百年一次,这林子以开着十二次了,一千二百年过去子,有人抢到过,但抢到的人,从没出过那林子!成千上万的强大妖魔古兽为了那泉水在林中打斗,最后都杀红了眼,打得都不记得时间了,结果这水就算有人抢到了,但也没时间,来不及逃离,都给那林中树木吸了回去!”
  
  “抢不到那你还叫我去帮你抢啊,那些强大的妖魔都抢不到,我们去有什么用啊!”
  
  唐奇想着这林中虽真有治愈之泉,而且自己也赶上了时间,但自己现在这样状况,怎么有本事和这一群妖魔巨兽去抢的,人家打个喷嚏都能把自己喷死了!
  
  “我也没真打算你能真抢到的,这是次次看着他们抢的那么爽的,百年一遇啊,我这是想派个代表去看看这热闹!”
  
  “行,那我去,要抢到了分你一点!”
  
  唐奇想反正也抢不到的,不过即然来了,去远远看一下热闹也好,这可是百年才有一次的大热闹!
  
  “你答应了?”
  
  “答应了,我就做你代表去看看!”
  
  魅族人一诺千金,唐奇早当自己是族中一员!
  
  唐奇想都到了这,无论怎的也要去找一趟的,这有尽了最大努力,才才让小小不那么难过,让自己不那么内疚!
  
  “好,那我就派你做我代表去!”
  
  说罢那绮花之中现出一个巴掌大的发光小绮花。
  
  “这是我们绮花的印记,我的花眼,印在你堂中,我就能透过它去看热闹了,印上有点痛你可要忍着,千万别用手去碰!”
  
  那花飞向唐奇眉心,越变越小,慢慢溶入唐奇皮内,这那是有点痛,是巨痛,就跟用火在那慢慢烧一样的痛!
  
  此疼痛的唐奇大汗淋漓,青筋爆起,这小妖似在生割皮肉硬植那花眼一样!
  
  但再疼唐奇硬是忍着没动,唐奇说话算话!
  
  须臾,一花眼现于唐奇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