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33章万王之王鳄神聚,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33章10000王之王鳄神聚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世之至尊进化 > 第133章万王之王鳄神聚

第133章万王之王鳄神聚

那执斧的果是刚从异界过来,并不认识这大名鼎鼎的道神幻色,从后背取下战斧,那斧红光一闪,一条赤红纹线从头到尾闪亮起来,这斧似是个机器,也要启动才见威力。
  
  这大哥不惧,双手提斧,摆出架式,怒气冲冲,准备大杀戒!
  
  大哥果是大哥,那斧一亮,威不可挡,极是霸气!
  
  “大哥息怒,大哥息怒……”
  
  那执黄剑的忙的去劝止这大哥,生怕他一冲动就上去开打,他似的很了解幻色实力,对方人多,来的都是绿元混境以上的高手,这要开打,自己这有四人根本占不到便宜!
  
  “我们神龙两族与你们可有约在先,你们也是答应着我们来这这猎杀狂乱邪道妖魔的,人族你们答应着我们不碰的!”
  
  幻色言轻,但威在!
  
  “我们碰不得,但这妖这魔,那天不来猎取人族,取元食肉的!”
  
  执红剑的愤愤而道,暗示话虽如此,但以前神族也没管过人族死活,自已装饰家具名摆着都是人皮有骨打造,神族也从没过问!
  
  但执红剑的并没点破,不想和神族此此翻脸,依是想维护破好关系!
  
  “幻色,这人族都快死绝了,也没见你来管过,怎么我们抓两个你们就急了?我看你不是冲着有约而来,也是冲着他们身上这绿元而来的!”
  
  那背刀这人语气平和,但字字有力,大哥来了有底气,直言神族虚伪,不怀好意。
  
  “是啊,这妖魔野兽都能抓的,独不让我们这些外来的抓,这是种族地域歧视!,这约处改改了!”,那执黄剑的也附和,要借大哥实力更改不平等的条约!
  
  “这是我们内部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
  
  幻色依是轻言,不亢不卑!
  
  “我妈让你和小小让靠向白鹃,等会他们打起,找机会逃去,向南飞,幽灵湖那有双头蛇王嗔忿,指不定他们不敢跟去!”
  
  小花妖的声音又在唐奇耳边响起。
  
  就在此时,娇娇话声刚落,唐奇和小小步子还没动。
  
  那大哥一声怒喝,战斧一挥,弹地而起……
  
  此大哥举斧,身如泰山压顶,斧势如奔雷,从天劈下,呼啸直取幻色项上人头,气动山河,天地色变!
  
  幻色无甲胄,无兵刃!
  
  但身形极是灵活,幻色神形一闪,人消再现,以是十丈开处,轻松就避了大斧锋芒!
  
  古言:万事有得失!着甲虽然加防,但身形动作总会受限!幻色打斗,全在身形灵活,以快制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幻色似是深明其意!
  
  那斧劈空着地,霸道无比,把那木台连同其下的藤条,都击的粉碎破空,露出一个通天的大洞来!
  
  幻色一定,随身闪显一道璀璨神环,那环如波向前,层层叠加成箭形,突的如机关枪一色连续暴射直击大哥。
  
  幻色一闪一击,一气呵成!
  
  那大哥见状,光盾自动感应弹起,数声爆响,光箭如滔天惊涛拍岸,但大哥这是给拍退一步!
  
  “就这一点能耐,就想做主,这地界不过是你们先到而已!以后轮子着我来做主!人族我们想怎猎就怎猎!”
  
  大哥豪气,哈哈一笑,提斧横扫众神族!
  
  都这样了,没什么好说的了,打吧!
  
  神族四散攻击,与这四个收割者,混战一团,一时间残枝与碎木齐飞,战吼与兵激共鸣,神光耀眼,兵威惊人,天地黯然失色!
  
  神族人众,悬空盘旋而攻,收割都甲厚,近有通灵神兵,远有死光大枪,神兵近攻能守,大枪远攻能破,人数虽少,但一时不落下风,双方相峙缠斗不休!
  
  那大哥果是了得,一人对付着大半神族,游刃有余!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趁着众人混战之际。藤条刺条漫天而起,有藤条卷起唐奇小小萧媚朝天一扔,白鹃冲起接着唐奇小小,朝南疾飞,而萧媚朝北而去,兵分两路而逃!
  
  虽说藤条刺条,把那四个收割都围了一个严实,挡了他们所有的视线,但他们看物似不用眼来也成!
  
  三人身形一动,他们就知,数十追人的飞弹,顿时就暴射而来,那弹跟人一样,极是灵活,轻轻松松穿过藤网,分成南北两向,大部追唐奇那路,小部追冲萧媚而去!
  
  这两帮人似的知唐奇吸着大部绿元,那执刀之人,挥刀爆破藤网,弹空而起,直追了过来!
  
  那飞弹极速,白鹃那飞的过的,眼看着就要撞上,好在幻色他们人多,及时跟进,同时出手,把追着唐奇的那波飞弹,全的用光击爆!
  
  此弹爆炸,威力巨大,震的天地为之一颤!
  
  但萧媚却没那没幸运,无人相救,给那飞弹一轰,就从天上直落下来!
  
  眼见追击唐奇的飞弹爆去,那在前强者猛然挥刀,一道红红刀气,直朝白鹃劈去,人随即加速一纵就到了鸟后。
  
  幻色又是幻色!
  
  幻色又是一个神行,时空挪移,闪显在前,用光盾挡了那刀气!
  
  执刀者见状,挺刀如弹直刺过来,这群神族似这有这幻色会这瞬间移动的神行幻影,别的虽也追来,但都差些距离!
  
  幻色能避,但白鹃就在身后,无法,幻色这能硬扛!
  
  轰隆一声!
  
  那人带刀外带通体护体红光,整人似如炮弹,一起撞在幻色那光盾之上,那冲力巨大无比,幻色光盾虽是没破,但人以给他撞飞出去!
  
  幻色后飞,速度惊人竟然直直撞上白鹃!
  
  白鹃不过就是一只连人声都出不了的小妖鸟鸟,那经的了幻色这一撞,白鹃及白鹃身上唐奇小小都给撞的翻飞四散而去!
  
  唐奇给那光盾撞飞离鸟,飞出好大一段才直直落下去,抬眼看去,以是到了幽灵湖了,身下一片鳄鱼,似潮向着自己下坠之地涌来!
  
  这是来抢食的感觉啊!
  
  好幻色随手一挥,曦光一团就包了唐奇,唐奇发现自己身轻如羽,下落速度立减!
  
  但这是减了还在朝成群的鳄鱼嘴中掉啊!
  
  但唐奇还算好运,小小和白鹃和威威却没那么好运有人来护,她们都给撞的直飞入湖,人鸟如炮打水面,就见着三柱水花冲天,入水就没了影踪!
  
  但没有鳄鱼入湖去追,那数万大鳄竟的开始组合,如搭积木一般,搭起一人形巨鳄。
  
  那巨鳄如人而立,一会功夫就高达百丈,如万王之王,神临凡尘,威不可挡!
  
  数万大鳄,血口獠牙,直冲追来众人,那阵式让不寒而栗,杀气冲天而起!
  
  鳄神如堵大墙,立在唐奇和追来的收割者和神族之间!
  
  突见这数万大鳄形成的人形巨鳄之墙,两帮人都停了打斗,悬停在空,但也就是停着一会,两帮人就立马四散,想绕过一鳄墙,近得唐奇身来!
  
  独那大哥一人生猛,身子一抖,数十飞弹射出,提斧一挥,一道血光破空而来,就是如神的存在,此主也不畏惧……
  
  大哥硬生生直攻鳄神大墙!
  
  那血光一如斧影翻腾,转眼就长达百丈,血光巨斧拦腰而砍,大哥想要碎了这鳄墙人形!
  
  鳄神应战,数万大鳄张口同吼,一时之间天地变色,声震环宇,一般万丈龙卷旋风立起!
  
  一时间,雷电交加,劲风裂人,数十人粗的大木,都拨地而起,前方众人无一人能挣脱这龙风威力,全的给卷入其中,顺势送去了宇宙虚空!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十多纵横大陆,个个以会是大陆霸主的人物,给鳄神一招就灭,鳄神果是威武了得!
  
  神族一去,唐奇身子也突的一沉,真落水中,高度不低,惯性不小,一着入水数米!
  
  但点冲劲对长年生活的湖中龙头岛极熟水性的唐奇来讲不值一提,唐奇点事都没,唐奇并没急有浮起,而是四处搜寻小小及白鹃的身影!
  
  唐奇见着此湖水极是清澈,但真的深不见底,脚下深蓝一色,看着四周,也不见那祭魂草的影子,想着离着湖岸以是有了一些距离!
  
  细的查看了一圈,见不着人影,唐奇打算浮出水面,但就在这时,脚下绿光一闪!
  
  是它!
  
  唐奇能感觉的出来,是那魑龙神坠所挥发的光华!
  
  唐奇很是激动,唐奇都没想着魑龙神坠也跟着自己来到了这世界!
  
  此物竟然没给小白夺去,竟然坠落在这湖中!
  
  拿着这魑龙神坠,自己指不定开启玄门,回到苍莽故地,自己指不定就能周天境地回归神行幻化,恢复以前的神通!
  
  魑龙神坠就在身下数米,悬浮在水中,发着如月亮一般的绿色光华,唐奇向它潜去,想抓它在手!
  
  但唐奇一近,那绿光就跟漩涡一样转了开去,越转越大,越转越快!
  
  耀眼光华一闪,唐奇发现自己以是人在虚空,若大的月亮就在身侧,脚下是一个蔚蓝的星球,似地球一样,但这不是地球,这星球之上,这在南半球存一块大陆,一块无比广阔的大陆,一块纵横数十万里的大陆!
  
  冈瓦纳大陆?
  
  这时蛛蛛似的也感觉到危险以过,从唐奇怀内探出头来,看着身下这奇怪的大球球!
  
  唐奇身不由已,身子直飞而下,速度极快,但双耳无风,头丝不起,衣襟不飘!
  
  以是晚上,但从天上看下,整个冈瓦纳大陆,特别是沿海之地灯火通明,星光成片,极度繁华!
  
  唐奇慢慢靠近大陆,从大陆上空划过,若大的城郭,一个一个在脚下闪过,占地百里,人口上千万的大城,比比皆是,星罗棋布!
  
  唐奇见着城内全是百层方块金属色泽的大楼,灯红酒绿,极是热闹,无数的大小飞艇在大陆城内如鱼穿梭。
  
  唐奇与一艇同飞,从窗口能见着其内甚至是热闹,唐奇见着一小女孩趴在窗口向外看的,唐奇以会是看自己,向她挥手,抱起蛛蛛和她招呼,很近就一两米!
  
  但她却毫无反应,唐奇如在三维立体如梦实境的影像之中一样!
  
  唐奇沿着这大陆这条大江飞行,见着江面全是若大的帆船,大轮,这些帆舱和飞艇似是这大陆的主要运输工具。
  
  它们航行起来这有破空破浪之声,极是安静,不知着使用什么做动力!
  
  唐奇沿江直飞到入海之宾,这江口有座千万人口的大城,此城面海靠山,那山巍峨高耸,山顶有一大神殿,殿前广场有一巨柱,巨柱之上盘着一条赤血巨龙!
  
  战神殿?霸城?
  
  唐奇见着那龙形,正是传说中的战霸傲胜,村上老人常讲的传说,傲胜与紫神的大战就发生在东方的霸城!
  
  唐奇突的明白,自己看到的可能是大陆千多年前的影像,那个人族为王,没有妖魔的时代!
  
  这都是魑龙神坠所存的数据或是其帮着开启的定界存贮的信息!
  
  唐奇明了自已回到从前那个十多人种,百亿人族,璀璨夺目无尽辉煌的文明时代!
  
  唐奇飞纵城中,见着一巨大的轮船停在江边,那船顶有足球场那么大,上有泳池,有许多人在那聚会。
  
  有黑肤白肤的巨人,有金发金眼金皮肤的人,有蓝发碧眼身子修长的人,也有魅族,但大多是和自己长的差不多的人,他们因都是血龙族人!
  
  但容不得唐奇细看,眼前光华一闪,就换了图像,自己人就在水中了,天色倒退,回到了傍晚时分!这水是活水,似是自己所过的那大江,江水之中,但这一切都是幻像,唐奇知道自己并不是真在水中,周边一切见着是真,但都是虚空幻影!
  
  唐奇见着一个有着七彩头发的少年,如胎而团,似扇自转,悬浮水中,沉睡于水底。
  
  那少年胸前那盘龙玉柱一闪,那深深江沟浮出一如豆金光,如星而烁,与胸前那玉交辉,似在相互交流,而那少年入在梦乡,浑然不知。
  
  他那脑前的盘龙玉柱就似魑龙神坠一样,此少年相貌看着熟悉,竟的有和自己有着几分神似!
  
  那不成自已前世在这地界轮回,自已可这星球和魑龙神坠早有机缘!
  
  图像又是一闪,唐奇出着水面,悬浮在空,见着那少年盘坐艇头,身下那艇修修长长,一边盘着一条血海龙王,非一般的拉风!
  
  少年面朝落日,静神闭目,那太阳烧的火红,那红把少年也染红了,那火把少年衣上的水也烧热了。
  
  那少年周身水气渐起,那衣服不知是给那落日的余辉烘干,还是给那少年的怒火烧去!
  
  唐奇见着那少年一脸狂怒,那水气就似杀气一般蒸腾,在那少年周身汹涌翻腾。
  
  日落之后,那少年睁眼,那眼赤红如血,清瘦俊逸的脸上,以是青筋穿插横陈,再无半点白净清秀之感,全是凶煞赤紫之状。
  
  那少年一窜而去,一拎油门,那艇狂飙,江风掠过,那少年怒火脸庞,七彩的长发,那发齐眉,中有一缕刹白如电闪。
  
  那少年那深紫长袍随风招展,露出腰间一列盘龙指长小刀,衣上袍侧也如阵而列,共如百把之多。
  
  那刀如萧媚那把小刀类似,这是这刀小些,刀身似黑铁所造!
  
  那艇如箭失急驰,唐奇无法自控,随它而去!
  
  那艇似是朝着自己刚才所见,那艘聚会大轮而去的!
  
  那少年长发飘起,衣襟烈烈,发中刹白,随风而动,如电狂闪,凶煞之气迫人。
  
  这是个怒火中烧的少爷,以然无法压抑!
  
  那艇直逼那大轮,点速不减,大轮之上,两边警介之众,见状,驾艇追来,用广播喊着,要那少年减速停船。
  
  但那少年不理,加速猛冲,那艇一近船身,那少年一跃而起,左手飞爪射出,挂着那少年直上轮顶广场。
  
  身下小艇撞船而爆,火光四起,威力惊人,这那少年竟的在这艇上装满了燃油火药,一条小艇硬生生的把这庞然大物炸出了一个大洞。
  
  唐奇近看此大轮,那是金碧辉煌,奢极豪华。
  
  那船顶足球场一般大广场,不但有泳池,还有餐厅吧台,和表演的舞台。
  
  有许来的宾客,都衣着亮鲜,大都有护卫相随,一看就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唐奇见着总有千多号人的,他们三五成群在那吃喝聊天!
  
  那少年一上船头,便有十多个黑衣壮汉直冲过来!
  
  那少年不言,随手一抖,一把不足尺长的小刀就手,金光一闪,正是那如萧媚一色的盘龙附凤小刀。
  
  唯一不同的是此刀刀身黑黑,而萧媚那把刀身翠翠!
  
  那少年挥刀迎上!
  
  那少年如龙游西海,风啸丛林,刀过之处,血喷如泉!
  
  人人脖上一刀,人头落地锵锵,如球四滚!
  
  转眼之间,血侵船头,所过之处,血印昏黄!
  
  那些中刀之人,虽都无头,但一切发生大快!
  
  那些无头之人似的还不明状况,都还站那摇晃伸手,想寻什么!
  
  而那少年以是在他们身前许远,血不沾衣,刀不染红。
  
  唐奇见着这项上血喷如泉,左摇右晃射空,血影一片,成了那少年骇人的背景。
  
  但那少年并没停手,双手连甩,身上那盘龙小刀如雪片一样飞出。
  
  那刀或是直去,或放旋出,真冲坏形围上,但远在数十米之外黑衣壮汉,刀锋过处,血花飞溅,惨叫连连。
  
  转眼之间那数十围上之人或死或伤全的躺在数十米外的血泊之中,痛苦惨叫四起。
  
  一时之间,无人敢再上前来,全给这少年骇人的杀气吓呆。
  
  那少年静看光鲜众人,此少年似在寻人。
  
  影像又是一内,唐奇正对着那少所所寻之人!
  
  那人在那,如女王一般,头戴白金钻冠,一席缕空金衣,雪白体态,欲遮还露,丰腴双峰,颤颤欲出。
  
  这是一下艳绝天下的存在!
  
  此主有四个护卫在侧前后相护!
  
  一个金眼壮男,着甲,双手分持一尺长电锯,那锯三角刺锐,寒光逼人。
  
  一着银灰长袍怪人,连脸都给银灰面具遮挡,他扛着把人长大枪。
  
  一黑巨人,有唐奇两人身高,背着个案板一样大菜刀,那刀通体乌黑,大的做盾牌都成。
  
  一机械黑甲巨人,全身包的水泄不通,扛着一人长大铁锤,锤头带刺,威威慑人。
  
  唐奇听村上老人说起,此大陆有巨人,叫纳奇人,纳奇人还分黑纳奇和白纳奇!
  
  那女人妖媚娇艳,风华绝代,色倾众生,如月铆星空,立在场中,极是耀眼,那少年一眼就见。
  
  绿发,碧眼,翅耳,这是一个魅族的女人!
  
  此少年是冲这女人而来……
  
  那四个护卫以是上到那人左右,身前,亮出兵器相护。
  
  那少年挥刀指天,天上明月当空,万里无云,那月圆如镜,光亮如阳。
  
  那光照在那少年那刀之上,那刀一闪,竟的光华四射,嗡鸣不止,那少年默默上前,逼近众人。
  
  此时枪声响起,这地界有枪,但不似火药所发,这有一声闷响,唐奇见着那枪管透亮,电花闪闪,他们的枪似是电驱动的!
  
  但那少年声随身一跳一翻,小刀直飞,弹着随身,但无一命中,枪响过后,再无声起,人于离着船中众人不足百米。
  
  此时有人一跃上前,此人有着传说中的幽冥族灵敏的身姿,有着幽冥族人深蓝的眼瞳,蓝蓝的长发,一身黑衣席地,极是飘逸,此人因是大陆的幽冥族人!
  
  两人似是认识,似在对话,但话不投机!
  
  那幽冥随手一抖,那剃须胡刀指地,刃开,一缕寒光逼人!
  
  那幽冥胡刀,割喉断足,锋利无比。
  
  那幽冥为着那魁族女人而战!
  
  那少年执刀而上,两人对冲,擦身而过,众人竟的无人见着他们动手挥刀,但那少年依是前行,而那幽冥立停一会,竟的俯身倒地。
  
  那幽冥仁义,唐奇见着他这想划那少年手脚,想止了那少年。
  
  而那少年以呈狂杀之状,下手全是杀着,毫不留情。
  
  一刀制了那幽冥,那少年这是左手护腕给那幽冥划断,点伤末受。
  
  那少年任那护腕落地不接,继续向上,众人无不惊骇。
  
  人如潮退,有些落船,有些胆大,远远站在船尾观战,这留着百来人众,似是那女人的手下,立在船中末动。
  
  铁甲巨人见状,拎着大铁长锤就直冲上来。
  
  铁甲巨人窜上原地一旋,人如螺转,这见锤影不见不踪,如团旋风一般就向着那少年卷来。
  
  此铁甲巨人因是纳奇人,身形如山,力大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