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42章羞花闭月蛇奴身,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42章羞花闭月蛇奴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世之至尊进化 > 第142章羞花闭月蛇奴身

第142章羞花闭月蛇奴身

唐奇抬头看天,想着那大蛇力猛,自己现在最少也离着湖岸有十几里地的,现在这能边走边看,见机行事了!
  
  这围着自己的十来个少女,大多十五六的年纪,见着都是千挑万选的漂亮的人儿。
  
  可能是长期跳那蛇舞的缘故,她们行走起来身子扭动的极是蹁跹袅娜,个个都是那水蛇的腰肢,上身都这披着几串骨饰,两物坦坦,随身而颤,短裙齐档,臀臀欲动,舞出的身材,不见一丝赘肉,极是春意荡人!
  
  举手投足,都透着蚀骨的风韵啊,唐奇可是过来人,一眼就识这群女子无有处子,可可都是沙场的老手。
  
  这感觉真让人心旌摇曳啊!
  
  唐奇看着有忘了担忧,不禁又在那暗乐!
  
  老唐家天性乐观爆发,完全忘记向北可喂蛇,全意心思着自己和她们外貌相似,她们因会把自己当做同族!
  
  这地界好啊,美女如云,更无婚配风俗约束,这要自己成了上层,混个头等人儿身份,那还不是想和谁好就和谁啊!
  
  唐奇忍不着的四下探视这些美人,这样穿着对她们来说极是自然,但对唐奇这外来者,看的人都真晕直眩真的极乐欢喜!
  
  而这些少女,行为举止,极是有素,任由唐奇打探,不言不理,全的低头前行,目不斜睨,脸不变色,胸不起伏!
  
  这地女子,着不着衣似这是身份象征,女权的社会,女人作主,不穿也无羞答之意,赤赤身子,由着唐奇看,她们并无半点羞涩之感,反而神现得意骄傲!
  
  唐奇一路,人在花中,星眸流转,顾盼而行,出村里许,见有一大木房子,其内灯火通明,亮若白昼。
  
  那房虽这是一层,高不过两米,都是有碗粗树枝,用兽筋捆绑造就,面积见着也就百来平方,有几株参天古木相围,房身爬着几株老藤如盖。
  
  木房正门,洞开无门,这有骨串长帘相遮,门旁两侧分列五位年长,见着有二三十岁样的女子,在那弯身坦胸相迎!
  
  唐奇想这地定是村中最重要的场所!
  
  唐奇回神,见着那风韵女人引着自己进屋,不是送去湖边喂蛇,唐奇心安不少,感觉前途美好,一片光明!
  
  那屋架空离地尺许,有一步木阶而上,木阶两旁有两大大果壳做的大缸样的装饰!
  
  那风韵女人行至阶下,两边身子全的弯身齐声:“恭迎教主,恭迎族长。”
  
  这两女人,原一个是教主,一个是族长,教主在前,族长在后!
  
  唐奇猜测没错,完全对路,这是一个神权大于俗权女人当家的部族!
  
  女人当家!
  
  看来在此界因是常规,是人族倒退原始外在灭绝边沿本能的选择!
  
  通常原始部族,无有婚姻,难分父系,再加着人口日减,人族这能迅猛繁殖,不择手段受孕,这状态,也这能于母系血缘为证!
  
  唐奇想着此界女人地位之重,远胜男人,也是正常,这是自然进化的选择,是物竞天择的后果!
  
  教主伸手让唐奇先行,唐奇近阶,两边女子就跪下身去,帮唐奇脱鞋洗足!
  
  那两大缸原是装洗足水的!
  
  这地众人都是赤足,就唐奇着了个皮做的短靴,这鞋是萧媚神力所造,有着蜈甲做底,着的极是舒适!
  
  唐奇起席就着,随时穿用,爱不释足,才得于保存到现在!
  
  洗好理好,服务周到,唐奇光足给迎入到屋中。
  
  唐奇见着徒壁四面,这是一个空间,前后两个洞门,一门对着前来的村落,一门正对着幽灵湖!
  
  但这屋地面,全铺着厚厚蛇皮,脚踩上面很是冰爽,此房正**着这木雕的双头绿蛇,这有米高,那雕像放一木台之上,其下有排排兽油小灯如群星闪动!
  
  唐奇想这因是一个供奉蛇王嗔忿的神庙!
  
  随后那教主和族长也跟着进来,但其它人等都背对远离神庙,环形相护!
  
  三人入到房中三角盘坐,骨帘也随着放下,唐奇见着这两人一脸严肃,神色板板无情,双目冷冷而看,透出慑入寒光!
  
  这是要开审吗?
  
  那目光直透人心,似是在说看透了把戏,唐奇内心一紧,又少少紧张起来!
  
  我勒了个去咚咚个锵啊!
  
  原始人也会玩心机,竟的把自己先拉到无人之地再审,这地的人看来肠子弯多,唐奇寻思自已得小心行事才成!
  
  “你到底是谁?”
  
  那教主冷冷而问,目光威严,气势迫人,要让唐奇坦白从宽!
  
  “神子!”
  
  唐奇一收放妖刺,那刺入到花戒就不见了影踪,一抖尺长在手!
  
  唐奇想这可是比滢村还原始,连幻甲都没有,衣服都不穿的部族。
  
  这妖刺一收一放,应算是个大显神迹,能大大震倒她们,吓的他们供自已为神唯自是从不在话下!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神子这话都说出去了,唐奇这能打死不认不坦白顽抗到底!
  
  而且现在全族人都见过自己,指不定他们真把自己当是神子了,唐奇想这要她们没法证明自己不是神子,他们就不敢对自己不敬,更是不敢拿自己喂蛇!
  
  “一根妖刺,你骗骗村中蛇奴尚可,想唬我可是不成!”
  
  此主识货啊,那教主手一伸,这个火球立现手中,通红通红,极是火热夺目!
  
  这连幻甲都没的部族,竟的有人会这化元为火之法……
  
  那教主随手一挥,那火球突爆的有排球大小,烧的极是旺盛摇曳,那球悬在三人头顶不动。
  
  这风韵女人似的还有顾虑,这是想破唐奇神迹,不想让唐奇独自赤摆,并不真敢用那火球相逼!
  
  唐奇站起,脚一跺地,那木房一震,唐奇想自己现在这身蛮力,总不是常人所能有的,唐奇喝道:“教主如此相问,辱罪蛇王,冒犯神子,罪大滔天!”
  
  唐奇先声夺人,上纲上线,先的给那教主,扣上着几顶要命欺神辱神大帽!
  
  “神子?我想你是外来不知,我主嗔忿与狂魔一战,身负重伤,以在湖底沉睡千年,从没现身,连着真身都没动过一下,怎的能有你这个神子?”
  
  那教主虽是见着唐奇蛮力惊人,但她依是不惧,直面上前逼问,言明不信!
  
  “神蛇不动,这是你等传说,你可真眼见过?”
  
  唐奇突的想着胬胬与蚊王都能元神幻人形,这双头蛇王能在狂魔攻击之下而存,那定更是了得,就接道:“神灵万化,本就能脱肉身而存,蛇王何等能耐,早就能以真元化人,云游四方,与人族相恋生子,有何不可?”
  
  唐奇装着气气,想着要不震住这女人,再的问下,那自己言多必失,不管怎的自己来此地,可是想着自己冒险来此,不就是害怕一人终老,想寻伴安生,与她们和皆共处的。
  
  如教主这类的人物,怎的也不能得罪,唐奇这想着解释一下,消她疑念!
  
  那教主一听,冷冷一笑,娇躯一颤,突然的伸手唐奇……
  
  “红元之身,怎可能是我主之子!”
  
  那女人伸手唐奇胸上一按,就要发力相逼!
  
  但话还没浇,事情以然大发,那力一触,唐奇周身绿光一闪,真元护盾自动闪现!
  
  强横的力道,不可此教主可挡,竟的把那教主生生弹飞在空,蛛蛛见着教主飞起,以会着唐奇攻击,自也不带客气,一丝网吐去,把那教主包了个严实!
  
  此主语气逼人,不怀好意,蛛蛛似的早就不爽,紧接张口,绿绿寒光一闪,毒液如弹欲爆!
  
  教主撞墙,撞的小木房又是一震,老藤叶落哗哗!
  
  教主给那蛛网,窂窂粘在木墙之上!
  
  “使不得!”
  
  唐奇连忙按嘴,强行把蛛蛛纳入怀中!
  
  要不是唐奇极时止住,蛛蛛一口绿汁喷去,指不定就把这教主化了!
  
  “红元之神?”
  
  红元之神?自己有元神不在混沌离散,以然成形了?
  
  唐奇臆想着自己元门大开,能挥发元气,能放小电,出通天拳的景像,一脸大乐,这世上没有比听着别人说有红元之身,更让唐奇开心的事了!
  
  真是不容易啊,唐天拚尽老命想帮唐奇重塑元神,整来搞去,在这地界唐奇的元神才算真正归纳一统,自然而然,没费半点工夫。
  
  这可把唐奇高兴坏了,这比得了周天境地还让唐奇高兴,这来之不易啊!
  
  唐奇知科学懂神学,知道没了魑龙神坠这根基,公示凭自已这混乱的元神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不死也得走火入魔丧失理智!
  
  这才是真正重获新生的节奏啊,没了魑龙神坠自已也照样能进阶活得快乐啊,这可把唐奇高兴坏了!
  
  唐奇忙的过去,但蛛蛛丝网比钢丝还坚,唐奇也没法破,这能哄着蛛蛛吸了回去,蛛蛛这丝,都能回收再用!
  
  丝去,教主直落,唐奇顺手一抱,发现教主果是教主,手感极是不错,轻盈无骨,娇躯绵延,如只猫咪卷怀。
  
  不过老族长在,唐奇很是君子,抱上立马轻放在地!
  
  唐奇心思,这房内还好就个老族长在,要不让这教主在众人面前丢份,那这地自己还真呆不下去了!
  
  “神子降临,我竟怀疑,罪孽深重,恳请神子降罪!”
  
  那教主见风使舵,见着不是唐奇对手,竟的跪倒在地,头贴蛇皮不起,似的真信了唐奇是那神子样子!
  
  而那老妇则一直盘坐正中,如献祭那日一样,平静看着一切!
  
  “无妨,无妨,本是一门,无过无过!”
  
  唐奇伸手扶起教主,拖着她一只手,放在胸口……
  
  “教主再帮我测测,我真有红元之神?”
  
  教主静气一按,媚声道:“真的这有红元之神,但神子气场强大,以具神体,想不需几日,元神便能精进!”。
  
  这女人笑靥如花,完全没了像欠了她钱没还样的板脸冷眼!
  
  那是一脸敬仰,笑意荡漾,声音嗲嗲,看着唐奇,眼神怯怯敬敬!
  
  唐奇才不管她真情假意,现在这样,最少看着舒服,唐奇并不在意别人内心的想法!
  
  我活我自已,唐奇一向不在意别人看法!
  
  “教主姐姐放心,我不会坏了你的威信,抢你的风头,我这想在此有伴安生,好好体验一下生活!”
  
  唐奇贴耳轻言安慰,想让这教主安心一些。
  
  再说自己刚才落地说是神子,对她们这教也是有帮助的,神子从天而降,大显神迹啊!
  
  这多有说服力的,现在可以说是有点利益相关的,唐奇这是希望这教主能接纳自己。
  
  再说如今自己混沌元神成形,想以是会自然吸纳天地及肉身所含真元,指不定很快就能周天境地大成,到时这地界谁能奈我杀我的!
  
  但想要早以恢复周天境地,还得找她们教开门化元,本能吸取太过缓慢,主动吸纳才能日进千里啊。
  
  当然这教主最好还能教教自己这化元之法,这化电化光自己做是会点,但化火实在不行,上次在唐堡那密室,费了好大劲儿才生出个火星来!
  
  化火之术,唐奇想要是自己也会了,以后烤个肉烧个水什么的能省不少事,再也不用钻木起火,到处寻柴了。
  
  此法门很是威风很实用啊,比迦闇雷魔经放电,魑龙通天拳幻影,甚至于比着魍雕的黑鳞罡光剑化元为物更是实用的!
  
  唐奇学艺,兴趣依是威风好玩,并不在意专精一门,极限挥发真元威力!
  
  “嗯!”
  
  教主轻言,跟个乖媳妇样的讨人欢喜,很是懂事上道答应。
  
  确信自已现在真有了红元之神,唐奇真是高兴!
  
  但一个人确定还是有点不放心,就跑去问盘坐不动的族长:“族长奶奶,您老也帮我测测,看看我是不是真有这红元之神?”
  
  “红阶原始元神,无错!”
  
  那老妇伸手轻按了一上唐奇胸口,淡淡而言,脸神眼色依旧!
  
  科学就讲究实证,经得起反复检验啊,两次验证如此,这回唐奇真信了,抱着蛛蛛一下跳起,落地对着蛛蛛连亲着几口,想对蛛蛛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
  
  唐奇心想着这有了元神就能开元门,这自己这周身强大绿气,用不了多久就能把自己元神滋养成橙元,一到橙阶元神,自己就能召唤幻甲,这一到黄元自己就可以学这化元之法!
  
  这样下去,那还了得,就算找不会魑龙神坠,还原不了周天境地,光凭自己这天才潜力,这纵横大陆,也是指日可待啊!
  
  唐奇一会就臆想一通,就真似自已就存了这地界的霸王存在,让自已很是开心。
  
  不过此事也不能太急,好歹现在自己也是神子的身份,还是先了解了一下这地的情况,再看跟着谁学这开元纳气之道!
  
  “时间不早,神子先将就在此神庙休息!”
  
  教主似不打算再问什么了,对着唐奇言罢,转身又马又复了原态,冲着门外威声而道:“奴花,奴月何在?”
  
  两个少女立马闻声低头进来,一进就跪拜在地,头贴蛇皮不动,话都不敢应一声!
  
  “这两蛇奴,打小就伺服我的,极是懂事乖巧,现供送神子,让其伺候神子左右,还望笑纳!”
  
  教主向着唐奇弯身低言,没了刚才的笑相媚言,有人在时,她还是要保持原本威武*!
  
  这两少女就是刚围在唐奇身侧的蛇腰美女,是其中最为靓丽的两个,唐奇还以会着她们因是祭师神巫的,原是伺候教主的蛇奴!
  
  “教主贴身之人,这我那收受得起!”
  
  唐奇客气拒绝!一来就收人家两贴身女奴,总觉得有些不妥!
  
  但一见着这两蛇奴腰身如蛇,娇滴欲滴,心思着就算是教主放来要命的监细,自己也愿做鬼风流,语气以是欲要还绝,两双以是想要来拖!
  
  “抬起头来!”
  
  教主一令那两少女抬头,并没搭理唐奇客气话语。
  
  室内灯火通明,映的这两少女,两女脸若桃花,赛过牡丹!
  
  羞花闭月,沉鱼落雁,楚楚可怜,怯怯动人,唐奇把自己能能想到的词都在脑海过一遍也不足于形容这两少女的美。
  
  这教主身边的两个人物,就两似天仙妹妹一般!
  
  见着这两少女实是怜人,唐奇更是真心想收着做伴,什么顾忌,全的丢去九宵云处,什么蚊王姬丛全的丢到九宵云外,一心这想着现在就花前月下死,做鬼也风流!
  
  唐奇看的目不转睛,话都忘着说了!
  
  不过心中也闪过魁琪等众媳妇一色,心思着媳妇们啊!
  
  如今世道,活过一日算是一日,那有要我死守活寡之理,这天隔一方,相公在此异界生存,入之乡就得随之俗,先收了这两再说!
  
  你们要觉相公女人太多,要怪,都怪蚊王去,相公这也是中了蚊王欲血之毒,无法抗拒无法压抑啊!
  
  唐奇这么阿Q一想,把责任全赖在蚊王身上,果是心安理得许多,没了半点内疚,也不觉对不起媳妇她们。
  
  入乡随俗,全是蚊王惹的错啊,便何况这地本就没有婚约,苍莽也没限定男人婚配数量,一向是能者随意多娶,更何况唐奇一向就是任性而为,不守什么规矩的主!
  
  唐奇以然下定决心,要收着奴花奴月做伴!
  
  “送出去的东西,神子要是不收,我自也不会再留,奴花,奴月,神子不收,你俩伺候我这些年也算尽心,现准你两投湖供蛇,达极乐之境,去罢!”
  
  教主竟然对着跪地那两少女手一挥,淡淡言道,要显摆其威能,唐奇不收她也不要!
  
  这送出去的奴,就是沷出去的水,教主之尊,那有再收之理!
  
  那两少女一听,立马起身就要出屋投湖,极是乐意欢喜喜洋洋的样子!
  
  唐奇见着奴花奴月,脸色都没变一下,叫死就死,不带一点犹豫,反倒是一脸欢喜,如得解脱,如要成神真上天堂一色!
  
  唐奇见着不禁寻思,这人怎的能给她们洗脑教化成这样的,这供蛇之教,真是有些骇人啊!
  
  “我收了,我收了……”
  
  唐奇不再欲拒还迎,急急直言收下两奴,救人一命胜造七层浮屠,唐奇可是不信此教什么极乐的鬼话。
  
  唐奇忙的上前拦下那两少女,一手扯上一个硬拉了回来,右看右瞧,极是开心,冒险来这直值啊,在滢村呆了那么久都没个女人,来这一会就得了两,唐奇乐的脸跟开了花样的!
  
  “奴花,奴月,以后神子就是你两的新主子,你两可要好生伺候,不得有半点怠慢!”
  
  那两少女听着教主所言,又立马跪下头贴蛇皮,她们依是不言,这跪下贴地,似就是她们服众的回应样的!
  
  “蛇祭何在?”
  
  教主再向门处威道,这的事似都是这教主说话,族长这是旁观陪衬!
  
  “在!”
  
  刚站在门处相迎的三十来岁的女子步入,她这是弯身而回,她才是祭师神巫级别,有点地位,不似这些蛇奴这能跪地而应!
  
  “这是我主之子,暂住在此,尔等尽心伺候!”
  
  教主对着这蛇祭说话还算客气!
  
  “谨尊教主明懿!”
  
  蛇祭回答声细,但不自惭!
  
  “神子有何所需,尽管吩咐这一众等,不用客气,天色以晚,神子早些安息!”
  
  说罢教主威武先行,族长随后,两帮人等向着村中而去,一时间这神庙就剩下着唐奇和这三个女人!
  
  见着教主离去,唐奇忙的去扶奴花,奴月起身,但人刚一动,就给那蛇祭拦了!
  
  “神子是高贵之人,可得注意身份!”
  
  蛇祭上前,拦在唐奇与两蛇奴中间,弯身劝道,要唐奇遵守规矩,尊卑有序。
  
  这蛇祭像是这庙管事之人,算了,唐奇现在还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等级,要自己乱来,指不定又害着这两女孩,现在她们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得保护好,不让她们为难才成!
  
  “这地那能洗澡?”
  
  唐奇一身灰尘泥圬,想着要睡也得洗洗在睡,这样舒服!
  
  “主人,请跟我来!”
  
  奴花,奴月听着唐奇所言,站起身子,在前带路,这两人走路,似是久经训练,那是回风舞雪,身如柳摆,刹是妖娆好看,小人心肝直颤!
  
  两蛇奴朝着幽灵湖的那方向的大门而出……
  
  她们不会把自己带去幽灵湖去洗澡吧?想着那湖中追咬自己的大蛇,唐奇内心有些怕怕。
  
  到地再说,唐奇跟随出门,穿行林间,行至数十米,就听着有水声潺潺传来,再行就见着火光,行到近处,原这树下有两个大石池子。
  
  池子方圆有数米大小,清澈见底,水由浅而深,有圆台步步深入,但深不过胸,全的由浑圆鹅卵石所成!
  
  这两池子经的都是活水,由两小溪汇聚而成,一条溪流从西边林子而来,另一条则是从幽灵湖方向而来!
  
  这两池边还有一间小木房子,木房旁立着两少女,这两少女这着藤裙,地位似的更是低级!她们似是专门负责打理这两浴池的蛇奴!
  
  “右边这个是圣湖咸水,有神助,左边这个是林间淡泉,很清凉,主人想在那个池中洗浴!”,奴月轻声问道!
  
  咸水?
  
  唐奇听着又是一紧!
  
  幽灵湖北侧明明是淡水的,唐奇上到右边那池,伸手掏水一尝,还真是咸的!
  
  莫不成传说是真的,这幽灵湖底直是通着血海的!
  
  “淡水吧,天热,泉水凉快,这样才爽!”
  
  妖孽丛林可是四季如夏,是个热带丛林,泉水清凉正好,咸水泡了还得冲,太过麻烦!
  
  神助,这鬼话唐奇才不信,原始部落都有这迷信,见个山就是神山,见个湖就是圣湖,神有神助,无人不信!
  
  唐奇才不信这些,唐奇这信神学科学,不迷信!
  
  唐奇去着左边池子,四个女子全的跟来,上前帮着唐奇更衣!
  
  唐奇这能由她们,唐奇见着,你要不让,她们更怕,这事还要慢慢的来,等和她们熟了,知道了这地规矩再说!
  
  奴花,奴月伺候起人来果是专业,一件一件,轻手慢动,帮着唐奇那行头取下,极是整齐的放在池边一木台之上!
  
  两人动手,一会功夫,就把唐奇周身的行头全的退去一丝不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