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52章梦蚀春宵雨打萍,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52章梦蚀春宵雨打萍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世之至尊进化 > 第152章梦蚀春宵雨打萍

第152章梦蚀春宵雨打萍

唐奇一众回到小屋,天色以近黄昏,阳光把小屋老树拉出老长一道影子,长的仿佛能触幽灵湖水。
  
  湖面水雾又起,烟波飘逸,晚阳映起波光鳞鳞,一切岁月静好。
  
  唐奇问着奴花有否情况,奴花回着就是族长派人送了点吃喝物用,来人放下就回,并没多问。
  
  有着奴花奴月,似的一切不用唐奇操心,奴月取出魍肉做饭,奴花自的拿着丝布去洗,奴花识得魍肉,也没见过丝布些物稀奇,但片言没问。
  
  唐奇无聊,爬上屋前大树高处,见幽灵湖面,晚雾以然如云,映着残血夕阳,缥缈无常,美丽深邃,远远,唐奇竟的能看到滢村的老树,独秀于林!
  
  历历往事,莫明感伤,也不知小小她们现在何处,过的何好?
  
  真的得好好学点本事了,要不在这乱世,拿什么去保护心爱的人儿,也许没了周天境地,挥发不出原来那些轻易得来的武技也好,这样可以让自己从头学起,筑好根基,一步步的提升自我元神和武技,唐奇想这样也许更好的!
  
  教主会尽全族之力训练自己,不能回唐奇堡系统学习,在这学也是不错,教主会化元生火,唐奇想玩火可是我的天生的特长,练好也定能威霸天下!
  
  想到了火,唐奇有忍不着的想着魔身,想着仙叶岛之事,这感觉实在让人不舒服,唐奇忙的止了念头,也就在此时,唐奇听着屋后远处传来丝丝异响!
  
  “奴月!”
  
  奴月应声而出,唐奇一跃而下,背上奴月爬上树之高处。
  
  “老公,这树上蚊蝇怎么见你都纷纷避让,不敢近身的?”
  
  奴月和着唐奇相处日久,以是不似原先那样拘束,有着不明也敢开口问了!
  
  “老公是神,有无形神威,这要呆在我身边,没有蚊子敢来咬你的!”
  
  “老公真是厉害!”
  
  奴月在背上很是满足,笑意甜甜,今天一日笑的,想是比活过的十多年的都多!
  
  “那,你听到丝丝声了吗?”,唐奇指着屋后密林!
  
  “没啊!”
  
  奴月没唐奇那超能听力,并没听出什么异常,但见着唐奇所指,以是大致明白。
  
  “那是大蛇防阵所在,我们这村落,方圆百里之处设有蛇阵,除着幽灵湖和神山,其它两侧,有巨蛇以身做墙相护,那蛇高有数丈,长达百里,沉睡在那,有时几月不动!”
  
  “是不是还有小蛇巡逻?”
  
  百里大蛇,唐奇听着那声不像如此巨兽所发!
  
  “是的,这蛇不伤我们族人,我们定期还会去给这些守护大蛇清冼,去除寄生虫子杂草杂树什么的,有的蛇太久不动,身上都长满了草和和几人高的大树!”
  
  “我听到的,可以是小蛇所发,没事了,我们回屋吃饭,去尝尝媳妇做的饭菜合我味口不?”
  
  “媳妇?”
  
  这词奴月也没听过,不明又问。
  
  “媳妇就是老婆,就是我的美人儿的意思了。”
  
  唐奇背起奴月下树,这会头顶以是星光灿烂,有大蛇相护,唐奇想着自己不必多虑,得好好享受美食娇妻,不误春宵,不误少年。
  
  奴花,奴月,伺候教主的人物,做来来的吃喝自是不俗,不过她们这的厨房设备真是原始,连个泥陶锅子都没,这能用着果壳骨盆去煮!
  
  又不是没有金属!
  
  金灵蚁巢上的,现存提练好的,取来用就是了,什么蛇王圣物,唐奇可不管这些,想着自己收来不少,吃完饭饭,唐奇取出些金子,开始做起餐具,打算帮着两媳妇减轻劳动强度!
  
  唐奇脑内有的是数据,当然现存的都是赤焰星人的,提取妖刺,就跟3D打印一样,按着赤焰星人的样式,很快就整成锅碗瓢盆,刀叉筷剪成套餐具家用!
  
  兴起,化妖刺为针,魍筋为线,用着魍皮,魍骨,合着丝布,唰唰,这花着个把时辰,就整出六套骨鞋金衣,教主媳妇一人两套换洗!
  
  唐奇现在过目不忘,三人身体数据自是一分不差,量体而做,参考赤焰皇家衣着设计,唐奇自已都惊为神作!
  
  虽然唐奇现按着苍莽的风格会更是好看些,但无奈唐奇脑中现存的这有赤焰的数据,当然唐奇做的快也有其它原因,就是件件用料极少!
  
  “要换以前,你老公根本不用这样动手,化元为物,幻化成形,那是想要啥有啥,想要什么样就什么样,这可惜受了些伤,这功能暂时还没恢复,等老公好了,天天帮你两整新衣,天天让你们做新娘!”
  
  唐奇这做餐具衣服的速度以是如神,把奴花奴月两人都看傻了,但唐奇并不自满,这是感觉稍稍骄傲。
  
  “穿上给老公看看!”
  
  大功告成,唐奇令道,递上蛛布金衣,蛇骨高跟!
  
  奴花奴月自是惟命是从,立马起身退去旧装,在唐奇的指导之下换上新装,魍皮鞋,魍皮裙,丝布金衣,再戴唐奇作的首饰,全是赤焰皇族的范儿。
  
  果是人要衣装马要鞍,衣服一换,这两原始女奴,就成了凤凰,还是金凤凰,成了皇家潮人,性感无限,艳丽无比!
  
  “走两步看看!”
  
  唐奇见着奴花奴月第一次穿鞋,极是紧张,似路都不会走了!
  
  但这以是经过唐奇改良的鞋,唐奇一向是舒服第一,好看第二,跟不高还大,全是软皮软质,穿着行走自如,应当很是舒适。
  
  但两媳妇扶着才行两步,双双摔到在地!
  
  “知道你们没穿过鞋,在这要上山下坡的,跟都凋低了,底也加了防滑纹,跟再底就不好看了!”
  
  这是经过了科学算计的完美比例,唐奇不打算修改,让着奴花奴月多穿着走走适应。
  
  两人本就天资聪明,来回走着几次,就掌握了节窍,行走自如起来!
  
  “不打脚吧,有那不舒服不满意现在说,我帮你们改!”
  
  “这叫鞋的东西,穿着一会不错,底和皮很软,还很秀气,很舒服的!”
  
  奴花回道。
  
  “就这个,包着屁股,好不习惯,这样有个尿急,也极不方便的!”
  
  奴月扯起裙子,指了指唐奇做的三角裤头,魍蛇族人以前要从没穿过这玩意,突的穿上远比穿鞋让人更不自在。
  
  “穿穿就习惯了,我用魍筋做的松紧,随手一扯就能脱了嘘嘘,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这可是特地帮你们做的,连着教主都没配这防虫罩子,你们可是不知,这布是蛛蛛神丝外加金灵蚁金汁所造,穿着神鬼不侵,群虫避让,你们现在可都是我老婆媳妇,我得保护好你两,要不那天一不小心有什么东西钻进去,疼的是你们身子,伤的可是我的心啊,这可是才特地为你们两做防虫辟邪美容神器,好生穿着,没我命令以后不许脱了!”
  
  一条内裤,唐奇也胡扯一通,生生整成了防虫辟邪美容神器,为了不让别人来看自家媳妇,唐奇寸步不让,再不舒服也不准奴花奴月脱去。
  
  唐奇这样一说,两人奴身,那敢不从,乖乖按令,不在多言!
  
  当晚食了灵肉的唐奇自然精神大好,两媳妇不用脑想自也是千依百顺,自然有是一夜春宵。
  
  翌日一早,神清气爽,唐奇执刺为拐,令着奴花奴月着金衣魍鞋盛装,手捧赠送金衣魍鞋随行!
  
  唐奇想寻教主学艺,这金衣魍鞋算是师礼,但唐奇对教主可没对奴花奴月体贴,鞋跟做的特高,用料又薄又透,答应做的小皮内裤,还故意没做,唐奇就想着着这教主大人穿这春光之装,会是个什么**儿。
  
  奴花奴月这样盛装而出之时,正当蛇奴在处劳作档口,见者甚众,一路行来,那可惊杀路人。
  
  这原始之地,何曾见过这样新潮穿着,魍皮金灵,这可都是蛇王圣物,蛇奴要是沾着,那就是死罪,得拖去金灵湖磨粉喂蛇,永坠地狱啊!
  
  要不是奴花奴月现在是唐奇的人,跟着是唐奇这神子,这身打扮想是一出门就没了性命。
  
  但唐奇现在是神子,蛇王的东西自也用得送得,蛇奴一众,那敢在唐奇面前多言,这地界知道唐奇真实身份的最多也就教主族长二人!
  
  唐奇这样打扮奴花奴月,更显神迹,再说这一路行来,路人见着蚊蝇飞虫纷纷避让,更显不凡,更是确信唐奇是蛇王神子下凡,个个神情敬仰,纷纷俯地相迎!
  
  教主凌皙以是收到风声,站在门外相欢迎,唐奇取了衣鞋,单独随着教主进屋,唐奇知道此屋这是摆设,机要全在地下,果不然,教主领着唐奇直下地下密室.
  
  “你这样招摇,乱显神迹,我教主的风头迟早都要给你抢了,你都成了真神,还要我这代言之人何用,这些蛇奴教众以后看来这认你不认我了!”
  
  进着密室,洞门紧闭,四下无人,凌皙愤愤而言,很是不爽,开始教训唐奇!
  
  唐奇忙的捧上新做鞋衣,想消其气!
  
  “魍皮,魍骨,金灵蚁巢,都是蛇王圣物,这你也敢动,敢用来帮两蛇奴做衣物,你再不检点,小心我折了你的鬼话,告诉教众实事,他们立马就会把你和那两贱人拉去活磨成泥,喂养魍蛇!”
  
  那知凌皙见着,随手一翻,不解风情,再次出言相威……
  
  好意送礼,诚意拜师,你不解风情,不领好意也就罢了,又是威胁,还拿着奴花奴月的性命来要挟!
  
  一而再,再而三,此主死性不改啊!
  
  唐奇最是讨厌别人威胁,更何况还拿自已最疼的两个老婆,一听,大火熊起.
  
  “蛛,捆了!”
  
  唐奇一言,头顶打盹的蛛蛛听着精神一抖,猛然一网喷去,把教主包的跟个棕子一样!
  
  蛛蛛可是喜欢捆这教主,蛛蛛记好也记仇的,此主用药迷过蛛蛛!
  
  “又捆,你捆我,我痛死你!”
  
  凌皙本就不爽,见着唐奇故枝重犯,再次捆起自己,完全不把自己这教主当回事,更是大火,恨恨言道!
  
  “有本事你来痛啊,你个自以为是的破教主,那点破毒药能奈我何,告诉你,我可是能吞天地,活食亿万生灵的恶魔,我还怕你,有本事来啊!”
  
  唐奇年少轻狂,那受的了此气,随手妖刺就抽了过去,打在教主屁屁,那是啪啪作响,下手凶狠,毫不留情!
  
  此地无人,唐奇也不用再顾及这教主颜面,打算好好教育一下,让她明白这山外有山,让她也明白一下没有尊严,作贱为奴感受!
  
  一个好人,得有感同身受的情怀,教主不是没受过奴的苦吗,唐奇想让其好好尝尝体会体会。
  
  “打我!”
  
  教主咬牙恨恨,不知使了什么法门,激发了唐奇体内毒药,唐奇腹中一阵绞痛,跌到在地!
  
  “敢疼我!”
  
  唐奇也是吃多了毒药,疼出了经验,竟然有了抗性,咬牙强忍,再次挥刺抽去,这次用力更狠,凌皙给蛛丝缠死,如此力道,一时难扛,给唐奇一刺抽到在地!
  
  “你个小小地方的破教主,还真让自己是神了,人家命就不是命,你命就是命,你受点小气就天大地大,你打人骂人把人当牛当马当畜牲,却从不在意想着别人的感受,还在这跟我讲堆歪理,今天我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唐奇疼的满口胡骂,但手却没停,一刺一刺,连抽带扎,打的这教主嗷嗷直叫,满地翻滚!
  
  这教主握有生杀大权,原先给人一直当神供的,那时碰过像唐奇这样横主顽主。
  
  但人家身为教主,也是有点素质,虽是给唐奇这样抽打,头脑还算冷静,见着唐奇疼的的扭曲,不知是怕真把唐奇疼死,还是怕自己给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牛犊抽死,先行停手示好!
  
  但教主依是不服,想控制唐奇,让唐奇受命于她!
  
  唐奇见着教主停手,自己也不好再抽,两人都折腾累了,躺在地下都不说话,休息好大一会!
  
  “在我地界,容不得你胡来,以会你事事得听我的,要不能……”
  
  气刚停喘,凌皙又开始威胁,一幅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样子!
  
  “要不能怎么你那毒算毛,最多疼我两次,我就没感觉了!”
  
  “治不了你,我还治不了别人,别忘了蛇奴可都是由我毒所控,送你那两蛇奴,她们的命可在我手,我随时都能要了她们的命,也随时能让她们生不如死,我可是知道你很喜欢这两蛇奴的,这两日你可是疼爱的紧啊!”
  
  又来!
  
  拿自己命威胁一下也就算了,这还得寸进尺,拿着奴花奴月的命来威胁,唐奇怒火再起,一跃骑在凌皙身上,提刺又抽了开去.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你别以会我不敢哦,你那小毒根本就毒不死我,不信你来试试,你要再这样不知好歹,我现就杀了你,我来做这教主!”
  
  唐奇也是狠狠而言,以死威胁.
  
  “谁怕谁,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不服你来啊,来杀啊,是不是还想先奸后杀啊,有本事你来啊,你不敢杀我,你看我一会不整死你那两贱奴,你牛收不了你,但收拾两奴不在话下!”
  
  凌皙给唐奇抽的也是火起,大恼,别嚎边叫,扭着红通粉臀向着唐奇示威!
  
  她这一摆可不打紧,唐奇受不了,唐奇本就不是这地界的人,打小就没见过这阵式,更何况两人这一通打闹,仅有的那条皮裙早就不掩春光!
  
  这地界没内挡的啊,那是一切尽在唐奇眼前,唐奇年轻气盛,身有欲血,这那还受的了的!
  
  “别以会我不敢,可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凌皙照样威胁,一幅鱼死网破,死性不改,唐奇实在忍不着,狠狠又抽着几下.
  
  唐奇用仅存理性强压冲动,希望这教主不要再生事端,自己可是好意前来拜师,除了杀了条魍蛇,取了点金子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昨个都说的好好的,这女人的心怎么说变就变,唐奇真不知自己那有惹着这古怪教主了.
  
  “来啊,你来啊,来杀我啊,来奸我啊……”
  
  唐奇越打,凌皙越狂,扭的越凶,向死不惧,大义秉然.
  
  这女人,真是让人火大,唐奇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看来今天不杀不成!
  
  唐奇一怒冲天,猛然强行扑倒,野蛮注入,打算先奸后杀……
  
  许久,许久……
  
  “靠,这么风骚,竟还是个处,我还以会你最少睡了几千个男人才有这骚劲!”
  
  真是人心难测,世事难料,奸了好大一通,换来血渍一片,此主竟然是雏!
  
  “教主终身供奉蛇王,不碰男人的,你现在麻烦大了,连着蛇王的女人你都敢奸,教众知道了肯定要生吞了你,蛇王知道了肯定要活吞了你!”
  
  教主倒是一点都不介意,这地界男女换位,行事是女人占便宜的存在!
  
  “这生吞活吞有区别吗”
  
  “有,教众是一片片割着你吃,肉吃完了你都还没死,蛇王是倒是一口吞,但也一时死不了,得活在她肚内消化半天!”
  
  “那个死法好点”
  
  “看你喜欢喽,这点我倒是可以通融,让你选!”
  
  “选毛,我是神子,供奉蛇王的,我用用有何妨!”
  
  “神子,骗鬼,你就是湖那边个野孩子,我有证据,分分钟能拆穿你!”
  
  不过这一奸气氛倒是变的有是诡异,两人依是在吵,但却没在打闹,依抱一起很是和平,如拉家常。
  
  “你不信,但教众信啊,我这到此地,天天大显神迹,此地民众早就把我当成真神,你有证据又能怎样,你说他们信你这个神的代言人还是信我这个神子”
  
  “我有证据!”
  
  “去,就算你有证据,证明我是湖那边来的野孩子又能怎样你刚可是说了,教主可得是处子之身,现你这身子都给我破了,我想你教主之位也是不保,指不定也得拿去给磨成泥或生吞活吞的!”
  
  “我的地界我做主,我不认谁敢说不是处子的!”
  
  “我敢,我也有证据,由不得不信”
  
  “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在这!”
  
  唐奇这指,跨下之物怒然开放威不可挡,沾血带水,铁证如山.
  
  “你这无赖,你这流氓,我这就毁灭你证据!”
  
  教主扑上,强收唐奇证据,生猛摧毁!
  
  又是许久,许久……
  
  “你怎么突的生这么大气的,人家白天累了一天,昨晚赶了一晚,就为了帮你找材料,帮你做衣服的!”
  
  这有教主以有经验,相当上手,两人折腾好大一通,累的完全有气无力,再也没劲打闹的劲头,关系和谐不少!
  
  “我堂堂一教主,此地唯我独尊,你给我整个跟两下贱女奴一色的衣服!”
  
  女人心海底针,折腾了好大一通,两人小命都差点整没,直到这会这教主才说出生气真正的原因,竟然这是为了衣服。
  
  “那一样的,你看,这鞋跟可比奴花奴月的高上三倍不止,在我们那地界,人与人最高也就一倍,这高三倍是把姐姐当神仙供,比奴花奴月高很多倍的!”
  
  “鬼才信你!”
  
  “你衣服裙子也是不同,你就看着料子,不看样子的,给姐姐的可是件件高级,这皮我可花了好大功夫打磨的这么薄的,你摸摸看,多滑啊,多软啊,人家花了这知多少心血做出来的!”
  
  “信你见鬼,我用料都比两奴少着大半!”
  
  伸手细摸,女人天性,蛛丝细滑灵翅金泽,晶莹闪烨,手感这色样完全征服,让教主欲罢不能,说不信的声顿弱了几分.
  
  “物于稀为贵,这你懂不,你这料子质地大好难寻,能配的上你的极品就这一点,但姐姐的款式更是高贵的,而且我还得地给奴花奴月做了两个紧屁咒,时时提醒她们姐姐位高权重,我们要感恩戴德,不信你现在出去看去,现在就在奴花奴月屁屁上套着呢”
  
  “鬼信!”
  
  “真的了,衣物一做好,大家就帮姐姐送来了,本来想讨姐开心一下的,那知好心没好报,惹着姐姐发这么大火!”
  
  “谁叫你这么招摇,这才来两天的!”
  
  “咱都是聪明人,都知道这神不神的东西全是骗人的把戏,这世上有什么神的,不过是能耐大点吗不是我吹,我曾经的能耐可不比你们这蛇王低,我现在这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等到那日我恢复神通,姐直接供我为神,本神让姐姐天天做教主,没事我就来显显神威,帮姐姐长长威风!”
  
  都闹成这样,唐奇也不好再提拜师学艺之事,反正人家都说了要集全族之力教自己的,等着他们来找就是!
  
  “吹吧你!”
  
  “谁吹,我要没这潜力,姐为什么选我去寻这神兵宝器的,姐怎的这么疼我的,疼的我要死!”
  
  想想刚才药劲,唐奇又觉肚疼,忍不着的伸手去抒!
  
  “你这无赖,疼死你才好,选你,姐是见你有胆识,我们这地界的男人,奴化千年个个唯唯诺诺,早就没人能出去外面混了!”
  
  教主伸手来帮,帮着唐奇抒按,难得温柔。
  
  “不是疼不死你,疼你两回就没事了,这都这么久了,还疼啊?”
  
  “我说姐,咱都有这么亲密的关系了,你信我了,咱把这毒解了,我一样会帮姐去找神兵了!”
  
  “行的,张嘴!”
  
  言罢教主真取来颗金色药丸,要喂唐奇,唐奇看着有点像魍毒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先收着,等寻到了神兵再解,这疼现在可是我们最亲密的联系!”
  
  唐奇快速伸手,想先收着,识下真假再说,此主风云变幻,可不会奸了她几回就改,一切小心为妙啊!
  
  “本教主可是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的!”
  
  见着唐奇想抢,教主随手收回不再给了。
  
  “不解也好,你这人太皮,没点治法,完全没个怕份!”
  
  “先回了!”
  
  反正也没法拜师学艺,唐奇不想让着奴花奴月在外面久等!
  
  “不送!”
  
  教主淡淡言道,并不挽留,随手翻弄唐奇所赠金衣,面无表情,刚来还狂风骤雨,转眼又风平浪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