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64章欲生电杀人安逸,末世之至尊进化第164章欲生电杀人安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世之至尊进化 > 第164章欲生电杀人安逸

第164章欲生电杀人安逸

“哇,蚁王还存着魍蛇皮胶啊?”
  
  唐奇看着背心裤头都是金灵蚁帮着染色,而那做鞋的材料,定是上次那条万年魍蛇的。
  
  “万年魍蛇啊,连蛇王都稀罕的宝物,这世上有几个像你这样不当东西的,人家金灵蚁王都好生收着,魍肉万年不腐,这些天,蚁王天天都会送些来我们吃的!”
  
  “蛇王圣物你也敢动了,想来你贼心大了!”
  
  “这叫窃国者侯窃钩者诛,在这地界,如此好肉,不吃白不吃啊,这叫花前肉下死,做鬼也快活!”
  
  这近墨者黑,跟着唐奇混久,教主也油了起来。
  
  “我这一定,定了多久啊?这衣服都做好了!”
  
  唐奇摸衣一看,感觉事有不对,凌教主可没自己那能耐,就这三件衣物,要做的这么精致,最少也得月吧才行。
  
  “定了七七四十九天!”
  
  “这么久,感应就跟做了个梦一样的!”
  
  唐奇想着从定界出来,自己也一片空无,连梦都没做,什么都没想,就沉浸忘我喜乐之中,没成想似是眨眼,但现实以过着数十日啊。
  
  难怪着有些人入定就是几十几百年的,这间奇妙果是不同,玄妙无穷。
  
  “那你们见着我突破进阶了不?”
  
  定中修行,事半功倍,唐奇可是听过无一高人说去,这要入着定界几秒,就能保持许久高效忘我定态。
  
  “你试试就知了!”
  
  唐奇发动*心经,手心通红,立现一红红火苗。
  
  “我能挥散元气了!”
  
  唐奇大喜而泣,等这日盼之日,那是盼星星盼月亮啊!
  
  “烤肉,烧肉,这会总算可以随时有火烤肉,不用钻木了啊!”
  
  唐奇现在总算能挥散真元,再一次能运用武技了。
  
  “去,就这点德行,就生火烤肉的报复!”
  
  见着唐奇挥元生火竟然一心想着烤肉省事,教着那是相当鄙视。
  
  “蛇肉呢蛇肉呢!”
  
  唐豆不埋,我行我素,一心想试试这烤肉够不够火力。
  
  “来,跟着我来,先把这火发稳发猛了再烤肉!”
  
  凌皙从唐奇身后伸手,手心贴着唐奇手背缓缓引导,要唐奇借机熟练挥元发火的法门。
  
  “*心经,心随火动,火动随心,有火无我,火火大火!”
  
  唐奇顺着凌皙手势,运功行气,化元助火,手心火势大旺。
  
  “天圆地圆,幻火成圆,火火大火,火动随我,火火球我!”
  
  唐奇手心大火随心意,慢慢凝结成球,不大,这有乒乓大小,炽热通红。
  
  “大火大火,火旋吸火,火球大火,火球火火!”
  
  随着凌皙心诀,那火球开始旋转,吸纳手心生成之火,火球越旋越快,越来越大,一会就热力迫人。
  
  “火火大火,火火归我,有火无我,火动随我!”
  
  见着火势恰好,凌皙引导唐奇收火入手,大功告成。
  
  “凭师傅天资,练着几次,这火球就能收发随心了,但火球威力,可得长久修行,才能有所增益!”
  
  凌皙收手,想帮唐奇更衣,着上亲造新装。
  
  “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成想一梦入定,元神进阶就得了这黄元境地,哥又能挥散真元,可以随意烤肉了啊!”
  
  唐奇看着手心,依是沉浸与极乐之中,想着烤肉生香,不禁腹中一紧,口水一沱。
  
  “这世上那有什么得来全不费功夫,金丹浴火,一月静心,没有前期的积累,那有今日的成就!”
  
  见着唐奇终有所成,凌皙很有感谢触。
  
  但唐奇充耳不闻,完全沉浸失而复得的喜乐,随手一拌,迦闇雷魔经发动,手上一时电花闪闪,张嘴一喷黑鳞罡光剑破阵,随手一拳,一道魑龙幻影破空而出。
  
  虽是所发威力远不及周天境地时强横,相差十万八千里之多,但久别重逢,这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再一次让唐奇喜极而泣,不能自己。
  
  “我又能了,我又能挥散真元了!”
  
  唐奇高兴的又叫又跳,然后一把抱起凌皙打转。
  
  “师傅,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放电吐剑挥拳生龙影,你怎么会这么多神功的?”
  
  等到唐奇转累躺地,看的惊愕的凌皙总算忍不着问起,这个看着啥法门都不会,打架全靠根妖刺的唐奇,怎的一下会这么多神奇高阶但威力半吊的法门。
  
  “这些天你一直没练功,都在给我护法是吗?”
  
  这说来话长,唐奇没回反问。
  
  “还有蛛蛛,我们轮班的!”
  
  “谢谢!”
  
  “穿好衣物,我们回吧,没人知道我们来这的,个多月了,不知有事没!”
  
  “不穿!”
  
  “我做的衣物,师傅不喜欢啊!”
  
  “喜欢!”
  
  “那为什么不穿啊!”
  
  “因为穿了,一会又得脱,麻烦!”
  
  “我不明白!”
  
  “因为我想好好感谢徒儿,徒儿对我这么好,又是护法又是送衣还教我放火,以前我还老奸你杀你的,师傅想想,心中有愧,很是过意不去!”
  
  “。。。。。。”
  
  “师傅打算让徒儿也奸奸为师,好好报下以前奸杀大仇,以泄心头大恨,熊熊*!”
  
  “。。。。。。”
  
  “但为师傅可不像徒儿那样,次次乖乖束手就范,师傅可是会反抗的,用为师独门迷魂极乐欢喜电颤功,让徒儿欲生不能,欲死不得!”
  
  唐奇发功,电花丝丝,伸手一握,电花丝丝传入凌皙体内,凌皙娇躯着电,猛然一抖。
  
  “流氓,好点就不正经啊!”,凌皙骂道,有气无力。
  
  “别说为师没给徒儿机会,要怕了,不报仇了,那为师收功,着衣回府!”,唐奇起身,欲取衣。
  
  “师傅无赖,师傅耍无赖,徒儿不活了,给师傅电死算了!”,凌皙扯倒唐奇,羞羞猛猛把唐奇师傅压在身下,狠狠报起仇来。
  
  怨怨相报,何时能了,真是没完没了没了没完。。。。。。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时间不管你乐意不乐意,总在不经意间不缓不急流淌,转眼,唐奇以神子人王之名,在这魍蛇部生活了一年有余。
  
  唐奇以然习惯并享受这地界的生活。
  
  这地界有奴花奴月,事事伺服周详,有凌教主族长和城主以人王之尊相奉,此地界本就女人做主,行事开放,又无有婚姻,这要唐奇乐意,魍蛇部落,希望之城的女人,几乎无人不愿献身唐奇,能得亲近人王神灵,个个那是感觉无尚荣光。
  
  而此,对于有蚊王欲血,练习*心经,时常*攻心,得寻人消火才觉舒坦的唐奇来说,这就是人间天堂西方极乐。
  
  唐奇好久都没想起过苍莽大陆,好久没想起过慧灵,斋香,魁琪,更别提唐奇根本不愿想去的以逝赤尾赤焰,还有地球刹罗一众。
  
  唐奇也好久没想起蚊王,小小,萧媚和滢村族人,当然还有那实不愿想起的父母亲人,唐奇实不敢想像绿膜之内,亲人的下场如何。
  
  揪心的感觉,无力的茫然,唐奇现在这想逃离,完全不去思想。
  
  唐奇想,一切都是时间的过客,自己也不过是别人生命的过客,别人也这是自己生命的过客。
  
  天下无有不散的宴席,聚聚合合不必在意,这世界离了谁都照转,没了谁也照活,要发生的总会发生,要来的总会来,要去的总会去,一切都是天意,顺其自然,随心所欲!
  
  偶尔唐奇想起过往,有些不安时,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不去多想,顺其自然,顺其自然,活在当下,好好生活。
  
  唐奇没了我命由我,敢与天争的意志,一切任时间消磨,随岁月沉浮,偶尔想起不安之事,迷魂美酒一杯,买醉忘我飘然如个神仙。
  
  魍蛇部落有蛇王蛇墙相护,一年多来都没有妖兽侵扰,没有血腥杀戮,没有生吞活食,这份安宁,是在滢村无法想像,唐奇享受这份安宁也喜欢这份安宁。
  
  其间有举行了几场蛇祭,唐奇从不参加,但对于献身的蛇奴,唐奇也慢慢麻木,不做什么干涉,没了什么愤怒感觉,天意如此,不是人力可为!
  
  唐奇唯一的任务就是练功,这一点唐奇不误众望,唐奇第一次从金灵洞回来,实力就超越了凌皙,成了此地界的第一高手。
  
  唐奇会生火放电幻化金龙拳影,便别说唐奇还有蛛蛛,还有根远比唐奇上进的妖刺。
  
  妖刺,唐奇这一年来几乎都将其插入在金灵石中,吸取灵石精华,妖刺日益精进,更具神通。
  
  魍蛇部落除了知其底细的教主族长,其它人早把唐奇当成了活着的神了,连着蛛蛛,妖刺都当神供。
  
  见着这神灵还真有可能由虔诚信众意念成就一样的!
  
  而唐奇也慢慢以会着自己就是王,就是神,真的王真的神!
  
  唐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金灵洞修行,时间或长或短,次次都与凌皙同行,但再也没见过那个葱头,也没再入过定界,唐奇想定是那定界的防火墙把自己拉入重点防护的黑名单,不让自己再偷偷联线了。
  
  这金灵洞去多了,蛛蛛与金灵蚁王倒是日渐要好,蛛蛛算有了个好伴,经常趴在蚁王身上,让蚁王带她各处飞行玩耍,到处猎食,搞的原先靠捕食金灵蚁为生的生灵,现在见着金灵蚁就跟见了鬼样的逃。
  
  唐奇忘记了听着的蛇墙丝丝之声,也忘记头顶的那颗卫星的存在。
  
  唐奇专注于火,这因火合着自己潜质,修行简单,效果明显,而且可以用来指导凌皙与着教主一起修行。
  
  这样经着一年有余,唐奇*心经纯熟,生火成球以在瞬间,但唐奇这专注玩个火球,最多让火球带个电,围圈黑剑,或缠条龙,唐奇用此来向着对自己大有期望,但不懂武技的族长城主交差,给他们安慰。
  
  唐奇元神以达黄阶元境,但唐奇依是召唤不了紫神黑焰战甲。
  
  唐奇十八了,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享受着豆蔻一样的年华……
  
  也就是此年,正逢魍蛇部落百年一次的大祭,传说当日蛇王嗔忿会显露真身,赐福众生,与民同乐。
  
  有此大祭,族长教主自是忙的焦头烂额,精炼魍蛇金丹,选配献祭蛇奴,事事谨慎,按前约旧规,不敢稍加怠慢引起蛇王不满。
  
  此两人一忙,自是无人监督唐奇修行,唐奇如得大赦,如放大假,自是乐得清闲逍遥,人也日渐懒惰。
  
  练个屁功,唐奇天天独居自己小屋一统,天天饮酒,与奴花奴月众女寻欢做乐。
  
  就在大祭当日,连着奴花奴月都早早去了湖畔,参加这百年大祭,见见大神显灵,得主恩宠。
  
  此日,魍蛇部族,所有部众,不论男女老少,也全得停了劳作活计,聚合在湖畔。
  
  魍蛇部族在那大石蛇头所在,支起一个若大的木柱祭台,可容万人,这祭台,对于这处在石器时代部族,可是个浩大的工程,凭此一点就可见族众敬畏用心,此祭规模巨大,盛况空前。
  
  但就是如此盛事,唐奇依是兴趣全无,也根本不想见什么蛇王,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当晚依是喝酒纵欲,醉生梦死,无了什么探奇之心。
  
  次日大祭,哨声鼓声人声顶肺,热闹喧哗,远传唐奇小屋,但唐奇依是宿醉未醒,活在梦中。
  
  直至午夜时分,月隐星稀,一切仪式完成,族长教主这才在前引领,手捧金丹,魍蛇部族静静向着幽灵湖面跪成一片。
  
  按着旧规旧约,静候真主蛇王降临,接受奉献,赐福众生。
  
  时辰一到,台前湖水开翻滚沸腾,如着前人所言,两牛大赤绿蛇头慢慢升出湖面。
  
  这世上还真的有两头蛇王的存在啊,传说一点不虚,蛇王一诺千金真在这此时机现出真身!
  
  真是一头拉风而古怪的蛇啊!
  
  那蛇头,似是半透的绿玉,闪着晶莹灵光,如炬目光,如满月在天鲜红,嗔忿缓伸数十米,两蛇头同时张嘴,血盆倾天,不可一世。
  
  此蛇王,每嘴竟有通红鲜活长舌头数十,缓缓吐出,分散八方,涣发红红彤宝光,竟似仙花绚丽绽放,一如烟花盛开定格空中。
  
  舌花绽空如此神奇,超凡脱俗,有种直触人心的力量,它的美丽它的光彩让众生*蒙懂飘荡,完全忘记恐惧,满怀的这是虔诚幸福极乐。
  
  蛇王神光耀亮湖畔众生,真似神临凡间,魍蛇部族众人跪贴地皮,齐唱感恩福音,万人同合,泣泣歌声,飘荡夜色悠悠,回荡天地之间。
  
  唐奇宿睡一日,此刻,依在梦中不醒,错过了如此神奇,刹那芳华。
  
  都说世事如局,满则溢,盈则亏,福祸相依,泰极否来!
  
  就算你忍气忘仇苛活,不去惹事,就算你自我安慰超然,再多有愧内疚也能放下,但在这世事局中,该你的命你是怎么逃脱不了,世人不过蚁蝼存在,怎的也逃脱不了这命运的安排。
  
  时机一到,自会有人来提你这棋子,无论你怎的低调,藏身何等机密,事照样寻你。
  
  就在蛇王有些沉醉于众人歌颂,无限崇敬之中,上天突生异相,部落头顶那颗新星,猛然光华一闪,有物似流星而下,直撞魍蛇部族所在,蛇王头顶。
  
  紧接,部落四周有丝丝之声响起,漫天小物从周边密林起飞,扑天盖地,遮天蔽日。
  
  那围着魍蛇部族蛇墙瞬间火光冲天,做墙三条百里大蛇率先中招,成了通红火龙。
  
  三蛇从沉睡中猛醒,刚想腾空入水,各类攻击紧随漫天而起八面四方,导弹光束横飞,爆炸杀着无情!
  
  三条着火大蛇身着烈火,再经这狂轰,全然坠地陨命,大地三震,身如蜂窝出局,魂归不知何处。
  
  夜空之下,部落周边,猛然灯火通明,无数小型太空战机拖曳光华,四面合围而来,喷薄夺命红光连连。
  
  魍蛇部族,内外交困,重兵围城。
  
  蛇王嗔忿意识遭人偷袭,张嘴喷一出道绿气,也几在同时一绿光护盾凭空而现,罩了整个魍蛇部族。
  
  蛇王绿气窜天,直撞急坠流星,一声通天巨响,爆破之光耀的整个大陆一如白昼。
  
  好在蛇王反应极速,在高空拦下此坠星,要不就凭这流星炸弹威力,就得把部落周边方圆百里化为虚无。
  
  但来攻之主极是了解蛇王防御,他们早就偷偷将亿万指大如蝇的机器战土埋伏在护盾之内,村落就近。
  
  蛇族不善科技,根本没人感知到这能量低微的机器小蝇,但这些机器小蝇似是针对蛇族制造杀器,是有备而来精心准备的杰作。
  
  蛇王自认通天无人敢惹,这一时大意不防竟然接连中招。
  
  小心驶得万年船,大意就会失荆州,这一山还有一山高啊,树大招风,暗算难防啊!
  
  暗算者知道这小蝇就算是个核弹,炸在蛇族身上,也造不成什么损伤,所以他们特的全做成物理攻击,只只小蝇头部顶着这急转的特制钻头,进攻之敌行的是以小制大,不断消耗蛇王真元的战略。
  
  护盾一现,蝇群兵分两路,一路破盾,一路攻向蛇王,蛇王明白护盾迟早不保,本尊显然被围,猛然冲天长啸,舌去如虹,集成一束,如剑直指苍穹。
  
  蛇王把大军从沉睡之中唤醒,猛然刹那,幽灵湖中,部落地下,大蛇源源不断窜空,一时之间,蛇王周边漫天蛇影,随蛇王而转,若大球形蛇阵成形,把蛇王包裹其中。
  
  真是漫天都是纵天的妖蛇啊,见着都布满了方圆数千里的夜空一样,与进攻的战舰战机混战一团死护蛇王!
  
  而进攻方也知蛇王难敌,早做好了长久大战的准备!
  
  前招失算,后着就到,各类大小战舰,各色人影鬼怪突现虚空,慢慢合围而来,天上地下,形成强大威压,迫使蛇王不能启动玄门逃循。
  
  虽说蛇王大意,怎的也没想着这些低阶生灵低级文明敢进攻自己,给攻了个不备,损了点兵将,但蛇王大部全在,依旧根基没损。
  
  蛇王实力但不吹牛!
  
  而且蛇王并没打算逃去,蛇王一飞腾空,趁着护盾没破,大战没启,开始居高打量扫描来犯之敌,归纳资讯制定作战方略,准备决战。
  
  而睡的如猪样的唐奇,总算给那一声巨爆震醒,本能执刺冲出小屋,发现周边漫天蛇影环绕,想这阵总有数千里之大,而蛇阵之外,唐奇见着几艘若大战舰,包裹白光,唐奇以然认出这正是建造无望森林,吸取此界天地真元的生灵。
  
  而在蛇阵上方,有一若大之蛇,通体如翠玉通透,宝光挥散如灯,生有双头在那眼睨八方,这磅礴汹汹,临阵不乱的气势,唐奇想那定是传说中的蛇王嗔忿。
  
  “这是怎么回事?”
  
  唐奇有点迷湖,以会着这是自己喝多了迷魂酒产生的幻觉,睡时都是好好的,怎的一醒来就成这世界大战的样子,惊天动地的情景。
  
  而此时小屋周边地下,依是有大蛇小蛇,不时破地窜空而出,大地震震,惊天动地。
  
  “蛛,蛛!”
  
  奴花奴月不在,唐奇这能叫蛛蛛,蛛蛛早给这阵式吓得藏地小屋地板之下,见着唐奇叫喊,才伸出个头来,但依是不敢出屋。
  
  就在此时,蛇王护盾顶不住里外夹击爆去,而蛇阵瞬间借机再扩散千里,似个大球一样,继续围绕蛇王逆时而转,极是有序。
  
  一时,双方短兵相接,围上战机后退,与蛇阵保持一定距离,但都没率先进攻,一时静寂骇人。
  
  “哥,你还活着啊!”
  
  就在些时,唐奇那从没有过反应花戒一闪,显出人影传来人声。
  
  “小小!”
  
  唐奇见着小小躲在一角,低头小声,背景竟的是在个高阶飞船之内,唐奇见着船内神族身影,洪夜族人。
  
  “你是怎么回事啊,快告诉哥!”
  
  “还记着无望森林见着的那几大高手吗,他们连同无望森林的主人,要清除大陆妖魔,打算先拿最强横的蛇王之王嗔忿下手!”
  
  “你怎么跟他们一起?”
  
  “我现在是幻色的徒弟……”
  
  小小还想说,唐奇还想问,但联线中断。
  
  “见鬼!”
  
  唐奇猜着这群人没这好心,犯这要命的风险和蛇王撕脸做对,他们不用说是冲着大阳之城,金灵石和魍蛇来的。
  
  魍蛇这可是能造就未来宇宙霸主的存在,这是一种极奇罕见能将元气元神一起提纯压缩溶合的存在!
  
  难怪这群人让着那无望森林的主人吸了千多年的元气,原来还有这更深层的内幕交易。
  
  深寂也就片刻,无望之众开始攻击,漫天机械蝇群就是其先锋,这物对于体型庞大的蛇类来说,真是太过微小,防不胜防,转眼蝇群就攻入阵中村落所在。
  
  蝇群一动,头顶那钻急转,细细丝丝之声漫天传来,唐奇小屋在村外边沿,最先接敌,很快就有一蝇展翅,冲着唐奇飞来,开钻欲杀!
  
  蝇啊,蛛蛛不怕此物,一丝就粘了拉回屋内,定眼一看,是个金属硬硬家伙,头顶还有钻在转,不能吃的,一口毒汁喷上,想把此物溶了,但那蝇毒液不侵。
  
  唐奇拿起一看,硬硬金属机身,坚韧透明薄翼,一看就是高阶科技的玩意,见那头顶钻头急转,猛然想起早先所听之声,原来此物所发,看来蝇群年前开始偷偷潜伏进这蛇围。
  
  这是一个计划许久的攻击,就等着蛇王现身发动,是个大阴谋啊!
  
  丝声阵阵传来,唐奇回头看见漫天的飞蝇,以是混入蛇阵之中难分彼此,看来对方早有准备,蚂蚁搬家,慢慢渗入,在村落周边存贮了许多兵力,这计划了良久啊。
  
  此蝇人蛇不分,见者照杀啊,唐奇暗叫不好,抱起蛛蛛入怀,纵身向山下部族众人冲去。
  
  那些族人并不知危险来临,全的沉浸迷离狂喜之中,刚见着蛇王一喷就挡了颗坠星,大显神威,更是崇敬无限,依是在那跪成一片,泪流满面,无限虔诚歌颂真主,无惧生死。
  
  “快快快,快撒到地下!”
  
  见着混入蛇阵蝇群紧随而来,唐奇冲着人群远远大喊,但人族个个依在沉迷状态,都在那吟唱,没人听到唐奇所言,在意唐奇所言。
  
  而死神以是漫天而来,形势万份火急,族人生死一线!
  
  唐奇到,蝇群也到,在外圈的蛇奴成片倒地,那蝇专在人头顶胸口脖子眼睛等要地钻洞,洞洞毙命,看来这些机蝇早就设定好了杀人程序,完全不打算留有活口。
  
  连低阶血肉,无有抵抗的生灵都不放过,这群来者,比食人妖魔还要凶残!
  
  “都起来,快进地道,去地宫!”
  
  唐奇发狂拉扯,喊叫,但部落之众依是沉迷真主,以会这是主在召唤,唤其进入极乐世界。
  
  唐奇这能跑上祭台,冲着以站起身来,望着蝇群肆虐,不明觉历族长教主,大叫:“再不跑就要灭族了!”
  
  “没用的,都喝了迷魂草汁,都进入了极乐狂喜状态,这一时半会她们醒不来!”,族长照旧依是清醒。
  
  “这药没法解了?”,唐奇问向教主。
  
  “这有祭魂草能解,上次你带着来的我做了些解药,现在剩下的,这能解救一两,能取什么作用!”
  
  “你们这邪教,快快快,把药给我!”
  
  教主递过个骨筒,唐奇拉过迷离中的奴花奴月强行喂入。
  
  两药果是相克,奴花奴月恢复了理智。
  
  “他们醒不了,你们跳起,哨子吹起,蛇皮鼓搞起!”,唐奇拿起个蛇皮鼓给族长,挥手让教主奴花奴月跳起蛇舞。
  
  “快啊!”
  
  见着四人愣逼,唐奇发火,现这状况,分分都有人殒命,得分秒必争。
  
  给唐奇一吼,族长教主吹起哨子打起鼓,奴花奴月开始随节奏扭动起来。
  
  迷离之人,最喜奏乐,族长教主连奏,奴花奴月带舞,立马一应百合,魍蛇部众开始合奏,起身随着节拍狂扭。
  
  “带头,排队,进洞!”
  
  人群不远就有一个大蛇窜出造就的大洞,唐奇想那蛇定是从太阳之城窜出,顺着路去,就能进入地宫。
  
  有效,唐奇见着部众开始起身跳舞,迷离移动,开始随着族长教主入洞进地宫,内心稍安。
  
  “刺兄看你的了!”
  
  唐奇扔出妖刺,杀向后方围来蝇群。
  
  “蛛,你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