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楚王交谈 新,贞观楚王交谈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经过一系列的插曲之后,大朝会终于结束了。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宽小子,你要如何迎接五姓七宗的进攻呢,要知道他们可是连皇权都不尊敬呢,走在皇宫之中三叔公对李宽问道。
  五姓七宗的进攻,三太爷怕是在说笑吧,区区一个崔家能能代表的了吗,现在可不是天下战乱不是他们能搅动的了的,光是五姓七宗里恐怕就已经不满崔家了吧,不怕您说我狂,也不怕今天的话传出去,我是李宽是大唐的楚王我无所畏惧,区区崔家要是老老实实的待着那么还好说如果不老实那我们就来硬碰硬试试吧,我李宽虽然懒散但是不代表我李宽怕事。李宽一脸狂傲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手段不怕五姓七宗,只要是我李家宗室的你尽可调用由我给你兜着,我李家打天下靠的不是其他人的支持是我们李家人的团结就像你说的你是大唐的楚王不是什么人想动就能动的,听完李宽的话后三叔公又把话给兜了一遍。
  李宽很是感激,因为他知道他的话在这个时代可是很是大逆不道的本来他只是想自己受了就行了可是三叔公又给他接了一遍,这让李宽很是感激。
  哈哈,宽小子,不要忘了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呢还有李性宗室呢,这时身后传来了李孝恭的声音。
  随着三人的谈话结束李宽三人的话已经传了出去,听见三人话所有人的脸色各不相同。
  李世民听见李宽的话后感觉自己当年还真是看走眼了,同时感觉很是热血沸腾,就像李宽说的这是李家的大唐不是五姓七宗的大唐,同时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武德殿里的李渊听到李宽的话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现在他还记得自己去陇西李哪里求支持的时候是怎么被轰出来的呢,的确既然你们五姓七宗不要脸那就滚下神坛吧,我李家打天下靠的的是我无数李家儿郎的出生入死不是你五姓七宗的支持。
  长安城里的勋贵们听完之后只感觉风雨欲来,长安城的风向要变了。
  五姓七宗的人听到李宽的话后只觉的可笑,一个孺子而已,五姓七宗已经高高在上太久了久到他们已经忘记他们是怎么崛起的了,忘记了皇权的恐怖,要知道李世民可不是隋炀帝李世民是绝不会允许他们站在自己的头顶指手画脚的。
  不管其他人都在想什么干什么,此时的李宽出现在了李承乾的宫殿里和李承乾一起喝茶。
  小宽你怎么就和五姓七宗的人对上了呢,李承乾一脸担忧的喝着茶道。
  看着一脸忧愁的李宽就觉得奇怪你说一个人的变化能有那么大吗不过李宽也很奇怪究竟是什么把现在这个温和的少年变成历史上的那个刺杀亲弟还想要弑杀自己亲生父亲的残忍青年的,据李宽了解李承乾顶多也就是对李世民不关注他有些怨言其他的就没有了想的更多的是怎么努力表现自己让自己父亲认可自己吧。
  对“认可”,就是认可因为李世民的不专注当时处于叛逆期的李承乾恐怕只想疯狂的表现自己的优秀一面来吸引李世民可是李世民是个多疑和不信任的人李承乾越是优秀他为了平衡就越是关注李泰和李恪,这样两人的缝隙越来越大到最后李承乾恐怕是已经自我放弃了堕落了而他越是堕落李世民就越是恨铁不成钢最后走上了历史上的道路。
  看着面前温和忧伤的李承乾李宽觉的自己真像了,真没想到面前这个忧郁的小太子还有那么疯狂的一面呀。
  喂喂,我问你话呢,小宽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下,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刚上位的太子还是你大哥我现在还是在关心你,你就这样应对我的关心吗,看着走神的李宽李承乾觉的很是不爽。
  嗯嗯,回过神的李宽赶紧回道,我没事的区区一个崔家而已很好对付的你不用担心倒是你让我留下找你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缺钱了回来我让人给你送进来一些。不怪李宽这样想因为李承乾是第一个给他投资的人还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放在他这里,所以李宽就用他的钱做了一些投资自从李承乾发现自己很有钱之后每次找他基本上都是缺钱了。
  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我又不是只有缺钱才找你,再说上次我去李艺哪里前你给我的钱还没用完呢,说道这里李承乾就觉得李宽以前那句话说的对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只能说是钱没给够,上次他去李艺哪里他用李宽给他的钱收买了一些小吏让他过的很好。
  突然回过神的李承乾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宽觉得都是他的错害的他现在也习惯了走神。
  看到李承乾的眼神李宽觉的自己很冤不过李宽理智的默默背了这口锅他知道自己要是反驳肯定就会没完没了的。
  之后李承乾把昨天他妈长孙皇后的话给李宽说了,并结合自己的理解和李宽说了。
  听着李承乾的话李宽是真的觉的李承乾很厉害呀竟然凭着李宽这几年给他的零花钱和他老妈的话还有今天三叔公说的话还有今天朝堂上的事竟然猜出了他老爹李世民的目的。
  那承乾你是什么意思,你在我哪里现在有个六十万贯,要不我都给你送过来,李宽饶有兴趣的问道。
  李承乾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李宽之后道我就算是交也不会全交了的,我自己不花钱吗,真是的。
  李宽觉的自己真傻竟然背李承乾给鄙视了,要知道这么久可都是自己鄙视他呀。
  对了,小宽你手下有没有什么比较厉害的人呀给我用几个呗,你看现在诺大的宫殿我竟然没有几个拿的出手的人你要不要给我推荐几个呀。
  李宽想了想道:我回来把我手下的马周给你调过来我回来让河间王叔给补个出身就行了,对了你有时间接触一下许敬宗我觉的他是个阴人你父亲不重用他你可以试试你要是能收服他加上马周一正一暗再加上你舅舅长孙无忌在外就够了。
  至于吗,那个许敬宗值得你这么推荐吗,马周李承乾还是了解点的他有一次去楚王府接触过马周两人聊的还很是不错。
  值得,李宽郑重的说道,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就是栽在他手里的。
  看着李宽这么郑重的神情,李承乾记在了心里。
  两人聊完这些之后李宽就走了,走之前让李承乾让李宽下次给他带几本他自己写的书,让他把最近商会的一些计划给他带来一些,李承乾认为自己现在已经是太子了要长大了不能老是在玩了。
  随着李宽走出皇宫,各方的探子都把消息传递了回去,同时也是随着李宽踏出皇宫的那一刻李宽和崔家的战斗也已经开始了。。
  回到楚王府,李宽立刻召开了楚王府的内部会议总共下达了几个命令第一个彼岸商会不惜一切代价打击崔家的产业,不用顾及一切政治上的事情有李家宗室在呢不用怕。第二个让研究团的人赶紧研究海水晒盐和过滤法还有把水车耧车曲辕犁给造出来还有水泥也抓紧研究这些东西都关系到他接下来的安排。第三个就是让人在长安城里买一块地皮他要盖一个大剧院要举行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拍卖会。之后会议就都结束了有资格参加这个内部会议的都是李宽的家臣他们的命都是李宽给的,在这个时代他们是不会背叛李宽的。
  会议结束之后李宽把老白和马周给找了过来把他和李承乾的谈话都告诉给了马周让他拿着他的手信去找李孝恭补个出身然后拿着他写的渭河港口计划去找李承乾,马周行了一礼之后就出去了,然后李宽又自己亲手写了一份拍卖会请柬并在后面注上他会拍卖各个地区的茶叶售卖权之后让老白给长安城的贵族们送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