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何途第十章 我想你 新,生死何途第10章 我想你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生死何途 > 第十章 我想你 新

第十章 我想你 新


  我和徐素依往西走了大概十天,感情持续升温,就在我们以为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时,我们却惊恐的发现我们又转回了之前的古老遗迹。
  转眼,又是半个多月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这片荒野也愈发熟悉。而越是熟悉这片荒野,我们就越是感到绝望。
  我们发现无论是土著,还是我们所谓的其他幸存者都无法与我们接触。简而言之,我们可以看见他们,听见他们的对话,却无法触碰到他们,更不可以与之交流。
  我不敢深入的去想,只觉得细思极恐。
  时不时的会有新的角色进入这片荒野,在我们的注视下被土著们生杀折磨。
  我们还多次看见过恐龙以及许多不知名的巨型生物,这些生物同样无法感知到我们的存在,我们亦不能与之接触、交流。
  这点我是庆幸的。
  也许会有漏网之鱼,在这个超出我认知的地方,我什么都不敢保证。
  “能躲还是躲着点,防患于未然总是对的。”尽管如此,我和徐素依仍旧不敢堂而皇之的与土著或是其他生物共存。意外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
  有时我们会看到人类的灵魂,是的,灵魂!苍白的脸,轻飘飘的身体,无意识的远去。我曾想跟踪这些灵魂,但总是跟丢,他们身上有种古怪的磁场,穿梭无碍,难以跟踪。
  我们推测,我们所处的这个地方很可能是个时空夹缝,在我们无法感知到的另外一个夹缝当中,或许有人和我们观察土著们一样,观察着我们。
  有天,我在不知源头去处的河流当中目睹了扭曲的虚空,短暂的一瞬,足以让我印象深刻。
  我们曾寄希望于那古老的遗迹,可并没有发现什么。
  或许时间还不够久,我们的了解也不够,总是会有办法的!
  记住,保留希望,保持乐观!即使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捡到了只受伤的野鸡,这只野鸡的双腿和翅膀都已经溃烂了。它应该是从其他动物嘴下侥幸逃生的。可惜,它遇到了我。
  要么,忙着活;
  要么,忙着死。
  “运气不错。”
  “它的运气就不怎么好了。”
  在一个被茂密树木遮挡住的山边,有着一个不深不浅的天然洞穴。这个洞穴并没有像其他洞穴一般位于山底,而是离地有着约莫三米的间距。
  “别说,乍一看有点像西游记里的水帘洞。”
  “水帘洞比这豪华多了。”
  我渴望有个家,有个能够感觉到温度的家。
  我习惯一个人,不被打扰,无拘无束,自由散漫的生活。
  我的内心压抑着许多不安,似深海漩涡将我拖住,仿佛下一刻就会坠尽黑暗,永无光明!
  “有个家就好。”我心里想着。
  “你输了!”一番比划后,我在洞穴壁上蹭了一手灰,嬉笑着抹在徐素依脸上。
  “这把你肯定输!”徐素依干瞪着我。
  “上一把你也是这样说的。”我摊摊手,故作无敌。
  “我那是让着你。”徐素依有点急了。
  “那你千万别让着我,我有点冷。高处不胜寒那!”
  “文绉绉的,装什么读书人。”
  “我腹有诗书气自华!”
  这盏灯,愈发刺眼。
  今天,狂风大作,雷雨交加,灰蒙蒙的天空透着一股诡异。
  “有点反常。”浓烈的不安,让我不舍得松开徐素依。
  “只是下雨而已。”徐素依安慰我。
  突地,远方的空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那点黑色深邃且神秘,远远看去仿若看到了无尽的虚空。
  呼!
  风更大了,雨势也更加凶猛,那点黑色在猎猎作响中不断膨胀,吸纳万物。
  “抱紧我!”我用力的抱着徐素依,忘记了挣扎。
  强大的吸力将我和徐素依拖向了高空,天旋地转之际,我有种无言的绝望。
  人啊,何其渺小。
  “我放在桌上的笔记本呢?”我大声质问着眼前的老人。
  “笔记本?哦,我帮你放进你书包里了。”
  “我不是说过吗?我的东西你不要动!在床上也好!在地上也好!你等它好吗?你怎么说不听呢?”
  “行行行!奶奶不动!奶奶下次不动!”
  “你每次都这样说!每次都是!”我不满的发起火来。
  “你看你的房间都乱成什么样子了,有空还是收拾下,别老是把门关着多通通风,空气才好!”
  我奶奶穿着围裙,手里拿着做饭用的铲子,笑眯眯的脸上堆满了皱纹,她慈爱的看着我,满脸爱意。
  “我知道了,你出去,出去!”我将她赶出了卧室。
  ……
  “伟伟,帮奶奶穿下针线嘛!”我奶奶坐在饭桌旁,手里拿着针线,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缝隙照进,打在了她那满头的白发上。
  “你看不见吗?”我站在电视机前,玩着卡槽游戏。
  “奶奶眼睛不好看不清楚,你帮我把针线穿了,奶奶好把你的衣服缝好,来。”我奶奶走到我的身前,将手中的针线递在我面前。
  “怎么那么麻烦!”我放下游戏手柄,不情愿的接过我奶奶手中的针线,嘴里还在喃喃。
  小时候的我住在一个与外界有些隔绝的地方,不是农村,很像农村。那里有着一个大厂,几乎养着我们那里的所有人。所以,我家乡的名字就是那座厂的名字。
  那地方叫盐场。
  盐场不大,却也不小,装满了我的青春。
  我记得我奶奶夜里念叨着琐事的模样,她慈祥的笑容,总是与人友好,偶尔会像小孩一样闹些小脾气。
  她总是很早起床,从早忙到晚。
  去集市赶集,她会背回一箩筐的蔬菜肉食,舍不得坐一块钱的三轮车,走很远的路去,走很远的路回来。
  后来我住进了学校宿舍。
  离家时我奶奶都会叮嘱我,问我:“钱够用吗?不够跟奶奶说,奶奶多给你些钱!”
  “在学校吃好点,多吃点,不要省钱!不够用了一定要跟奶奶讲!”
  “你看你穿好少啊,这天气冷了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
  那会儿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我经常忽略爱我的奶奶,总是匆忙中离家,憧憬那朦胧的,看不真切的未来。
  我好想你,奶奶!
  ***
  “别乱动,你的身子虚得很。”
  我转头看去,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
  “这是那里?”我浑身酸痛,搞不清状况。
  “天弃山!”
  “我死了吗?”
  “年轻人,别老想着死。大好时光供你消遣,这死字多不吉利。”老人似笑非笑,摆弄着桌上的棋盘。
  “我女朋友呢?”我接着问。
  “我这没你的女朋友。”。
  闻言,我欲起身,可浑身酸疼乏力,别说起床,翻身都难。
  “先好好养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