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甲道尸第二章 红肚兜女孩 新,金甲道尸第2章 红肚兜女孩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金甲道尸 > 第二章 红肚兜女孩 新

第二章 红肚兜女孩 新


  要说这刘亦然也真的是倒霉,流年不利的一路背到家了,靠着父辈留下来的财产那是肆意挥霍。没几年就给浪荡干净了,就着手把家里的几个老物件卖了卖,凑了一笔资金跑到内地掺和这房地产开发。这小子虽说是个败家子但是良好的教育和家世的熏陶,横竖都是一个精明仔做生意其实也是行家里手只是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所以也所以行事风格自然属于败家子流派。
  这不折腾完以后,靠着倒腾自己家里积攒下来的一些古董搞来一笔钱后跑来内地做房地产,慢慢也有了气色,那几年内地到处在招商引资欢迎港商回家投资。沿海一带那是首屈一指的得利地区,几年下来刘亦然这小子手里有有了不少就在自己楼盘附近盘下来一个老别墅,这种别墅是租界时代遗留下来的清一色的英伦风格。后来几经倒手,最后一个主人是民国时期是一个书香传家的大地主,在当时那是身份的象征。这小子花大价钱活动关系,给买到手。三层洋楼,前院面积很大有花园和凉亭,多年无人居住也很旧了,所以刘亦然这小子就打算修缮粉刷一凡,主体不用动,前院小亭子加盖一个因为左边有一个,洋人不好华人风水,但是刘亦然这小子虽然不怎么信,可是中国人自古讲究对称,既然左边有那在右边在加一个也符合中国人的美观。后院是仓库杂活地段,有一个屋子锁着,看上去有念头了锁头都锈住了。这刘亦然溜达了一圈,看着这工程量那也是不小,拉回来那么多的建材,不放心这没人看着所以就在附近找了一个看门的一家三口带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就这样吩咐下去,准备过几天择吉时开工,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这老话讲盛极而衰否极泰来。兴许是这老天也看这小子又太作了,给他添点堵也说不定呢。
  看门的男的姓耿四十多岁,这孩子也算是晚得来的。虽然家里穷那也是各种的冲着,那个年代就行一种玩具小皮球,其实就是缩小版的那个年代的简易小篮球。一扔一弹小孩子们都喜欢,好几块一个在那个时代,几块钱对有些家庭属于一大笔开销的。这孩子没事就在这大院子里跑来跑去的扔球玩,开工前三天这孩子也是奇怪。大人们一直告诉他,在前院玩也不知道那天为啥,鬼使神差的拿着心爱的小气球跑到了后院玩,一扔一弹,一扔一弹。再扔,没回来……这可把这孩子给急坏了,亲眼看着自己的小气球从那个带锁的门框上弹进去,这可急坏了这孩子。跑到门前,看着那锁头欲哭无泪急得不行,男孩子那就是皮为了心爱的小气球那也是能想出办法的,看到那个门槛已经有点松动缝隙,就过去用脚使劲踢。你还别说,真就叫他给踢下来一块,可是那也不够钻进去的啊,他就用手在那里掏啊掏什么也没有。
  还想在使劲踢的时候,听到她妈妈喊叫吃饭,这孩子也是聪明,反正这里就我们一家人门锁着也跑不了,转身就回家吃饭去了。转天这孩子吃完中午饭,就跑来了,这次带来一节铁棍,就是农村捅炉子的在哪里使劲捅,好半天终于搞出一个自己能勉强进出的小洞了,钻进去里面对于孩子来说很大,而且有一个大的长方形的柜子在两条凳子上放着,这孩子也没在意一直找自己的小气球,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小气球,高兴的拿着从那个小洞就往外出,可是就在往小洞在钻之前听到了一个类似于女孩子的声音“小皮球”,孩子转头看看什么也没有,就钻出去了。
  回到家已经晚饭时间,这孩子吃完晚饭就爬到床上,抱着自己心爱的小气球睡了。
  “小哥哥,我和你一起玩小皮球好不好?”我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在那个锁头房里,那个平常一直是紧锁的门此刻开着。有一个穿着红色肚兜扎着那种用彩纸纸做的蝴蝶结,她的手里正抱着小男孩的小皮球。
  看着自己的宝贝小皮球,男孩有些气愤,便喊道:“你这个小偷,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我、我不是小偷,这是我捡来的。”小女孩有些不安的辩解道,原本雪白的脸上也开始多了一抹红色。
  男孩生气直接上去抢,嘴里依旧说道:“你就是个小偷,这个蓝色小皮球当时就一个,我妈妈买给我的,你是从哪里来的,不要脸,偷我的东西还不承认!”
  那小女孩涨红着个脸看着小男孩的到来,男孩毫不客气的一把从她稚嫩的小手里抓过属于自己的小皮球,然后转身找空旷的地方去扔球。
  扔球的乐趣让男孩忘记了那个在门口哭泣的小姑娘,她就像一个被人遗失在这个世上的人,男孩的眼里只有扔球的自娱自乐。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深蓝色旗袍的女子走到我跟前,我抬头一看是一位漂亮的阿姨。如果说我为什么会一眼就能记住她的模样,恐怕除了她那精致的脸庞之外更加重要的是她细白的脖子上一有一圈淡淡的紫色痕迹。
  “婷儿说想和你一起玩,你能带她玩一会儿吗?”一种幽幽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出。
  “婷儿是谁?”男孩收起皮球反问道。
  她指了指那个哭泣的小女孩说道:“婷儿过来,跟这位小哥哥一起玩。”
  那个只穿着红肚兜的小女孩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好像生怕我不答应,还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肚兜一角。
  男孩本想拒绝的,但是那位漂亮的阿姨把手掌一摊:“这个送给你。”只见她手中多了一个新奇的玩意儿,一个用纸做的小玩偶,这玩意有点像现在扎的那种纸人,用红色和蓝色白纸糊起来的,惨白的脸上用胭脂染成了红扑扑的颜色。
  这种东西,是在村里一些老人的葬礼上用的但是对于那个岁数的孩子来说,什么都是好奇的,而且这类东西只能知道隐约是大人不让玩的,可是孩子叛逆越是不让玩的东西,就会觉得越发好奇。
  就这样,男孩接了那个纸糊的娃娃,也跟那个叫婷儿的小女孩成了伙伴。
  玩着玩着,都会累,孩子总是这样。每当男孩玩累了的时候,便会昏昏欲睡,然后再次醒来就会发现在自己家里的床上,那时候估计孩子对于梦的认识完全没有概念。
  越来越多的入睡后,男孩就进入了那锁住的房屋,婷儿成为了童年里缺少玩伴的男孩的一个很好的小伙伴。
  婷儿很漂亮,很像她的妈妈,但是每次他们都是在院子里玩,对于那座开了锁门里的世界,我依旧不所知。
  那位漂亮的阿姨是婷儿的妈妈,有时候这个女人会在屋内小声的哭泣,有时候也能看见她依坐在那门槛之上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一副哀愁的样子。只有在婷儿玩的很开心的时候,她才会淡淡的露出一抹笑。
  那身具有典型民国时代气息的旗袍把她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最上方的蝴蝶扣总是系的紧紧的,偶尔不经意间,脖子上还是会露出那一圈紫色。
  有一次,婷儿很开心,她说要跳舞给我看,也是那一次,唯一的一次男孩近距离靠近那个长方形。
  那是婷儿的“家”,那个“家”里的房梁上挂着一根麻绳,麻绳的下方便是那个长方形。。
  婷儿就那么麻利的爬上了这个长方形的“家”上面然后便在开始了她的舞蹈表演。她的动作很古怪,不是人们常见的那种舞蹈,她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动作,那就是双手握空心拳,接着便像是拿了个东西一般往自己的脖子一套,然后就双眼朝上翻着,舌头朝外一吐。
  男孩被她这滑稽的舞蹈逗的捧腹大笑,没想到婷儿的妈妈却不知道已经出现在了房间的西南角落里,她很严厉的骂着婷儿,婷儿很委屈的嘟着小嘴说道:“我只是在学妈妈。”
  男孩见势不妙,便带着赶紧带着婷儿出去了,婷儿偷偷告诉男孩她妈妈让她不要再带我进那个房间。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起,我便开始一直发着低烧,咳嗽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男孩的妈妈也很奇怪,无论白天男孩咳的有厉害,可是一到夜里睡着了我就怎么都不会咳嗽了,连烧都会退掉,一醒来又继续咳。
  日复一日的白天求医,晚上正常终于让男孩妈都要崩溃了,医生检查只能开些常规药,可是一直都不见效。。
  听刘亦然说到孩子白天病严重,晚上没事,跟了张守一这么多年,刀子也明白一些东西。就说:“那肯定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麻溜找个先生给看看喽,你们这边不是挺多民间的先生的么。”
  刘亦然说道:“就是这请先生请出问题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