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猫伶18木木,我想吃鱼,生的. 新,护猫伶18木木,我想吃鱼,生的.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护猫伶 > 18木木,我想吃鱼,生的. 新

18木木,我想吃鱼,生的. 新


  阎芜寻了一夜也没有发现狸兼的下落,天边已是微亮,阎芜变幻回人形揉了揉酸疼的胳膊往回走着。她原本以为能见到狸兼,她想亲自问一问狸兼,为何要杀了祁玥,在这场争斗中,她是那么的无辜。可是狸兼却没有给她一个当面质问的机会,阿言也不会希望自己去见狸兼,她做什么都是多余的。
  时辰尚早,阎芜走在宣城的大街上,看着渐渐多起来的人群左右躲闪着不让自己被碰到。在宣城待了这么久从未这么惬意的在街上闲逛,百年前的她可是每天都把这宣城的大街小巷逛一遍的。
  阎芜瞥了一眼墙角边小贩身前木桶里活蹦乱跳的鱼,暗暗咽了一口口水,她答应过阿言不再吃生鱼的,可是那些鲜活的鱼发出来的腥味儿一再充斥着,心里痒痒的。阎芜抓紧身前的禁步,索性将头扭到一边不去看,越是不堪心里越是想念,几个疾步来到木桶前蹲了下去,双手扒在木桶边上眼巴巴的看着里边游来游去的鱼。
  “姑娘,您来条鱼尝尝?”
  阎芜抬起头使劲儿点着头,卖鱼郎抄起网兜捞了一条,将线穿过鱼鳃打了个结往阎芜身前递去。
  “这鱼我们不要了!”
  阎芜被一双手拽了起来,踉跄了几下才发现那人正是阿言,理亏的低着头任由他拉着自己往澜止楼方向走去。
  “阿言,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想吃鱼的话木木回去府里的池子里给你抓,外边的鱼是说什么也吃不得的,你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在鱼里下毒?”
  来到澜止楼门前阿言将手一松,阎芜乖巧的站在门口没敢动。她没有料到这么早阿言便出了门,要是知道的话是打死也不会去街上看鱼的,曾经就因为自己吃了外边的鱼害得阿言耗了五成的内力才将她给救了回来。
  “别傻站在这儿了,赶紧进去。你要是再回来得早些是不是打算爬墙进去了?看来你夜里是出去了一直未归,待我回来再好好质问于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我的底线。”
  道生站在院子里的树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喊了阎芜一声,阎芜一转身,被她遮住的阿言便出现在道生的跟前。
  “阿言,你们这是打算出门吗?”
  阎芜敛起裙摆进了大门,搂过道生拥着他往竹息阁走去。
  “我们没打算出门,只不过在门口站着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罢了。大清早的穿这么少也不怕着凉,你屋里的小厮呢?怎么也不知道照管一下,这要是受了凉怕是又要喝那苦药汤子了。”
  “阎芜,再有月余我便已是年值舞象,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刚才阿罗挨个儿把我们喊了起来,说今天开始要在府里修行,不过关不许踏出府门口半步,这不,我正往澜止楼那边赶,你把我送回竹息阁,我还得再走回去。”
  “啊?!”
  阎芜没料到是这种情况,苦笑了一下拥着道生掉头回去。
  “阎芜,我早膳想吃鱼羹。”
  “我也想,不如你自个儿去澜止楼,我去厨房准备鱼羹,待你们下了早课咱们便吃鱼羹可好?”
  道生睡意全无,整个人看着精神了不少,抓住阎芜的胳膊晃了晃。
  “我就知道阎芜对我最好了,今天早课我一定好好的。”
  阎芜勾了一下道生的鼻子,伸手将他往前一推。
  “你这个鬼精灵,赶紧去吧。”
  道生都快十五岁了,看来自己的岁数真的是不能提及了,再想变成了老不死的了。阎芜摸了摸自己的脸,上边虽然没有皱纹,可是那些沟壑都长在了心里,别人看不见瞧不出,自己每每想起便是一阵叹息。
  “阎芜,刚才阿言让我去抓了一些鱼,你看是要怎么做?”
  木木端着满满一盆的鱼来到了阎芜跟前,不知道怎么的,瞧见盆里的鱼就想起了在街上看到的那些,虽然都是鱼,看着却没有了食欲。
  “鱼羹,正好道生想吃鱼羹了。”
  木木端着盆跟在阎芜身后,比起鱼羹他更喜欢生吃,木木腾出一只手拨弄着盆里的鱼。
  “别想着偷吃生鱼,别忘了自己都答应了阿言什么,这可是在澜止楼,要是被人瞧见了还以为你有什么怪癖的。”
  “我没有,你什么时候瞧见我吃生鱼了,我只是觉得这些鱼长得很好看而已。”
  长得很好看?亏他说得出来,一只猫见到一条鱼,除了想吃它之外,她还真想不出还有其他的想法,因为她此刻便很想吃生鱼,哪怕一口也好。阎芜咽了一口口水,不去回头看那些活蹦乱跳的鱼。
  一条鱼,两条鱼,好多条鱼就那么在阎芜的脑海里来回的蹦着,看上去又肥又大又新鲜,吃起来一定很是美味。算了,阿言今天不在府里,破一次例也没什么的,自己都守了几百年了,就吃这一回。
  “木木,我想吃鱼,生的。”
  阎芜突然停下脚步,猛然间转过身来,看着正在抓着鱼往嘴边凑去的木木。
  “阎芜,我没有打算吃它,我只是想闻闻而已。”
  阎芜冲着木木点了点头,拉着木木来到了假山后边,将盛着鱼的木盆放在了地上,捧着木木的脸。
  “木木,既然你不想吃那我就吃一口好不好?”
  “我也想吃……”
  阎芜看着木木快哭了的表情感觉自己真的找对人了,应该说是找对猫了,将手从木木脸上拿开伸进木盆里一把将鱼抓了起来。
  “木木,你闻闻这鱼的腥味是不是还像之前一样好闻?”。
  木木点了点头,双眸里直冒光。阎芜凑近那条鱼闻了闻,那味道还是那么的好闻,鱼鳞依旧是那么的光滑,摸上去粘粘的湿湿的,就连它们张嘴的样子都觉得迷死猫。阎芜抓着鱼往四周瞧了瞧,好在没人,正好可以跟木木在这儿大快朵颐,享用完毕也好毁尸灭迹。
  “木木,你吃上半截还是下半截?吃之前用不用洗洗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