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祭双使第十二章破阵,剑祭双使第12章破阵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祭双使 > 第十二章破阵

第十二章破阵


  南宫静气凝神,盘膝而坐。开始感知周围的炁场。
  “假山是采五山之石所制,溪水也是取深谷阴泉之水,这依山傍水的,使甲木之气旺盛……而这也是结界的能量来源,若甲木不绝,结界便不会破。”
  “你若是破不了此阵,就还是快走吧,这方结界布局若非从天境高手方才能无声无息的悄然破之。”白衣少女看着南宫说道。
  南宫看了眼白衣少女,心里兀自揣测道,“如此大费周章的设立这么隐秘的结界,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到这里,南宫想起来府尹烈修崖散发出的邪恶气息便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想办法撬开结界,一探究竟。
  “我不试试看,你又如何知道我不行呢?”
  南宫说罢合上眼,调匀身躯百脉,神识覆盖全身,感知起天地炁场。”
  所谓炁,与人体之气同理,炁是一种意识流,它以“场”的状态表现天地间的变化。万物的存在都有炁场伴生,而炁场的性质亦是千差万别,用最简单的区分方法,便是分为阴阳二气。
  世上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炁场,而且炁场的性质和强弱是可以随事物本身及周围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变化,一个大的炁场可以由若干个小炁场按照特有的方式组合而成,达到一个动态的平衡,相邻炁场与炁场之间也是互相影响的,其主要表现形式是相互之间不断的排斥同时又不断的彼此同化。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潜移默化的,除非是感知力达到一定程度的修者,否则常人根本无从察觉到这种变化。
  可即便修者可以在某个特定的条件下在一瞬间察觉到一丝炁场的变化,但这是有前提的,只能限制于炁场的变化幅度要达到临界值,就和人眼只能捕捉到0.4到0.76微米之间的光线一样。
  而南宫独特的瞳术却使得他与寻常修者区分了开来,因为它足以让他主动的发觉一个稳定炁场的变化流动。
  南宫的神识宛若一尾悠然游弋的鱼儿,而这方炁场则宛若一片水域,被水环抱和裹挟的感觉是自然而然的。
  随着神识的不断深入,南宫大致能够分辨出存在于以结界为中心范围数十米内的炁场的流动。
  一个是自正东方位飘荡而来的的甲木之炁。
  一个是自正南方位飘荡而来的丙火之炁。
  其实如果细究之下应该还有此结界对应星辰的星力,不过兴许是因为云团遮挡的缘故,星力变得微乎其微,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奇怪,为什么会有如此浓烈的丙火之炁存在呢?”南宫心中生疑道,一般来说,设立结界阵法的布局者都会尽量甚至完全使所布之阵处于绝对合适之地。但现在的情况在南宫看来,却是甲木之炁虽足,然位置更多却是偏向了南方丙丁离火之位,火气更浓,一个不留神木气就会被压制,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不过,这却也解释了为什么这儿会修建假山溪水了,水土生木,以作镇压火气之效,可是为何要来这么一手看起来多此一举很是费力的举动呢?”南宫的思绪就此戛然而止。
  “虽然不理解,但这不也正好给我留下了破绽吗?只要我把那溪池里的水抽干,毁去这假山,待火炁回升,木炁被反制,便是我破阵之时!”南宫暗道。
  列缺出鞘,南宫抬手打出,列缺锋芒直逼假山,然后他足下一点,人扑向溪水,就在这时,地面上突兀冒出一大片绿芽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结出惨绿色的藤条来,化作矛戈一般刺向南宫。
  “嘿!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吸掌!”
  南宫暗道,掌心处生出吸力引出水潭之水化作一道水流反攻这些藤条,将其一击斩断。
  【符法.水刃决】
  虽然斩断了一开始扑上来的藤条,可后面还有数不清的藤条破土而出,甚至就在南宫的脚下地面也窜出了藤条。
  一个不留神,被缠住四肢,并迅速蔓延缠绕至他的全身。
  他试着爆发出灵压脱困,可却发现这藤蔓有吸食灵气的能力,他根本没办法凝聚灵压。
  没办法,他只好唤来列缺,几个来回斩断束缚他的藤蔓。一个纵身跃到假山之上。
  感受着身体传递过来一丝困乏之感,南宫不由得说道,“想不到这些藤蔓的吞噬性如此厉害,若真换个从天一重,估计现在就剩下皮包骨头了。”
  南宫稍稍平复了一下,然后双手同时施展吸掌,“先把这溪水耗干再说。”
  符法水刃决配合列缺,严密攻防,南宫看准溪水耗干的那一刻,迅速凝聚灵压,然后翻身一掌打在脚下的假山,宛如沉雷般闷响一声,假山虽剧烈颤抖,但却不显崩塌之势。
  “哎呦!挺硬的啊。看看你能挺我几拳。”
  南宫说道,灵气充斥双臂的经脉穴关,最大限度的激发了他的力量,他虽是剑修,可那拳法却也行如流水般打在假山顶上,拳影连连,让人目不暇接。空气中也因南宫强大的拳劲而发出爆鸣声。
  终于,在南宫接二连三的攻势下,假山在某一刻终是承受不住,轰然坍塌了。
  平稳落地后,南宫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抬起头来看向白衣少女。迎着她颇为惊讶的目光,南宫不由得咧嘴一笑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这种小结界,应付寻常人或许还可以,对付我,还是有些不够看的。等到过一会儿,丙火压制了甲木后,我便以雷霆一击将其彻底打破!”。
  闻言,白衣少女嘴角微微跳了跳,看着南宫那一脸得意的模样道,“想不到你修为也不算太弱,对于阵道也有着不浅的钻研。不过……你若是今晚打破了结界的话,次日被府尹发现了你该怎么办?”
  “啊咧?”南宫一下子有些愣住了,转身看了看这满园浪迹,自问道,“对哦,这要事后咋收拾啊?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