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祭双使第十三章神秘密室 新,剑祭双使第13章神秘密室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祭双使 > 第十三章神秘密室 新

第十三章神秘密室 新


  【一】
  “唉,算了,你进来吧。”
  “可是……这些……”
  “我会替你收尸的”
  “啊!收尸?开什么玩笑?”
  “我是说收拾!”
  “哦哦……这样啊。”
  “请快点破阵进来吧”
  “嗯!”南宫应了一声,列缺入手,施展出一式剑招,整个人瞬间爆发出强大无比的灵威。
  哪怕是身处结界庇护的白衣少女也是感受到了一丝压力。
  锋锐的剑气飞射而出,狠狠地撞击在了结界上。
  结界发出了急促瓮鸣声响和剧烈颤抖。
  “给我破!”南宫喝道,双重剑气激射而出,那是一式双龙出海的剑招,剑气在空气中发出爆鸣声响,随着轰的一声能量碰撞发出的声音响起和耀眼的白芒划过,剧烈的能量波动席卷方圆三十米内的一切物品,假山,草皮。若不是这白衣女子屏蔽了五十米以内的声音和能量波动,怕是一瞬间便会吵醒整座平天府。
  随着一声宛若花瓶破碎的声音响起,南宫暗道,“成功了!结界,碎了”
  然而……
  【二】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布置的结界会被打破!该死的!这究竟会是谁干的!”烈修崖惊醒坐起道。
  “来人呐!”烈修崖低喝一声道。
  “属下在!”随着烈修崖话音刚毕,在一处不见得一丝光亮,伸手难见五指的黑暗角落中紧跟着响起一道嘶哑的男声回应道。
  “通知贺天迅速带人封锁平天府,全力缉拿闯进来的贼人!”烈修崖命令道。
  “诺!”藏身于黑暗中的那个人领命道,应声后他的气息便彻底消失在了这个地方。
  …………
  “这里就是被结界所掩藏的地方吗?看起来像是一间密室的样子”南宫四下打量道。
  这儿的确是间密室。整间密室由青色的大麻石砌成,长宽皆为五丈有余,阴暗的室内空无一物,唯有一张方桌置落于中央,桌上尚有一盏油灯,豆大的火苗不时跳跃着,散发出微弱的光亮。
  南宫微微皱了皱眉头,在他的心头又生出了一丝不安之感。
  “有人在吗?”南宫出声呼喊道。
  “嘻嘻,公子,我在这儿呢。”白衣少女的声音自伊青身后传来道。
  南宫旋即转过身去道,“哦,原来你在啊,可以问一下这是哪儿吗?”
  “你问这里啊?嘿嘿,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啊!”白衣少女上一秒还和南宫浅笑嫣嫣的说道,下一秒却是变得狰狞起来,眼睛闪烁着血芒,嘴里露出骇人的尖牙,活像一个披着人皮的...野兽!
  “怎么会!你竟然……”南宫硬生生的被白衣少女的这般突如其来而又天差地别的变化给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惊叫出声道。
  “哼哼!我只能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闯!既然被你发现不该知道的东西,那就注定了你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白衣少女扯着难听的嗓音嘶吼道,扬起细长的指甲宛如刀叉般刺向南宫。
  “哼!想让我死,你还没这个本事呢,区区鬼怪,吃我一招,驱魔剑印!”南宫见状虽然没搞清楚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可看着她朝自己发动致命的一击,他心中也是火气顿生,于是乎冷哼一声道,运起列缺狠狠地刺向了白衣少女。
  被打中后,驱魔剑印让白衣少女动作停滞下来,接着她的身形如同受到干扰的电视画面般一阵涣散。
  南宫很惊讶,这白衣少女竟然挺住了他一击驱魔剑印,同时心里也不断思考着眼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
  “唉,你们这些个影卫啊,总是放着好好的正门不走,偏要偷偷摸摸的潜进来,说了几次了,气死我了,我今晚最后一次告诉你们,再有一次,我甩出去的可就不止是一个茶杯那么简单了。”
  贺天坐在床沿,一脸无奈的看着卧榻门前单膝跪倒在地上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训斥道。
  “诺!府尉大人,属下记住了。”
  “快说吧,府尹他有什么事了?”贺天摆了摆手道。
  听到了贺天的询问,那影卫便一字不漏的将府尹的原话告知给了贺天。
  “什么?平天府有人闯进来了?那些个守卫都是干什么吃的!”贺天听罢猛然站起身来怒目圆睁道。
  “所以还请大人速速捉拿贼人!”影卫说道。
  贺天稍稍平息了下火气后,眼睛微闭,心中深思了一番后,便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块令牌——这可不是普通的令牌,而是一件传音灵器。
  往其中注入能量后,贺天等过了十几秒后,明显感到令牌一震,里面便传来了一道男声,“请问是府尉大人吗?”
  “是我,吩咐下去,所有人穿戴好,半柱香内集结在我的府邸前面,另外通知护卫队,立即封锁平天府,一只苍蝇都不准放出去!”
  “诺!”
  挂断通讯,贺天把目光再次放在了那个影卫身上。
  影卫见状说道,“既然大人已有安排,那属下便回去复命了。”
  “先别急。”贺天说道。
  “我还有一事让你去做。”
  “大人请讲。”
  “你可知道,今日来府上的那一男一女?”
  “属下知晓。”
  “好,我要你去他们住的东厢看看他们二人是否还都在里面。尤其是那个男的。哦,切记莫要打草惊蛇。”贺天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道。
  “诺。”
  贺天点了点头,转身拿起架在托架上的佩剑,大踏步走向门口。将门拉开后,贺天头也没回的最后又说了一句道,“之后,记得回来禀告我。”说完便听砰的一声,房门就被允天从外门关住了。
  …………
  接到了贺天的指示后,那名影卫当即便动身前往东厢。
  宛如月夜下的黑猫一般,灵敏的身形唯在空气中留下道道虚幻的影子,起落间始终踏着黑暗的边缘,仿佛一个行走的黑洞般,将照拂在他身上的光亮尽数吞噬殆尽。。
  不多时,影卫便摸到了南宫和唐雪伊二人的居所。
  “先看看那个女的在不在吧。”那名影卫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