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之灯火孤落去第五十一章 为天下局 新,秦时明月之灯火孤落去第51章 为天下局 新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秦时明月之灯火孤落去 > 第五十一章 为天下局 新

第五十一章 为天下局 新


  第六章为天下局
  一个月后。
  秦王宫中。
  当又一个儒生引用了孟子所言的“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时,嬴政终于彻底被惹怒了。
  “儒家这是要造反吗!”手边的一封奏折直接甩了出去,撞在了李斯的头上。
  李斯却不作声,作辑道,“皇帝陛下,臣以为之前就讨论过的事情早该实施了。”
  扶苏瞥了他一眼,苦言相劝道,“父皇,并非所有典籍都会影响朝政,此举必定引发众怒啊。”
  李斯不屑。
  “扶苏!”嬴政不多忍耐,高声厉色道,“你知道白起吗?”
  “臣知道。”他低头,“名将白起,字人屠。”
  “白起是怎么死的?”嬴政的声音冷到了极点。
  扶苏回答道,“存叛逆之心因而诛杀。”
  “哈哈哈哈哈哈,叛逆之心?”他冷笑一声,“先王曾经和白起有过一段对话。白起说‘我没有不臣之心,为什么降罪于我?’先王回答说,‘我当然知道你没有二心,但你的罪在于你有着造反的能力。’”
  能力...
  扶苏一震,瞳孔一紧。
  “扶苏,帝王之家的你,生来就有这样的能力。”他的话如同重击,更如警告。
  扶苏的头更低了,良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平淡地回答了一句,“臣知道了。”
  嬴政满意的点点头,看向他的丞相,“李斯,你继续说。”
  李斯昂首道,“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
  扶苏不语,眼帘微垂。
  他已经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
  
  午夜梦回,烛光微摇。
  雪女突然从梦中惊醒,惊呼一声,醒来却是在帐纱之下,暮光薄薄。
  云今被她的声音惊动,朦胧睁眼,却瞧见雪女惶恐的眼神。
  “姐姐?怎么了?”她担忧道,眉眼间多少都是关切。
  雪女咽了一口水,后怕地摇摇头,泪水不自觉地滴落,她伸出手,接到了自己滚烫的泪珠。
  “我梦到小高了,”她低着头,皱着眉,“他好像...受伤了...”
  云今猛地抬头,却在沉思片刻之后摇摇头,“姐姐,别多想了,小高哥哥在农家呢。”
  “莫不是农家?”她又有些不确定,她也是第一次听说侠魁之事。
  雪女的双眼在黑暗之中闪烁,她的双手捂住眼睛,她又回想起了梦中的场景。
  浑身是血的背影,挣扎着,抵抗着。
  他的身旁是一把沾了血的断裂的古琴。
  那不是在农家。她喃喃道。
  那个地方的样子,更像是万丈宫闱...
  小高!
  小高!
  你回来!
  你...回来...
  梦里的她嘶声大喊,痛心疾首,可是他却像完全听不到一样。
  会不会终有一天,他会为天下...渐行渐离...?
  云今呆呆地看着她,曾经漂亮空灵,如今枯木一般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姐姐,你看到了什么?
  
  云今再一次于临水之滨见到张良的时候,他已经失了意气风发。
  他听闻了皇帝陛下即将发布的诏令。
  这个号称七国最有智慧的人,站在风中,默默地低下了头,眼睛下是沉沉的青色。
  赤练走近他,站在他的身边,轻声道,“累了吗?”
  张良却笑着摇摇头,“远矣。”
  赤练扬唇,“那就好。”
  “你放心,流沙...会有回到韩国的那一天。”他望向南边的云。
  赤练抬起手,轻轻舞动着手指,一条红色的蛇绕了上来。
  “他说过,子房会是个很有出息的人。”她笑道,眼中多是怀念。
  “不够,”张良却笑了一下,朗声道,“我要超过他。”
  “哦?”
  “我说,我要超过他。”他重复道。
  “你超不过。”她挑眉,眉眼间多是俏皮,“小良子。”她喊出小良子三个字的时候还多是调皮,却不同于十年之前,她多被娇纵,当着韩非的面大喊三声“小良子”的时候,那样的无忧无虑。
  “那就拭目以待。”他说。
  他笔挺地站着,想起了那个人曾经的豪言壮志。
  他说,“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
  韩非,总有一天,我会把九十九的天下摆在你的面前,让你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