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创心灵之刃第五章 正阳,裂创心灵之刃第5章 正阳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五章 正阳


  “嗯?”往日听到自己说话,武阳一准第一时间结束修炼围过来,今天却没了动静。
  而感知中,武阳明明就坐在屋顶,周书微微皱眉,出现在武阳一侧。
  “这是……入定?”略一沉吟,周书目中精芒爆射,心中翻起滔天巨浪。强行压抑内心的喜悦,手中一翻,一面小旗迎风见长,四周灵气翻涌倒卷中化作虚影后,将方圆百米尽数笼罩。
  退出阵法范围后,周书仰天大笑,内心激动无法言喻。
  “我以为你只是资质好,没想到却这么好!虽说心炼之术没有多少进步,可那本就是需要经历磨难后才能厚积薄发。
  只是这入定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刚接触修炼,便有这般造化,我心炼一脉,终有出头之日!”
  “哟,吓我一跳,赤佬鬼你是傻了不成,无缘无故大笑,小心房子又不小心失火……”
  “聒噪!”不待那扛着锄头的老妇说完,周书低喝一声,目露不善。
  而那老妇何时见过周书这般模样,刚要开骂却顿时蔫了,如同见了鬼一般跑来,锄头都扔在原地。
  “哼,老夫乃心炼一脉,莫说眼神就能杀了你,今日我乖孙子的造化若被搅黄了,老夫定要让这里,全部变成神经病。”
  其实周书扔出的小旗,便有隔音之功效,只是护犊心切之下,哪怕武阳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周书也不愿有一丝干扰,索性直接崩溃了那老妇的神经。
  而此时,武阳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苍穹星空之中,而自己,化作了一轮骄阳,普照众星。并非热烈炙热的感觉,竟有一丝丝清凉在心底盘旋,而后流转全身。
  正在此时,一颗缓缓漂浮的星球竟然动了。一阵剧烈的轰鸣与碎裂之后,一股刺目的金黄,如同岩浆一般,迸射而出,瞬间便席卷了小半个苍穹。
  距离较近的星球更是瞬间崩坏,武阳心中大骇,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漂浮,任凭如何挣扎,也都无济于事。
  好在那金色岩浆之物在席卷了小半个星空之后,便不再扩张,而是向着上面射出两道金黄,在苍穹凝聚成两颗眼睛,向着武阳所化的太阳看来。
  这一眼,苍穹颤抖震动,武阳所化的太阳更是刹那之间,就要熄灭。
  “不!”武阳无法动弹,只得在心中拼命呐喊。
  “额?”那双眼睛似有所觉,顿时收起了惊天的气势,拖着那颗星球再次融入星空,消失不见。
  “如此湍弱,竟能窥探星空,是造化也是劫,还滚不回去!”
  一声呢喃细语般的声音传入武阳脑海,却如同亿万道炸雷在脑海炸裂,顿时眼前一黑,星空极速倒退离去,视线再次成为了太阳。
  “噗!”
  一口鲜血蓦然喷出,武阳身体缓缓倾斜,眼中的太阳也缓缓变暗。
  周书面色大变,在武阳喷出鲜血之时,已然落在其身边,一把将武阳抱住。
  “小武,你怎么样了?”周书肝胆俱裂,脑海中死命搜索着入定会有哪些状况发生,可从没听说过会让人受伤的事!
  “蜗牛……”
  看着昏死过去的武阳,周书迅速将灵力融入武阳体内,哪怕被再次吸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武阳体内如同一个烘炉一般炙热,却并无大碍。周书面色顿时好了不少,刚想抽出灵力,却发现,那股吸力骤然传来,甚至比上一次更加凶猛。
  “该死,吸就吸吧,贪得无厌的体质。”一边缓缓抽出灵力,周书抱起武阳进了木屋。
  “唉,这可如何是好,玩万一以后谁再探查小武的身体,必然会被发现端倪,这件事,一定要尽快想办法解决。”
  内视之下,发现自己的金丹竟然略有黯淡,周书更是眉头紧锁,虽说被吸收的灵力会恢复过来并不会境界跌落,却也需要更久才能彻底恢复。
  “还有,小武昏迷之前,说了一句蜗牛?是什么意思?”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好在并没有等太久。
  正午十分,武阳在周书的焦急踱步中,悠悠苏醒,还不待周书上前询问情况,一声委屈的哭声便传来。
  “好大的蜗牛!~呜呜……”
  “傻孩子,怎么了?什么蜗牛?告诉爷爷。”
  武阳泪眼婆娑的看向周书,一头钻进周书的怀里,将自己在星空看到的一五一十的告诉周书。
  起初周书还会微笑的点点头,摸摸武阳的头发,到后面听到神游外物与星空时,不禁心神轰鸣,再后来竟然苏醒了星空中的星球,化为一尊惊天蜗牛,周书已经无法思维了,只得不停安慰武阳没事了,心中却全是mmp。
  “特么老子当年结丹时也有过一次神游,可也只是在这片大地。这捡的孙子,还没修炼就神游星空苍穹了,这……”
  人比人气死人,但周书心中更加笃定一件事,那就是只要武阳一路平安,心炼一脉,注定崛起!
  终于,在周书的不停安抚下,武阳心中聊聊平静下来。一起吃过饭后,有重新便会那个乖巧的毛头小子,周书顿时放心了不少。
  “爷爷,我有一件事想请您定夺。”吃过饭,收拾好行囊的爷孙二人便来到大槐树下,准备在这里重温一下,随后启程。
  “噢?什么事说来听听?”周书拿起葫芦灌了一口,笑呵呵的看着武阳。
  “爷爷你看我的眼睛。”说着,武阳的眼睛顿时变了颜色,一抹橘红代替了瞳孔,看向周书。
  “嗯?啊……臭小子,闭上眼睛。”周书先是本能的看去,一瞬间如同针扎般的疼痛,眼睛更是有泪水流出。
  “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武阳顿时慌了,眨眼中恢复的同事,赶紧去上前。
  周书缓缓睁开眼睛,竟然有些模糊,愣是等了十多息才恢复正常。
  “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
  “傻孩子,爷爷怎么会怪你?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想给你的眼睛起个名字?”看着武阳委屈的样子,周书心中却满是慈爱。。
  “嗯嗯,我想起一个厉害的名字,比蜗牛更厉害。”似乎想起了蜗牛的眼神,武阳又补了一句。
  “正阳!如何?”周书略加思索,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