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创心灵之刃第六章 启程 新,裂创心灵之刃第6章 启程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裂创心灵之刃 > 第六章 启程 新

第六章 启程 新


  “正阳?嗯,我喜欢。我叫武阳,这一招叫正阳,般配。”武阳头一歪,枕在周书盘坐的腿上,傻呵呵的笑着。
  “嗯,但有一点你要记住,修行的世界,弱肉强食中,更充满了尔虞我诈,这一招可以当做底牌来,出其不意伤敌,必有奇效,万不可与人切磋使用,免得毁人前程。”
  “嗯,我知道啦爷爷。”
  周书之所以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的。二人境界差距颇大,但方才不备之下竟然有一瞬间失明了,而后十多息才恢复正常,若是同等境界,周书都不敢想……若是在学院一不小心毁了人家眼睛,必然会引起波澜。
  而武阳经过刚才的事情后,自然不可能再轻易用正阳,但是这一招的修炼,武阳已经下定决心。
  就这样,爷孙两人在轻松愉快的聊天中,启程了。
  从古槐村出发,距离邢襄郡不过六十公里,但本着带武阳略微游历一番的目的,周书决定徒步前往。
  四月乍暖,路边花草树木却也换了新衣,似在催着寒意散去。这些村落之人多是种田为生,于是便能看到田埂上,或在劳作;或在聊天的农人,更有些孩童跟跑着嬉闹。
  “嗨……”一声清亮的呼唤声响起,转头望去,其中一个孩子停下脚步,冲着武阳招呼了一声,似乎在召唤武阳加入其中。
  “我要去上学啦!”武阳心喜之下,应了一声,对方却不再搭话。
  上学,对于农民家的孩子,那就是奢望,除非真的具备了某种资质,否则很难改变子承父业的命运。
  “我们会途经西槐村、关中村、邢关村,三个村子都不大,却有些特色菜,前面这西槐村便有一种叫疙瘩豆的汤,虽说不算美味,却也别具特色。”
  周书面带桃花,阵阵微风将其赤须吹起,似乎心情格外舒畅。
  “可是爷爷,咱们没钱啊!”武阳抬起头,眼中似乎写着,我并不想吃。
  “咳咳,所谓疙瘩豆,其实就是爷爷教给你的疙瘩汤,没什么新鲜的。”周书干咳一声,大有一副本来就不值得买。
  “在这西槐村与关中村之间的东面,有一座小山头,那里有一座庙,我们今晚可以去那里住一晚。”
  “嗯。”自幼与爷爷相依为命的武阳并没有离开过村子,哪怕邻村也都没来过,于是在这好奇与新鲜中,也都想要在外面多玩几天。
  整个金龙帝国划分为二十三大洲,每个洲又分为数个郡,郡之下在分为数十上百个县,层层管制,制度明确且严谨。
  每个郡都会有学院,而学院更有强弱之分。达官贵人们更是将自家有资质的孩子想尽一切办法送进洲际学府,从起点便超越旁人太多。
  而郡级学院则次之,但想要进入也并非容易,哪怕县级也都非平民百姓可以进入,虽说门槛低了,却也难以负担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用,除非资质卓越,成为特招。
  而周书本次,便是要带着武阳,去争取这特招的名额。周书已经准备了一年之久,除了对武阳资质上的信心,随着这次武阳的入定更加饱满之外,也做了第二手准备---学费。
  华灯初上,皎月当空!在这不知名的小山头,有一座太岁庙。此刻正有两人步履轻松,谈笑中缓缓走进庙里。
  这座太岁庙,也不知多少个春秋了,虽说破落,却也依旧厚重大气。
  整个庙坐北朝南,有一间大殿和东西两间偏殿,在大殿的正门口,一尊大鼎赫然摆放,大鼎之下有一蒲团竟是山石制成。月光下,武阳清晰的看清楚,石蒲团的一侧,有两道如水槽般的痕迹,如同时常有人跪拜所形成。
  而整个太岁庙除了行走的路之外,其余地方尚有杂草被焚烧的痕迹,而此时正值四月,不少新的绿芽也再次显露。
  进去庙里后,周书缓缓走到大鼎前,并未跪拜,而是弯腰行礼后,唤来武阳。
  “小武啊,还有一点爷爷要告诉你。我们这些踏入修行的人是不能轻易跪拜的,因为我们求的,便是自己的道,而拜的确实别人的道,故而礼不可少,却不可跪。”
  “爷爷,那为什么村里人说,求神拜佛,心诚则灵呢?”武阳不解。
  “呵呵,所谓心诚则灵,其实只是一个幌子罢了。一但心甘情愿去膜拜,除非你有超越对方的一天,否则怕是永远都会活在别人的道里,走不出,也不愿走出……”周书露出一丝不经意的苦涩,眼中更是有一抹坚决升起,只是武阳却并未注意。
  “我知道了爷爷!”
  就在此时,周书忽然转过头,向山下的方向看去。
  此刻山下正有一辆马车缓缓停下,马车前后各两匹龙马,其上之人一身特制精钢甲,虽面色疲惫却明显气势惊人,一看便是杀伐果断久经沙场之辈。
  “启禀小主,前方有座庙,今晚怕是要委屈小主了。郡令大人有命,不得暴露小主行踪,村舍怕是……”
  “我们不是已经快到家了吗?赶路吧,我不累。”马车里穿出悦耳的娃娃音,同样透露着疲惫。
  “小主马上就要见到郡令,属下觉得小主应该先行休息一晚,免得大人看到心疼,怕是下次便不准小主独自外出了。”
  “嗯?也对,那就按你说的吧!”
  “是!”听到确切回复,为首之人当即带头,向着太岁庙的方向走去。
  “看来今晚我们有邻居了,小武,我们在东殿休息吧!”感受到山下来人,周书带着武阳直接进了东殿,顺手燃起了火盆,一来给武阳取暖,二来也做个警示。
  “吱呀…”
  随着庙门被推开,武阳听到一阵沉重而不杂乱的步伐。
  “里面还有人?老马,驱赶!”
  “嗯!”
  之所以如此笃定与冷酷,是因为一点---金龙帝国的所有庙宇是不能住人的,所以对方一定是借此投宿。。
  说罢,马姓士兵快步走到东殿门口,看着殿内摇曳的火光,出于武者的自尊与谨慎,沉吟之下还是抱拳冷道。
  “殿里的朋友可否出来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