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浴血关东第十五章 一面倒,民国之浴血关东第15章 1面倒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民国之浴血关东 > 第十五章 一面倒

第十五章 一面倒


  黑暗中,一个圆溜溜的陶罐子从王二蛋的手中呈抛物线飞出,滴溜溜转动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条高高的曲线,然后带着那不断闪烁的火星往烟雾笼罩的区域落下。
  “砰。”
  爆炸的声音不是很大,但还是将薄薄的罐体炸碎。
  “噗!”
  随着陶罐的碎开,一团绿莹莹的粉末犹如天女散花般的覆盖了底下方圆十米的范围。
  “那是什么?”
  扔出陶罐的王二蛋已经顾不得炫耀自己投得分毫无差,因为那发着绿光的粉末已经让他目瞪口呆了。如此神奇的画面可是他平生第一次见到。
  “那叫绿磷粉,只要暴露在空气中就会发出绿色的荧光,而且可以持续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具体什么成分我也不知道,不过用来标示夜晚的猎物很好用。”
  看到王二蛋完美的完成自己的交代,李老猎户满意的摸摸王二蛋的肩膀,一边解释,一边看向了下方。
  “好了,东子,看到那些移动的绿光了吧,那都是小鼻子,我们瞄准了打。”
  顺着李老猎户的目光看去,果然那些惨号中的身影,此刻很明显的出现在几个人的视线中了。虽然看不出来具体的身形,但在这一片黑暗的夜色中,那一个个移动挣扎的绿光就是最好的靶子。
  接下来就不用多说了,这些关东军士兵此刻根本不知道,也可以说根本顾不上身上已经被人神奇的撒上了药粉。
  这些被毒烟笼罩的关东军,现在根本无法挣开自己的眼睛,尽管很多士兵在听到中村军曹的提醒后,忍着眼睛和口鼻传来的刺痛,掏出了毛巾捂住口鼻,但是却毫无作用,在这种火炙般的疼痛中,再坚强的人也忍不住了。有的士兵揉着眼睛发出惨号,有的吸入大量烟气的士兵现在连声音都发不出了,抓挠着同样炙痛的喉咙,不断的在挣扎着。
  “嘶!该死的。那是什么?危险,你们都赶快撤出来。”
  这时候已经跑出烟雾的中村军曹回头看去,烟雾中那不断移动挣扎的绿光也同时进入了他的视线,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造成的,但不妨碍他对危险的判断,立刻大声的提醒的手下的士兵。
  可是一切都晚了,不说那些士兵能不能听到他的命令,就说此时这些眼不能视物的关东军士兵根本就无法分辨方向了。
  “咻~咻~”
  眼看着自己的提醒根本就是徒劳,中村军曹也开始慌了起来,但是这时候两声更让他绝望的破空声犹如催命的鬼叫传了过来。
  “噗噗!”几乎同时传来了两声利刃入体的声音,烟雾中两个不断挣扎的绿影被强劲的推力直接射翻在地,翻滚了几下,很快就没有了动静。
  “八嘎,在树上。”
  顾不得想直接手下的安危,听到破空声后,中村军曹立刻捕捉着敌人的方位,经验丰富的他很快就在第二次弓玹响起来的时候发现了王二蛋他们藏身的位置。
  可惜,哪怕他已经有所发现,但是现在是黑夜,在他的视野中,那个方向一团的漆黑,而且作为冷兵器的弓弩隐蔽性更好,中村军曹根本就看不到人。
  “八嘎,卑鄙的支那猪,给我滚出来。”
  “咻……咻……”
  在中村军曹绝望的咆哮中,那夺命的破空声并没有理会他,继续欢快的奔向越来越少的绿色身影。
  “这些不是人,这些是畜生……没事的,轻轻勾勾手指头而已……我一定可以的……哎……可是……可是……”
  虽然王二蛋也分配到了一支强弩,但是他并没有射击,倒不是他不会用,毕竟弓弩不同于弓箭,只要有样学样就会了,但是他实在是下不了手,刚才那些东洋兵临死前绝望的惨叫,已经让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的他手脚冰凉了,好几次举起手中的弓弩对准着越来越少的绿色身影,最后却都挣扎着再次放了下来。一直到眼前的关东军士兵倒下了大半,内心不断挣扎的他也没能射出一只弩箭。
  而就在这时候,注意力分散的他听到了已经处于疯狂状态的中村军曹叫骂声。
  “张大哥,那边好像有个人,但是没有看到绿光,会不会是漏网的。”
  “先不管他,我算过了,只有那个漏网的,先干掉这些小鼻子。省得夜长梦多。”
  中村军曹这时候已经绝望的要疯了。虽然他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南部14,但是他可没有那种传说中听声辨位的功夫,虽然大致知道方位,但是手中只是一支八发子弹的手枪,不是可以扫射压制的机枪,所以他很清楚,就算是开枪也只是徒劳而已。
  但是随着手下一个个倒地,中村军曹再也忍不住了,咆哮的举着手枪开始冲向大槐树的方向。
  “他好……好像冲过来了。”
  一直犹豫中的王二蛋终于死心了,刚想放下手中的弓弩,可是他突然听到了那个咆哮声好像朝着他们的方向靠近,不由得又紧张的对准那个方向举起了弓弩。
  “啪!啪!噗!噗!”
  两声清脆的枪响,紧接着便是子弹击中树干的噗噗声,虽然明知没事,但是王二蛋还是吓了一跳,手中的弓弩差点掉在地上。
  “那是野兽最后绝望的挣扎,你放心,会咬人的狗不叫。”
  显然,中村军曹的射击,并没有放在李老猎户的眼中,只见他眼睛都没眨一下,依然镇定的上好手中的弓弦,然后对王二蛋安慰着说道。
  “好吧,反正那边东洋兵也快死绝了,这个家伙就是来送死罢了。”
  在李老猎户的安慰下,有点紧张的王二蛋放松了下来。
  “这边没有什么掣肘,加上有心算无心,没有问题了,但是打谷场那边可就不容易了,好了,东子,那个家伙就交给你了。我先下去做些准备。”
  将最后一个还在挣扎的关东军士兵射倒,李老猎户好像没事人一样,收起没得弩箭的的弓弩,交代了一句,甚至连那已经快扑到树底下的中村军曹都没有看一眼,一个顺溜溜进了树洞。
  “小鼻子,让爷爷好好和你玩玩。”
  只剩下一个敌人了,张二东显得格外的轻松,说实话,这些关东军虽然能打败他所在的部队,但张二东很清楚,并不是这些关东军的个人实力比他强,而是他们的火力和配合比起东北军要好的多。所以当他只需要面对一个关东军时,那种征战多年的自信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王兄弟,你在这里呆着,等我收拾了这家伙再一起去捡战利品。”
  只见他扔掉手中的弓弩,从后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绕到了大槐树另一个方向,很麻利的顺着粗糙的树皮,悄无声息的滑了下去。
  中村军曹内心几乎已经完全崩溃了,现在剩下的已经不再是怒火,而是一种深深的恐惧。
  如果现在是在战场上,战友的死亡并不会让他有这种情绪,这种看不到的敌人,却让他无限的绝望。
  虽然已经来到树底下的他,很清楚敌人就在自己的头上,是恐惧却让他止住了脚步,因为那停止的破空声,意味着自己的战友已经被全歼了,虽然他不清楚敌人为什么没有对他动手,但那种死神在向他招手的感觉,却不断的在他心中涌起。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又再次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方向有风声传来,常年接受剑道训练的他马上就明白了,这是有人从背后袭击他。
  长期训练的条件反射,让他毫不犹豫的一个人前扑,躲过了张二东这致命的偷袭,并且迅速的转身。
  “小鼻子,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不过你的末日到了。”
  这一刀砍空,让有些轻敌的张二东意识到对手也是个练家子,也不敢再大意了,借着刀势,继续往前捅去。
  “八嘎,该死的支那猪,天皇板载!”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手枪根本就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看到张二东的黑影再次扑来,已经回转身体的中村军曹,立刻扔掉手中的南部14式,双手握紧了指挥刀的刀柄。
  “铿锵!峥峥峥!”
  很快两人手中的刀不断的碰撞,在这黑夜中,两人竟然凭着自己的感觉和经验斗得平分秋色。
  “看来这东洋兵也挺厉害的,张大哥并没有占多大的优势。”
  从树干上探出脑袋的王二蛋,虽然只看到两团黑影斗做一团,分不清楚谁是谁,但也清楚张二东遇到了麻烦。
  而这时候李老猎户已经离开了,能帮忙的就剩下他一个人,可惜面对着分不清敌我的两人,王二蛋一时也是不知所措。
  “哎!我真笨……”
  紧张中,王二蛋突然在身边摸到了一个圆柱形的东西,他顺势拿起来一看正是李老猎户留在那里的火折子。
  王二蛋之所以帮不上忙,最重要的原因是黑暗中分不清敌我,但此刻其余的关东军已经被消灭了,他也不用担心火光暴露了自己,所以便回头找到了木箱里面防止陶罐碰撞的布条,团成一团用火折子点燃了起来。
  “小鼻子,送你吃个蛋蛋。”
  很快燃烧起来的布团被王二蛋扔了出去,借着火光,王二蛋总算分清了两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王二蛋抓起木箱中仅剩下的一个陶罐子,直接对准那个面容狰狞的东洋兵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