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浴血关东第五十二章 本庄繁的通牒,民国之浴血关东第52章 本庄繁的通牒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民国之浴血关东 > 第五十二章 本庄繁的通牒

第五十二章 本庄繁的通牒


  10月底的太阳7:00左右才出来,而在太阳刚刚露出半边脸的时候,松花江上游的长春,刚抵达这里的新任关东军司令本庄繁正在大发雷霆。
  本庄繁是在八月份接替菱刈隆开始担任关东军司令的,也就是他开始接手关东军后,加紧进行了针对偷袭沈阳城的一系列军事演习。
  而作为一个真正的“中国通”,本庄繁针对东北军的军事策划是很成功的,虽然他的计划冒险赌博的成分很大,但正是他在奉系军阀当了长时间的“顾问”,让他对东北军的了解很深,加上日本情报部门对国府高层的情报,使得本庄繁对自己的行为有着很大的信心。
  在他和参谋课的推演中,关东军只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全占领东北,而这种推断如果让其他国家的参谋部门看到完全会当做笑话,因为这完全是按照军队正常行军的速度来计算占领时间的,然而这是战争,但这也证明关东军对自己的计划多么充满的自信与傲慢。
  这时候本庄繁的发怒就是因为他们的计划被阻了,本来以为可以轻松拿下的嫩江大桥却因为徐宝珍部的顽强抵抗现在还死死的顶在关东军开进的道路上,如果不能快速的打通嫩江大桥,那他对内阁的保证,以及这份计划将成为一个笑谈。
  “去齐齐哈尔的长林君有没有消息回来?”
  看完张海鹏部被嫩江桥守军击退的汇总报告后,本庄繁对着副官部派去指挥投诚的张海鹏部战斗的军官一顿训示后,这才对着身边的一个有些肥胖的便服男子问道。
  “本庄阁下,长林义秀已经抵达齐齐哈尔,不过马占山却借故推脱,没有马上会见,您放心,我们会尽力督促的,而且我想这时候长林君应该再次约见马占山了。”
  肥胖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哈尔滨特务机关长百武晴吉中佐。
  “百武君,请务必在三天内向马君下达最后通牒,让他在下个月三日前将嫩江大桥修复,不然我军将以实力掩护自行修复,明白了吗?”
  对于马占山,本庄繁是认识的,也清楚的知道这个张大帅的忠心手下有这样的态度并不奇怪,不过为了避免没必要的作战,本庄繁还是寄希望哈尔滨特务机关派出去长林义秀可以用外交的手段迫使马占山放弃抵抗。
  “嗨,本庄阁下,机关事务局一定不会让阁下失望的。”
  “很好,那就拜托了,接下来我们就司令部设在长春的议题讨论一下……”
  对于关东军的特务机关,本庄繁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便开始了关于司令部选址的问题和手下讨论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候,齐齐哈尔的东北军司令部,百武晴吉口中的那个长林义秀正站在马占山的面前弯着腰递上了一张信封。
  “马君,您和本庄司令阁下也算是老朋友了,本庄阁下不想和老朋友兵戎相见,所以派我来劝说您。”
  见到马秀芳面无表情的接过盖着关东军司令部印章的信封,长林义秀这才半直起身体,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对马秀芳解释道。
  “哼,朋友?那本庄繁以前也是大帅的朋友吧!可是大帅怎么死的,大家心里头都明白的紧!何况现在这个朋友正拿着枪炮不请自来,想把我们的家园占为己有,你说有这样的朋友?”
  听到长林义秀这般说辞,马秀芳原本就有些黑的脸更加黑了,一边扯开信笺的封口,一边在嘴里冷嘲热讽着。
  等他将手中的信件随意的看了一下后,双眼立刻像是要冒出火来。
  “你们想得也太美了吧,我就问你一句,嫩江桥是在东京还是在大阪,我马占山是中国人还是你们日本人。”
  “啊,马君,您当然是中国人了,您应该是我大日本帝国最好的朋友……”
  “好,和你们朋友就算了,既然你知道我马占山是中国人,那凭什么要求我修桥,那嫩江桥是在我中国的土地上,什么时候要毁掉,什么时候要修好,那都是我们中国人的事情,你们日本人有什么权利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啊,马占山阁下,您可是要考虑清楚了,这封信是本庄阁下出于朋友的考虑给您写的,既然您拒绝了本庄阁下的好意,那么,马占山阁下,我现在以关东军司令官代理名义向黑龙江省提出正式通牒——限你部于十一月三日之前必须修竣嫩江桥,否则,我方将以实力掩护自行修复。”
  看到马秀芳的态度,长林义秀也知道和对方套交情已经没有用了,便马上变脸,直起腰来,使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对着马秀芳念道。
  “哼,实力掩护自行修复,你们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吗?从北大营到松原,你们不宣而战,修桥也不过是你们的借口罢了,既要当BIAO子又要立牌坊,我今天正式和你们说,只要我马占山一息尚存,决不敢使尺寸土地沦于异族,你回去告诉本庄繁,我马占山就在大桥前线等着他,有本事就来看看我马占山是怎么对付他这个……朋……友的。”
  看到长林义秀终于露出了真面目,马秀芳也是将那封信笺直接撕成碎片,狠狠的砸在了长林义秀的脸上。
  而就在齐齐哈尔省政府中的谈判破裂时,远在松花江西岸的某个山丘后,几十号人正以战斗队形快速前进着,这些人就是汇合后顺着松花江来到藏民区的何英楠等人。
  “现在有了刘队长在,我们的速度应该可以很快到达省城了,我看大家还是原地休息一会,先联系一下司令部把情况和马司令汇报一下再走。”
  被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抬着的何英楠支起身体,对着身旁的胡腮男感激的说道。
  “可以的,您放心,电台没有问题,我们这就联系司令部……还有何团长您客气了,这一却是我们应该做的,比起你们633团的好汉来,我们真的问心有愧啊。”
  听到何英楠的感谢,刘队长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那张满是胡茬的大脸也有些红了。
  “刘队长说的是哪里的话,如果你们当时的位置也是那里,相信你们也会和我们一样坚守的。哎!可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坚持到最后,如果不是陈升那个狗日的,兄弟们就算打不过小鬼子,也不会败得这么惨!”
  提起那场战斗,何英楠痛苦的回忆再次浮现,转过头来看向南方,眼中的神情不断变化着,那时而悲伤时而愤恨目光仿佛在和那些逝去的英灵呐喊着。
  “何长官,您别难过了,你一定要早点好起来,那些好汉们的仇早晚会报的。还有何长官,我也想通了,我要跟着你一起打小鼻子,还有我的兄弟,他义父一家和哈拉毛都镇的仇也要报,可是单凭我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不知道何长官收不收我们。“
  看到何英楠的神情,王二蛋的脑海中也出现了那一张张牺牲东北军战士不甘,不屈的面孔,还有哈拉毛都镇那熊熊燃烧的大火,他清楚,现在不能再坚持老乞丐的叮嘱了,他需要加入到这些敢于和东洋人干仗的好汉中间去,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帮狗剩子报仇。
  “啊,王兄弟你确定,太好了……收,哪里会不收。”
  听到王二蛋的话,何英楠猛的一个回头,惊喜的说道。
  “哦,何团长,看来你很看重这个小兄弟啊,说起来这次能这么快完成任务还是多亏了小兄弟,等到了省城,我一定要好好的做东请小兄弟喝两杯。哈哈。”
  看到何英楠这么激动,一旁的刘队长也很有意思的看着腼腆的王二蛋,豪爽的对着王二蛋邀请道。
  “是啊,王小兄弟本事可不得了,别看他小,可是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们屯的老乡可没办法这么容易救下来啊。”
  “对啊,二蛋哥哥的确很厉害,刚才抓住那特务时的速度太快了,我只感到他的身影一晃,那坏家伙就倒了。”
  当刘队长夸起王二蛋时,张二东和马梦琪也纷纷随着附和道,特别是马梦琪,那漂亮灵动的大眼睛看着王二蛋都快冒桃花了。
  “刘长官,张大哥,大妹子,你们就别夸了,那哪里是我厉害啊,要不是有你们的话,我一个人啥都做不了。不过何长官,你为什么坚持要把这个汉奸带着,既然问出了这一切都是红毛鬼子在背后使坏,那直接把这个家伙扔江里喂鱼不就好了,也可以为老乡们报一点仇啊!”
  听到众人的夸奖,王二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借着马梦琪的话头转移了话题。
  “嗯,我本来也想宰了这个当红毛鬼狗腿子的汉奸,不过这件事情的背后牵扯着很多政治问题,那就不是我们这些军人能干涉的,还是把他交给马司令吧。反正现在我们人数不少,而且根据刘队长的情报,小鬼子还没有打过江来,这一路到省城应该不会再有波折,带着他也不会影响我们行程的。”
  对于王二蛋的疑问,何英楠很耐心的解释着,不过看王二蛋的表情就知道,其实他的这些话王二蛋很多都是一知半解,但他现在也找不出更好的解释,只能如此了。
  “报告,电台通了。”
  就在这时候,由于马秀芳着急寻找何英楠,所以给这支搜索队配发的是最新式的电台,而这里离省城也不是太远,所以很快电台就接通了,当队伍中的报务员站起来汇报时,他的声音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